<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自古红楼出才子 > 第522章 大宋元祐甲骑,突击!(第一更)
    第522章

    “族长,您难道没看到对方的宋军都是铁甲军吗?”野利当不由得顿足道。“这绝对是边军中的精锐,还有那些的衣甲与边军不同,但是看起来衣甲之精良丝毫不逊色于边军精锐,那肯定就是宋庭派来的援军。”

    “混帐,你当我不知道?!”野利阿罗恶狠狠地瞪了野利当一眼。“难道我还能够让步卒与跟宋军的前锋大军交手?到时候若是宋军的主力一至,咱们的兵卒能逃得了多少?”

    “只有靠骑兵的机动力,试探性的攻击一下。不然,回去之后,根本就没办法向娘娘交待……”

    听到了野利阿罗的解释,野利当也只能重重地点了点头,看着那些精悍的野利家骑兵们纷纷披挂上马,不禁心疼地小声嘀咕道。“希望野利勃勃那家伙不要太蠢了,咱们野利家的儿郎,可不能为了他嵬名氏都把性命给丢在这里。”

    “还有你,现在立刻赶往后军,先带领后军向北后撤。”

    听到了野利阿罗的吩咐,野利当立刻策马朝着后军的方向打马而去。

    “野利阿罗果然老奸巨滑……”种师道站在高坡之上,看到了那西夏军阵之中的动向后,不由得扬起了嘴角,朝着身边的将领们笑道。

    “将军,要不要让末将乘着他们骑兵冲击咱们的军阵之时,率领精骑出击?”身边的一名将领有些按捺不住地问道。这位正是统帅那只精锐的元祐甲骑的主将。

    “慌什么,现在不是咱们着急的时候,我们所需要做的,不是主动出击,我们只需要缓缓地推进,向北碾压,逼得围困环州的小梁后和梁乙逋主动撤军再说。”

    说到了这,种师道不禁想起了之前在苏学士跟前看到的那封来自于环州洪德寨的急信,里边,王监军那个胆大到令人心悸的计划。

    只是现如今,还不清楚,他们到底布置筹谋得如何了。说起来,如果是精于韬略,用兵老辣而又谨慎的指挥官,是绝对不会允许这个计划的。

    可偏偏,总指挥乃是苏东坡这位在大宋才名显盛于世的大家,他对于武略用兵方面,怕是只有书面上的知识。

    在这样的情况下,苏学士问计于自己和折克行,而作为军人,种师道很清楚,每一次战役,何尝不是在用自己与弟兄们的性命在冒险?

    如果是韩忠彥为主官的话,相信这位家学渊源的韩枢密肯定会直接否决掉这个过于冒险的计划。

    可是,偏偏是极为欣赏王洋的才华,对于军略,又不是十分明晰的苏东坡。当时,种师道与折克行都看得出来,王洋的那封信几乎已经将苏东坡说服了。

    所以苏东坡才会来问询于自己与折克行,而自己却觉得这个计划冒险是冒险了点,但是一旦成功,那绝对是可以让西夏伤筋动骨,至少会成为宋夏战争之中的最大亮点,甚至可以一举洗刷过去宋夏交锋之中。

    每每大型战事,都会被西夏占优的耻辱,所以,自己才会与折克行都采取了一种比较隐晦的态度。

    而苏东坡则就干脆由着王洋自己去闹腾,而到得今日,时间已经距离超过了四天的光景,也不知道他们那边到底如何了?

    只不过,从苏学士那里,对于王洋这位年轻的监军的事迹,种师道又多了解了不少。

    虽然还很年轻,但是这家伙绝对是一个很牛逼的实干者,一次次的证明,他可以做到其他人甚至连想都想不到的事情,重要的是,每一次他都成功了。

    “希望这一次那位小王监军,继续他的奇迹,不让人失望才好。”种师道摇了摇头,抛开了一切杂念,开始俯视战场,指挥起了军阵的变动,以应对西夏军阵之中驰出的三千铁骑。

    包裹在镶嵌着铁片和铜钉的皮甲之中的野利家的骑兵们缓缓地驰出军阵,经过了短暂的列阵之后,随着一声低沉乌咽的号角声响起。

    三千野利家的骑兵们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武器,仰天狂吼,然后开始催动着身下的坐骑小跑起来。

    “盾,给老子扎稳了,你们的长矛后面也给我扎紧在土里,都稳住,别他娘的像个娘们似的白着个脸。”

    宋军的军阵前沿,一面面巨大的几乎有如人高的巨盾被立了起来,然后一根根超长的长矛通过缝隙斜伸向天。

    那雪亮的矛头寒光四溢,而在长矛兵和盾兵的身后边,则是数千名已然开始张开了元祐弩的弩手。

    一把把弩臂雪亮的元祐弩被搭上了机括,一只只短而坚硬的弩矢被安装在矢槽之上,随着军官的厉喝声,缓缓地举起了手中的劲弩开始瞄准。

    而大量的弓箭手此刻正箭头向下,现在的射程,还不是他们发威的时候。

    三千铁骑,奔腾起来,犹如那翻卷奔腾的怒涛,朝前蔓延而来,而这边,宋军的军官们,死死地盯着对面的西夏铁骑,随着手中的旗帜一挥。战鼓陡然在所有大军将士的耳朵边炸响。

    就在这一刻,数千只弩矢犹如飞蝗一般朝前劲射而去……

    而那些此刻正在打马拚命向前突击的西夏铁骑之中,有不少人浑身一震,瞬间就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一般,软倒下去,很快就被那身后边的战马踩踏成泥……

    而此刻,一千边军骑兵精锐,一千禁军骑兵,缓缓的从侧翼出现,很快就吸引了野利阿罗的目光。

    随着号角声,留守的两千骑兵立刻驰出,与那两千宋军骑兵遥遥相对。

    不过,这还不算完,就在西夏的三千骑兵的第一波冲击还未结束的时候,宋军军阵的另外一侧,突然出有一只骑兵现身而出。

    当野利阿罗看到了这只数量只有一千的骑兵出现之时,先是下意识地眯起了双眼,但是下一刻又忍不住瞪得溜圆,就像是突然挨了一火药枪的非洲牛蛙。

    不光是野利阿罗,所有看到了这只宋军铁骑的西夏人都忍不住惊骇欲绝。

    所有的骑兵,在阳光下,仿佛就像是被金色的阳光所包裹住,金光与银光交错,仿佛每一名骑兵,都是由坚不可摧的铁桶给完整的包裹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