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帝姬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闲言
    被人砍断的吗?

    在皇后陵四周探查,找到这边的塌陷处,这是除了圆丘外唯一一个异样的地方。

    黑甲卫看着四周,原本藏在地下的锁链都翻出来,散布如蛛网,当初黄沙道幸存者人人都束缚铁链,其间生老病死,新旧替换,生者越来越少,锁链便大多数永远沉寂了,这一次被翻出来重见天日。

    锁链有快速猛烈滑动的痕迹,这机关入口难道不是被它们撞坏的吗?

    “是有很多锁链撞击的痕迹。”段山道,端详着手里这块木板,伸手点着其上一个豁口,“但这里不是锁链撞击的痕迹.....”他的手摩挲着边缘,“这是尖锐的铁器撞开....”

    旁边的黑甲卫道:“段大人的意思是,这里有人来过?”

    哗啦一声响,几个黑甲卫用长刀齐齐的砸开了锁链缠绕沙土石块混杂的塌陷地。

    “大人,看这里,可以进去。”他们喊道。

    段山拿着手里的木板迈步上前,从砸开的口子向下看去,内里黑漆漆一片恍若无底的深井,他伸手,身边的黑甲卫递过来一个火捻子,段山接过一晃扔进去。

    火光跌落瞬时照亮,可以看到垂着的锁链以及其内巨大的木架相撞跌压散落在一起。

    “当年皇后陵是皇陵工匠设计,五大臣监制,旁人不得靠近,原来机关在这里啊。”段山道,火捻子落地,照落底部一块,混乱无处下脚.....“找绳子来,我要下去。”

    黑甲卫道:“太危险。”

    段山看着手里的木板:“别人能下去,我们也能下去。”

    ......

    ......

    官衙附近的酒楼里,随着包厢门的拉开,内里的人都站了起来,对走进来的青霞先生齐齐的施礼。

    “见过先生。”

    青霞先生点头,身后跟着的文吏满面笑容。

    “考试刚结束,你们就要见青霞先生有何意图?”他笑道。

    张双桐道:“当然是趁着成绩没出来跟先生见见面,等成绩出来免得无颜相见。”

    屋内的人都笑起来,青霞先生也笑了,示意大家坐下。

    “大家考的都不错,出乎我的意料。”他说道,视线落在薛青身上,“尤其是薛青。”

    薛青忙施礼:“是先生教导的功劳。”

    要是别的学生这样说,青霞先生倒也能坦然接受,薛青嘛.....他道:“不用过谦,的确出乎我意料,原本以为能入选就很好了,没想到是榜首。”说着伸手,一旁的文吏从袖子里拿出一卷轴。

    青霞先生接过,道:“大家的成绩我已经拿到了...”

    此言一出在座的考生们都忍不住微动,年轻的发出低呼,年长持重的坐直了身子。

    青霞先生也没有等大家再询问,直接打开念出每个人的分数,分数自然有高有低,高的欢喜,低的难免紧张,二十人的成绩很快就念完了,青霞先生合上文册,干脆利索道:“最低的...”他看向在座的一个老者。

    老者面色发红,道:“惭愧惭愧...”

    话没说完青霞先生道:“...是排在了第二百名。”

    咿?老者一怔,

    “哈,崔大伯!”张双桐在一旁探身伸手拍他肩头,“恭喜恭喜,好险好险。”

    庞安激动道:“那就是说,我们长安府,都过了?”

    青霞先生看着他点点头。

    室内安静一刻旋即哗然。

    “天啊,我们二十人都过了!”

    “那岂不是跟西凉人一样了?”

    “说起来最大的一个得分科是礼科....我们全员满分..”

    “对对,要不是这个,我的分数不可能那么高....我当时本来要弃考这科的...”

    虽然自己过关很高兴,但全员能过关则是喜上加喜,大家高高兴兴来高高兴兴同归去,可以想象回到长安府会是怎么样的场景,笑声一片,连一向自持身份淡泊名利的林秀才都笑的合不拢嘴,其间夹杂着老者的哭声....那位是欢喜哭了。

    “我中举了,我中举了.....”

    文吏笑道:“这个暂且说不准啊,要等过了会试,一切才成真。”考试的科目是君子试的给予大家的机遇,那么只有过了会试成绩才算作数便是风险。

    张双桐喊道:“大人,这么高兴的时候不要说这个.....一响贪欢嘛,至于明日的事明日再说。”

    文吏哈哈笑,原本气氛微微凝重的厅内再次热闹起来。

    文吏道:“今日当然可以贪欢,会试明年年初举行,大家回到长安府就是八月,距离考试也没有多少时间了,希望大家从明日起开始准备会试,珍惜君子试的成绩,争取会试诸位再次全员进士及第!”

    “三次郎,三次郎,站起来,说。”张双桐喊道。

    薛青便站起来,将袖子一甩负手道:“此一去必当蟾宫折桂。”

    厅内欢声雷动,青霞先生也忍俊不已,看着那负手而立的少年,又些许叹息,相比于她要做的事,此一去蟾宫折桂或许更容易。

    “薛青你随我来。”他起身说道。

    薛青应声是,其他人也并无异议,薛青身为榜首,青霞先生有些特别的交代叮嘱是理所应当的,看着二人拉开门出去,室内变得更加肆意开怀。

    关上门走在走廊里隐隐能听到内传来出的欢笑,此时夜色降临茶楼里点亮了灯火,到处一片喧嚣,考试完不少考生都将来一响贪欢了。

    青霞先生负手慢行,薛青一步错后跟随。

    “能得榜首,我还真是意外。”青霞先生道。

    薛青道:“我也没想那么多,事到临头,做总是要往最好的做,尽心尽意,读书也是,考试也是,所有的事都该如此。”

    青霞先生侧头看她,红红的灯笼照耀下,少年的肤色反而显得更白,视线落在她的手上,衣袖垂下露出指尖,白布缠绕,仔细看隐隐有污迹在上,不知道是药汁还是血迹渗出......似有千言万语,最终只道:“疼吗?”

    薛青一笑,道:“有点。”

    青霞先生看她,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要受。”

    薛青点点头应声是,又一笑,灯下一笑眉眼弯弯,露出尖尖小牙,几分灵俏....还是个孩子,女孩子呐,青霞先生默然一刻,道:“有药吗?”

    薛青再次点头:“有的,先生不用担心。”停顿一下,“谢谢先生。”

    青霞先生点头嗯了声,道:“进去吧。”

    此时他们停在了转弯处一间房门前,薛青应声是推门进去了,青霞先生似乎没有停步负手继续沿着走廊慢行,灯笼摇曳身影若隐若现。

    ......

    ......

    拉上房门,薛青看着面前站起来的笃和妙妙微微点头。

    “坐下说吧。”她道,迈步过去,拂袖席地而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