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创始道纪 > 第一百二十二章,邪溶于血
    洛天已经记不得自己是第一次被打飞了,如果不是一身龙皮般的防御,他怕是早被对方杀死,可纵然如此他也吃了不少苦头。

    “四弟,这小子皮真厚,可为什么不还手,先前我见过他施法,威力不小,难道以为不还手我们不杀他吗?”

    “轰”洛天又一次被打飞,龙皮防御的好处在于面对这种级别的敌人时,几乎不会有外伤。

    但问题是不会受外伤可不代表不会痛,被打飞十几次,洛天疼的全身抽搐。

    “呼,这小子真抗揍。”附近基地的头领捡起一把光束武器走到了洛天面前。

    “再说一次,把灵石碎片交出来。”

    “都说了被我吸收了。”

    “呵呵,那别怪老子心狠手辣。”下一刻,光束武器狠狠刺了下去,洛天竟然用徒手接住了高热的光束,并且一把抓住了喷出光束的枪口,狠狠一捏,枪口扭曲变形,随后整把光束武器开始冒出火花,下一刻武器爆炸,将两个人同时震开,对方还有灵气护罩保护自己,但洛天却是直接被炸飞了。

    “这小子当真不要命了,敢徒手接光束武器。”

    “不过现在看来,这厮应该死了。”

    洛天躺在沙堆,身边是机械守卫的残骸,他自然没有死,却也无法还击,尝试了那么多次将邪气融入血液都没成功,又怎么可能在这种节骨眼走了大运呢?

    借着自己被炸飞这个空档,他需要好好想想怎么反击。

    自己力量还在,龙皮防御还在,可对方会法术这一点将自己吃的死死的,洛天脑子里不断盘算。

    还是要尝试催动邪气,洛天心下一横,只有在这个节骨眼拼了,心有所感邪气立即微微震动,开始朝血液里入侵,血液反抗激烈,剧痛很快便在身体各个地方反应出来。

    “只有拼了,必须忍住剧痛强行将邪气入侵进血液之。”

    与此同时,在基地顶层,小黑正想飞出窗户帮助洛天,却被夜寒阁主以法术困住拉了回来。

    “小家伙,想去救你的主人吗,现在是你主人非常重要的时刻,如果他踏不出这一步,便在邪道永远没有成,相之下,我对你这个小家伙也很感兴趣。”

    小黑张开嘴冲夜寒阁主喷出了一口龙炎,但龙炎却被邪气阻挡,伤不到夜寒又挣脱不了束缚的小黑越发不爽,不停地扑腾翅膀想逃脱出来。

    “据我所知,即便是远古荒兽也未必有能力吞食龙蛋,龙蛋之的精华蕴含了庞大的能量,如果血脉不够强大,传承不够久远的荒兽吞食了龙蛋无异于自杀,但你却活了下来,而且活的很好,甚至身开始出现龙族的神通,这样的荒兽即便是老夫也从未见过,你这小家伙到底是哪种荒兽呢?”

    说话间,夜寒阁主伸手抓住了小黑的翅膀,以邪气封住了它的嘴巴,随后看着它的眼睛。

    “虽然很久没机会用这招,不过应该还没有生疏。”

    说完的一刻,一股邪气钻入了小黑的脑袋,同时四目相对,仿佛他能通过小黑的眼睛看见一些藏在它脑海深处的画面。

    巨大的树木,仿佛连接着天与地,树冠一望无边,如同托住了半边天空。

    有鸟叫声,很响似雷霆般轰鸣,远方一个巨大的发着光的物体高悬于天空。

    那巨大的树木不过是个巢穴,在其居住着一窝浑身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神鸟,但在这群神鸟却有一只漆黑的特殊存在,它看起来特别瘦弱,其他的鸟散发金光,而它却被乌光环绕,其他的鸟喊声如雷,而它则默默无闻。

    它看起来像是这个集体的异类,仿佛其他神鸟都要低下的多。

    巨大的发光物体从天而降,将一些珍异兽丢入巢穴之,幼鸟们疯狂地抢夺,光芒晃的夜寒阁主睁不开眼睛,但唯有那头黑色的幼鸟依然不为所动。

    它望着空发光的物体,眼神里却有不甘。

    正在夜寒阁主试图看的更清楚时,巨大的树木顶端突然降下可怕的雷霆,这道雷霆轰然落下,夜寒阁主眼前极芒一闪,自己想向后退了一步,揉了揉眼睛,已经退出了幻象。

    “你是那只黑色的幼鸟吗,不,你或许是那只黑色幼鸟的后代,但你们到底是什么种族,以珍异兽为食,住天地大树之,所放强光足以照亮十片天空。”

    夜寒挥了挥手,小黑从幻觉苏醒过来,立刻开始了新的挣扎。

    而在外面的战场,洛天正在接受有史以来最难的挑战,难以忍受的剧痛,互相排斥的血液和邪气,他想活必须克服这个难关。

    邪气和血液彼此斗争,但邪气已经进入了血液,可进入和融合是两回事,两者争斗不断,洛天的身体也因此在发生变化,一会儿处于邪气状态,一会儿却又恢复正常,这种变化很快便引来了三个敌人的注意。

    “这小子似乎还没死。”附近基地的头领望了过来,接着慢慢走到了洛天身边,见洛天满面痛苦之色,但还有口气在,当下一把掐住了洛天的脖子。

    “给老子去死。”他穷凶极恶地吼道。

    可在此刻,洛天忽然进入邪气状态,邪气仿佛着了魔般攀了此人的身体,然后开始不受控制地疯狂吸收其灵气。

    “我的灵力……你敢吞噬我的灵气。”他试图将邪气从身去除,但越是释放灵力被吞噬的越多,片刻后,这厮的灵力已经被吞噬了三分之一,而这些灵力便成了邪气的助力,加强了邪气对血液的入侵。

    “怎么回事?”一号基地来的两个人觉察出了不对劲。

    又过去了一段时间,对方身的灵力被吞噬的越来越多,邪气也越来越强,血液的抵抗开始溃败下来。

    洛天的邪气状态越发稳定,慢慢地从地爬了起来。

    “这厮站起来,果然有问题,五弟,出手。”

    腰间挎着三把长刀的男子冷着脸走来,三刀出手,化作三道刀气,第一刀砍了附近基地的头领,第二刀砍了洛天,第三刀绕到了洛天身后,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劈了洛天的腰部,三刀直取两人性命。

    被吞噬了灵力的男子在这一刀下当场死亡,但龙皮防御加身的洛天并未受伤,他从地站起来,邪气环绕周身,血液依然在抵抗,但在吞噬了一个人的灵力后,洛天的邪气在血液处于优势地位,伴随着血液的快速流动,邪气也在身体内运转,这种运转的速度是过去的数倍。

    夜寒阁主说的对,真正开始修炼邪气的人,都应该将邪气融入血。

    即便是借助了其他的方法,但此时的洛天确实达到了天邪变起步的要求。

    同时,进入邪气状态的洛天气质大变,眼满是邪意,或许是因为血液加快了邪气的流动,让此时的洛天看起来更狂充满黑暗。

    “白鬼一斩。”

    对方见刚刚的刀气伤不到洛天,便向侧面走了几步,接着调动灵力开始施法,刀锋出鞘的刹那,白光在洛天眼前闪过,便见三刀变为一刀,等同于数倍的威力劈在洛天胸口。

    “五弟,小心。”

    突然听见喊声的刀客转头,却被洛天一拳打倒在地,刚刚那么强的一刀竟然只是将洛天的邪气劈开了道口子,依然伤不到他分毫。

    被击倒的男子一个翻身刚想从地跳起来,洛天却贴了去,一只手掐住对方的脖子,另一只手抓住他的头发,狠狠地将其脑袋按在地,如同咆哮般喝道:“你这种垃圾也配和我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