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牌局
    虽然朱慕云说得很客气,但时栋梁对他很有信心。朱慕云不但是政保局古星直属组长,在省政府杨主席面前都能说上话,方本瑜这个面子还是要的。

    况且,只是打牌,就算方本瑜不答应,并不影响晚上的牌局。

    朱慕云给方本瑜打电话,约他晚上吃饭打牌。上午,方本瑜才向朱慕云抱怨,事情不好办,晚上朱慕云就请他吃饭,说明有好事。

    “慕云,你要把事情先说清楚,我才敢来。”方本瑜说,他在朱慕云面前,也无需遮掩。好处谁都想要,但要拿得安心,否则出了事情,谁都不脱不了干系。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有人想当特二区的联保主任。”朱慕云微笑着说,方本瑜这一点也很好,先把事情说清楚,免得后面说不清。

    “谁?”方本瑜连忙问,特二区可是个好地方,在那里当联保主任,能得到不少好处。

    “肖秋庭,做丝绸和瓷器贸易的。”朱慕云缓缓的说,时栋梁一说出肖秋庭这个名字,他马上就知道他的生意。

    朱慕云在宪佐班也不是纯粹混日子,至少,他对法租界的商人,基本上都认识。而且,每个人的身家财产,心里也基本有数。

    “是他啊,怎么找到你这里来了?”方本瑜奇怪的说,现在特二区是警察局第四分局,特二区比较大的商人,他都知道。

    肖秋庭不算特别大的商人,但是方本瑜还是知道,也知道他有个弟弟,是白浒湾保安大队的大队长。他突然明白了,白浒湾在古昌青山东沿江堤上,古昌的保安部队,当时全部归六师节制。

    “他啊,我知道,就我们这几人了吧?”方本瑜说。

    “还有暂一师的时栋梁,可能还有省政府杨主席的秘书刘轩文。”朱慕云说,之所以把刘轩文叫上,纯粹是为了提升宴会的档次,顺便加深与刘轩文的关系。

    自从担任杨怀益的秘书后,刘轩文这个原本在省政府不受重视的小秘书,一下子成为各方极力拉拢的对象。朱慕云与他之前因为何佩璐遇刺之事结识,两人当时多有来往,一二去就熟了。

    杨怀益到任后,对朱慕云有好感,两人的私人关系也随之迅速拉近。虽然他还没有联系刘轩文,但只要他晚上没事,朱慕云就有把握喊他出来。像这种牌局,朱慕云肯定会与刘轩文“合伙”坐一方,到时候输赢绑在一起。

    “刘轩文?慕云,你现在的交际圈可小嘛。”方本瑜一愣,原本今天晚上的宴会,是以他为主。但刘轩文如果来的话,他就是次要角色了。

    可是,方本瑜很欢迎像刘轩文这样的人参加。人脉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关系也是一点一滴编织成的。方本瑜在古星这么久,关系网还没有过朱慕云的大。

    “我还没跟他联系,只要他没事,问题应该不大。”朱慕云笃定的说,刘轩文其实也需要建立自己的关系网。

    作为杨怀益的秘书,刘轩文如果什么人都不认识,也是不合格的。当朱慕云给刘轩文打电话,把事情跟他说起,约他晚上一起吃饭打牌时,刘轩文并没有拒绝。晚上他只需要露个面,朱慕云保证至少赢五千以上,他当然愿意与朱慕云临时合伙打牌了。

    朱慕云的车子虽然被炸了,但他想要用车还是很方便的。百里车马行所有的黄包车、小汽车包括卡车,朱慕云都能随时使用。

    朱慕云与刘轩文沟通好后,就去接了刘轩文。但是,他并没有直接去古星饭店,而是载着他去了家茶楼,点了壶茶。

    “不是在古星饭店吃饭么?”刘轩文见朱慕云把自己带来茶楼,很是不解。

    “等一等,不用这么急。”朱慕云微笑着说,刘轩文的职务虽然不算高,但他在杨怀益身边,身份反而是最尊贵的。

    “再不去的话,人家都要开席了。”刘轩文说,如果去晚了,人家都开吃,那多尴尬?

    “不用担心,我不去,他们绝对不会开席。”朱慕云笃定的说。

    “既然我来了,就该早点去嘛。”刘轩文还是没明白朱慕云的意思。

    “今天晚上,除了你我外,还有时栋梁和方本瑜。你的身份比他们尊贵,当然不能比他们先到。这样的饭局,谁最后到,谁的身份就越尊贵。你是杨主席的秘书,当然要最后一个出场。”朱慕云解释着说。

    “时间也差不多了,应该可以走了吧?”刘轩文看了看时间,再不走的话,晚饭要变宵夜了。但今天朱慕云的一番话,让他又学到了一条规矩。以后,碰到重要人物一起吃饭,自己得提前抵达。

    刘轩文和朱慕云抵达古星饭店的时候,方本瑜、时栋梁以及肖春庭兄弟都到了。肖春庭长得高高大大,虽然穿着西装,但总觉得格格不入。而他大哥肖秋庭,一身长衫,满脸堆笑。

    肖秋庭的事情,在饭局前就已经说妥,方本瑜答应来吃饭,其实就已经有了态度。接下来,就看肖春庭两兄弟怎么做人了。

    显然,肖春庭两兄弟,还是作了充分准备的。肖春庭看着五大三粗,说话粗鄙,但酒量不错,很会活跃气氛。他的职务最低,又是求人办事,另人喝一口,他得喝一杯。

    “朱组长,今天晚上真是太感谢你了。以后,只要肖某能做得到的,一定肝脑涂地、死而后已。”肖春庭说,他是时栋梁的老部下,找时栋梁帮忙是理所当然。

    但是,如果没有朱慕云帮忙,这个饭局是搭不起来的。特别是刘轩文的到来,让他觉得很有面子。刘轩文的身份,在省政府不算什么。身为秘书,也不是什么大官。但他是杨怀益的秘书,就显得不一样了。

    “你小子能帮慕云什么?”时栋梁笑骂着说,朱慕云是什么人?肖春庭如果在古星任职,或许还能帮朱慕云点忙。但他在青山白浒湾那种鬼地方,朱慕云未必都愿意去。

    “我还真的帮不了朱组长什么,但是,白浒湾的鱼不错,空气好风景美,特别是天气好的时候,更是让人心旷神怡。朱组长如果有时间,可以来白浒湾作客,肖某一定会让你不虚此行。”肖春庭笑着说。

    “肖春庭你混蛋,都没请老子去吃鱼喝酒过,你还算是我的老部下吗?”时栋梁突然骂了一句,他嘴里虽是责怪肖春庭,可实际上却是告诉朱慕云,肖春庭对他真是没得说。

    “这样,下次时兄有时间,我们一起去白浒湾。”朱慕云说,白浒湾那种地方,很适合躲清静。如果哪天心里烦闷,倒是可以去白浒湾玩一天。

    “这可是你说的,改天叫我。”时栋梁说,白石路通水路,只要有船,随时可以去。如果走陆路,反而要绕,而且通往白浒湾只有一条路。

    “没问题。”朱慕云说,他在直属组如果过得不爽,哪天真会叫上时栋梁去白浒湾。在那里,天王老子都找不到他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没有人会来打扰。

    “择时不如撞日,我看明天就去白浒湾。到时候,方局长和刘秘书如果有时间的话,也欢迎一起来玩。”肖春庭笑着说,打铁趁热,今天晚上打了场牌,明天再去白浒湾玩一场,他大哥的事情,应该就能定下来了。

    “我恐怕不行,明天杨主席还有几个活动,实在脱不开身。”刘轩文忙不迭的说。

    “这几天正好被搞得焦头烂额,去外面呼吸点新鲜空气也好。”方本瑜突然说,跟时栋梁在一起,明天去白浒湾,肯定还会打牌。今天晚上赢得很爽,他希望明天能继续。

    “我只有一个要求,把牌带上。”时栋梁笑吟吟的说。

    晚上的牌局,由朱慕云、时栋梁、方本瑜和肖秋庭上场。刘轩文和肖春庭在旁边观战,其中,刘轩文坐在朱慕云旁边,一边与他聊天,一边看他打牌。

    晚上的结局,像早就设定好的一样,方本瑜、朱慕云和时栋梁都是大赢家。其中,朱慕云赢得最多,方本瑜是第二大赢家。

    虽然方本瑜没有赢得朱慕云这么多,但他依然很高兴。因此朱慕云与刘轩文是合作的,他们两人共进共退。朱慕云赢的最多,但扣掉一半后,方本瑜依然是最大的赢家。

    肖秋庭虽然输了钱,但输的高兴,输的乐意。这些人都能决定他是否能担任联保主任,他们高兴了,自己以后高兴的日子也来了。

    方本瑜在饭桌上,问起他为何想当联保主任。肖秋庭当然是信誓旦旦,想为东亚共荣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可他心里清楚,当上这个联保主任,他在特二区,马上会变成一个炙手可热之人。

    他今天晚上投资的这些钱,会以十倍、百倍收回来。而他生意上的对手,因为他上任后,日子恐怕就不太好过了。

    第二天,除了刘轩文外,其他人都坐船去了白浒湾。朱慕云虽然在地图上见过白浒湾,但当他到了地方后,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