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一千三十七章 明白
    朱慕云见到史希侠进来后,也没有说话,只是将桌上的一杯水推了过去。同时,又将手里的烟和火柴,扔到了史希侠面前。每个人进看守所后,身上的东西全部会被搜刮。有些人,连身上的衣服都会不保。现在一件长衫,送到当铺,也能值几块钱呢。

    史希侠穿的是西装,要不是他是三处的副处长,恐怕身上的衣服也不保。就算如此,在看守所待了一夜,也显得狼狈不堪。

    看守所的条件,当然不那么好。在朱慕云面前,史希侠极力想表现得气定神闲,但他的狼狈相怎么也掩盖不住。担任中统调统室副主任时,被抓,当时史希侠也被关了一段时间。可那时他受到了礼遇,单人单间,还有干净的床和被褥。

    况且,他现在可是政保局的人。自己一手创建的三处,就在六水洲上。可是,自己却在紧邻三处的地方关押。身体上的折磨倒不算什么,但心理上的禁锢,让他很沮丧。

    望着坐在对面洋洋得意的朱慕云,史希侠更是很不舒服。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在政保局,自己混得不如朱慕云好。既没有他这样的人脉,也没有朱慕云的权力。自己比朱慕云更加努力,经验也更丰富,但为什么失败的,总是自己呢。

    “你跟日本人讲理,不是对牛弹琴么。”朱慕云叹了口气,说。史希侠的这副尊容,他看得也是暗暗高兴。像史希侠这种人,就应该让他一辈子都待在这样的地方。

    “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史希侠意味深长的说,他知道,自己实在太急切了,否则的话,日本人能奈自己何?

    昨天在货物检查场,如果他能与日本人正常沟通,如果不承认自己的货主,都不会有事。可当时的情况急转直下,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日本兵给扣押了。

    “昨天你如果不去货物检查场,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如果你不承认货物是你的,此时也不会在这里吧?”朱慕云语重心长的说。虽然史希侠年纪比他大,可朱慕云现在的语气,完全是一副长辈恨铁不成钢的口吻。

    原本,朱慕云只想扣押史希侠的货物,把史希侠的注意力,吸引到货物上来。如果史希侠继续盯着胡梦北,他的货物就会被扣押。如果史希侠关心货物,他就没办法再调查胡梦北。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如果史希侠不就范,朱慕云就要通知陈兰。让陈兰去胁迫史希侠,必须把他拉回来。

    没想到,史希侠把货物看得这么重,亲自到了货物检查场。结果,日本人“发现”他是货主后,直接抓到了六水洲。

    其实,就算史希侠不承认,缉查科所有人,以及那些警卫,都会指证,史希侠就是货主。在其他地方,朱慕云打招呼可能没这么灵。但在缉查科,完全是朱慕云的天下。

    “我也是没办法。”史希侠无奈的说,要不是他急需拿钱交给那些帮派分子,他也不会把这批货放在眼里。

    至少,他不会在昨天,把那批货看得这么重。史希侠虽然很爱财,但他把对权力的欲望排在首位。

    “没办法?你跟我请假,就是为了此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给你打个招呼就是,何必搞得这么麻烦?”朱慕云蹙起来了眉头,很是不满的说。

    “我需要一笔钱,朱队长,能否借笔钱给我?”史希侠突然说,原本这笔钱昨天下午就要支付,但他没有出现,不知道事情怎么样了呢。

    “你借钱要干什么?”朱慕云不置可否的问。史希侠越急,他越不想借这笔钱。

    “这个……,我暂时能不说吗?”史希侠为难的说,他私人调查共产党案,本就是违反规定的。如果能找到嫌犯,一切都好说。但如果没找到呢?又要挨批了。

    “当然可以。”朱慕云说,反正史希侠也出不去,他也不会借这笔钱。

    “多谢朱队长。”史希侠松了口气。看来,朱慕云有的时候,还是很识时务的。

    “你可别急着谢我,因为我没答应借你钱。”朱慕云轻轻摇了摇头,缓缓的说。史希侠连钱的用途都不告诉自己,怎么可能借钱给他呢。

    “朱队长……”史希侠急了,可是他才站起来,突然想到现在的身份。此时他还是看守所的嫌犯,就算朱慕云借了钱给他,他又能怎么样呢,一样做不成事。到时候,谁把钱送出去?对方没见到自己,能否把人交给自己?

    如果交给朱慕云,对自己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最重要的还是要出去。无论用什么办法,必须马上出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真有急用,我可以考虑借给你。但总得让我知道,这笔钱是用来干什么吧?再说了,借钱是有规矩的。”朱慕云缓缓的说。史希侠越急,他就越沉稳。

    “规矩我懂。”史希侠忙不迭的说。不就是付点利息么,哪怕利息再高,他也愿意支付。

    “这样吧,我让陈兰过来一趟,你有什么事跟她说就是。”朱慕云说,史希侠这么急着要钱,肯定是有事情要办。既然史希侠不愿意跟自己说,一定会告诉陈兰的。

    “不用,我不想见她。”史希侠连忙说,这件事他本就瞒着陈兰。如果让她知道,自己要付这么大一笔钱出去,岂不又要跟自己大闹?

    “你的情况,局座已经知道了。他让我来问清楚,如果你愿意说清楚,那我会安排你出去。如果你不想说,等会我让余国辉给你换间好一点的房间,你安心在看守所住下去,三科的工作,我会安排给孙务本的。”朱慕云缓缓的说,他站起来作势要走。

    “朱队长,你别走啊,我的问题你还不清楚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要你抬抬手,就没过不去的坎。”史希侠急着说。

    “有些事情可以抬抬手,但有些事情,必须要说清楚。这件事,我只对局座负责。”朱慕云摇了摇头,他站了起来,坚决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手,说:“你可以考虑三分钟,等会我还得去宪佐班。”

    “其实也没什么事,我只是在做一个调查,因为动用了一些私人关系,需要用一笔钱罢了。”史希侠无奈的说,他知道,朱慕云这一走,再想见到他,恐怕不知道又要多久。这个时候不说,等会再开口,会更加被动。

    “做调查是光明正大的事,你又何必隐瞒呢?”朱慕云诧异的说,他心想,史希侠还真是背着自己干了私事。只是,为了干私事,而垫自己的钱,史希侠的品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尚了?

    “因为没有把握,我怕别笑话。”史希侠不好意思的说。无奈之下,他将自己在古星的调查,以及推断,原原本本的向朱慕云汇报了。

    只有说清楚,才能出去,至少要让朱慕云满意,才有可能出去。否则的话,看守所的大门,永远会向自己关闭。况且,他认为自己的调查,暂时也没有进展,告诉朱慕云又何妨?为了所谓的保密,而让自己身陷囹圄,实在划不来。

    朱慕云听得很仔细,一直没有打断史希侠的汇报。史希侠的推断,每一步都踩在了正确的点上。幸好自己将他带到了六水洲,要不然事情就麻烦了。史希侠正确判断了交通员会回古星,又从运输公司,找到了准确的线索。他的分析判断,再次给他带来了好运。

    要不是朱慕云有所警觉,真的会被史希侠挖出胡梦北。一次小小的失误,差点就让胡梦北暴露,这个教训实在太深刻了。

    原本,朱慕云听得很认真。可当他听史希侠说起,竟然请帮派的人,把胡梦北等人抓起来后,就很吃惊了。怪不得自己联系不到胡梦北,他不是转移,很有可能被绑架了。史希侠为了调查,竟然使用这种低劣的手段。如果他的判断失误,他这个副处长和副队长,至少得丢一个才行。

    “你将他们关押在哪里?”朱慕云沉声问,他从事地下工作也快有两年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紧张。他突然觉得,自己被巨大的危机笼罩。

    “我也不知道呢,那些人只是拿钱办事,如果没给钱,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的。”史希侠急道,他最担心的是,这些帮派分子不讲规矩,没拿到钱,就拿嫌犯出气。

    “你啊,怎么不早说呢?”朱慕云嗔恼的说,如果史希侠能早点把话说出来,怎么会耽搁一个晚上的时间呢。

    “我也没机会说啊。”史希侠苦笑着说。他看得出来,朱慕云已经很有兴趣了。身为自己的长官,朱慕云要插手这种事,实在太方便了。

    “如果没出事也就罢了,要是被人发现,你竟然指使帮派分子去绑架百姓,看你怎么交待?”朱慕云缓缓的说。

    从史希侠的汇报,他还没有确定胡梦北的身份。或许胡梦北是怀疑目标之一,可绝对没有上升到地下党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