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第51章
    林乱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 他知道这些人打交道跟他没什么关系, 在他们面前, 就连姜子朔这种也算小打小闹, 上不了台面, 更不要提林乱了。

    只是多看了这传说中的将军几眼,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看, 只是偷偷摸摸的瞄。

    只是他不知道,他的小动作根本就完完整整的落在了其余几人眼里。

    苏凌然悄然在桌下攥紧了手,紧张的想自己今日有没有仔细净面,暗暗紧张穿的衣裳是已经穿了几年的旧衣,也没有那些花里胡哨的样式。

    他心下懊恼自己没有听陈夫人的劝,穿她送来的衣裳, 只顾着自己舒服穿了习惯的衣裳。@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其实他一副好相貌, 少年时读书一身书卷气,又在军中淬炼多年,气质十分吸引人,穿什么都很出众。

    林乱看了几眼就没心思了,他对模样本就不怎么敏感,左右人都一个鼻子两个眼睛,也就长这个模样,他刚刚吃多了,现在端着杯子, 一口一口的抿着里面的茶,茶放了许久已经有些凉了。

    旁边的姜子瀚皱了皱眉, 茶凉了,喝了对肚子不好,他刚刚又吃了那么些吃食,对胃就更不好了,回去恐怕又要闹着说肚子疼。

    "莫要喝多了。"

    姜子瀚说着,用折扇打了他的手一下,力道不重。

    但是架不住林乱皮子嫩,他没经过什么风吹雨打,跌倒了都要假惺惺的叫上一叫,最多也就去骑骑马,又是天生的好皮囊,这么不轻不重的一下就让他手背红了一道。

    林乱没觉得疼,但是这不妨碍他叫上几声,拉长了声音,似是责怪一样。

    "疼。"

    旁边的苏凌然捏紧了手里的茶杯,转头吩咐旁边的亲卫。

    "去取我床头的药膏来。"

    他旁边站着的钟莫想说什么,想了想最后又闭了嘴。

    那药膏是他们几个千方百计寻来的,总共只有那么一点,是名医费了几月的功夫,用了上好的名贵药材制成的,短时间内再没有多的了,用一点少一点。

    将军用了也很好,对暗伤很有效,他每日就靠这些睡个安稳觉,现在就要将这药膏用在这不算伤口的地方。

    姜子瀚也皱了皱眉,能放在床头的,就是要经常用的私密物件,自然不是什么普通的药膏,他向来多疑,这时候想的更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不劳将军烦心,将军倒是古道热肠,什么事儿都要管一管。"

    姜子瀚多少还记恨着苏凌然当年护下手下的人,让他吃了个闷亏,这分明就是在讽刺苏凌然管的太宽,居心不良。

    钟莫在后头听了,立刻火冒三丈,一双眼睛瞪着姜子瀚。

    苏凌然点头道。

    "倒是我多事了,那就不必取了,替小公子换些果子茶来。"

    姜子瀚收了扇子,坐直了,苏凌然退了三分,他也不能太咄咄逼人,毕竟是手握重权,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好。

    "苏将军好修养,苏府这十里桃花也是少见的美景。"

    苏凌然神态自若,微微颔首。

    "二皇子满意就好。"

    话音刚落,上来一个仆人,端来了一壶饮品,钟莫有意讨好,毕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双方印象都不怎么好,他接了给递到林乱面前,殷勤道。

    "这果子茶不烫又消食,小公子可以试试这个。"

    钟莫边说边放杯子给林乱倒茶,旁边收拾的仆人不小心撞了他的手一下,泼了林乱一身。

    钟莫有些讪讪的挠挠后脑勺。

    "对不住对不住,一不小心就撒了。"

    茶倒是不热,就是大夏天的,有些黏腻。

    林乱提着湿哒哒的衣裳,站了起来,两手抓住衣裳,面上薄怒,对姜子瀚道。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是故意的,你快罚他。"

    姜子瀚不知道刚刚林乱的事情,他虽然看不惯钟莫,但这事儿林乱上来就要罚人,还是罚苏府的人,这也说不过去,指不定就被人记恨上了。

    姜子瀚无所谓,只是林乱又不是时时刻刻在他身边,人又冲动,不一定什么时候就遭了算计。

    他只是笑道。

    "你脾气还是那么坏,受不得一点委屈,湿了衣裳换了就是,生什么气。"

    立刻就有下人上前来,要引了林乱下去换衣服,林乱提着湿哒哒的衣角,路过钟莫的时候,故意狠狠踩了一脚。

    对着他冷哼了一声,这才露了点笑容,好像得了什么大便宜一样快走几步,跟着那仆人下去了,边走还边往回看,笑容灿烂,看起来高兴的很。

    钟莫摸摸鼻子,左右是他先得罪人,不占理儿,就是不痛不痒的,也不知道那小子高兴个什么劲儿。

    *

    林乱跟着那仆人走了很久,左绕右绕,他提着衣服手累的难受,忍不住催促道。

    "快到了吗?我就换个衣裳,随便那里都能换。"

    "小公子莫急,这就到了。"

    又走了几百米,那仆人才停下,给林乱打开门,又侧身退开。

    "到了,您进去坐一会儿,我就去给您拿件替换的衣裳。"

    林乱只好进去,刚进去那仆人就关了门,林乱回头看了一眼,没有在意,只觉得这屋子有些奇怪,似乎有人居住的样子。

    这是个卧室,那边的榻上还有件外衫,似乎是有人披着,随手放在了那里,桌上放着棋盘,棋子散乱着,没有收起来,处处都有人生活的迹象。

    林乱没有多想,衣裳贴在身上难受的紧,身上又湿哒哒的,不能靠着榻,就找了个铺着软步的小墩子,提着衣裳坐在那里。

    左等右等都不见人,他心里恼怒,这苏府的人都这么磨蹭吗?等人回来,他这衣裳就晾干了。

    林乱站起来想推门出去,推了推,没推开 ,他这才意识到这门被人从外边关上了。

    林乱本来觉得有些不对,只是以为他跟苏凌然无冤无仇,又觉得苏凌然这种人算得上一等一的大英雄,再加上姜子瀚还在,他们应该没那么大胆子算计他,现在想来刚刚得罪人,莫不是又去找苏凌然来撑场子。

    他狠狠的踢了一脚门,眼角发红,有些委屈,怎么也是个将军了,怎么那样跟人儿戏。

    完全没想到自己平日找人撑腰的事情。

    *

    那头的苏凌然跟姜子瀚闲谈了几句,就要匆匆告辞,姜子瀚见他心不在焉,随意的应了一声就又靠着身后的榻躺下了。

    心想林乱八成找到什么好玩儿的了,又被绊住了脚。

    苏凌然快步走着,他知道不能贸然行事,但他太想知道了,一刻也等不了。

    钟莫跟上前来跟他小声道。@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将军,小公子在您的卧房,这会发现被关了,正生气,摔门呢。"

    苏凌然应了一声,脚步更快,最后索性直接翻墙。

    到自己房间门前的时候,里面已经没了动静。

    他推门进去,里面林乱立刻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他。

    林乱觉得一个将军,为了那些他跟陈莫云的事儿这么大动干戈不太对劲,有些过火了,但想了想,这苏将军许是对那陈莫云太过宠爱。

    他不知道,苏凌然从来都是铁面无私的,不会因为陈莫云是他的外甥就会有多纵容,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林乱不后悔跟陈莫云起争执,但苏将军的鼎鼎大名林乱还是耳熟能详,欺负了别人家的孩子,家长找上门来,他还是有些忐忑的。

    这会儿林乱就后退了两步,语气也软了,面上不情不愿,带了几分委屈的妥协道。

    "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再也不敢了。"

    苏凌然往前走了几步,慌忙解释道

    "不,你别怕,我——"

    他往前走几步,林乱就后退几步。

    林乱越想越委屈,双手抱住头,觉得自己要被教训了,这时候带了哭音。

    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他哽咽道。

    "我、我以后就站在那里,不动,不说话。"

    他说着,悄悄往门边移,待走了一段距离,他猛的放下抱住头的手,往外窜,可惜窜到一半,就被苏凌然拦腰拦住。

    林乱顺手抽出了藏在靴子里的小藏刀——自从碎衣跟他说带把刀在身上,掉下马的时候可以救命,他就一直带着。

    林乱这时候慌了,反手就往后刺,苏凌然只是一挡,又抓了他的手腕,轻轻一靠,小刀就落了地。

    苏凌然怕林乱乱动伤着自己,轻轻在他脖颈处敲了一下。

    林乱立刻软软的瘫倒在他怀里。

    苏凌然将林乱小心的放到床上,轻手轻脚的解开了林乱的衣衫,褪下肩膀那里的衣服。

    一片细腻的象牙白,苏凌然心里咯噔一下,忙往下褪去,还是没有。

    他身子晃了晃,感觉脑袋一片空白。

    苏凌然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又慌忙褪下了林乱的另一个肩膀的衣衫,那里有个鲜红的、小小的乱字,有些歪扭,但是那个字体,分明就是他夫人的手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生死时速有木有QAQ

    今天没有卡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