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第50章
    刚刚还在高兴喝酒吃肉的众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不知是谁的酒壶掉到了地上, 酒液撒了满地也无人在意。

    院子里静悄悄的, 只有风吹过树叶沙沙的声音。

    许多和钟莫直接愣在了原地。@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文青笑也难得失了态, 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钟叔。

    谁都知道, 十几年前的那件事是整个苏府都讳莫如深的。

    曾经在庆功宴上,有个皇帝的妃子知道苏凌然孤身一人, 想要将自己的堂妹嫁给苏凌然,她巧笑嫣然的开口,先说苏夫人贤淑,又说苏凌然大胜蛮族,这是因祸得福,还没有再表达完自己对苏夫人的惋惜, 假惺惺的哭上那么几句。

    苏凌然已经掀了桌子, 甩手出去了,那时候皇上甚至还在上位坐着,他没有怪罪苏凌然,只是严厉的责问了自己的宠妃。

    苏凌然一向守礼,风度很好,几乎没跟别人起过争执,在整个上京也是有名的。

    若不是苏家只剩了他一个,说不准苏家就要出一个温文尔雅的状元郎,但即便他在战场上杀伐果决, 他依旧没能褪去他那骨子里的温文尔雅,就算是围在露天火堆旁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他做来也比别人好看,不显得粗鲁。

    这是真正的君子,然而这样的君子,为了一句话,就这样失了态,在众人面前掀了桌子。

    据他身边的亲卫说,将军几乎是暴怒,这些年没见过将军那么生气过。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于是所有人都明白了,这就是他的逆鳞,于是十几年前的那件事儿,与之相关的一切,谁都不敢提,哪怕那次战役也是他打下的一次漂亮的胜仗 。

    现在钟叔跌跌撞撞的进来,一上来就说将军的亲子没死,所有人都很震惊。

    谁都知道,那次战役里,蛮族几乎屠尽了全城,更不要说专门派了人手去屠戮的苏府,那是一只猫一只狗都没放过。

    钟莫急了,他实在没想到他爹火急火燎的来讲的就是这件事,若是真的,那自然一切好说,但是他爹随随便便的就来了,一来就说小公子活着,莫不是老糊涂了,这不是往将军心上戳吗?他单膝下跪,蹲下了身。

    "爹,爹你可不要乱说,你仔细讲清楚。"

    苏凌然也开口了,他嘶哑着声音,有些吓人。

    "给钟叔让个座。"

    围坐的众人立刻散开,让了个苏凌然旁边的位置给钟叔,再将他和苏凌然团团围住。

    钟叔也没推拒,他虽素来死板,讲的老是尊卑上下,但他知道这不是推拒的时候。

    他有些语无伦次。

    "我以为那孩子是该死了的,今天却突然碰见了,这天下没有这么巧的事儿,我知道,没那么巧。"

    苏凌然也不催他,只等他慢慢讲。

    钟叔深吸一口气,缓缓道。

    "那时候,小公子是被夫人取出来了的,是个公子,瘦的很,夫人叫人用布包了小公子,跑了出去,我觉得外面那么乱,我那老伙计八成是没了,小公子当时哭的声音几乎就没有,我没想到,没想着他们还能活下来。"

    他老泪纵横,用力的拍着自己的大腿,带着悔恨。

    "我本来想跟您说的,我害怕您就一辈子找那么个没影的孩子。"

    苏凌然握紧了钟叔的手 ,他尽力想冷静下来。

    "我知道,我知道,不怪您,您接着说,我的孩子。"

    他没说出口接下来的话,是活着还是死了。

    钟叔忙拽着他的袖子,慌忙道。

    "我刚刚,刚刚见了那个孩子,长得好,也高,跟您小时候像,眉毛跟嘴一样一样的。"

    苏凌然还没来得及开口,钟莫先忍不住先急了。

    "您刚刚就见了我跟许多,再加一个小莫,您哪——"

    他的话截然而止,是了,是了,还有一个,那个林乱。

    可是也不对,就见了这一面,哪能知道是不是小公子。

    文青笑举着骨扇敲了钟莫的头一下,叫他不要随便插嘴,钟莫也没有像平时那样捂着脑袋夸张的大叫,只是看着他爹,耳朵都快竖起来了。

    钟叔接着说下去。

    "那孩子叫林乱,当年夫人在那孩子肩头也刺了一个乱字,寓意这孩子命不好,出生于动乱之中,乱这个字少见,我活了这么多年,没见过叫这个字的孩子,他长的像将军,这世上没那么巧的事儿,没有。"

    苏凌然猛的站了起来,像在战场上那样能让披风发出撕裂声的那种迅疾的转身。

    一边走一边吩咐道。

    "去,查查那个林乱,能查到什么算什么,统统交给我。"

    话音刚落,立刻有人领了命令下去了。

    旁边的文青笑跟了上去,他也算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他一向想的多,这世上巧合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怎么就这么巧呢?

    就算是没什么阴谋,那这孩子也可能就是正巧就这样名乱呢?

    这种触手可及的希望,失去的时候太过伤人了。

    "莫急,慢慢来,怎么回事儿也不清楚,钟叔这么多年也有些执着了,许看岔了也不一定。"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那孩子不一定是我的孩子。"

    文青笑松了一口气,总算还有些理智,还能正常思考。

    苏凌然没有停,直直往院门去,过了一会,他突然问道。

    "他是在前厅吗?林——,不,苏乱。"

    文青笑:"……"

    *

    最终苏凌然还是忍耐住了,没有直接去找林乱。

    主要归功于文青笑苦口婆心的劝说——贸贸然的过去,想必不太好,小公子恐会被吓到。

    苏凌然不停的来回在院子里走,他手下的一众战将就看着他走。

    钟莫在兴奋的碎碎念。

    "我刚刚看见小公子了,看见了,是我第一个看见的,你们都没见着。"

    许多点点头,附和道。

    "是的,你还说他小喽啰,还说——"

    钟莫猛的扑上去,捂住了许多的嘴。

    正在走到树下的苏凌然抬头看了他一眼,钟莫一下子僵住了,他似乎在里面察觉到了杀气,幸而苏凌然只来得及看了他一眼,刚刚派出去的黑甲卫就来禀报了。

    黑甲卫单膝跪地,低着头道。

    "回将军,已查明,林大人在外养了外室,去年开春刚刚接回来,林乱就是外室的孩子,如今是二皇子殿下的侍读。"

    钟莫瞪大了眼睛,心直口快的开口道。

    "那他就不是苏府的小公子了?"

    苏凌然没什么表情,钟莫却莫名觉得害怕,他一向爱闹,活多,少有害怕的时候,他缩了缩脖子,不再开口。

    苏凌然站在那里,立了一会,许久才吩咐道。

    "去,再去查,往深处查,从小到大的事情都查一查。"

    文青笑倒是不怎么抱希望,就算是当时那人逃出了苏府又怎么样呢?不足月的孩子本就难养活,更何况是在那战火之中,他拍了拍苏凌然的肩膀

    "莫要陷得太深,这么多年了,放一放吧。"

    苏凌然忽然抬头。

    "那如果是的话,他的肩头应该有当年刺下的乱字吧,那么小的时候刺下的,现在应该还有点痕迹吧。"

    文青笑叹了口气。

    "有肯定是有的,刺青又不是伤口愈合就没了。"

    苏凌然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突然道。

    "我去前面。"

    *

    前面的陈夫人正在应酬客人,这次宴会要做什么,陈夫人放出过消息,各人基本上也都心知肚明,是以多数来的,都是各家夫人和小姐。

    也不乏大胆暗示的小女儿,但是偏偏主角自己只露了一面就躲了起来,留下一群什么才艺都还未展示的小姐们围着她话里话外的打探。

    少数男性也都知趣的自己寻了偏僻的角落。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陈夫人几次派人去找苏凌然,都没得到回音。

    索性也就不叫了,纯当自己办了次春宴,她算是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人家自己不想,她操多大的心都没用。

    她正跟御史家的夫人谈自家孩子,忽然就听那些女孩子们发出一阵惊呼,而后便是一阵窃窃私语。

    陈夫人往后看了一眼,看见苏凌然正往这走过来,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他拐弯走进了一个亭子。

    苏凌然进来的时候,姜子瀚正在小憩,林乱吃饱了,但还是想吃,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吃一点,刚刚啃了一口红烧狮子头,嘴唇红艳艳的,唇边一圈油汪汪的油。

    见有人过来,他放下筷子,伸手去推姜子瀚。

    "殿下,有人来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姜子瀚带着几分慵懒的睁开眼睛,他昨晚处理事情处理的迟了,睡的晚,如今靠了一会觉得更乏了。

    姜子瀚看见苏凌然走过来,有些莫名其妙,他负责辎重运输,跟苏凌然虽说公务交接多了些,但是没什么私下的交情,甚至还有些间隙。

    当年苏凌然手下的人曾得罪了他,因为天高皇帝远,再加上苏凌然,姜子瀚没能报复回去,他向来记仇,这为数不多的几次闷亏,他更是记得牢牢的。

    心里思量归思量,姜子瀚却还是刷的打开了扇子,强打起精神,笑道。

    "怎么,苏将军竟然特地来见我,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啊。"

    苏凌然道。

    "二皇子亲临,我自然是要亲自迎接的。"

    苏凌然坐到姜子瀚对面,林乱就在他的右手边,很近,近的他能听见林乱轻微的呼吸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昨晚看着留言,突然有点方,卡的你们那么期待,亚历山大啊。

    但是,我卡的真好啊。

    【自豪.JPG】

    卡文也不容易,为了卡在那里,爆手速更了四千,多了一千有米有。

    我,有点困,外号小话痨,决心成为有特殊卡文技巧的大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