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冥主 > 第70章 远古神圣
    亡魂大军组成的怪物进入祭坛,在祭坛压力下,不断缩小,但幽光迸发,身上的毛发都越发分明起来,显得十分精悍。

    大约压缩到常人大小,气息比之前撑天立地的时候恐怖得多,周遭气机演化,不少妖魔和炼气士被它直接震飞。

    那些亡魂都是圣皇当年的敌人,放在今世亦是非凡之辈,说不定其中还有如今在场一部分人的祖先。怪物须发清晰,有手有足,青面獠牙,手持神矛,朝季寥点杀过去。

    即使在神秘的祭坛上,虚空都荡起如有实质的纹理,空间如同琉璃般破碎。季寥立时感受到亡魂怪物对他的敌意十分大,搞不好这些亡魂把对圣皇的怨气发泄在他身上,毕竟他跟圣皇血脉相同,还携着圣皇的骨灰。

    毕方发现这一点,眼中更添狠厉。准备季寥被重伤后,打肿他的脸,断掉他的五肢。

    季寥恬然无惧,一掌拍向亡魂怪物用阴气凝聚的神矛。那令虚空颤裂的神矛,刺中季寥的右手掌心。

    出云等人都忍不住要闭眼,她们脑海里都浮现季寥白皙手掌给洞穿的血腥画面。

    但是现实教所有人都瞠目结舌,没有人能解释眼中见到的一切,他们甚至以为自己出现幻觉。

    带着滔天杀机的神矛,几乎可以刺穿仙佛神圣,但是此时此刻竟肉眼可见的溃散。

    季寥的掌心好似有一个无形的黑洞,不停绞碎神矛,同时汲取神矛的阴气,没有半分外泄。

    亡魂怪物发出悲愤的吼声,身子却不由自主靠近季寥。

    季寥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在炎炎夏日里找到一口冷冽清泉,泡在里面,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以前他吞噬阴魂时,感觉都很细微,不像现在,能清晰体会到阴气进入体内,立时经过某种神秘极致,化为一股纯净的阴性能量,涤荡他的身体。

    原本他以为自己的肉身洗练已经到了极致,身体无瑕无垢,但是他错了,他身体还有杂质,确切的说随着肉身不断增强,便不断有杂质出现,洗练自身这条路,实是无止境一般。

    季寥身上鼓荡起雷音,毛孔张开,有细微至极的晶体粒子从他毛孔出来,那是已经不适应他肉身的杂质,但对于旁人而言,却是大补之物。

    整个亡魂怪物,不过数个呼吸,便给季寥吞噬完毕,他用雷音洗涤自身,内在更为强大,直接无视祭坛带来的压力,一口气冲向祭坛最高处。

    神圣光洁的道果,只在季寥咫尺之外。

    毕方露出绝望的神色。

    季寥伸手触摸向道果,他内心很清楚,服用道果之后,自己必然进入一个崭新的境界,届时才能在山海之中做到真正的呼风唤雨,以无上霸主的姿态,征服一切,获取信仰,炼化世界本源意志。

    一股危险的感觉弥漫季寥心头,黑暗如潮水涌上祭坛,那是一道黑箭,箭矢所到之处,光明泯灭,生机泯灭,一切绝灭。

    季寥毫不犹豫抓向道果,黑箭快得惊人,要洞穿季寥的手。

    太古魔龙棍挡在黑箭的行进路线上,神芒爆闪。

    这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碰撞,祭坛都为之颤动了一下。

    季寥将道果放入口中,耳内响起太古魔龙棍的咆哮,这坚不可摧的棍子,内里藏有的精神意志,竟然受到了创伤。

    黑箭在颤动,更可怕的是里面的蕴含的杀机,绝灭一切,竟不下于无生的北斗七杀。

    道果的力量浇筑季寥的肉身,沛然阳和的气息让季寥陷入极度愉悦之中,骨骼变得更加紧致,而且韧性十足,仿佛太古魔龙棍一般。皮肉充满弹性,血液在体内奔腾,他感觉到每一滴血液,都蕴藏着惊人的能量,好似随意弹出一滴血,就可以化出一个生灵来。

    季寥内视自身,血液里的红色在褪去,逐渐往水银状转化,黏稠沉重,充满不可言喻的神秘之力,法力好似从他体内消失,不对,法力跟血肉融合在了一起。他身体发生惊人至极的进化,血肉之躯在消失,但仍旧保留血肉之躯的某些特质,而非能量的幻化。

    那是更高级的生命层次。

    相比他现在的变化,炼气士所谓的脱胎换骨,简直如同儿戏一般。

    脑海里甚至响起道音,诠释大道真理。

    这种新奇的感受,简直难以用任何言语来表达,季寥甚至感觉到自己魂魄笼罩着一层朦胧的灰尘。

    他努力的想要拭去灰尘,见到自己魂魄的本来面目。

    但却找不到任何工具,来完成这件事。

    一丝疼痛感,将季寥唤回现实。

    他的手掌给一只黑箭洞穿,但没有一滴鲜血流出来。

    伤口迅速愈合,黑箭仍在虚空游走,杀机丝毫不减,如苍鹰俯瞰地上的猎物,随时可能扑杀下来。

    季寥的眼睛足以看到黑箭每一丝纹理,那些纹理都代表着神秘古怪的法则,黑箭凭此,仿佛可以洞悉世间的真实,因此能毫无错漏的追杀它的目标,绝不受幻象影响。

    他没有急着去寻找黑箭的主人,而是抬起手。

    轰!

    手掌泛起神光,一只纯白的猛虎在虚空凝聚,带着咆哮声咬向黑箭。

    虚空里,猛虎在跟黑箭激烈厮杀。

    季寥将灵飞派的天籁化形大法加以改良,以精神化出四象之一的白虎。白虎主杀伐,用来对付这只同样充满杀伐之力的黑箭再合适不过。

    这时候季寥才转过身看向祭坛之下,黑箭带来的黑暗迅速消退,远处的洞口出现一位风采绝世的白衣人。

    他手持神弓,光芒璀璨,任谁都想不到他射出的黑箭,却会带来黑暗,绝灭一切。

    更重要的是,季寥清晰感受到白衣人并非生灵。

    “远古神圣!”

    出云震惊道。

    她看得出白衣人绝非山海的生灵,而是化为历史尘埃的远古神圣暂时复活,显化世间。

    那是一种神秘的召唤,涉及到轮回大道。即使东夷族最禁忌的秘闻记载,对于这种召唤的描述,都语焉不详。

    出云曾经听过,她祖辈有人试图进行复活东夷族祖先的仪式,最终受到恐怖的诅咒,而且那位祖先的直系后人,连续三代都没有摆脱那恐怖的诅咒,直到三代之后,诅咒之力才渐渐消退。

    至此之后,东夷族更没有人敢做类似的事情,因为这连累的不是自己,而是整整数代人,那种罪孽,没有人愿意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