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冥主 > 第68章 此身无惧
    季寥尚未接近皇后,眼中闪过七道色彩,正有七个女修将他拦住。分别着红衣、青衣、素衣、皂衣、紫衣、黄衣、绿衣,个个都是花容月貌,而且长得一般无二。

    七名女修,显然是一母同胞,这种情况显然罕见之至,不过茫茫人世间,有亿兆生民,找出七胞胎来,也不足为奇。

    她们显然是同心同意,身上冒起清泓般的仙光,结成一个光圈,齐声道:“去。”

    光圈便往季寥当空罩下来。

    季寥指尖使出剑气雷音,弹在光圈上,不能将其撼动分毫。

    光圈压下来,落在季寥身上,仿佛一座大山。

    季寥将光圈硬生生托住,耳边响起慕青的声音,说道:“这是姹女同心大法,那光圈上附着有山海之力,你一个人扛不住的,我们阴阳合流吧。”

    她和季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自不能看着季寥出事。

    季寥道:“不急。”

    他心里自有盘算,阴阳合流用出来,很快就会身上冒出火焰,如果短时间不能解决这七个女修,定会被皇后看出蹊跷来。

    他可是打算利用这一点,来彻底消除皇后这个隐患的。

    季寥大喝一声,有禅唱佛音,身上又飞出一条身影,这身影手掌飞舞,竟使出元佛三限的如如不动,生出牵引之力,对上了光圈。

    瞬息间季寥便感到光圈轻如无物,他趁机使出元佛三限的归元,一掌之下,强自把光圈纳为己用,往前一推。

    登时滔天的劲气倒轰回去,撞击七个女修。

    虚空震荡,轰鸣不绝。

    此刻大凉的天子和朝臣们,正在金銮殿里商议国家大事,亦被季寥他们斗法的异样声惊动。

    天子面色平静,不一会便有人进来禀报,说是有人闯入宫禁,皇后正带人围剿。

    朝臣们手持笏板,议论纷纷。

    天子便对身边的太监使了个眼色,太监立时反应过来,高声道:“退朝。”

    ……

    季寥身子冒起金黄色的火焰,从虚空震荡里杀出。他窥准时机,在此刻选择阴阳合流。

    七位女修,面对突然间力量陡增数倍的季寥,已经没法再将其拦阻。

    皇后依旧是那日的劲装打扮,绝美的容颜身上闪烁着一道凤凰虚影。她凝视杀来的季寥,眼神变得无比冰冷,手里拿出一枚印玺,口中念起咒语,身遭涌现出一股难言的庞大力量。

    那是因为母仪天下,而聚集起来的百姓愿力。

    她的印玺聚集的愿力,虽然比不上天子的金印,但也是无比庞大的数量了。任何一种力量只要汇聚成庞大的数目,都可以使天地变色,日月动摇。

    季寥恬然无惧,一拳轰出。

    拳头带着火焰光明,好似要将长空化为火海。

    他完全沉浸在生死色空的禅意当中,火焰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全当明月印江,对其置之不理。

    慕青受到的痛苦,也在禅意下减轻。

    皇后也举起印玺,对上季寥的拳头。灿然的火光,在半空发作,仿佛火烧云降临地表。

    此时此刻,作为敌对的两方,都不约而同冒起相同的念头,要将对方以雷霆之势,彻底消灭。

    无论是皇后,还是季寥都再无保留。

    他们有世俗上的亲近关系,但现在都将对方视为不共戴天的仇敌。

    比适才更强烈十倍的爆炸出现,巨大的气浪,便是底下的修士都没法承受,天空里密布的罗网都被气劲撕裂了许多。

    烟云滚滚,好似浩渺水波,涤荡虚空。剧烈的元气爆炸,浮动其中,没有人能看清楚内里究竟。

    季寥和皇后都是凭借直觉跟对方进入贴身肉搏。

    皇后于激烈的打斗之中,檀口微张,有凤鸣之声,响彻九天,声声刺耳,荡人心魄。

    季寥道:“就你有嘴么。”

    他猛然大喝,雷音迸发,如同九霄龙吟,滚滚不绝。

    这虎豹雷音被他已经练到出神入化境地,一旦使出,不但能锤炼自身,更能影响对手体内的元气和法力。

    皇后黛眉微蹙,只觉得季寥的雷音妙意无穷,实是压过了她的凤鸣。她的气势渐渐低落,同时感觉到手臂的肌肤出现痛觉。

    她悚然一惊,发现自己的护甲竟然被火焰烧出一条口子。

    皇后惊怒交加,她根本想不到季寥的火焰竟如此歹毒可怕,连她的护甲都没法抵御。

    她立时做下决定,肋骨下伸出一对羽翼,欲要远遁。

    这个火焰实在恐怖绝伦,她十分果断,知道事不可违,便不能继续纠缠下去。

    季寥僧衣飘然,从容淡定道:“要走?来不及了。”

    只见季寥用极为精妙的擒拿手法,将皇后和自身纠缠在一起,自己身上的火焰,滚滚涌向皇后。

    皇后发出惨哼声,她目光冷冽,道:“你不要逼我。”

    季寥微笑道:“你我之间,难道还能共存于世?”

    皇后眼中现出疯狂的神色,她体内开始有元气汹涌澎湃起来,心脏开始剧烈颤动,一股危险之极的气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正在此刻,一只细腻光洁的手伸进了皇后的胸膛。手法无比巧妙,带着如梦似幻的意境。

    这是生死色空的禅意,让皇后失去了警觉。

    季寥把握住制造出的刹那时机,终于一举穿入慕青胸膛,握住她的心脏。

    滚烫的热力迸发,接触到季寥身上的火焰。

    季寥突然间感受到了凤凰涅槃的韵味,这跟生死色空的禅意既相似又不同。佛家也有涅槃的,因此两者有联系并不令季寥奇怪。

    凤凰涅槃是在痛苦磨砺里重生,而佛家的涅槃却是不生不灭,意义有差别。

    “去死吧。”皇后娘娘在失去心脏后,发出恨意滔天的声音。

    无比璀璨的火花从凤凰之心中迸发出来,季寥也被这股火焰吞没。

    凤凰之火同三灾的火焰纠缠在一起。

    三灾的火焰象征毁灭,凤凰之火代表重生。

    季寥感觉自己也像是在毁灭与重生中交织,他刹那间剥离了阴阳合流的状态,整个人凭借本能往地底深处钻去,最终落入一条暗河之中。

    阴冷刺骨的河水,让他从恍惚中惊醒。

    他周身还沾着凤凰之火,暗河亦不能将其扑灭,这是皇后用死亡发出的诅咒。

    顺着暗河,季寥不知到最终会去往何处,他觉得自己可以暂时消失一段时间了。

    只是不知道太子弟弟会是恨他,还是怀念他,这想来也颇是有趣。

    还有便是女郎,如果以为他死了,又会怎样呢,怕是会伤心。

    这是季寥之前便有的打算,他虽然决定杀死皇后,但也不想当皇帝,更不想跟天子有什么交集,故而假死便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以前都是真死,这次却是假死,仿佛这一世运气是变得好一些了。不过他还是没有预料到皇后的可怕程度,这凤凰之火,既然饱含重生之力,自然也随灭随生,很难驱除掉。

    不过他总比已经身陨的皇后好过太多。

    当然皇后要是知道即便杀死他,他也能跟她同归于尽,且会有下一世的快活,恐怕绝不会选择招惹季寥了。

    只是世事没有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