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1451之争雄欧陆 > 第190章 威尼斯人的倔强
    威尼斯人的性格非常的排外。他们就像是拥堵在自家食槽的鬣狗一样,一旦有外来者闯入,就要把它啃杀殆尽。

    弗朗西斯科·福斯卡里尼在贵族会议上声嘶力竭的咆哮,而地下的贵族当然是拿出了老命的回应!是死战的时刻了!自从第三次基奥贾战争之后,威尼斯人再也没有遇到过比这个更惨的状况了!

    汉人在黑海占据了贸易的上游,威尼斯人被迫去下游抢食;在爱琴海,由于一时疏忽,居然把伯罗奔尼撒和阿西佩拉戈公国都丢给了汉人!没了科洛尼,他们怎么走海贸?阿西佩拉戈公国一丢,岂不是丢掉了制霸爱琴海的保证?

    还能怎么样?用从热那亚人手里抢来的希俄斯岛?还是内格罗蓬特?

    以后怎么做生意?

    这就忍了,可他妈你还想插手马穆鲁克的生意是几个意思?妈的那可是威尼斯人的命根子啊!威尼斯人凭什么一年国库入一百五十万金杜卡特?因为他娘的马穆鲁克整个偌大的王朝全都是威尼斯人在操控贸易!

    你挤进哈夫斯王朝的市场就得了,还想跟我们抢?妈的你要刨我祖坟吗?

    这就是威尼斯的现状。全城的人都癫狂的拥挤在黄金宫面前。各个银行都疯狂的开始出货,船坞开工,大军出行。

    “宣战吗?”突然有人问弗朗西斯科。

    “异教徒!不如猪狗!.......直接打!”弗朗西斯科如是说。

    .......

    康拉多在卡利亚里(撒丁岛首府)急得心火烧头,掉了一把头发,便秘的两个小时都不通泰。他反复向热那亚当局写信证明自己和恐怖大汗的关系不深,可是这显然是没个卵用。

    “他妈的。负责哈夫斯王朝贸易的又不是我!尼玛拿我当什么出气筒?曹尼玛的马里安!自己挣不来钱就怪我?我怪你骂了隔壁!.......”

    在屋里,康拉多跟见了仇人似的痛骂桌子上的那封信。

    这是热那亚当局要求康拉多回去解释的信。康拉多知道,只要自己回去,自己一定会完蛋。

    要怎么样?

    康拉多的心里不停的忐忑。要不要去投靠阿拉贡国王?还是回黑海去找秦苍谋一份事业?

    这热那亚他是绝对不会回去的!谁知道回去之后会不会马上就下监狱,横死其中?

    负责哈夫斯王朝贸易的马里安诬告康拉多幕后搞事情,康拉多当然要自辩。但是康拉多自己知道,他没得辩!锡拉库扎是在他的主持下建立的汉人殖民地。马耳他等岛屿也是他在其中担保的。

    眼看着撒丁岛、西西里岛和那不勒斯三地的贸易额比去年饱涨了百分之一百七十!可谁知道汉人挤入了哈夫斯王朝的市场!比起西西里岛,热那亚当局当然更重视哈夫斯!

    无他,那个鬼地方年年送金矿!没有金矿,怎么铸币?不能铸币,如何控制西地中海的市场?要知道铸币就相当于刮地皮,每一枚币都是赚钱的宝贝。更何况,商品和货币是在平衡运动的。商品年年在涨,金币却越来越少,这样的市场会死得很惨。

    而百年后的西班牙则正好死于相反的另一种情况。

    “说到底,都是马里安那个蠢货把他办事不利的情况安到了我的头上!哼!”康拉多坐在椅子上,不由的感觉一痛,痔疮犯了!

    “那怎么办啊?”跟着他一起的商人痛苦的问。

    “还能怎么办?我又不是待宰的羔羊!”康拉多咬牙切齿的说:“我不回去!他们要是给我搞事情,就亲自来抓我!要是再惹事,我就干脆去投靠阿拉贡人,或者汉人!他们等着!”

    这样的日子没几天,康拉多就得到了威尼斯人不宣而战的消息。

    “妈的.....终于解脱了。”

    热那亚当局果然没有再说什么。现在坐山观虎斗,热那亚人拒绝第四次基奥贾战争。

    没多久,马里安被撤换,康拉多安稳无恙。

    .......

    “说起来,我觉得这地方也不好。就是太假。”

    王昌和随行的士兵一起漫步在威尼斯人的租界地里。这里早就已经变成了北意大利风格的建筑。而事实上,此时的君士坦丁堡再自诩为世界之都,那也是向北意大利学习了。整个君堡,除了索非亚港的汉人区,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意大利风格。

    骑着战马的巡检士兵拔出了战刀和火枪。

    “去吧。我大汉无敌于天下!岂容跳梁小丑在这里碍眼?”王昌一挥手,大队的骑兵和步兵整齐的冲入了威尼斯人的聚集区!

    “砰砰砰!”

    火枪很快开枪。威尼斯人聚集起来的义勇兵却没有被打散。

    王昌站在路口,看着背着方形大盾的板甲步兵一个个的踹门清理。而骑兵则成队的在大街上维持秩序。

    那些男人组成的义勇兵们非常勇敢。

    他们顶着火枪的齐射一步步的向前,最后死在前进的路上。没有一个人逃跑。

    王昌再往前走,已经尸体无数。

    “婊子!”

    咚!隔壁的屋檐上掉落下来两个人,一个女人,一个孩子。

    “总管!”楼上的步兵掀开面罩低声道。

    “这点手脚都清理不干净?”王昌丢下一句话,“自己去找医师裹手。”

    那个步兵背着盾牌捂着手撤离。

    威尼斯人很特别。他们很倔。他们有极度的自备,极度的自备又带来极度的自信。和韩国人确实有点像。可韩国人欺软怕硬,千年来打仗就是个垃圾,而威尼斯人不同。威尼斯人可以为了自己的财产和家伙事业去死。

    死得干干净净。

    王昌到了码头。金角湾上一片寂静。

    整个江面上漂浮着无数的威尼斯人的尸体。

    不说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这是威尼斯人自己送死,死在枪口上的。

    金角湾外炮声隆隆。数十米高的巨舰带着愤怒的炮火把金角湾里想要冲出来的威尼斯人船只轰沉殆尽。

    码头上尸山骨海,王昌却还在不停的笑。

    “王总管?”陈甲下了船。

    “陈大监,听说你升值了?海军枢密使?这样陈翰林的老脸可不好看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