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有间客栈 > 014.蒹葭苍苍(二)
    玉盏他们身后的草丛发出簌簌声,有什么在朝他们快速移动过来,当接触到玉盏滴落在地上的血后,草丛中变得更为躁动,像是催化剂一般,速度更快了。

    “好累。”玉盏跑的气喘吁吁,倒不是他没力气跑,而是刚刚才化了人形,还没等怎么适应呢就要做这种逃命的事儿,没能缓过劲。

    “他们追上来了。”时刻关注后面的小葫芦提醒他,玉盏朝前看去,距离陷阱还有段距离,他真的是被蒙了心智了才会答应跟着茯娘,呆在山谷中不好么,要到这儿来受罪。

    走神之际,脚下一绊,玉盏跌了出去。

    这一摔便让后面追着的拉近了距离,近似于蛇鼠的声音,嘶嘶的叫着,空气里还泛了一股令人不适的气味,玉盏赶忙从地上爬起来跟着小葫芦继续跑。

    但还是慢了一步,他的后背猛地遭了一爪,钻心的痛传来,前边儿的小葫芦拉住他飞快的在他身后抛下几个地桩,拉开了距离后,玉盏朝后看去,吓的不轻。

    人有美丑观念,妖也有,在藏宝阁内呆了许多年,所见的都是珍贵宝物的玉盏,在看到那一张贼眼鼠目脸后,险些又吓摔了一跤,还有那老鼠精旁边的蜥蜴妖,獠牙有手掌那么宽,张开的嘴像是血盆大口。

    “怎么会有这么丑的妖。”玉盏脱口而出,逃的更快了,要是被这么丑的妖追上,那他还不如死了算了。

    翻过了木桩障碍的鼠妖阴笑着舔了下爪子:“好纯净的灵力。”

    蜥蜴妖嘶叫追了过去 ,笑声刺耳:“有了它们,这回的上贡可就不愁了,还能给老大疗伤。”

    后边的还跟了一只百足虫。

    妖态要比人形跑的更快,三只妖对它们这两只小妖势在必得,眼看着刚刚才拉开的距离又开始接近,玉盏拼了命的跑,眼前茂密的林子忽然转成了空阔的地方。

    他们逃到了悬崖边上。

    “跳下去。”

    正当不知道该怎么办时,两个人的脑海里传来茯娘的声音,玉盏一闭眼,和小葫芦一起跳了下去。

    这其实是个障眼法,不过是为了营造他们重伤之下无路可走的景象,跳下去之前,地上还有不少玉盏手上流下来的血,追到悬崖边上的鼠妖看他们跳下去更兴奋了,没有半分犹豫直接蹬腿冲了下去,一双利爪闪着锋芒,再被它挠一下,必是要受重伤不能动弹。

    但不等它们追上,在降至半空时,天空忽然撒下一张弥天大网,临空将它们三一次性给兜住了。

    四面都不找边,也就无处遁形了,即便是再会打洞,悬在半空中也没办法,鼠妖也尝试了将绳索咬断,可险些没把自己的牙被崩掉,三只妖被缚在网兜内越缠越紧,一直到相互都动弹不得。

    这时就算是再蠢,它们也知道自己中了埋伏,警惕的看向四周围,周遭的环境从悬崖变成了山坡,他们跳下来的地方,实际上只有一人多高而已。

    “快通知老……”大字还没出口,身上越来越紧的绳索直接将三个人捆的声音都出不了,更别说再用法术来传递信息,一种窒息感在它们之中蔓延。

    ……

    半个时辰之后,茯娘他们乔装成了这几只妖的模样,混进了林子内。

    雾气弥漫的林子内,越是往里视线越是不清楚,玉盏和小葫芦并不能适应这样的环境,恹恹的躺在茯娘手中的袋子内。

    走了一段路后,眼前出现一个不大的湖,湖的对岸是耸立起来的峭壁,按着鼠妖的记忆,所谓的洞府就在这儿。

    “这雾有毒。”茯娘眯眼,人称之为瘴气,但在她眼里,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瘴气。

    “那边。”御刑泰然的看向湖对面的一处,细看之下,那些雾气还不敢接近与他。

    “说起来,这山势也是一块风水宝地,只比那山谷差一些。”

    “什么差一些,差得多了,这种地方怎么能养出好妖来,你没看到刚才那几只,那能是什么好妖。”玉盏在袋内不平,在它看来,那都是穷凶极恶的妖,心思坏透了,养出这种妖的地方怎么可以和山谷相提并论。

    “那几只不一定是这儿的。”茯娘利落折断了一根朝她伸过来的食人草,端详了下,脸上的兴致越发浓郁,扭头问御刑,“你说这东西吃蚊子么?”

    “到了。”御刑停下脚步,刚刚才湖的那面看不到的,临近洞府时,才看清平地上竖起来的是什么东西。

    数不清是多少石柱立在那儿,柱子上还雕刻着奇怪的图案,粗糙到根本看不出是什么。

    有些柱子上还有已然变成黑色的血迹,在柱子包围的中央,偏左的位置,有个石筑的台子,台子上描着血红色的符印。

    茯娘感觉自己好像在哪儿见过这符印,但又想不起来。

    周遭的雾气淡了些,氛围却凝重了许多,这和茯娘最初想的不太一样,她原本是想在离开前抓住以妖丹为食妖,因为走这样捷径的,造出来的妖肯定会为祸一方,乾州城这儿如今已经够乱的了,再多添些事,惊动大了,对谁都没好处,以尧山他们的手段,最后肯定是不论好坏全部清除。

    精怪修炼不易,多少年才有那机缘生出灵智,又得需要多少年才能够化形,这样的结果对于那些隐居在此,不涉人世的妖太不公平。

    但眼前的这些看来,还不仅仅是以妖丹为食这么简单。

    “来了。”

    洞府外的气息一下浓郁了很多,收敛了气息的茯娘和御刑,朝着洞府飞快前去,人未至声先到:“老大,我们抓到了!”

    外面并没有阻拦,进去后则是狭长的过道,弯弯曲曲的蔓延。

    在过了个石门后,眼前的画面豁然开朗,是个巨大的洞穴,一条成人粗细的蛇盘踞在最中央,铜铃般的眼睛瞪着他们,金色鎏光在眼中泛过,露出凶煞之气。

    巨蛇感觉到了什么,朝茯娘这儿探过来,对准了她手中的袋子,吐着蛇信子:“很好。”

    随着它的动作,茯娘也看清了它身后的伤,尾巴那儿竟断了一截。

    过了会儿,蛇妖的身体开始收缩,变成了个如御刑一般高的男子,模样倒是不差,变成人形后身后上的凶煞之气也收敛了不少,可这也导致了他身上的伤势加重,原本他就该保持原形才是最好的养伤状态。

    茯娘认出了他伤口覆着的结印,果真是玄宗。

    借着这个,茯娘故意道:“老大,等你的伤养好了,我们一定要去找那修士报仇。”

    蛇妖想起了什么,脸色十分的难堪,带去的兄弟几乎都折了,连带着他都深受重伤,要不是舍了一条腿,他也会死在那山坡上。

    “老大,可是要即刻给您疗伤?”

    蛇妖朝山洞的深处走去:“不急,葫芦妖留下,那只送去祭台。”

    茯娘和御刑一起跟了进去,走了约莫有一刻钟,耳畔传来了水声,紧接着他们出了洞,到了另一个地方。

    一道清泉,满地绿草,峭壁上的藤蔓枝叶繁茂,边上还栽了许多的树,水声就是从那清泉传来的,潺潺的声音尤为动听。

    这些看起来都是美好的,除了平地上悬空浮着的暗红色血玉。

    血玉的正下方有个图案,血玉降下的红光正好罩在了图案上,隐约的,似能听到什么兽鸣。

    图案四周立着十六根一人高的石柱,这边石柱上的图案比湖边的清晰很多,茯娘辨认出,这些都是凶兽。

    周遭的气息因为这个显了诡异,这就是蛇妖带伤都要来的地方。

    “给我。”

    血玉散发出来的红光似乎对蛇妖也不友善,会加重蛇妖的伤势,于是他没有再往前,而是向茯娘伸出手,化身为蜥蜴妖的茯娘笑的谄媚,“老大,要不我替你送过去。”

    蛇妖摆手,茯娘看了眼御刑,将玉盏交给他。

    蛇妖对那血玉颇为忌惮,只朝前走了几步,就将玉盏送出,靠灵力将它送过去。

    按着以往,这样灵气纯净的妖,血玉都会直接直接吞噬,今天也不例外,玉盏身上充沛的灵力即刻吸引了许久不曾进食的血玉,它分出几缕红光将玉盏缠绕了过去,引到图案中央。

    接下来就只需要等血玉吸收了这妖后,给与蛇妖他想要的东西。

    可左等右等那玉盏都没有淡去的迹象,完好无损的浮在最中央,像是裹着屏障似的,身上的灵气半点都没有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