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贾赦听闻贾老夫人叫他时,他就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不过就是还户部欠银的事情,对了,还有林如海封侯的事情。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母亲想要让二弟封侯,指不定还认为林如海占了二弟的位置,毕竟母亲天天都想着让二弟当家,让二弟继承一等将军的位置,而不是他贾赦继承。

    林如海只是女婿,又不是母亲的儿子,贾赦敢保证要是可以,母亲一定希望林如海把侯爵之位让给贾政。

    贾赦悠哉悠哉地走到荣庆堂,他这个连荣禧堂都没住进去的当家的,压根就不是当家的。

    ‘啪’,一只茶杯掉落在地,要不是贾赦闪得快,那只茶杯就砸到他的头上了。

    “瞧瞧你做的好事。”贾老夫人愤怒地看着贾赦,“谁让你上奏折还户部欠银的,是不是林如海?”

    “早还晚还都得还,不如趁着还没有分家先还了。”贾赦说得十分直白,“省得到时候好东西都到了二弟的手里,留下一摊子债务给我。”

    “你,你,你……”贾老夫人气急,她确实有这样的想法。想着户部的人明天就要来府上了,倒不如今天就趁早分家,那么二儿子一家至少还能多保存一些东西。

    二儿子天资聪颖,不像大儿子这般无用,就知道拖后腿。就不知道等等吗?那些欠了户部银子的老臣必定会去找太上皇,太上皇一次不见,两次不见,第三次总是会见的。

    到时候,他们就不用这么早就还银钱了。这一切都被大儿子毁了,贾老夫人就没想过在她有生之年还上户部欠银,府里欠了那么多,要她想,就该等她百年之后,两个儿子分家之后大儿子继承府里的爵位,自然就得承担债务。大儿子废了,还能保全二儿子。多么完美的计划啊,贾老夫人认为她这么做都是为了贾家,为了保全血脉。

    “户部欠银,就是悬在头顶上的一把刀,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下来。”贾赦道,“您要保全二弟,可是儿子更想保全自己。”

    贾赦没有蠢到什么都不知道,就是因为知道家里的情况,所以他才不管那些,所以他就想要贾老夫人身边的丫鬟。他心里憋屈啊,老夫人身边的丫鬟一个个都跟小姐似的,还敢给他脸色瞧。

    作为荣国府的主子,贾赦如何不生气。

    “那林如海的爵位呢?”贾老夫人道,“宁荣两府还户部欠银,跟他有什么关系?”

    “皇上封的,不是儿子封的,您要是不满意,就找皇上哭诉吧。”贾赦想的是太上皇住在安乐公主府,安乐公主是黛玉,指不定太上皇爱屋及乌。

    他还听说了,礼部尚书家的庶出女儿要跟黛玉玩,还哭闹了。外面的人都说那些都是庶孽,哪里比得上公主的尊贵。

    荣国府内就有没有庶出不庶出的,那些姐儿都在老夫人的跟前。贾赦在外听到那些话后,不禁想府上是不是也得有些讲究,老夫人之前让黛玉陪元春就已经十分糟糕了,那些人里头还有庶出的。

    要是这事情传出去,丢脸的就是他们府上,指不定还要倒大霉。外头有人说,林如海封侯,跟礼部尚书家也有些关系,要不是他们瞧不起黛玉,便也不会有林如海封侯的事情。

    贾赦不管那些人说的是不是真的,他都得当真,黛玉是公主,便不能轻易得罪。

    “母亲,你想不想知道礼部尚书家的事情?”贾赦嗤笑,“让庶女凑到安乐公主面前,听说今儿就被御史参奏了呢。”

    “什么事?”贾老夫人感觉不大好。

    “不过就是一些庶孽而已,庶出的玩意儿,还想让公主陪玩,她们当她们是什么东西呢。”贾赦道,“就是嫡出的,也没这样的道理。”

    贾老夫人一听,就知道贾赦在讽刺她,讽刺她让黛玉过府跟元春他们玩耍。

    这几日,贾赦说话都是这样怪异,贾老夫人无奈,只怕是大儿子不满她,不满二儿子了。不行,明日户部来人之前,还是得做些准备。

    贾老夫人无法在这时候开口说分家了,因为贾赦不可能同意。

    王夫人得知要还户部欠银后,十分痛恨贾赦,只怕这时候找娘家,也于事无补,所幸他们不能动她的嫁妆。府上拿出那些银钱后,还能剩下多少呢。

    黛玉可不管荣国府如何,她跑去了薛家。给薛宝钗送剧情书,就看薛宝钗如何选择,是否愿意去搭救甄英莲,救了之后,是把甄英莲留在薛家,还是送到甄家。

    薛宝钗是商户之女,有些小心机是应该的,有些小心机才能活得更好。在《红楼梦》里,薛宝钗虽然大方得体,却也有为人诟病的地方。

    在黛玉看来,那都没什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小说里的林黛玉跟薛宝钗没有血缘关系,算不上正经的姐妹,在危险来临,下意识叫了林黛玉的名字,这也正常。后来在宝玉的事情上,薛宝钗那么做,也正常,这都是人性。

    在其他界,别说个你挖坑,直接要了你的命都可能,因此,上神从来不认为这有什么,被坑了,就当认清这个人就是。

    青天白日,面前突然出现一本书,还听到别的声音。薛宝钗震惊,吓了一大跳,随即又镇定下来,且看看那本书再说。

    “怎么可能?”当薛宝钗看到她哥哥出事,她紧紧地抓着剧情书,这书到底是谁写的?她刚刚听到的声音又是谁说的,当真是神仙要让她掌握自己的命运,改变未来吗?

    不,不行,她得去找妈妈。薛宝钗紧忙拿着剧情书去找薛夫人。

    黛玉隐藏在暗处,不怕薛夫人看了,因为薛夫人根本就看不到书上的文字。

    “青天白日,那般吓她,好玩吗?”一人突然出现在黛玉的身后,黛玉吓了一跳。

    “又是你。”黛玉咬牙,这个简浩阴魂不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