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 > 1649.第1649章 离婚吧
    尽管没能征服傅容霆,但是邬唯已经今非昔比。

    不是所有男人都能像傅容霆一样,把红颜当枯骨,对美人的诱惑无动于衷,邬唯成了不少人的情妇,不仅拥有了自己的豪华别墅,一夜暴富,而且影响力也不容小觑,她吹枕边风的功力无人能及。

    一个美丽的女人,如果不计代价的付出一切,不择手段的去掠夺,那么回报将令人瞠目结舌。

    权力和金钱,邬唯都不缺了,她只缺一个真心爱她、年轻有为的帅气男人。

    伺候老男人伺候多了,她现在看到老男人就恶心,内心深处越来越喜欢像傅容霆这样的年轻挺拔的男人。

    她嫉妒左佳,嫉妒景熙,就因为有个好的出身,她们两个就活成了被人宠爱的公主。而她就只能沦为老男人的情人,永远不能见光!

    凭什么?!

    她要毁了她们的幸福!

    她知道傅容霆看不上她,可她不在乎,破坏别人的家庭现在是她最大的乐趣。

    刺激了傅容霆两句,邬唯挂了电话,然后又把照片发给了景熙。

    她已经早就知道,楼子凌就是黎萧。

    原来黎萧不仅没有毁容,而且也不残疾,帅的很呢!

    楼子凌回了家,景熙一如既往的朝他笑:“今天工作忙吗?”

    “还可以。”

    “忙的话呢,就出去透透气,休息一下,别累坏了!”

    “不会。”

    “今天有没有勾搭美女?跟美女约会?”

    “当然没有!放眼天下,除了你还哪有美女了?”

    楼子凌毫不犹豫的就把跟左佳见面的事隐瞒了,万一说了,景熙该误会了!

    景熙冷哼一声,把手机里收到的照片给他看:“楼子凌,你还学会撒谎了是吧?跟左佳可真亲密啊,你还敢抱她?!”

    楼子凌一看手机,顿时无奈了:“这是谁给你发的照片?我就是扶了她一下,哪里抱她了?”

    “发照片的人,还给我发了短信,她自己说是你的情人呢!你趁我怀孕,在外面到底勾搭了多少狐狸精?”

    景熙嘟着嘴,眼神委屈,几乎要哭出来了。

    楼子凌赶紧抱住她,吻着她的额头哄她:“傻丫头,这你都信吗?我平时都在公司忙事情,下了班就回家陪你了,哪有时间勾搭别人?就算有时间我也没兴趣,你别胡思乱想,听话。”

    “你骗人,今天你都去见左佳了!你看看那些照片,多亲密!”

    “我今天去见她是给她送钱的,让她帮我做事,又不是跟她有别的关系。”

    楼子凌拿过景熙的手机,仔细的翻看那些照片还有那条短信:“这个人怎么会知道你的手机号?她拍的这些照片,角度都选的很好,很容易引起误会,恐怕是蓄谋已久的。”

    景熙其实也不太相信楼子凌会背着她找女人,他们的感情很深很深,不是一般人能介入的。

    “那我刚刚问你有没有跟别人约会,你还不承认?你直接说见过左佳了不就好了吗?”

    “我怕说了你会误会,所以就没告诉你。她没结婚的时候我都没动心,她结婚了我就更不会对她有想法了!”

    楼子凌哄了景熙好一会儿,终于把她哄的露出了笑容,他才松了口气。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恶毒,趁着景熙怀孕,给她发这种照片,摆明了不安好心!

    被他查到是谁干的,这人死定了!

    ……

    楼子凌和景熙有深厚的感情基础,而且楼子凌确实从未喜欢过左佳,这件事很容易就过去了。

    可左佳这边,却不那么容易了。

    傅容霆执行的任务已经结束了,他却没有回家。

    假如左佳无论如何都忘不掉楼子凌,假如这段婚姻里,只有他一个人在付出,傅容霆会选择放手。

    他怕自己回家以后,看到左佳,就舍不得放手了,所以直接住到了酒店里。

    白天趁着左佳去上班,他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了一下,带走了。

    晚上左佳回到家,就看到原本属于傅容霆的东西都不见了。

    她心里一空,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的“傅容霆”三个字,让左佳有些紧张。

    她接了电话,里面传来傅容霆平静的声音:“佳佳,我们离婚吧!”

    “你说什么?!”

    “我原本以为我可以取代楼子凌的,我原本以为自己不介意你曾经喜欢过别人,但是好像不行。你心里有他,我受不了,那种痛苦到没有办法呼吸的感觉,你体会过吗?”

    左佳不明白为什么忽然就这样了,她的眼睛变得通红一片:“你怎么了?你走之前还好好的,为什么忽然要跟我离婚?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不回家见我?”

    “有人把你和楼子凌见面的照片发给我了,虽然她不是什么好人,可照片是真实的。佳佳,你想一直瞒着我跟楼子凌见面吗?”

    傅容霆越说心里越疼,他的手紧握成拳,连声音都变的冰冷了。

    “不是的,你误会了!”

    左佳十分的慌乱,果然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果然傅容霆还是知道这件事了!

    “我跟他什么都没有,只是他公司有点儿事情想让我帮忙!他的很多项目都受到了制约,公司没有办法发展,他是来找我合作的!”

    如果没有照片,傅容霆或许会信左佳的话。

    可是邬唯给他的照片上,除了几张楼子凌看起来像在抱她的情景外,最让傅容霆心痛苦涩的,是左佳坐在自己的车里,深情的看着楼子凌离开的照片。

    他离开家,外出执行危险任务的时候,左佳从不曾这样看过他。

    这样深情的眼神,让傅容霆感到绝望,他想,无论他做什么,都无法取代楼子凌了。

    左佳的解释,对他而言异常的苍白无力,千言万语也敌不过照片上那个眼神来的真实。

    “佳佳,你外公的身体还不是特别好,我们离婚或许会刺激到老人家,所以你可以不跟家里说我们的事情,如果需要我配合你演戏,可以随时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