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26:切断
    走近病房的时候,俊云坐在一旁陪伴着她说话。依稀可以看到她苍白的笑颜,一个女人失去了孩子,必定痛苦。

    但是,看的出来,蔓雪为了俊云不担心她,而强颜欢笑。

    蔓宁宁站在外面,看了很长时间,直到看见俊云站起身,要出来的时候,才打开了门,对上那一双熟悉的眼睛。

    彼此,很随意的笑了笑。

    “宁宁姐。”蔓雪喊了一声,声音有点虚。

    蔓宁宁走过去,将手中的花放在一旁,对蔓雪淡淡一笑,“对不起,那天都是我不好.,如果我...”

    “宁宁姐...你什么都不要说了。说来说去,也是我跟孩子无缘。”蔓雪虚弱的一笑,说道:“而且,俊云已经把你的话,告诉了我。说到底,我应该要谢谢你才对。”

    “这是俊云应该做的事情。”蔓宁宁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眼中有丝无奈,“我希望以后...你能够跟俊云好好的在一起。”

    “会的。”蔓雪点了点头,说道:“不管怎么样,这一次俊云能够回心转意,我也就心满意足了。虽然,孩子没有了。但是,我相信以后还会有的。”

    “对啊。”蔓宁宁应道。

    心里也是希望,他们还会有。只是,听着那样的话,真的很心酸。

    俊云刚才出去之后,又走了进来,一张俊美的脸上,看起来有点疲惫。看样子,这几天他一直都在这里照顾蔓雪。

    蔓宁宁看了一眼,视线又落在了蔓雪的脸色,轻声说道:“蔓雪,你就好好养病吧。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好。”蔓雪点了点头,美丽的脸上,尽是憔悴。

    出门的时候,正好跟俊云擦肩而过,一股淡淡的味道,拂过她的鼻息处。

    蔓宁宁走出病房后,才走到楼梯处的时候,俊云从后面走了上来,声音有点尴尬,说道:“我送送你吧。”

    “不用,你还是回去陪她吧。”蔓宁宁低垂着眸,步伐有点虚,特别是心...狂跳着。

    俊云走在身边,声音轻轻响起,“刚才,是蔓雪让我出来送你的。所以,你放心吧。”

    “这样。”

    蔓宁宁的唇边浮起一丝的苦涩,如果是在以前的话。她必定会骂他,难道就不会自己主动吗?

    但是,现在她有什么资格去说他呢?

    两个人静静的走着,楼梯处很安静,静的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还有呼吸声。

    突然之间,蔓宁宁感觉楼梯有点长了,明明步伐极力的走快意点。但是,一直都走不到尽头。

    “宁宁...”声音突兀的响起。

    蔓宁宁下意识的应了一声,很自然的那一种。

    仿佛,两个人又回到了以前恋爱的时候。

    可是,当蔓宁宁反应过来的时候,脸红了起来。只听,他的声音再次响起,淡淡的,“你现在幸福吗?”

    幸福?

    蔓宁宁考虑着这个问题,其实,当以前的恋人问起你,你现在幸福吗?真的让人感到悲伤啊。

    “幸福,很幸福。”蔓宁宁还是轻轻的回了一句,她只是想让他知道,她真的很幸福。纵然没有了他,也会幸福。

    漆黑的眼中流淌着什么,似乎是忧伤,俊云淡淡苦笑了一下,“幸福就好,幸福就好。”

    蔓宁宁听着,鼻尖忍不住的又酸了起来。

    垂落在身侧的手,突然被握住,蔓宁宁低眸看去,落在那一双熟悉的手上。当初,他也是那么紧紧的拉着她的手腕的。

    尤其是冬天的时候,他的手还是很温热,害怕她会冷,一直用手包裹着她冰冷的手。

    回忆,一点一点的浮现。

    “放手吧,俊云。”蔓宁宁动了动,但是,被他拉的很紧。

    “宁宁,如果可以的话。你还会回到我的身边吗?”眼中,深情浓浓。蔓宁宁抬头的时候,对上的是他那一双美丽漆黑的眼睛。

    蔓宁宁摇了摇头,无声一笑,“不会了,俊云,我们已经不可能了。如今,两个人都走到这个地步,该放手的还是放手吧。”

    随着那一句话,手慢慢的松了开来,连带残留的温度,都慢慢的消失。

    蔓宁宁转身,往外面走去,只听俊云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就让我送你回去吧,不要拒绝。”

    熟悉的车,熟悉的一切。

    蔓宁宁坐在副驾驶上,目光静静的看着外面,空气里流淌着一首熟悉的歌《樱花爱》爱就像樱花开忘情开樱花为你飄散真心打不败就因为爱樱花为你而爱大树下我充满期待樱花开你还来不来花飘落你切断下落每一天重温旧誓言听着这样的一首歌,感触太多。充满期待的爱,就如同期待樱花开。但是,等待的一直都是回忆。

    眼角处,不知不觉中居然溢出了泪水。

    俊云的目光凝了一眼,心里一疼。伸手,擦过她的脸,熟悉的触感,在俊云的心里流淌着,只可惜,以后为她擦泪的人,不再是他了。

    一想到此,他的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蔓宁宁不解的看向他,对上他深情的眸,又立马避开,“怎么不开了?”

    “宁宁...”俊云轻轻的喊了一声,伸手,抓住了她的手,握在手中里的感觉,真的很好。蔓宁宁的手被他握上的时候,总感觉整个人如同触电一般。

    ‘俊云,放手吧。”蔓宁宁挣扎着,想要抽出。但是,俊云握的很紧很紧,凑到了唇边,“宁宁,你对我还有感觉的,对不对?”

    “没有。”蔓宁宁想都不想,回答的很快。

    “那为什么...你刚才会流眼泪呢?”俊云凝着她的眼,清澈的眼,那么的熟悉,“宁宁,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机会?”蔓宁宁苦笑了一声,问道:“什么叫机会?当初,你跟她发生关系的时候,可有想过一切。俊云,我们是成年人,不是小孩子玩家家。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负担责任的。”

    “我明白,宁宁。可是,我只想你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一次疼你的机会吧。”声音忧郁了起来,蔓宁宁听在心里,真的很想哭,很想哭。

    “俊云,放手吧。”蔓宁宁憋着眼中的泪水,苦涩一笑,“算是我们在一起那又如何?你可以接受我不纯洁的身体吗?你可以放弃蔓雪吗?这一切都已经不可能了。所以,放手吧。”

    “可以的。”俊云激动了起来,带着深沉的爱,“宁宁,可以的。我不会介意你的身体,我只要跟你在一起。至于,蔓雪我会给她一笔钱。”

    “钱?”蔓宁宁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有些事情,并不是钱可以做到的啊。”

    话语落下后,蔓宁宁掰开着他的手,她不想两个人一直纠缠下去,“放手吧,我们两个真的已经不会有可能了。”

    “不...”突然,俊云凑了上来,吻在了蔓宁宁的唇上,温柔的气息,彼此熟悉。

    他的舌尖直接探入了蔓宁宁的唇中,吸允着,缠绕住她的舌尖。蔓宁宁近距离的对视着他,轻轻蹙了眉。

    显然,蔓宁宁没有想到俊云居然会如此冲动。

    吻,沉沉的,从未有过的霸道,游移在蔓宁宁的唇中,肆意的缠绵。

    蔓宁宁拒绝着,但是,无法抵抗他的力道。

    不过,她的挣扎也是无济于事。因为,不远处正停着一辆车子,里面的人清晰的看到他们的缠绵。

    蓝色的眸,恨意流转。

    “少爷...”司机轻轻的喊了一声。

    “开车吧。”男人的身上流转着一股冷冷的气息,带着怒意,修长的手指敲打在一处,无声无息。

    蔓宁宁承受着俊云的吻,无奈至极,再一次的咬住了他的舌尖,狠狠地。

    由于疼痛,俊云立马从她的口腔里,离开。

    “我希望你可以尊重我,如果你不想送我回去的话,我自己可以回去。”蔓宁宁的声音冷了下来。

    两个人真的需要一个痛快,缠/缠绵绵,缠缠绵绵,只会更加的痛苦。

    “对不起,我冲动了.”俊云抱歉的开口,舌尖隐隐作疼,口腔里弥漫着淡淡的血丝味道,“我现在送你回去。”

    车子缓缓开启,很的很慢。

    对于俊云来讲,真的很想珍惜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光。也许,他们以后真的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吧。

    当回到别墅的时候,夕阳西下,照在花花草草上,显得美丽。

    下车后,蔓宁宁走进大厅时,有一种不安的气息。

    杨少慵懒的坐在沙发上,手指夹着一根烟,飘荡在空气当中。

    蔓宁宁很少见他吸烟,尤其是在自己的面前。

    “怎么了?”显然,他今天的心情不太高兴。蔓宁宁走过去,想拿掉他夹着的烟,“是不是有什么...”

    “不需要你管...”声音冷漠淡然,杨少的眸,残酷而冰冷,凝着眼前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

    “什么意思?”蔓宁宁下意识的问道.

    “难道我的话说的还不够明白吗?”杨少冷冷的笑了起来,蓝色的眸光闪烁着寒意,另外一只手抚摸上她的唇,说道:“想必跟老情人约会,很有激情感吧?不知道,他跟你zuo'ai的时候,你是怎么呻吟的?”

    “杨少...”蔓宁宁恼怒了起来,真的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什么话?

    “怎么?你那么激动干嘛?我难道就说错了吗?”杨少猛吸了一口烟,幽幽的吐出,飘荡在空气当中,随后,立马消散开来。

    蔓宁宁摇了摇手,不想吸取眼前的烟雾,“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