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27】以人为质
    龙盛脸色大变,意识到自己中计了,而此时院门打开,两个元邵的暗卫挟持着秦水心进来,站到了元邵的身边。

    见到秦水心,龙盛面色大变,而秦水心也好不到哪儿去,只不过那目光看向的不是龙盛,而是抱着柳妙儿正闻言细语问她怕不怕的元邵。

    抱着一个婢女,挟持着一个公主,好,很好,这就是元邵的喜好吗?

    “元邵,你!”

    秦水心气极,刚才那边一阵**,她隐约的看到龙盛的飞燕队的黑色身影,以为他来救她所以急忙制造出了动静,却没想到龙胜没来,迎来的却是元邵的暗卫。

    “公主殿下,委屈了!”

    这是十年以来,元邵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声音清冷高贵,宛如那悬挂于夜空中的凉月,皎皎白白,俯瞰人间。

    人还是曾经的那个人,只是他的温柔,已经不再是她秦水心的东西!她想回到北宁,因为只有回到北宁,只有在秦冥寒的面前低头,她才能够光明正大的嫁给元邵,可当她看到龙盛的时候,她的心彻底的慌了。

    她知道,龙盛会来救她,这无关信任,只是知道那个男人痴迷于她的一切,而她也痴迷于她的一切,她要他做什么他都会做。只可惜,这个人只是个贱奴提上来的将军,那种骨子里的卑贱气息,怎么比得上高贵如月的元邵。

    然而,好好地元邵,此时却抱着一个与龙盛一般身份同样卑微的婢女。

    秦水心怒了,这一怒,倒是让元邵注意到了她。

    月色如画,此时的边城在这寂凉的月光下显得越发静默,秦水心绝美的容颜带着怒意,可元邵却只是看了她一眼,抬眼,便看向了面前的龙盛。

    “龙将军,要么投降,要么,当场见到公主的尸体,你自己选。”

    元邵声音很冷,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秦水心瞪大了眼睛没想到他威胁的话可以这么说出来,而龙盛则是捏紧了手中的宝剑,看着元邵,怒不可遏:“堂堂汝南王,需要一个女子来做筹码!”

    龙盛怒极反笑,但是元邵却没有丝毫的不快,只是微微一抬眼皮,那双迷倒众人的凤眼,就那么淡淡地朝着龙盛看了过去。

    “本王乐意,与你无关!龙将军,你只有一盏茶的时间。”

    听着这颇有些无赖的花语,柳妙儿趴在元邵的怀里笑了,笑声虚弱却清脆无比,让一旁的秦水心一动,脖子上便多出来了一道血痕。

    “公主!”

    龙神惊慌失措,秦水心却叫了起来。

    “龙盛,你还不快投降,难道要本公主死了,你才甘心吗?”在这种时候,秦水心知道跑不了了,就算龙盛不投降,她也走不了了,所以她要留下来,劝服龙盛投降,只要他投降了,她还能在元邵的心中有个好印象。

    秦水心从来不会怀疑,她在元邵心中是有分量。更不会怀疑,龙盛这个早已被她迷得团团转的男人,会拒绝她的话。

    脖子上的血流了出来,冰冷的剑锋传递着深入血液的寒气,秦水心知道,如果龙盛不投降,她真的会死在这里。

    她这一吼,龙盛浑身一颤,看着秦水心血色的脖颈和带上水汽的眸子,就那样直直地看了许久。

    元邵没有多说什么,柳妙儿却暗地里叹了口气,她能感觉到龙盛的挣扎,也能感觉到他的失望,可她也知道,龙盛会放下剑,跪地投降。

    这无关计谋,只是因为她从没有看错过,藏于龙盛眼中的关于对秦水心的爱恋。

    结果,不需要一盏茶的时间,在秦水心的一个哀怨的眼神下,龙盛手中手中的剑铿然落地,“哐当”一声像是一个信号,让跟在他身后的属下胆战心惊。

    “将军!”

    属下们想来营救,但是早已来不及,元邵的人已经控制了他们,而早等在一旁的风刃一看龙盛的剑落地,身影一晃就冲了过去,柳妙儿只见的银光一闪,龙盛就跪倒在地,被风刃制住。

    风刃风刃,以风为刃,一旦出手,便毫不留情。龙盛跪趴在地上,柳妙儿看见,他的双脚被风刃所伤,或许这一辈子,再也站不起来。而他的眼神,此时正盯着秦水心,嘴里念念不忘,是这个看到他如此形象眼中闪过不屑的公主。

    “元邵,放了公主!”

    龙盛咬着牙,似乎在赌元邵的信誉。

    元邵看着龙盛,眼中闪过同情之色,挥了挥手,秦水心被人放开。她看着龙盛,并没有丝毫的感动与同情,她只是那样看着他,看着他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将军,此时狼狈的匍匐在元邵的脚下。

    原来真的,只有元邵才是最强大的,为何爱慕她秦水心的人,不是元邵!为何被元邵搂在怀里精心呵护的人,不是她秦水心!

    元邵看着龙盛的眼神是怜悯的,为何怜悯秦水心很明白,她知道,龙盛的出现让元邵看到,她秦水心,是一个铁石心肠的女人。

    呵呵,铁石心肠吗?

    谁能知道她的曾经,黑暗阴冷的暗室中,龙盛那突然得势的奴才,毫无教养的野蛮人粗暴的撕碎了她的衣衫,将她的一切尽数剥夺,谁能知道,她怀着那么不堪的一个人的孩子,却被不堪之人的夫人拿掉了孩子,并且险些失去公主之位和尊严,谁能知道,那时候的她千呼万唤的,是那个曾经在雪地里抱起她的俊雅男子。

    痛苦中,她听见他轻轻地问她:

    “你还好吗?”

    我还好吗?

    元邵,元邵,求你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那时候她声嘶力竭,却没有人听到,可秦水心知道,元邵会来的,那个踏雪而来宛如天神的男人,一定会来的。他不会粗暴,不会在乎她的曾经,他会抱着她娇小的身躯,那样怜惜的看着她。

    她要的,不是一个匍匐在别人身下的野蛮男人,她要的,是一个足以给与她一切的高贵的男人。她从不屑于龙盛的悔恨和爱意,她知道龙盛后来爱上了她,可那又如何。她爱的人,从来都不是龙盛这样的野蛮人!

    她就算是死,也不能看到元邵抱着一个比她低贱的人,就算是死,也不能让那不堪的过去,被元邵得知。她就算是死,也要让那和龙盛一样不折手段想得到上位者青睐的水玲珑痛苦一生。

    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

    她到底,在为谁而哭!

    泪珠晶莹的,宛如世间最美的珍珠,龙盛看到秦水心如此,一双充满愤怒的双眼中闪过了兴奋,他在想,公主其实,还是喜欢他的。

    然而下一秒,秦水心来到了龙盛的面前,看着他带着兴奋的眸子,她缓缓地蹲下身来,伸手,抚上了龙盛的脸。

    “公主!”

    龙盛眼神一亮,然后下一秒,却只听到“噗”的一声,秦水心手中一枚银簪,就那样没入了龙盛的心口,然后拔了出来。

    血流如注,龙盛却没有反抗,只是就那样看着秦水心,看着她眼中终于消散的怒气和恨意,他满意的笑了。

    恍然中,他似乎记得那是一个夏天,他从一个小小千户,成了太子身边的红人,他看到了公主,那个冰肌玉骨,宛如雪女玲珑的女子,闯进了他没见过世面的眼睛,就此,埋下了一切的祸端。

    他从来都不知,原来有时候,得到就是一种失去,原来那个晶莹的如同冰雪一样的女子,反抗起来也会化作野兽。

    眼神,开始模糊,龙盛缓缓地倒在地上,看着地上的血,鲜红鲜红的,宛如那一年夏天,在北宁的御花园中,盛开的牡丹。

    大红的牡丹花中,那如冰雪一般的女子悄然而立,他站在不远处,她回眸一笑,看着他呆愣的模样,一双晶莹的眼睛,笑成了弯月。

    “傻小子,看什么呢?来,送你一朵牡丹花!”

    那时候,她当他是个侍卫,而他,当她是个仙女儿。

    他在想,如果没有那朵牡丹花,是不是就不会有现在的结局,可他并不后悔,一切的一切,如果他不做,或许在公主的心中,连恨,都不曾留下。

    缘起缘灭,只因那一夏的牡丹,灼灼其华。

    龙盛死了,死的时候嘴角带着笑容,看着他没了呼吸,秦水心的泪水更加的多了,宛如决堤的河流,怎么都止不住。

    众人愣住,俨然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发展,柳妙儿看着秦水心拿着带血的簪子站起来,不知为何湿了眼眶。她看明白了,就像当初在皇家园林一样,秦水心是恨龙盛的,那种恨意已经积聚了很多年,所以她才可以如此无情。

    秦水心站起来了,转过身来,一眼,就看到了被元邵搂在怀里的柳妙儿,那张柔弱的让人心生保护欲的脸,在秦水心的眼中,忽然的,就十分刺眼。

    一个出卖尊严与清白的女人,凭什么,能得到她的天神的庇佑,凭什么她秦水心走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

    “水玲珑,你不配!”

    秦水心怒吼一声,抓起簪子趁人收拾龙盛手下的时候直冲柳妙儿刺去,蛮和风刃狂奔而来,一剑一拳,秦水心根本没有靠近柳妙儿,就已经如同秋日的落叶一般,飘零在地。

    鲜血涌出,秦水心却挣扎着擦干净,然后看着元邵,露出乞求的神情。

    “你不·····救我吗?”

    秦水心努力让自己看起来美丽依旧,只是血液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到最后她放弃了擦拭,只是看着元邵,直愣愣的,等待他的援手。

    然而对于企图伤害柳妙儿的人,元邵从来没有仁慈过。

    “杀了,将两人送回北宁,风刃,你去解决刚才逃走的人,蛮,你护着妙儿,其他人,随我过来。我想我们大夏的土地,应该扩张了!”

    抱着柳妙儿回屋,元邵最后留给秦水心的,是一个修长而无情的背影。那一身白袍映在秦水心最后的眼神中,竟成了她眼中,最美的风景。

    依稀中,她再一次濒临死亡,然后她看到了,看到一身白袍几乎与雪地融为一体的元邵踏雪而来,轻轻地抱着她,给予她温暖。

    “不要怕,我抱着你!”

    那一年,她九岁,在雪中迷路,被出使北宁的元邵所救,那一年,她在他的怀里体验了飞翔的感觉,她被他裹在狐皮的披风中,纵是大雪封山,却温暖如春。

    如果,那片雪地没有尽头,那该多好!

    “我要嫁给你!”年幼的她满脸通红,羞涩无比,站在白狐披风的他的面前,纵然已经美的让人窒息,却依然自行惭秽。

    他没有回答,只是浅浅的对她一笑,只那一笑,便永久的住进她的心里。

    她在等,等自己成年,等自己十里红妆,凤冠霞帔的日子,等到那一天,她会如同御花园中盛开的红牡丹一般,将这个世界的美丽与尊贵,献给那至高无上的人。

    可最后呢?

    秦水心用尽最后的力气,看到的是元邵拥着柳妙儿的剪影,那修长的背影依旧是一身白袍,只是怀里抱着的女子,不再是她。

    素兰曾说,公主,你醒了吧,汝南王有王妃了。

    又有如何,水玲珑那个贱人不过是秦冥寒的奸细罢了,一个卑贱的下人,一个秦冥寒玩弄的工具和棋子,怎么能配得上我的天神。

    天神被玷污了,我要去拯救他。

    这是她的决心,可当她看到真相后,她才明白,有些人,穷尽一生追求的,不过是个梦。她想告诉天神,那个卑贱的女子配不上他,但是天神执意深陷,天神的心落在了水玲珑的身上,生根发芽。

    而她,也不是曾经那个,纯净的如同冰雪一样的小女孩。

    闭上眼睛,秦水心发现她站在雪地上,一回头,便看见一袭白袍翩然而来,那身高贵的狐皮披风,在风中划过这世界最绚烂的色彩。

    她说,我要嫁给你。

    他站在飞雪中,白玉脸上,露出的是一个温和的笑容。

    一笑倾城,所以才,一往而情深。

    ······秦水心死了,龙盛也死了,元邵出去和周易风商量攻打北宁的事了,柳妙儿拥着元邵送来的火狐披风,让下人们将秦水心和龙盛好生合葬。身后站着身形高大的蛮,将灯火尽数掩盖,柳妙儿站在他投影的印象下,心底蓦然的,很悲哀。

    元晟的意思,终究还是攻打北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