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230章:希望等于绝望
    把各大公司的报表,还有优势,以及未来发展前景,所有的一切,大致地扫瞄了一下。

    托马斯坐在那儿沉默不语,如此一来,赵雅言不可避免的就慌乱了。

    不过,一想到自己是搞的双重保险,怎么着也不至于这么的糟糕吧。

    “赵雅言,这老东西好象很犹豫不决呀,不会不吃我们威胁的那一套吧?”倪继业紧张的和自己老婆咬耳朵。

    赵雅言摇头,很肯定的,“不,我相信他不会。因为他确实是深爱着自己的老婆的,一个爱自己老婆的男人,肯定不会让她受到伤害。还有,他的名声,不允许他乱做。”

    倪继业听的心里踏实了一点,扫一眼不远处自己的女儿,他轻叹一声,“唉,这一次的事情,咱们依儿……”

    原本就因为倪依依不怎么理会自己,内心烦躁不已的倪继业,这会儿一听到自己的男人动不动的就叹气,那火气,蹭蹭的就往上窜烧。

    她压低音量,却是十足的嘲讽,“倪继业,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以前你一直就主张倪依依和雷昊天在一起。那时候你明知道雷昊天不爱我们女儿,不一样的让她去纠缠着雷昊天的?那时候,你怎么没一点慈父的样子?

    这会儿出事儿了,你到是会扮演慈父了!倪继业,你有点出息成么?都一把年纪了,还要我这个当老婆的来出谋划策的。你不嫌丢脸,我还觉得难堪呢。”

    这么赤果果的话,把倪继业当场就说拳头捏在了一起。

    “打啊,你打啊,这个地方这么多人,让人家看看,一直自以为儒雅的倪继业,是怎么样暴力的?哼,我才巴不得你打呢。”

    被自己老婆这么嚣张的样子气炸了的倪继业,收手,恨恨的冷哼了一声。

    再度关注起台上的一切来。

    “这里面的方案,我都有看过,让我意外的有二家资料,他们分别引起了我的兴趣。”

    台上的托马斯,缓慢的开口,他幽遂的眸瞳淡扫着台下的人。

    和秘书长吩咐后,便起身往里面走去。

    不一会儿,雷昊天和赵雅言的身边,各自来了人。

    “赵雅言夫人,我们董事长请你进去一下。”

    倪继业欣喜若狂的看着自己的老婆,拍拍他手,“一定要把握机会。”

    “知道了,哼,这会儿知道厉害了。”得意的起身,赵雅言往里面走去。

    “雷昊天先生,麻烦你在这里坐一会儿。”

    把雷昊天请进去后,却是让他在一间小屋子里面静等。

    拧了拧眉,雷昊天不悦的坐在那张逼戾的沙发上。

    这么大个地方,却有这样一个近乎于袖珍一样的接待室!!

    他一脸的黑线。这一辈子,长这么大,还真没呆在这么逼戾的小会客室里面过。

    前后也就是五平米的样子。一张小沙发,就占了一大半的位置。

    不远处还有几个家居的摆设。

    这样窄小的地方,还坐着象他这么高大的男人。感觉,就是被关押起来一样。

    不悦的坐着,雷昊天的眼睛微眯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直到,看见赵雅言从里面出来。

    那女人一脸的娇红,走路也象只鸭子一样的。

    若是以前,雷昊天也只是觉得这女人也就是虚荣了一点。可,听了池晓晴对她和她的事情的概述后,他只觉得,怎么看她,怎么恶心。

    眸里划过一道危险的光芒,雷昊天缓慢的站了起来。

    脸上还有着得意笑容的赵雅言,一看见雷昊天后,赶紧换上一幅市侩的笑容。“呀,昊天啊,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呢。咯咯,刚才我和我老同学还聊的很欢实的呢。他在邀请我这次竞拍完了后,我们一起去旅游的。唉,还是老同学好啊。”

    雷昊天懒的看她,直接就往一边去。

    这种小人,以前还没觉得有多恶心,现在回头一看,才发现那恶心的程度,不是一般的严重。

    “雷总,你这边请。”

    带路的人,并没有把雷昊天往里面带去。

    而是绕了个弯子后,再度回到了之前自己静候的那个小卧室里面。

    挑眉,看着稳坐在沙发上的那个强势如王者的男人。

    此时,他正面无表情的打量着自己,手指,在沙发上轻轻的叩击着。

    那眼神,就象在打量着他这只猎物一样。

    不悦的站在那儿,俩人眼神对眼神,就这么进行了眼波交锋之战。

    原本就都是强势惯了,习惯于掌控的人。

    这会儿一对上,俩人都阴沉沉的不说话,如此一来,让站在托马斯身后的那位保镖,立马就感觉到这空气,骤然间凝固了一样。

    他面色难看的看着这俩人,铁青着脸,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过了好久,在冷汗出了一身时,托马斯才抬手,示意保镖出去。

    屋里,只剩下了俩个人。

    托马斯才缓慢的开口,“雷昊天,只要你让出一件宝贝来,我们就会是合作伙伴。还会……有我这一生财产的百分之十给你。你应该知道,我的百分之十,差不多……就有你的百分之五六十的财产总和了。”

    一开口就是好大的一笔,面上虽然还是沉着冷静的,不过,雷昊天的内心,到也着实的吃了一惊。

    他挑挑眉,一点也没喜悦的感觉。

    而是更冷的盯着托马斯,“哦……”

    内心暗赞了一下这小子的沉着,托马斯轻笑出声,“很简单,我要向你要一个人。”

    心一颤,雷昊天的眸色,更加的愠怒。

    他的拳头微微捏紧,“说来听听。”

    看他还能冷静如此,托马斯到也不得不佩服了。

    “我要你身边的女人!”

    这话一出,雷昊天没怒,相反的,还笑了。

    这家伙突然间伸手,勾手指头,“好啊……先把你所说的十分给我。”

    托马斯呆了。他以为,自己会看见一头暴躁的狮子。

    然,看见的,却是一个优雅的,淡如春风一般的男人。这是神马状况?

    一时之间,托马斯有些吃不透,也……沉不住气了。

    “你这么爱池晓晴,会真的狠心把她让出来?”

    雷昊天看着他这惊讶的样子,脸上的笑容,更深,更浓。

    “有什么不愿意的。”摊手,一幅无所谓的样子,“不就是一个女人么,能换来我现在的财产的百分之六十,我有什么舍不得的?”

    托马斯当场就怒了。

    一巴掌拍在椅子上面,“雷昊天,你放肆。”

    气的眉毛都在跳动,托马斯气,恨,怒,郁闷……

    自己那丫头,这都找了个什么破男人啊。喵的,怎么能这么的……不让人如意啊。

    “托马斯先生,把你所说的十分财产给我吧。我想,以托马斯先生的为人,这才说出来的话,不应该就反悔的吧。”

    托马斯怒,气愤不已的他。原本只是想刺激一下雷昊天,再奚落一下教训一下这小子的。

    然,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居然真的就厚脸皮的要财产不要美人……啊啊啊……

    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呀。

    他气,他怒。但也如雷昊天所说的,说出来的话,不能不答应的吧。

    气愤的把一张肉疼到不能再肉疼的支票开出来。那上面的数字,就算是他,也深深的……受到了刺激。

    捏着那张支票,雷昊天脸上仍然是优雅从容的笑容,“托马斯先生,明天,我就把你想要的东西送过来。到时候,你可得好好的对她呀。”

    他轻佻的吹了一下口哨,就这么从托马斯的面前优雅的离去。

    一直紧张的坐在外面的池晓晴,看见他出来后,赶紧轻声问他,“怎么样,他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老婆,咱先看完再说,一会回家和你说。”他拍她的手,脸上,仍然是淡淡的,看不出神色来。

    吸气,知道这里也确实不是讨论的地方,是以池晓晴乖乖的坐下。

    没一会儿,托马斯的秘书长出来。

    “经过我们董事长的鉴定,合作方,是雷氏集团公司。”

    这一言论,当场就把赵雅言给打击的蹭的站了起来。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她气的面色发青,全身颤抖不已。

    人,最怕的,就是在你得到希望的时候,绝望,瞬间来临。

    之前的一切,还有刚才,托马斯都对自己态度良好。

    且还约定了要一起去旅游的。

    怎么看,那合作的事儿,也非倪家不可的。

    他也称赞过的,说自己公司做的资料非常的完美,理想也异常的好。

    这怎么会一会儿的功夫,事情就变了套的呢。

    坐在最后面的倪依依,听到这话后,眼里,却露出嘲讽的笑意。

    与赵雅言一样气愤的还有倪继业,看着自己老婆失礼,他立马就把她拽住。“你给我少在这里丢人现脸了。坐下吧,贱人。”

    一众人等,对于这一结局,既在预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一番议论后,所有人全都离开了会场。

    赵雅言还坐在椅子上喃喃而语,“不可能,不可能的,他说了,要我们一起好好的。他还夸奖我,说我做的极好的。怎么会,我不相信,我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走出去又回来的倪继业,看着这个不争气的女人还坐在那儿发呆。当场就气的一巴掌煽了过去。“贱人,你赶紧给我起来。再坐在这儿丢人,我拿你是问。”

    被煽的很痛,赵雅言抬头,眼凶戾的紧盯着自己的男人,“我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倪继业,我要去问他。为什么会这样对我?我绝对不相信的。”

    她尖叫着起身,要往里面冲去找托马斯。

    才走了不到二步,却看见一个面色冷戾的男人一步步的走来。

    就算是倪继业,看见这个男人时,也吓的缩在一边,一幅胆小谨微的样子。

    人,就是这样,在他风光旖旎的时候,也是一个意气风发的类型。可,一旦歹势了。却见人就缩了三分的头。

    首先,底气就不足了……

    输人,输了气!就是现在倪继业最真实的体会。

    赵雅言用眼睛阴狠的盯着托马斯,“为什么……你为什么给了我最大的希望,却又给了我最深的绝望,托马斯,我和你……怎么说也是有一段情的吧。”

    原本还胆小的倪继业,听到这话,当场就抬头震惊的看着她。“什么,你……你和托马斯有……有情……”

    他气的脸色铁青。身体,也因为气愤,变的哆嗦起来。

    当年,他有那么多的名媛女子不选,偏偏就选了这样一个家世不好,但性格自以为还可以的女子。

    还有的就是想着她是个纯洁的女子。哪曾想,这个女人……摆明了的,和自己在一起之前,就和别的男人有一腿了。那很直白的说,他和她在一起的第一次醉酒在一起,压根儿,就是这个女人搞的鬼,那些所谓的处儿的血,也是虚假的……

    “赵雅言,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女人,居然蒙了我二十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