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夫人,言之有理 > 第91章 你听话吗
    聚会结束,夫妻双双把家回,尤哩坐上车有些困倦,眼皮半塌,细纹若隐若现。顾言之试着喊了一声:“宝宝?”

    “唔。”尤哩居然答应了。

    “把毯子盖好。”顾言之提醒她。

    尤哩没睁眼,伸手拉了拉,毯子没动半分。

    顾言之头疼两秒,转身以一个别扭的姿势去帮她拉好,然后把温度调高,车子慢慢驶上正路。

    路上还算通畅,他们比之前提前5分钟到了家,因为她的肚子实在不方便抱,顾言之把尤哩捂得严严实实才下车。

    脚步颤巍巍地走进电梯,顾言之按下楼层,回身给尤哩“松绑透气”,看到一张嫩白的小脸儿朝他扑过来,湿漉漉的吻落在顾言之的下巴上。

    顾言之被突来的热情弄蒙了,任由她吻着自己,直到电梯门开外面出现两个人,缠绵的身影被提醒后才恍然分开,互相对看了一眼,外面的人主动让路,里面的人低着头走出了电梯。

    尤哩整个人晕乎乎的,忘了害羞,直到坐上沙发才意识到刚才的举动,问:“我刚刚是不是亲你了?”

    “是。”顾言之一边脱掉外衣一边回答,“在电梯里。”

    “我天……”

    “被李阿姨他们看到了。”

    “我的亲娘喂……”

    “……哪来的口音。”

    尤哩捂着脸叫唤:“啊啊啊啊好丢脸老公!”

    顾言之闷笑两声,坐下来,亲吻她的手背,轻声道:“没关系,我陪着你呢老婆。”

    尤哩慢慢移开手,而吻没有停下,落在脸颊,嘴唇,热热的呼吸搔到痒处,每个毛孔都充满了暧昧。

    一分钟过去,四片嘴唇紧紧相贴,两个人闭着眼,吻得很美。

    快到两分钟,手掌来到脑勺后背,尤哩睁开眼睛,脸色绯红。

    三分钟过半,一只手钻进上衣下摆,顾言之睁开眼,鼻息加重。

    尤哩冲他眨了眨眼,双手抵着胸膛轻轻推搡,意思是可以结束了。

    可是,男人不理会她的示意,手还不老实,握住她升级的“小馒头”,用力揉了两下。

    要死了。

    身体阵阵酥麻。

    尤哩拉开他的大手,然后用力推开他,嘴唇拉出一条银丝,很长,然后断了,非常色/情。

    看到这一幕,尤哩全身血液倒流,浑身难受。

    顾言之坏笑着看她,吐出舌尖微微一卷,又想凑近。

    尤哩飞快地抽出两张纸巾丢了过去,“擦掉啦!”

    然后粗鲁地擦起下巴上的口水,右手还按着他不许靠过来。

    “老婆,好难受。”

    “去,去厕所。”

    “你也去?”

    “……不,去。”尤哩拿眼角看他,“你对孕妇说什么呢?胎教呢?”

    顾言之被鞭炮似的发问逼得低头认输。

    洗完漱,尤哩涂完孕妇护肤霜,掀开被子准备睡觉,回头看见顾言之端来一杯热牛奶进来,小脸儿立马耷拉下来,手摸着肚子上下蹭了蹭。

    “我喝不下了,宝宝也已经饱了。”

    “喝一半,剩下给我。”

    尤哩犹豫一下接过去,喝掉一半递回去,然后坐到床上等着他。

    顾言之一口干掉,把玻璃杯放到一边,抬手灭了床头灯,然后在她身旁躺下。

    头还没沾到枕头,又坐起来,尤哩问怎么了。

    男人说还没和闺女说话呢。

    ……

    某个工作日,韩旭突然找来医院,两人一起吃了午饭。两个平均身高185的男人出现在热闹的食堂内,一半异性的目光被吸引过去然后牢牢盯紧,耳边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还夹杂着拍照的“咔嚓”声。

    对面低头喝汤的男人终于丢下勺子,把碗往前一推,抹嘴砸吧道:“味道……真不怎么样。”

    顾言之还继续吃着,抽空回道:“食堂的饭能有多好吃。”

    韩旭勾嘴一笑。

    片刻,顾言之也撂下筷子,往椅子里一靠,冲他扬了扬下巴:“尤哩又去闹你了吧。”

    正在四处张望的韩旭突然回头,表情一愣,紧接着长吁一口气:“她都去闹过谁了?”

    “你是最后一个。”顾言之给出算过的结果。

    “她问过你了?”韩旭惊讶。

    这时,兜里的手机震动一下,顾言之摸出手机回答:“没有。”

    尤哩发来消息:老公,我可以吃一点点辣吗?后面跟着可怜的表情。

    顾言之快速回复:一点点,可以。

    尤哩连发了几个亲吻表达开心,聊天界面有表情不停在掉落,顾言之没有看完揣起手机继续刚才的对话。

    “她今晚会和我说。”

    韩旭皱紧眉头,“她现在是非常时期,多愁善感,尽量迁就吧。”

    顾言之颔首,说我知道。

    ——

    吃饭时尤哩一直想说话,却被顾言之以‘食不言’打断两次,于是她识趣地安静地吃饭。

    客厅内电视放着,尤哩抬头看着,好像很认真,脸上却没有波动。

    顾言之切了一盘水果,红的绿的黄的,都是瓜,其中有西瓜,红艳艳的在里面最扎眼。

    虽然很诱人,但是尤哩仍旧避开了西瓜,拿着叉子去叉其他水果,吃了两口就放下了,转身面向顾言之那边,“言之,我有事和你说。”

    要来了吗?

    顾言之放下叉子,转过身,和她面对面,柔声问:“什么事?”

    尤哩知道自己一向不擅长与人对视,尤其是心里没有底气的时候,对方一眼就能让其原形毕露。

    乔浅说她太单蠢,韩旭说她就是怂,小怂包。之前还有小醋包,小哭包……全了。

    她的确怂。

    她半是撒娇半是犹豫地开口:“言之,在我说之前你能不能先答应我一件事。”

    “好。”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柔。

    “你别生气。”尤哩说得轻不可闻,绵软无力。

    顾言之又轻浅地回了一个“好”字。却听到——

    “我想去找阿衍。”

    不用想,聊天的结果是顾言之的不同意,他怎么可能让她怀着孕出去找人。

    茫茫人海,没有半点儿消息,人就像从人间蒸发一样,从何找起?

    玩捉迷藏,找的人永远比藏的人着急。

    顾言之问了尤哩很多问题,每个都掐住她的七寸,她不是摇头说不知道,就是知道了也不确定。

    第一轮尤哩就败了。

    然而她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二姨的第三次入院让她下定决心,她再次向顾言之提出去找孙衍的想法,顾言之这一次脸上少了温柔和耐心。

    “不行。”

    “我不同意。”

    “这事儿没得商量。”

    “你身体的情况不允许。”

    ……

    尤哩第一次见顾言之“黑脸”,在这种情况下她选择冷战,不主动和他讲话,他喊她才答应,不对他笑,他逗了才笑。

    不知是谁走漏了消息,两边家长都知道了,溜溜十几个人,没有一个站在她这边。

    尤妈拉着她说了好多话,回去后尤哩结束冷战,主动和顾言之说起话。

    顾言之正要开门,还差最后一个数字,停下来转身看她,说:“抬起头。”

    尤哩垂个头,像落败的斗鸡,晃了晃。

    顾言之无声地呼了口气,抬起手轻轻摸上她的后颈,声音不觉地软下来:“乖。”

    说完,别扭的人跑进怀里,踮起脚,张大嘴,狠狠咬住他的下巴。

    顾言之吃痛,轻呼:“你是属狗的吗?”

    尤哩含糊不清地回:“是。”

    顾言之笑:“什么品种?”

    尤哩松开嘴,吐出舌头舔了舔:“summer是我兄弟。”

    顾言之:“……”

    后颈上的大掌移到后脑勺,问题又回到了最初。

    “你听话吗?”

    “言之,我想他。”

    ——

    日历翻过腊月,新年进入倒计时,顾妈开始计划除夕那天怎么过了,而顾念尤木这些学生也早放了假,三不五时地来这儿住一晚,然后第二天就回去,就只为给尤哩送吃的。

    尤木路上来回要三个小时,时间太长,所以被尤哩拒绝再来。

    她要吃多少啊……

    还有多个人就要多副碗筷,一个她就够让顾言之操心,何况多了一个半搭车丫头小子。

    顾言之感到欣慰,同时在隐隐担心,他太爱她了,也太了解她。那个想法还没有消失,那个问题也还没回答。

    ——我想去找阿衍。

    ——你听话吗?

    她不听话。

    看着消费的短信提醒,顾言之丢下手机,食指合着拇指捏紧眉心,闭眼沉思一会儿,然后拿起手机打开订票系统,订了两张火车票。

    那天是周一,顾言之送完尤哩没有去医院,他将车停在小区附近,亲眼看着尤哩打车回来,然后拉着行李箱打车走。

    他赶紧上楼整理行李,拦了一辆车直奔火车站,路上堵了会儿,快急死了。打开窗户想透透气,差点没冻死,赶紧将车窗升上去。想到那个不乖的孕妇在这样的温度下赶车,顾言之又疼又气,恨不得立刻飞过去揣在怀里捂着。

    尤哩取完票,小心装进上衣口袋,接着找地方去取暖。

    可是抬眼一看,肯德基和麦当劳已经人满为患,别说找位置想休息一下,连来吃饭的都没地儿坐。

    一个位子五六双眼睛盯着,不分先来后到,谁屁股快就是谁的。

    所以一个孕妇怎么能抢过他们,就算能也不可以,万一磕着碰着肚子了怎么办?

    检票的时间快到了,尤哩拖着行李到入口,没想到在那里看到了不该出现,这个时间他应该在给病人看牙。

    尤哩四肢僵硬地定在原地,目光扫过他腿边的行李箱,瞬间明白了他突然出现的意义。

    顾言之走过去,在一米处停下来,认真却又无奈道:“你要把我的宝贝儿一声不响地带去哪儿?”

    “小宝贝儿没事。”尤哩隔着厚厚的衣服摸着肚子。

    “那大宝贝儿呢?”顾言之追问。

    尤哩蓦地红了眼圈,迟迟不敢作答,怕自己一开口就不行了。

    而对面的人还在继续:“我的大宝贝儿呢?”

    尤哩望着他,嘴角微微抽搐,眼睛一眨不眨。

    顾言之将手从口袋拿出来,两张火车票递到尤哩面前,轻轻道:“我们一起去找他吧。”

    尤哩终于绷不住,张嘴大哭,回到他的怀抱。

    她最终还是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