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女总裁 > 第817章 对决柳长思
    “雕虫小技!”

    柳长思单掌探起,竟然把云剑晨轰砸而下的巨掌给拖住了,眼眸之中流露出一抹冷意,说道:“云剑晨,你个刚刚臻进半步圣境中期巅峰的修道者就想挑战我,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即使是同样半步圣境中期巅峰,也有明显强弱之分。”

    柳长思声音愈发冷然,拖住巨掌的单掌蓦地一抓,巨掌当即就散掉了。

    宁海川等人听到柳长思这么说,再看到柳长思如此轻易解决云剑晨攻势,心绪平静了下来,不再像之前那般那么惊惧。

    他们也知道柳长思所言不假,即使同为半步圣境中期巅峰也是有着明显的差距。

    云剑晨刚刚踏入半步圣境中期巅峰,功力肯定没有他们深厚,因为他们已经在半步圣境中期巅峰呆了十年,甚至数十年!

    此时此刻,宁海川等人心思也开始活跃了起来。

    现在千流宗刚刚成立,他们要想在宗门之中占据比较重要的地位,这次斩杀云剑晨就是个绝佳机会。

    他们当然也清楚云剑晨那可怕的战斗力,他们都是半步圣境中期巅峰强者,之前也是一方首领,他们还是有着他们的自傲。

    退一步讲,倘若他们战败,身为宗主的柳长思肯定会出手救他们。

    在其他人还在思索之际,宁海川已然主动向柳长思请缨:“宗主,云剑晨这个跳梁小丑,由我来对付即可!”

    “宗主,还是我来吧。”

    立即又有个人请命了,宁海川心中暗怒,强忍着心中不快,说道:“魏德贤,是我率先主动请战的。”

    “宁兄,你可是我们落雁城足以排名前十的高手,由你来对付云剑晨,着实有些不妥啊。”

    魏德贤脸上堆着笑意,说道:“杀鸡焉用牛刀,就把云剑晨让给小弟,可否。”

    “魏德贤,你先来!”

    柳长思轻启朱唇,她又如何会看不出手下人心思。

    宁海川是她第一心腹,倘若她让宁海川率先出战,只怕会让魏德贤等人心中有些想法,所以她才会如此做。

    宁海川虽然心中老大不愿意,可这是柳长思的命令,他必须得遵守。

    “多谢宗主!”

    魏德贤脸上笑意更浓了,还朝着宁海川抱了抱拳头,说道:“宁兄,等我斩杀云剑晨,定然做东给你陪个不是。”

    魏德贤都这么说了,宁海川还能说什么,只得颔首道:“好!”

    魏德贤见此,缓缓转过头,向云剑晨迈出十来丈之远。

    魏德贤看向云剑晨的目光充满杀意,说道:“云剑晨,你虽然是孽畜,不过你天赋值得我尊敬,为表我心中一抹敬意,我定然会全力以赴。”

    “无耻!”

    “脸皮太厚了。”

    宁海川等人在心中不由嘀咕了句,明明是魏德贤忌惮云剑晨那强悍实力而全力以赴,说的像是他在施舍似的。

    就连柳长思也不由皱了皱眉头,她自然清楚魏德贤的为人。

    虽然比较阴险,但是实力着实不弱,而且办事能力很强,在她这批手下之中,也是她暂时可以倚重的帮手。

    云剑晨最反感的就是魏德贤这种阴险小人,直接祭出了中品仙器,重峰拳套!

    云剑晨冷冰冰说道:“你废话说好了没?”

    “云剑晨,你那是重峰拳套……”

    “重峰镇杀!”

    云剑晨懒得再和这种人多费唇舌了,直接连轰了几拳。

    一座座高达将近百丈之高的山峰虚影好似泰山压顶般要将魏德贤压爆,魏德贤感受到从山峰虚影之中所传来的恐怖能量,他的内心已经发抖了。

    妈了个逼的,云剑晨真的如传说中那么恐怖……魏德贤在心中快要哭了,双手却没停着,一道道防御灵符飞快打出,一个个防御性上品灵器也纷纷祭出。

    此时此刻,魏德贤心中可不敢有任何隐藏。

    然而他所发出的那些灵符以及那些上品灵器在这一座座山峰虚影面前显得那么脆弱,转瞬之间,竟然已经被轰成了粉碎。

    “宗主,救我!”

    魏德贤惊恐喊着,柳长思也看到魏德贤处境不妙,右手飞快甩出一条绿色长布。

    绿色长布如同腾绳般缠住了魏德贤,柳长思刚想把魏德贤拉过来,那一座座山峰虚影已然轰落,直接把魏德贤整个人砸成了肉碎。

    柳长思都能够感受到那股恐怖能量对她绿色长布所造成的冲击波,这条绿色长布材质取自仙器,固然绿色长布称不上是神器,却也不是灵器所能比的,这也是绿色长布能在这波冲击力之中完好保存下来的原因。

    纵然如此,柳长思身体还是被微微震了下,眼中不由闪过一抹错愕。

    云剑晨所发出的重峰镇杀,其威力已经超过半步圣境中期巅峰范畴,甚至比她这个半步圣境后期高手也不见得逊色多少。

    宁海川等人看到魏德贤被云剑晨秒杀,一个个当即懵逼了。

    魏德贤虽然阴险了点,但是那可是实打实的半步圣境中期巅峰强者,魏德贤可是修炼数百年才有如今这般修为,如此实力,尚且被云剑晨秒杀,他们这些人又岂敢抱有一丝幻想了。

    之前和魏德贤抢的要跟云剑晨战斗的宁海川,也没声音了,甚至都不敢看云剑晨那对无比犀利的眼神。

    云剑晨看着宁海川,倏然指向了他,说道:“宁兄,你刚刚可是很积极啊,现在魏德贤已经被我斩杀了,也随了你心愿,你是否要和我云剑晨好好切磋一番?”

    “免了!”

    宁海川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云剑晨笑道:“以你这半步圣境中期巅峰修为,以前怎么说也是个一方领袖,怎么跟着柳长思这娘们耀武扬威了呢。”

    “你给我住嘴,我们千流宗宗主岂是你能肆意诋毁的?”

    宁海川猛地仰起头,朝着云剑晨咆哮,他刚刚可是憋了一股子火,他可是落雁城宁家掌权者,何时如此憋屈过。

    偏偏云剑晨拥有变态到极致的恐怖实力,令他没有半点脾气。

    “云剑晨,你的对手是我!”

    柳长思开口了,向前跨出几步,当即横在宁海川众人之前,为宁海川解了围,宁海川心中也长出了口气。

    “柳长思,你的敌人是我,可我的敌人是你们。”

    云剑晨面无表情看了眼柳长思,说道:“柳长思,你创立了千流宗,我今日就灭了你们千流宗。”

    “狂妄!”

    柳长思冷喝一声,猛地暴喝:“天音战歌!”

    云剑晨耳畔处当即响起金戈铁马之声,在他视线之中,更是有着万马千军杀气腾腾奔赴而来。

    有的士兵浑身是血,手持长矛,有的士兵拿着残缺的盾牌,更有铁骑浩浩荡荡狂奔而来。

    这一切好似真实发生了般。

    也就在这时,这些士兵几乎是同时看向云剑晨,眼眸之中都含着森冷的寒意。

    染着血的长矛,残缺的断剑,锋利的长枪几乎是同时纷纷投掷向云剑晨,云剑晨挥起右拳猛砸了过去。

    一座将近百丈之高山峰虚影轰然砸向那些兵器,那些兵器却穿过了山峰虚影,纷纷击中了云剑晨。

    一阵刺痛猛地传来,云剑晨猛地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啸,声音滔滔,金戈铁马,无数士兵不见了,云剑晨整个人也从天音战歌幻境之中醒悟了过来。

    虽然他在天音战歌幻境之中看似呆了几十秒时间,然而在现实世界却没过一秒。

    他刚刚从天音战歌之中出来,就有道极其犀利的剑锋已然斩来,云剑晨迅疾伸出双手抓住了锋利的剑锋。

    他抬头就看到柳长思那无比冰冷的美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