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超级少年宗师 > 第七百九九章 大腐女
    好不容易,郑亚终于把郑洋给哄了回去。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话说,郑亚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偶尔也有些好色,只不过这种乘人之危的事,还有这种没有感情基础的交往,郑亚还真的不喜欢。

    只不过,郑洋这菇凉也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出去的时候,卷走了郑亚的外套。

    郑亚知道郑洋心中的小九九,不过并没有揭穿,其实郑亚感觉郑洋也是挺可怜的,偶尔一些小动作,可以理解。

    郑洋走了之后,郑亚这才开始了自己没完的功课,修习武学。

    依然没能下定决心选择留下哪一种菩提子,金缕玉衣传下来的,很可能是一种十分强大的价值连城的功法菩提慧根,郑亚依然束之高阁。

    充满节奏感的第二日又开始了。

    让郑亚意外的是,今日的气氛有点邪性了,郑亚哭笑不得地发现,郑洋对自己表现的异常亲密,来不来就跟自己腻在了一起,好似成了亲密无间的朋友一般,偶尔,还对自己有点小撒娇。

    衣禾和拓跋言琼对自己直甩白眼,娜娜却是轻笑不已。

    几匹狼,蟑螂、刘浩还有虢子强则对自己猛树大拇指,表示对自己的佩服。一个男人能这么快拿下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女生,那也是本事。

    中午吃午餐的时候,虢子强还深有感慨地说道:“锅子啊,你这家伙要是在我剧组多呆几天,搞不好所有女生,都得被你搞定,你这杀伤力也真是太大了吧!”

    郑亚笑笑,并没有否认,郑洋心中怎么想的,郑亚心中明明白白,她只不过想借助自己的势形成一张保护伞,并且从中获得更多的便宜而已,郑亚倒是没有揭穿她的心思。

    毕竟这小女生其实挺可怜的。

    身为一个大男人,被人误会一点,好似也并不会少一块肉不是。

    郑亚大大方方,并没有刻意回避也没有刻意否认,让郑洋放心下来,她的表现也变成了恰到好处,并没有得寸进尺,分寸把握得比较到位,让很多人觉得更像是欲盖弥彰。

    郑亚觉得,或许给郑洋一个小三的角色,她一定能够演绎得淋漓尽致。

    白天拍戏依然十分地顺利,哪怕是王老吹毛求疵,整个戏场依然在郑亚的气质引领之下,超额完成了拍摄任务,不过今晚没有夜场,大家吃过晚餐之后,就分头去休息了。

    这个时候,郑亚的身边出现了一些小插曲,衣禾带着拓跋言琼,叫上了吴青,前来拜访郑亚,跟郑亚一起商议怎么汇报科考的事。

    来了之后,郑亚发现,衣禾完全就是没事找事,就是带两人在自己这儿喝茶聊天,半天之后,郑亚方才醒悟过来,合着,衣禾是有点吃醋了,把自己给守住,不让自己去找郑洋,或者是把郑洋挡在门外去。

    郑亚不由想起古墓里边的那一段旖旎场景,轻轻摇头的同时,感觉心中微微一动,也不知道出来之后,衣大教授会怎么处理两人的关系,话说,大教授的身材是没话说,而且,郑亚和她还有很多共同语言,有着一些患难与共的情谊,心中并不排斥,想到那晚,郑亚发现自己怕真是一个小色狼,心中有点蠢蠢欲动。

    郑亚不由心猿意马的同时,也有一点汗颜。

    不论衣禾的婚姻有什么样的状况,总之她和美繆是完全不同的,自己居然还是有点色心,这可就有点无耻下流了。

    鄙视一下自己,郑亚婉转地对吴青和拓跋言琼说道:“琼姐,青哥,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有些学术上的东西和衣教授商量一二。”

    衣禾的俏脸微微一红,眼睛之中闪过丝丝慌乱。

    拓跋言琼倒是没想那么多,站直起身,轻声说道:“那好吧,我先出去了,对了,需要多久,要我在这等衣禾姐吗?”

    郑亚笑着说道:“不要多久,顶多一个小时就好,琼姐如果没事,在外边给我们站岗也好。”

    拓跋言琼不疑有他,嘴里轻笑起来:“得了吧,这儿又不是古墓之中,你们需要什么站岗者啊,衣禾姐,我先回去了。”

    衣禾瞄了郑亚一眼,语气平静地说道:“嗯,你回去先洗洗吧,免得一会跟我争水龙头。”

    拓跋言琼咯咯笑了起来,跟吴青双双告辞,出门的时候,细心地带上了房门。

    直到房门关上,郑亚这才看向衣禾,叫了一声:“衣禾姐。”

    衣禾坐在椅子上,貌似吓了一跳,猛地反应过来,嘴里一声:“啊,郑亚,你想给我说什么?”

    郑亚把椅子搬到衣禾的身边,一屁股坐在她的对面,身体微微前倾,看着衣禾的双眼,嘴里说道:“衣禾姐,我想给你说个故事。”

    感受着郑亚的气息,衣禾的俏脸瞬间红彤彤的,嘴里小声说道:“什么故事?我听着呢。”

    郑亚语气真诚地说道:“昨晚,郑洋来找我了……”

    听郑亚说起昨晚的故事,衣禾顿时注意力高度集中起来,双眼之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一直到郑亚把故事说完,衣禾这才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同时,脸上也浮现出丝丝红晕,小声说道:“这么说,郑亚,是那郑洋在刻意演戏?在借助你的能量给她自己形成一把保护伞?”

    郑亚点点头说道:“是的,她裹走了我的外套,其实,我已经知道了她的想法,不过,我觉得,这也是她的一种生存方式,她也挺不容易的,也就随她去了。”

    衣禾偏着脑袋说道:“那个,你就不怕这事传到你女朋友的耳朵里边去了,影响你们的感情?”

    郑亚笑笑说道:“没事,之语对我的信心是很足的,我是什么人,她心中一清二楚,她知道,如果没有感情,我是不会乱来的,衣禾姐,你就别操心了吧。”

    衣禾脸上一脸通红,小声说道:“这么看来,我的表现岂不是差劲之极了?”

    郑亚笑了起来:“衣禾姐你的智商超高,分析问题丝丝入扣,不过貌似你的情商真是不咋的,今天白天就对我甩眼色,晚上还跑来砸场子,要是来个明眼人在你身边,而不是琼姐这个老丫头的话,一定会心中生疑的。”

    衣禾吓了一大跳,脸上露出很不好意思的表情,嘴里轻声说道:“不是吧,我表现得这么差劲?”

    郑亚看她的样子十分的可爱,一点也没有了教授的气质,心中不由一动,伸手刮刮她的鼻子说道:“你说呢?还有啊,衣禾姐,我还不知道,出来之后,你会怎么处置我这小鲜肉呢……”

    衣禾小嘴一张,向前一咬。

    郑亚飞快地缩手,衣禾一嘴咬空。

    眼珠子翻了翻,衣禾露出自己的小虎牙,身躯往前一倾,靠近了郑亚,吐气如兰:“哼,你说我会怎么处置?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可是大腐女来着的,没事家里看看带毛的片子,偷偷吃一根香蕉,你以为我会轻易放过你不?”

    看着明眸皓齿,身材窈窕,脸蛋微红的衣禾,再想一想平时她做学问时候的端庄和秀丽,郑亚的心中不由微微一荡,嘴里也不由说道:“哼,深更半夜的,你居然杀到了我的卧室里边来,就不怕我把你给办了?”

    衣禾的呼吸急切起来,小脸上十分红润,双手按在郑亚的肩上,嘴里轻声说道:“来啊,相互伤害啊,不来是小狗,哼,看到郑洋那狐媚子在你身边打转,我心中就气不打一处来呢,有本事,你就吃了我啊……”

    一边说,人已经跨了上来,坐在了郑亚的身上,坚挺的细肉在郑亚的身上不停地摩擦起来,郑亚只觉得脑海之中嗡的一声炸开了,鼻息猛地变得重了起来。

    郑亚的心中充满了一种邪恶的欲想,天雷勾地火,一发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