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请把你的背后交给我 > 第七百九十五章 演戏(中)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下着,没有一点要停的趋势。

    别墅书房内,从阿尔萨斯嘴里听到嘉德公爵果然还活着的消息,皮埃尔的心不由得沉了一下。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皮埃尔还是暗暗骂了一句:怎么就没摔死这个老家伙呢!?

    以皮埃尔现在对庄园的掌控,其实无论嘉德公爵生还是死,只要没有女王给他撑腰,皮埃尔都无需太把他当成一回事的。

    可是嘉德公爵毕竟是这庄园的真正主人,在仁义道德这点上,无论皮埃尔现在实力有多强横,他都不可能站的住脚。

    按照皮埃尔的枭雄本色,他实际上也不会太在乎这些事情,否则他当初也不会强夺庄园,后来又处死了格兰特管家等人。真要拿那嘉德公爵当回事,皮埃尔断然不敢这样做的。

    不过,现在知道了嘉德公爵还活着的消息,这就像是插到手指里的一根木刺。疼不会有多疼,痒也没多痒,但它终究是个心事,无法让人做到无视。

    现在人家找上门,自己也接见了嘉德公爵的使者,想再装作不知道是不可能了,接下来就要看看那公爵大人到底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了。

    “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这真是太令人震惊了!上帝保佑,你们都活了下来!这可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皮埃尔一副假惺惺的样子,其实最想他们死的人就是他。

    “可惜我们失去了四个兄弟,但还是要感谢上帝。”阿尔萨斯将手放在胸口,虔诚的说道。

    “那后来呢?你们是怎么活坚持下来的?”

    “起初我们四个人都受了重伤,只得先找了个农场养伤。伤好了大半后,我们便开始琢磨下一步该怎么办了”阿尔萨斯神色如常的解释道。

    “不知道你们几个掉落在了什么地方?”皮埃尔不动声色的打断了阿尔萨斯。

    虽然皮埃尔几乎已经相信了阿尔萨斯,但他绝不会轻易的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因为破绽通常都是在细节里面显露出来的,如果这个阿尔萨斯所言有虚,皮埃尔相信自己可以瞬间察觉到。

    他们几个在坠机地点附近停留了这么长时间,怎么可能会不想办法找出当时的所在位置?

    “我们被困在了剑桥郡,大概是在圣尼茨镇附近。”阿尔萨斯早有准备的答道。

    剑桥郡正好处在诺里奇和伦敦的路线之中,阿尔萨斯的回答没有任何破绽。

    “剑桥郡,圣尼茨镇”皮埃尔若有所思的沉吟道,“那应该是在诺里奇和伦敦市的中间位置。不对,圣尼茨镇的话,应该距离伦敦更近一些吧?”

    皮埃尔话里有话,阿尔萨斯即使再木纳,又怎会听不出来他什么意思。

    “没错,确实是这样。所以伤好之后,我们决定继续向伦敦出发,即使出现了意外我们也要将任务完成,这是我们军人的使命。”

    “哦?那阁下又怎么会出现在了这里?”皮埃尔眯起眼睛,颇有兴致的打量着阿尔萨斯,不想错过对方表现出来的任何一个细节。

    “说来话长,我们很快就发现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越往南走,人口密度越大,丧尸的数量也变得越来越多,这给我们造成了极大的困难。而且中途还遇到了一些心怀不轨的家伙,他们才不管你是什么公爵还是准尉,他们只想要我们手中的枪和物资,这给我们的归途增添了不少麻烦。”

    “你们就没有加入其他队伍以求自保,或者吸收一些幸存者以增强实力?”皮埃尔目露精光。

    “我们确实也讨论过这些,但最后都被否决了。加入其他队伍确实更安全一些,但我们的目标是返回伦敦,恐怕不会有队伍因为我们几句话,就亲自护送我们回伦敦的,即使这是女王的命令。这样一来,我们就不得不走走停停,加入一支又一支的队伍,这反而会降低我们的任务速度。”

    “这倒是。”皮埃尔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至于吸收其他幸存者,公爵和准尉都不肯答应。在他们看来,那些人只是一些累赘,虽然可以用来当作炮灰,但这和他们带来的麻烦不成正比。我们只有为数不多的枪和子弹,还要留着自保,断然不可能再增加保护的人数。”阿尔萨斯继续解释道,末了还自言自语的加了一句,“虽然,我并不这样认为。”

    皮埃尔听完点了点头,这解释没有任何破绽,简直堪称完美。但正是因为自己突然抛出的一个问题,阿尔萨斯都回答的如此天衣无缝且十分自然,这反倒让皮埃尔心中生出了一丝怀疑。

    恐怕这些回答早就有人替他准备好了,所以他才能应对的如此沉着,否则以这人木纳老实的性格,怎么可能回答的如此流利?

    至于背后的人到底是谁,他们又是什么目的,皮埃尔暂时还猜想不到,多半是嘉德公爵那个老狐狸吧。

    “终于在付出了一条生命后,我们选择了回头。”想起牺牲的那位战友,阿尔萨斯脸上露出了几分悲伤,“公爵、准尉还有我,我们三个最终回到了圣尼茨镇,并且决定由我回来求援,希望局长你能带人赶去救援,否则公爵大人怕是难以到达白金汉宫觐见女王大人了。”

    这人终于说出了他此行的目的!

    皮埃尔眯着眼睛笑了笑,并没有急着回答。阿尔萨斯最后将白金汉宫和女王搬出来,无非是想给自己一些压力,这话绝对不是他这样的人能想出来的,看来的确是嘉德公爵在背后教了他许多。

    当然,也不乏另外一种可能

    想到前段时间莫名消失了的多明尼克一伙,皮埃尔不知怎的突然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再看向阿尔萨斯时,皮埃尔脸上已经没有了笑意,眼中却透着一丝精光。

    “既然是女王大人的命令,又是公爵大人亲自派人求援,我断然不会拒绝。只是在下还有一些好奇的事情,不知可否跟兄弟你请教一下?不知道公爵大人的女儿怎么样了?她也同样摔死了吗?”

    阿尔萨斯脸上突然闪过一抹慌乱的神色,这个问题韦伯可没教我该怎么回答啊!!!???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