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九十八章 名额冲突
    李永生并没有意识到,任永馨是吃醋了,不过凭着直觉,他认为不接这话的好。

    下一刻,他听到身侧传来“咕噜”一声,侧头一看,眼神顿时就变得不善了。

    发出声响的不是别人,正是血奴。

    它看到三位美少女,早就有些食指大动了,尤其那最小的女孩儿,圆乎乎的身体里散发出的鲜血味道,竟有一种奇异的诱惑之力,简直都快令它迷失神智了。

    当然,有李永生的警告在前,它又是跟在他身边,无论如何,它也不敢乱打主意,但是想要压下去那股嗜血的,也真的是很难啊。

    它光顾忙着压制来自体内的冲动了,却忘了控制口中的唾液。

    永玢现在已经接近十岁了,个头长了一些,婴儿肥的小脸却还没多大变化,她指着血奴叫了起来,“永生哥,这小妹妹对我流口水!”

    李永生冲着血奴,面无表情地发话,“好了,你可以下去了。”

    “不用!”还是永玢叫了起来,她笑嘻嘻地盯着红衣小女孩,兴致勃勃地发话,“谁没有年少的时候呢?我小的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小妹妹,来,告诉姐姐,你想吃什么?”

    血奴幽幽地看着她,缓缓地摇头:我很想吃你,但是不敢说……估计你也不能答应。

    任永玢见到年纪跟自己相仿的女孩,本来是很有沟通的,但是对方一副木讷的样子,她就失了兴趣。

    于是继续将目光投向李永生,“永生哥哥,你去辽西,是不是参加公孙家族的证真庆典?”

    李永生笑着点点头,“不简单啊,竟然知道证真,看来长进了不少。”

    永玢顿时跳下座位,跑到他的身边,抱着他的胳膊摇一摇,“我也。”

    李永生脸一沉,“这可不行,你才多大年纪?现在外面乱的很。”

    “我跟着你,肯定会很安全的,”永玢嘟起了小嘴,“人家也想证真嘛,永生哥哥……”

    李永生抬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你松开我的胳膊,我要夹菜……听话,不许瞎折腾,想证真是好事,但是你现在,最好先打牢基础,这次我给你十两灵谷,去辽西就算了。”

    在他印象中,永玢是个小财迷,小小年纪就知道给人斟茶赚取见面礼,这十两灵谷出手,应该能打动她了。

    哪曾想,小姑娘竟然变了性子,她很干脆地摇摇头,“不嘛,我就是要去辽西……永生哥哥,永馨姐也想去。”

    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看她一眼,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听话,再不松手的话,可就是九两灵谷了啊。”

    就在此刻,任永馨也出声了,“李大师,我是真的想去见识一下。”

    “她胡闹,你也胡闹?”李永生不满意地看她一眼,“现在外面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老老实实在研修院修行!”

    “永生哥你真笨,现在研修院是夏季休沐时间,”任永玢叫了起来,还咯咯地笑着,“我们初修院也是休沐时间。”

    “那也不行!”李永生没好气地瞪着她,“最后一次警告,再胡闹就真的只有九两灵谷了。”

    一边说,他一边摸出一个袋子,是个十两装的灵谷袋子。

    他将袋子在她的面前晃一晃,作势要打开,取出部分灵谷。

    任永玢眼巴巴地看着灵谷袋子,情不自禁地咽一口唾沫。

    “哼,”血奴见状,忍不住哼了一声,心里非常地不平衡,大家都是咽唾沫,凭什么她就可以,我却不行?

    然而,永玢真的是长大了不少,她虽然很垂涎灵谷,但是最终还是干脆地一扭头,不看那灵谷了,“永生哥哥,我永馨姐必须要去,这关系到她的面子。”

    “少跟我来这套,”李永生笑着发话,不过下一刻,他就是一愣,“什么面子?”

    这是永馨仙子的有缘人,他可以不去理会,但也不能让她轻易被人扫了面子。

    “永馨姐本来已经争取到机会了,”永玢叽叽喳喳地说,“可恨的是……”

    “你先别说,”李永生一摆手制止了她,然后看向任永馨,“这个陈述,应该由你来……氤氲洞难道也接到了请柬?”

    任永馨先是脸一红,然后才缓缓点头,“不器真君昔年游历时,见过老监院,此次发来了请柬,容许老监院带四人前往观礼。”

    氤氲洞在十方丛林里不算弱,但是他们还真不够资格接真君的请柬,公孙不器是将请柬发给了老监院,算是他个人的交情,也是他昔年游历天下的记忆。

    至于说限定人数,这更是正常了,不限定人数的话,谁知道会来多少人?

    这不是公孙家有没有接待能力的问题,而是证真庆典,原本是一桩隆重的大事,不怕来的人多,就怕来的人不合适。

    公孙不器跟老监院的交情,那就是带四个人的交情这可不是势利,而是真正的关系有远近。

    比如说,他对二郎庙主持朱尔寰发出邀请,就根本没有限制人数。

    老监院得了请柬,当然非常开心,但是紧接着问题就来了,想去的人太多!

    三都五主十八头这个级别里,三都表示自己机会比较多,最后从五主里选择了静主。

    剩下三个名额,原则上讲,就该是敕牌弟子和随从了,虽然级别低了一点,但是能显得氤氲洞后继有人。

    两个敕牌弟子的名额,氤氲洞商议了很久,对司修而言,这是难得的开眼界的时候。

    十方丛林的司修,其实比较幸福,经常就有机会听真人们论道或者讲道,比外面野路子的灵修,强出了很多这算是道宫体系的福利,连这点好处都没有,凭什么吸引人?

    但是近距离接触真君……道宫体系也给不起这种福利,只能是各凭缘分。

    两个敕牌弟子名额竞争得很激烈,但是制修随从的名额,却是早早就定下了顺天府的记名弟子任永馨。

    她的入选,跟她姣好的容貌有一些关系美好的东西是大家都喜欢的,氤氲洞也愿意借此美化一下自家的形象。

    但是更重要的是,任永馨的来历不凡,是上宫真人张木子推荐的,据说早晚要回上宫去。

    引荐的人有面子,自身又长得漂亮,而且……十方丛林里,敕牌弟子之下,没有谁算得上是重要人物,大家的地位相差无几,上面一旦选定了人,下面也没谁敢反对。

    事情原本已经定下来了,然而就在六天前,静主在闭关修炼之际,猛地遭遇心魔,虽然没有走火入魔,但是心神和都有所损伤,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没法参加庆典了。

    所以静主的名额,就转给了化主。

    化主在入选之后,马上就表示:我认为任永馨去参与庆典并不合适,她虽然很漂亮,但终究是个才晋阶的初阶制修,我堂堂的氤氲洞,连个高阶制修都拿不出来了吗?

    其实这话有点扯淡,老监院一共带了四个人,一个够份量的真人,两个敕牌弟子,这仅剩的随从名额,明显就是个服侍人的差事,别说初阶制修了,未入制修都是可以的。

    但是化主就这么说了,老监院也不问此事,受伤的静主有点气不过,找他去问,结果却被化主回了一句:她虽然是上宫引荐进来的,但这里终究是氤氲洞,不是北极宫。

    任永馨对于去参加庆典,有一些期盼,但是也没有必得之心,她并不认为,自己能竞争过其他同门这次被选中,算是侥幸了。

    不过得知自己被临时换下,她是真的无法接受,“李大师,不是我舍不得,若是当初没有选我,我一点意见都没有,可是既然选中我了,临时却又要换掉,这算怎么回事?”

    “是呀,真的太欺负人了,”永玢的童声,在一边响起,“你不给我糖吃,我不生气,但是你给了我糖,然后又抢走,这不是玩弄女孩子吗?”

    玩弄……女孩子?李永生怪怪地看了她一眼,你在初修院里,到底都学了些什么?

    永玢冲他扮个鬼脸,“永生哥,我们就指望你帮着出气了。”

    李永生沉吟一下,然后才发问,“你确定一开始就选了你?”

    “静主当着大家的面,亲自宣布的,”任永馨气呼呼地回答。

    这就过分了!李永生本来是不想管这件事的,毕竟是氤氲洞自家的事。

    但是这姐妹俩说得没错,不给是一回事,给了之后又收回,就太侮辱人了。

    反正李某人也不是氤氲洞的人,又不受人数上的限制,多带一个人算多大点事?

    于是他点点头,“那好吧,你跟你家人说一声,后天一大早启程,会骑马吧?”

    任永馨点点头才要说话,旁边的永玢叫了起来,“我也要去,你要一碗水端平了!”

    “老实回家待着,”李永生黑着脸发话,“路上可是有吸血鬼,专吸小女孩的血!”

    接着他手一扬,手中的灵谷袋子,准确地落到了永玢的小手上,“喏,给你的补偿。”

    旁边的血奴无语地翻个白眼吸她的血,我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