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两一零六章 女神
    时间紧迫,众人也没有其他法子,只能按照楚欢所言。

    古萨蔌蕥和媚娘并非心宗中人,倒也是自行走得远远的,等到两人走开,毗多罗吒才拿着火折子走到铁门左边,从上到下细细看了一遍,随即将火折子交给毗琉璃,琉璃也是如法炮制,拿着火折子照着铁门,也是从上到下细看。

    楚欢看在眼里,立时明白过来。

    毗多罗吒和琉璃显然是要将自己所负责区域的梵文铭记下来,如此一来,也就不必一个个找寻,而是记住梵文字的位置,随时可以找到。

    只是这却需要极为强大的记忆力方能实现。

    这时候便想到,这两人都是心宗四大天王,天赋异禀,记忆力自然是非比寻常,心下更是振奋,若是这样,那时间就可以大大压缩。

    片刻之后,琉璃向楚欢微微点头,楚欢这才向如莲道:“小妹,你将无我相经一个字一个字念诵出来,咱们试一试。”

    如莲双手合十,开始按照经文一个字一个字念出来,每念出一个字,两位天王便立刻确定梵文字的位置,楚欢过去,按掌其上,运气用力,便将那铁刻梵文按了下去,等按第二个字的时候,当梵文字按入,就听“咔哒”一声响,第一个梵文便会从里面弹出来。

    众人在沙漠之中激战,或多或少都是有伤在身,毗多罗吒的内力已经不到一成,琉璃却也是伤势不轻,众人之间,唯有楚欢还保有内力,虽然连番苦战,他也耗费了大量的精力与内力,但相较其他人而言,却远远高出,眼下倒还保有四五成的内力。

    四五成内力,足以让他十分轻松地按下梵文。

    毗多罗吒和琉璃虽然内力损耗严重,但是智力却并不受损,记忆力极其惊人,往往如莲念出一个字来,便有一人能在瞬间反应过来。

    不到小半个时辰,已经是按下了一半经文,几人也都是十分小心,唯恐按错一个梵文字,便前功尽弃,先前的努力付诸东流。

    楚欢此刻却也是耗了不少内力,心下却是吃惊,暗香如果这当真是打开地下城门的机关,那么如此工程实在是惊人至极。

    其中的复杂,简直是难以想象,这不但要有超强的智商,而且还需要无与伦比的技巧,却也不知道究竟是何人所为,但一想到连这地下城池都能建造起来,这铁门密码与之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媚娘和古萨蔌蕥虽然走开,却还是远远瞧着这边,两人心下都颇有些紧张。

    毕竟佛窟之密,搅动的天下大乱,为此死伤了无数人,如今与那真正的秘密只有一门之隔,也由不得她们不紧张。

    忽听得“哒哒哒”之声响起,从那铁门传来,楚欢刚刚按下一个梵文,便听到这声音响起,吃了一惊,随即便瞧见那些梵文已经不由控制,如同电报机一般,自行起落,有的凸起,有的陷入,宛若跳舞一般,楚欢心下吃惊,沉声道:“小心!”只怕这铁门有问题,向后急退,护住如莲往后退出七八步远,琉璃和毗多罗吒也同时后退。

    “这这是怎么了?”毗琉璃先是一惊,随即想到什么,大声道:“是了,四百七十六字,佛母已经念出四百七十六字,这这机关被触动了。”

    楚欢看向如莲,见如莲清秀的脸上也是显出一丝惊恐,问道:“小妹,经文已经念完?”

    如莲道:“是,都都念完了!”

    便在此时,只听媚娘声音从身后传来:“欢哥,怎么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机关已经触动。”楚欢听如莲说经文已经念完,脸显兴奋之色:“看来我们猜的没有错,无我相经,正是打开地下城的通关密码,哈哈哈!”忍不住过去握住如莲手臂,笑道:“小妹,你记得一字不差,这次你可是立下了大功。”忽地觉得这话不该如此说,如莲见楚欢欢喜,也是开心,腼腆笑起来。

    毗多罗吒瞧见铁门之上的梵文字噼里啪啦直响,赞叹道:“这道铁门的机关,真是精巧无比,我见过无数能人异士,有此等本事的,不但见没见过,连听也不曾听说过。”

    说话之间,却见到大铁门竟已经开始向上缓缓升起,几人排成一排,瞧着巨大的铁门一点点打开,都是欢喜不已,这时候倒不是因为能够看到地下城中的秘密,而是绝境之中,竟然能够打开此门,那种心理上的成就感让人振奋。

    只片刻见,大门已经升起数丈之高,城内黑乎乎一片,一时间也看不清楚景象,那铁门却戛然而止,停在了半中间。

    众人互相看了看,楚欢才向毗多罗吒道:“大哥,咱们咱们是否进去?”

    毗多罗吒想了一下,终是道:“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随即沉声道:“不过我有言在先,今日我们六人无论见到什么,出去之后,不可对外透露一个字。心宗历代八部众进入佛窟,出去之后,从无一人谈及佛窟之内的秘密,既是如此,自有其道理,我们当然不能破了先人的规矩。”

    楚欢微微点头,道:“媚娘,大妃,进去之后,随在我身边,不可触碰里面的任何东西,如大哥所言,无论看到什么,出去之后,就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古萨大妃本还在担心这帮人会将自己留在城外,听楚欢话风,明显是允许自己也进入城中,心下欢喜,道:“古萨蔌蕥对上天起誓,今日所见,若有一字泄漏,永世不得超生。”

    其实众人最戒备的便是古萨蔌蕥,她既然立下誓言,几人也不再耽搁,毗多罗吒拿着火折子走在前面,率先往城中去,琉璃担心城内另有机关,护在如莲身边,媚娘和古萨蔌蕥则是一左一右跟在楚欢身边。

    经过铁门,这时候看清楚,这城墙极厚,一条平坦的石道通往里面,毗多罗吒火折子照到的范围并不远,但却能够看到,入城之后,是一条宽约三丈左右的石道,两边却是沟渠,听得水声哗哗,靠近石道边上瞧了瞧,石道两边却是如同河流般的沟渠,里面竟有流水淙淙。

    楚欢疑惑道:“这城里空无一人,已经七十多年不曾有人进来,但水流如常,并无干涸,如果没有水源以及循环水系统,绝不可能有如此情况。”

    琉璃也是颔首道:“不错,能够保持水流畅通,必然是极为精巧的机关,设计此城之人,当真了得。”

    众人四下里扫视,火折子的光芒实在是太小,而地下城又实在太过庞大,随口说一句话,便有回声在周边扩散,根本无法看清楚城内到底是什么状况,而且这条石道笔直向前,并无其他岔路,楚欢虽然目力惊人,也只是感觉附近似乎有高大的建筑存在,依稀看出轮廓十分古怪,却始终看不仔细。

    众人只怕城内另有其他机关,所以行走的很慢,如此竟是走了一炷香的时间,才瞧见是到前面出现一个台阶,那是环形的台阶,毗多罗吒举起火折子,众人看到前面似乎是一个圆形的大石台,自下而上,少说也有上百级台阶。

    毗多罗吒手中的火折子已经所剩不多,回头道:“火折子快熄灭了,咱们先要找到这城里是否有可以生火的东西,否则咱们就是两眼一抹黑了。”

    其实从进城之后,几人只是在一条笔直的石道上走到这里,两边沟渠也直通到这边,毫无其他岔路,这地下城与一般的城池完全不同,极为古怪奇特,莫说找寻到生火之物,即使连一间房舍也瞧不见。

    毗多罗吒举着支撑不了多时的火折子登上石阶,众人也尾随其后,拾级而上,虽然六人之中有半数都是受了伤,但要等上这百级石阶,倒也不是困难之事,毗多罗吒第一个登上圆形石台,这时候才发现,身在这石台之上,竟然显得异常渺小,四周都是不见五指的漆黑黑幕,几人似乎完全被黑幕所吞噬。

    毗多罗吒和楚欢倒也罢了,琉璃等人虽然武功不差,但毕竟是女人,处在这空旷漆黑的空间里,内心多少还是有些忐忑不安,肌肤甚至泛起鸡皮疙瘩。

    “那里有人!”忽听得琉璃声音道,其他人都吃了一惊,顺着琉璃手指方向看过去,只见到石台中央那边,果然有一道人影,瞧见那身影,便是楚欢也是吃了一惊,暗想这地下城怎可能会有人身处其中,毗多罗吒举着火折子往那边过去,恭敬道:“敢问阁下是何方神圣,冒昧闯入此处,还请见谅!”

    那身影却并不说话,毗多罗吒靠近一些,终是看清楚,那身影却是一具雕像,只是造型太过逼真,而且身高与常人无疑,若不细看,还真以为是一个活人。

    楚欢凑近过来,看到雕像,脸色骤变,失声道:“这这是自由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