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寒门枭士 > 第七百六十九章 更大诱饵
    白府聚集事件后,白时中足足在家里躺了十天才去上朝,整个精神面貌都萎靡了,至少老了十岁,这也难怪,对这些文人而言,名声比什么都重要,在京城的名声坏了,比杀了他还难受,白时中和李延庆的仇怨算是结下了。

    而李延庆在这件事便彻底沉默了,基本上不怎么出门,也让人抓不到他的把柄。

    时间一晃又过了一个月,到了三月上旬,黄河水彻底解冻,黄河北岸的船只受到了金兵最严密的保护,不仅如此,他们还在河北各地收罗船只,又搞到了几千艘中型货船,使金兵有一支庞大的运力。

    而宋金之间关于归还太原的谈判也终于有了结果,金国之前答应归还太原只是指太原城,其他所占河东之地一概与之无关,这就等于归还一座空中楼阁,就算归还了宋军也过不去。

    双方又经过一个月的拉锯谈判,最终达成了妥协,宋朝以三百万银子的代价赎回太原城以南的土地,包括太原城在内,但前提是宋朝不允许在太原城内驻军,一兵一卒都不允许,衙役也不准超过百人,这就被李延庆说中了,宋朝得了面子,却丢了里子,太原城没有驻军,金兵随时可以不费吹灰之力重新夺回去。

    双方签署协议后,以宋朝交割白银时间为准,一旦白银交给,金兵就将撤出太原城,由宋朝重新派遣官员进行治理。

    第一步走出去成功,赵桓的心更大了,他立刻下旨令张邦昌着手下一轮的谈判,收回太原以北以及河北两路,不过赵桓这次没有时间限制,他知道收回河北要付出大价钱,朝廷目前根本负担不起,只有等南方银坑多上缴一点白银,那至少需要一年半载的时间。

    其实赵桓还有一个心思,在漫长的谈判期间,双方偃旗息鼓,自己就有精力重新任命南方各州的官员,彻底巩固自己的皇位,东南那位老爷子,还虎视眈眈不肯罢休呢!

    谈判依旧是在大名府进行,张邦昌等人已经住习惯了,除了没有自由外,其他都很滋润,吃得好,住得好,有女人服侍,还有大量的书籍,几个谈判使者倒也安安心心住下来了。

    这天上午,完颜斜也再一次来到了黎阳县黄河边,此时河面上已经看不见一块浮冰了,黄河之水滔滔东去,异常壮观,远处河面上,一艘大船正缓缓向北岸驶来,黄河在黎阳县这一带水流平缓,适合行船,河面也不算宽阔,两岸都是平原,非常适合做黄河渡口,历史上的官渡之战就是在这里爆发。

    不多时,大船靠岸,完颜宗望快步从船上走下,来到完颜斜也面前单膝跪下抱拳道:“参见都元帅!”

    “渡河怎么样?”完颜斜也关心地问道,他关注每一个细节,包括金兵能否适应渡黄河。

    “回禀都元帅,卑职已经亲自渡河三次,完全没有问题!”

    完颜斜也点点头,最担心的一件事也落下了,他又吩咐道:“接下来要演练几艘船南下,当心一点,不要让宋人起疑心了。”

    “请都元帅放心,卑职会处理得当!”

    完颜斜也又吩咐了几句,这才返回黎阳县,完颜斜也的压力很大,狼主已经表态他不愿意久呆燕山府,这就是在催促完颜斜也了。

    完颜斜也心里明白,他原本准备在今年十月实施的计划已经无法拖下去了,他必须在三个月内给狼主一个交代,这也是完颜晟给出的期限,完颜晟打算回黄龙府过夏天。

    完颜斜也策划已久的方案必须立刻实施。

    下午时分,二十几名‘宋军’打扮的骑兵护卫着一名文官从黎阳县出来,他们在黎阳码头上了船,完颜宗望亲自送他们过了黄河。

    赵佶南下后并没有去杭州,而是驻停在江宁府,宋军灭南唐后,拆毁了南唐大部分违禁宫殿,但因为南唐李氏早在后周时代就去除了帝号,向北方俯首称臣,宋军也就没有完全摧毁宫殿,留下了一座宫殿作为宋帝南巡时的别宫。

    这座别宫一百多年来一直有人修缮打理,使赵佶在江宁府也有了落脚之处。

    赵佶这次退位当然是心不甘情不愿,但没有办法,金兵来势太凶猛,大宋有灭国之忧,万一大宋灭国,他赵佶就成了末代皇帝,他承担不起这样的罪责,只能选择退位,把皇位交给儿子,让儿子去承担这份灭国的罪责。

    但最后的形势却出乎赵佶的意料,李延庆率领宋军居然顶住了二十五万金兵的疯狂进攻,守住了东京汴梁,金兵被迫北撤,赵佶当然不会认为金兵北撤是谈判的结果,他心里有数,完全是李延守城庆的功劳,是李延庆派出手下大将烧毁黎阳仓促使金兵不得不北撤。

    既然暂时没有了灭国之忧,赵佶便又开始考虑如何复国,南面直接称帝复位的方案他已经否定了,虽然最简单,但政治上的后果他承担不起,毕竟宗庙还在京城,他最终还是决定重回开封府,走正统之路复位。

    只是他儿子太狠,自己刚刚和王黼等旧臣联系上,便被他下手宰了,无奈,赵佶的目光便落到了军方,这是另一个有效的办法。

    李延庆当然是最合适的人选,在军方和民间都威望极高,偏偏又被愚蠢的儿子贬黜,这个时候赵佶当然要极力拉拢李延庆。

    李延庆的父亲李大器,赵佶早已经派人去秘密联系过了,李大器虽然无法给他明确的答复,但至少表态中立,也算是一个好的开端,还曹家,曹老爷子也明确表态中立。

    但这两人表态还不够,关键是李延庆本人,就在昨天,李延庆派来的心腹终于抵达了江宁府。

    书房内,赵佶亲手写下了一份正式的太上皇旨意,这是李延庆支持他的条件之一,旨意中明确答应册封李延庆为郡王,同时允许李延庆娶一名帝姬为次妻,这也是李延庆明确提出的要求,这当然是为谋取政治上的筹码,赵佶完全理解李延庆的心思。

    只是让帝姬下嫁臣子为次妻,似乎没有这个先例,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皇家面子上不太好看,但为了能复位,赵佶已决定豁出去了。

    写完了圣旨,赵佶亲自取玺在圣旨下面盖下了自己的宝印,等墨迹和印泥稍干,他将旨意装进一只朱漆竹筒中,交给了一名心腹侍卫,让他转给李延庆派来的人,这就是李延庆支持他复位的条件之一,一个是地位,一个是身份,当然,李延庆还有别的条件,但那些条件都不大,完全可以以后再协商。

    送走了圣旨,赵佶稍稍松了口气,这时,一名宦官在旁边低声道:“陛下,蔡相公有紧急之求见!”

    蔡相公便是蔡京长子蔡攸,是赵佶的心腹重臣,虽然蔡攸已被新帝赵桓罢免的相位,但赵佶并不承认,就像他不承认自己已经退位一样,依旧要求宦官侍卫们保持旧有的称呼。

    赵佶点点头,“宣他进来!”

    不多时,蔡攸便匆匆走了进来,躬身行礼道:“微臣参见陛下!”

    “蔡爱卿请坐!”

    赵佶笑眯眯请他坐下,“爱卿有什么紧急之事要找朕?”

    蔡攸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宦官,赵佶会意,向两名宦官摆摆手,宦官退了下去,书房内就只剩下赵佶和蔡攸两人。

    “说吧!什么要紧之事?”

    蔡攸压低声音道:“金国派使者来了!”

    “什么?”

    赵佶大吃一惊,金国居然派使者来找自己,这这是什么缘故?

    “他们有什么事情?”

    “陛下,使者先找到了微臣,他有金国皇帝的信物,是代表金国皇帝来见陛下,他的意思是说,金国愿意支持陛下复位。”

    赵佶愣住了,金国居然表态支持自己复位?这倒着实出乎他的意料,他压根就没有想到金国也居然参与进了宋朝的帝位之争。

    愣了半响,赵佶又问道:“他们提出了什么条件?”

    金国当然不会无缘无故支持自己,一定是提出了比较苛刻的条件。

    “他们条件很简单,就是把太原、真定、河间三镇划给金国,并提出了每年两百万银子的岁币。”

    居然是要自己分裂疆土,这个条件可难办,蔡攸又小心翼翼道:“陛下,其实现在河东、河北都在金人手上,就算他们不提疆土之事,我们也同样拿不回来,其实放弃三镇,换回河东、河北大部,我们也并不亏。”

    赵佶想了想,便点头道:“好吧!你先带使者来见朕,朕再和他好好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