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九十章 逃出须城
    半夜时分,李延庆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是谁啊!”李延庆慢慢睁开眼问道。

    “李官人,快开门,有急事!”外面传来掌柜焦急的声音。

    李延庆腾地坐起身,连忙下床开了门,掌柜端着一盏油灯进门便道:“不得了啦!梁山军开始大规模搜城,梁山军内部认识的人告诉我,这次非同寻常,只要是外来人员都要被抓走,不管是哪里来的,你们不能住店了,赶紧跟我走,我把你们藏起来。”

    这时,周文元也穿上衣服紧张地跑来,“小东主,我们怎么办?”

    李延庆心里明白,一定是宋江得到朝廷即将开战的消息了,他当即立断道:“收拾东西,我们跟掌柜走!”

    他们没有什么东西,就是两个包裹,两人随即背上包裹跟随掌柜向后院走去,掌柜又安排伙计去消除痕迹,这时,李延庆忽然想起一事,“登记薄上有我们的名字啊!”

    “我已经撕掉了,他们查不到的!”

    刚走到后院,前院大门便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掌柜吓得脸都白了,他急忙给伙计使个眼色,伙计会意,慢慢吞吞问道:“是谁啊!”

    “快开门,检查客店!”外面传来了一片嘈杂的吼叫声。

    “我们掌柜不在啊!”

    “管你在不在,快给老子开门!”

    这时,掌柜已经带着李延庆出了后门,沿着一条小巷快步奔行,快到巷口时,只见大街上一队队士兵在列队疾奔,远远有将领大喊:“只要是外来人员一律抓捕,尤其京城来人,一个都不准放过!”

    “这边!”

    掌柜推开巷口的一扇门,“这是我妹妹家,你们在这里先躲两天。”

    “不搜民宅吗?”李延庆问道。

    掌柜摇摇头,“须城县一半人家都是梁山军家眷,他们不可能搜民宅的。”

    这时,一名年轻妇人出来,掌柜上前给她解释了几句,年轻妇人有点不太情愿,但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

    “那你们就呆在这里,我得回去应付士兵了。”

    李延庆和周文元万分感谢,掌柜这才匆匆走了,年轻妇人很不耐烦地对他们道:“我兄长就喜欢多管闲事,你们跟我来吧!”

    周文元连忙塞给她一锭二十两的银子,年轻妇人发了一笔小财,这才脸色转晴,眉开眼笑地给他们安排一间干净的屋子。

    这一夜李延庆无法入睡,只听外面脚步声此起彼伏,不断有人喝喊,整个县城都被惊扰得一夜无眠。

    李延庆更担心杨亮,他会不会得到消息,聪明一点,不要再进城了。

    次日上午,掌柜匆匆来了,一进门便道:“幸亏你们及时走掉,否则被抓走就没命了!”

    “掌柜得到什么消息吗?”李延庆问道。

    “一早就得到消息,昨晚抓了一百七十余人,到现在一个都没有放出来。”

    “抓了这么多,不是客店的生意都不好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估计不止是须城县吧!还有别的地方。”

    “那我们怎么离去呢?”周文元也是一夜未睡,脸色十分苍白,他更关心怎么平安离开。

    “哎!我也不知道,听说朝廷要和梁山军开战了,宋寨主愤怒异常,下令严查探子,城门管控非常严格,进出城必须要有人担保,你们先别管怎么离去,先保住性命再说。”

    李延庆和周文元面面相觑,看来他们确实遇到大麻烦了。

    “另外还有一件事!”

    掌柜又补充道:“你们在城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姓杨的同伴。”

    李延庆顿时大喜,“他有消息吗?”

    “今天一早,有个准许进城卖菜的老农告诉我,说城外有个姓杨后生让他带话,说是很不安全,他要先离开郓州了。”

    李延庆顿时松了口气,杨亮一般不会轻易离去,一定遇到了什么极为危险之事,才被迫离开。

    看来自己也必须要离开了,李延庆想了想道:“掌柜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个人,是一个梁山军将领,叫做扈诚!”

    “我知道他,他有个女儿,号称梁山军第一美人。”

    “对!就是他,看看他住在哪里?”

    “没问题,我帮你去打听。”

    李延庆取出一锭二十五两的黄金递给他,“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感谢掌柜昨天相救之恩!”

    掌柜见妹妹不在,便把李延庆拉到一边低声道:“我很清楚李官人来做什么,或许那位周官人是来买房,但你绝对不是,宋江贴出告示了,揭发一个朝廷探子,赏银千两,如果我出卖李官人,我至少可以得到千两赏银,但我不是为了钱才帮你,如果我出卖你,我没法对这里交代。”

    掌柜指了指自己的心脏部位,“我不想昧着自己的良心做事,更不想将来被朝廷清算。”

    李延庆点点头,“你会得到回报的,我向你保证!”

    掌柜向李延庆抱拳行一礼,转身匆匆走了,周文元走过来低声道:“我觉得有点不靠谱,他会不会是在套小东主的话?”

    李延庆淡淡道:“若他要出卖我,昨天晚上我们就该被抓走了,现在除了相信他外,我们也没有了别的选择余地。”

    .........

    中午时分,掌柜又一次来到了李延庆的藏身处,李延庆连忙迎上来问道:“有他们消息吗?”

    “他们的住处我倒是打听到了,但他们父女住在城外军营内,不住在府中。”

    “可以联系到他们吗?”李延庆又追问道。

    “我肯定不行,但估计他们府中的管家可以。”

    “能不能再麻烦掌柜跑一趟。”

    “当然没有问题,但....最好李官人能给我一个信物。”

    李延庆想了想,便回屋取了一枚象棋石子,递给掌柜道:“请管家把这个给他主人,就说是故人来访。”

    在一般人眼里,这只是一枚普通的象棋石子,对于武艺高强之人,一入手,他们便知道这是什么了。

    黄昏时分,院外又传来一阵敲门声,李延庆急忙跑到院子里,只见掌柜带着一个年轻的女将进来,赫然正是扈青儿,扈青儿见到李延庆,眼中顿时闪过难以掩饰的喜悦,随即又阴沉下脸道:“你怎么又来了?”

    李延庆微微笑道:“我来窜门看看亲戚,如果不欢迎就算了。”

    “你哪里是来看我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如果不是搜城,你会来找我?”

    李延庆没有回答她,向掌柜抱拳行一礼,“多谢了!”

    掌柜笑了笑,回一礼走了,李延庆这才对扈青儿说:“进来喝碗茶吧!”

    扈青儿哼了一声,跟他走进了房间,“你说吧!想要我帮什么忙,先申明,你若想要梁山军的情报,我无法提供。”

    李延庆拾起桌子三张纸递给她,“这是我师兄送给你的,对你可能有用。”

    “是什么?”

    扈青儿随手接过纸,却一下子被纸上的绘图吸引住了,纸上只有一招软鞭法,非常简单地直线挥出,但光是解释这招鞭法就足足用了一页半的纸面,包括怎么出力,手腕挥鞭的技巧等等,每一步解释看起来都匪夷所思,但细细一想,却又合情合理,比之前的鞭法高明了不知多少倍,一个字,就是‘快’。

    她又连忙看第三张纸,第三张纸是一种新的鞭刃,上面详细写了该怎么打造,用什么材质。

    虽然只有三张纸,却俨如给扈青儿打开了一扇窗户,让她看到了一个全新的武学世界。

    扈青儿看得如醉如痴,手腕也忍不住比划起来,完全忘记了李延庆还在自己身旁,李延庆给她倒了一碗茶笑道:“这招鞭法还有用吧!”

    扈青儿顿时醒悟,脸微微一红,叹息道:“你师兄的武艺真是深不可测,若学会这一招,我的武艺恐怕要进入梁山前十了。”

    “你也太小瞧我的师兄了,你真把这一招吃透了,我觉得你进入前五没有问题,什么时候我也教你飞石吧!”

    扈青儿顿时眉开眼笑,“那就说好了,不准赖皮哦!”

    “我说话算话,但你要先帮我出城才行。”

    扈青儿瞪了李延庆一眼,暗咬银牙道:“我就知道你是出不了城才来找我,还不承认!”

    李延庆打了个哈哈,“出城也是其中一方面嘛!”

    扈青儿没好气道:“我早就替你准备好了。”

    她走出院子,从门外女兵手中拿来两套盔甲,递给李延庆道:“你和你的同伴把它换上,我这就带你们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