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时空穿梭手机 > 第九百一十六章 谈话·
    “薇薇小姐和夫君这么多年,夫君对薇薇小姐也很有感情吧。”小倩同志道。

    安阳眯起了眼睛,什么也没说,回身握住了她的手,很怕她因此感到不愉快,但接到的回应是小倩同志也紧抓住了他的手。

    “夫君很在意我,我很高兴,而夫君也应该知道,对一个古典女子而言,其实这已经是奢望了。”小倩同志很平静的低头看着他,带着淡淡的笑容,“我实在不该奢望太多,夫君已经给了我很多我本该得不到的,我已经很满足了。”

    顿了顿,她又坦然道:“我很爱夫君,我也希望夫君只属于我一个人,但事实是我并不会因此而高兴,自然,我也不会因夫君接受薇薇小姐而伤心。”

    安阳微微低头不去看她,眼神还是闪烁不定。

    作为一个三观正常的成年人,并且受过高等教育、读过很多书,他当然知道封建主义的思想完全是对女性的荼毒。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生存于封建古代的女子会毫不介意自己所爱的男人三妻四妾,哪怕她已经被荼毒得认为男人三妻四妾是天经地义的,认为自己就该心平气和的接受自己男人的所有决定,甚至认为自己心底升起的妒忌、不满都是不该有的。但她还是会不满,然后一个人默默伤心哀叹又不断向自己强调自己实在不该有这样的情绪。

    除非她的精神已经被彻底扭曲,除非她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了,她才会真的对自己的爱人将爱情分给另一个女人无动于衷。

    所有认为“古代女人都不会介意自己男人纳妾”的人都是直男癌和yy病的深度患者,同时他们也会是标准的男权主义者,并且这样的人大多年龄并不大,阅历不够罢了。

    要知道古代社会的女人也是人啊,她被男权主义蒙住双眼,可她依旧有人的情感,依旧按照人的思维方式在思考啊!首先考虑过这点吗?任何人都不会平白无故又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挚爱分一半给别人,哪怕她同意,哪怕她愿意,却也终究会心酸。

    小倩同志便也是这样。

    至少安阳是这样认为的。

    如果你爱一个人,又怎会愿意她受到伤害?谁说女子就要为了男人而牺牲自己的情感呢?大男子主义终究是要不得的啊!

    可手机屏幕上这句话却又如一柄尖刀一样扎进他心中,它是如此锋利,饱含着如此深的情感,几乎概括了他和纪薇薇在一起的全部,造成的结果便是如一记重锤似的打在他心上,令他一个人坐上屋顶久久沉默。

    你本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这时小倩同志深吸了一口气,又平静悠然的道:“夫君,你我漫长岁月,没有什么是过不了的。而在这漫漫长路中,最好不要一开始就失去所有,我已经只剩夫君了,弄得最后,夫君不要也只剩我才好。”

    安阳的心顿时又一颤。

    这话既然他对自己身边这名女子万般心疼,又让他瞬间想到了好远的地方。

    或许以后,他也会失去全部。

    半晌,安阳才道:“或许是我和纪薇薇的感情太久了,已经发酵到连我也尝不出它什么味道了,也可能是日子中积累的灰尘蒙住了我的眼睛,可在你的眼里,你觉得我和纪薇薇是种什么感情?”

    “薇薇小姐痴恋夫君这么多年,夫君肯定是知道的,坦然道,这实在令人感动和不容辜负。”小倩同志静静道,从声音中听不出哪怕半点悲喜,“表面上只是薇薇小姐痴恋夫君,但其实只是薇薇小姐主动而已,如果排除掉薇薇小姐主动的行为,其实夫君对薇薇小姐和薇薇小姐对夫君并没有多大区别。”

    安阳闻言,顿时便沉默。

    身在棋局中,心受输赢所乱,受棋子所乱,受对手所乱,甚至受过冷的风和过烈的日所乱,当然没有旁观者看得清楚。

    小倩同志继续深呼吸,也看着远方的城市高楼灯火,又道:“薇薇小姐从来都能为夫君付出一切,夫君也愿意在关键时刻为薇薇小姐倾尽所有,薇薇小姐总会关心夫君,夫君也会关心着薇薇小姐,你看,是不是一样的?”

    安阳没有回答。

    时间过晚,远方城市高楼大厦的灯便逐渐熄灭了,从这里望去路灯的光芒已极其暗淡,只剩巨大的招牌还在发光,而无人注意到这片地区的天空异常的明净。

    安阳抬头看着头顶的星辰,小倩便也陪同他看着星空。

    直到挺晚了,他才起身,小倩同志便也随同他往楼下走去,还道:“夫君不要辜负了薇薇小姐才是。”

    安阳也沉默着,甚至都不敢看她。

    往旁边扫了一眼,却正好与另一栋别墅顶上的两双目光对上,似乎是在晚上修炼的黄岚和小婵,不过她俩的修炼过程显然不认真。

    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他拿着手机出神了许久,那短信页面便一直没有熄灭。

    小倩同志识趣的没有躺他旁边,而是捧着一本书坐上被装饰得异常漂亮的飘窗,就着头顶的筒灯看起来,将空间和时间都留给了安阳一个人。

    她只偶尔传出翻书的声音,使安静的房间更显宁静,而她坐在飘窗上的身影也是格外令人心静,一头长发垂下,唯美的脸庞十分专注,温柔之余又是满满的知性美。

    安阳还是下定决心,打了一长串字,然后又删掉,如此重复几次,才终于道:“酒醒了?”

    这简直是句不咸不淡又堪称废话的话!

    幸好小倩同志无比贴心的在看书,若是在他身边看他这么扭捏,非得笑死他不可。

    显然纪薇薇也是这么认为的,于是安阳很快收到回复,是一长串省略号。

    “……”

    安阳顿了顿,往日里的果断在这个时候都扔垃圾桶里了,他继续发道:“我昨晚上连夜去处理了些事,一直忙到今天,刚刚才看见你的消息。”

    纪薇薇又回了一串省略号。

    正当安阳以为她不会再发时,又见一条纪薇薇的短信发来:“平常你看见了不也是当没看见么?怎么今天这么矫情,还特意拿出来说?”

    “你也知道矫情啊?”

    “是啊,我自己看了都觉得矫情,一身鸡皮疙瘩,还好是喝醉了发的!”

    “酒后吐真言!”

    纪薇薇这次沉默了很久,才发来短信:“你今天很奇怪啊!受什么刺激了,说给本女神长长见识。”

    “……被你刺激了。”

    “啊?”

    这次换安阳沉默了许久,才开门见山的道:“我是不是特别对不起你?”

    “你怎么了?”纪薇薇很惊讶。

    “我在和你讨论正事呢!”

    “……我有点懵逼。”

    “我确实挺辜负你的。”

    “又不是你的错,可能怪我们没长大之前太熟了吧,好不容易真的长大了,你又突然看上了蒋欣柔,而我居然还脑残的帮你出谋划策!”一条短信发完,纪薇薇马上又是另一条短信,“你说我当初要是耍些心机把蒋欣柔给干掉,结果会怎么样?”

    “谁知道呢,不过你不会那样做。”

    “……尼玛你真是话题终结者啊!你这样让我还怎么接下文?我都找不到怎么开口了我。”

    安阳打了一串省略号发过去,又道:“我们还是见面说吧,你什么时候有空,咱们找个时间见一面,聊聊。”

    “你是真受刺激了,你现在方便么,你女朋友在旁边么,要不我给你打个电话?”

    “电话里说不清。”安阳道,“我这些年经历了挺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也有很多从不敢和任何人说的秘密,你想听吗?”

    “特么!你果然有事瞒我!”

    “你胸上有颗痣的事不也没告诉我?”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偶尔看到的呗!”

    “那位置走光都看不到,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初中高中偷看过我洗澡?”

    原本挺正经严肃的深夜聊天到后来变成了两个人的胡扯,直到纪薇薇实在忍受不住困意,这才结束。

    而当安阳关了手机,小倩同志转过头来笑意吟吟的看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继续低头将一个段落看完,这才将书合上,从沙发上下来坐到床上,对安阳道:“夫君决定好了么?”

    “好了。”

    “那睡吧!”小倩同志顺势往安阳身上倒去,手一指关了灯,只剩床头灯散发着昏暗的橘红光芒,照得房间十分暧昧。

    而更令人羞怯的事便随之发生了。

    次日,纪薇薇直接请了假,和他约在程茂大厦的顶端咖啡厅。

    一见面她便道:“你到底受什么刺激了,你和你女朋友关系不是挺好的么,难道出了什么意外?还是你被雷劈了?掉进了粪坑?被苹果砸坏了脑袋?”

    安阳苦笑不得,只得道:“你记得我给你说的秘密吗?”

    “当然!”

    “你想听吗?”

    纪薇薇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这不废话么?

    安阳将心态调整得很是平静,凝视着纪薇薇的眼睛,才道:“我要是给你说安氏集团是我创立的,你会相信吗?”

    感谢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