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死亡进度条[穿书] > 29.梦想
    容洲中最后坐到了向傲庭身边, 和时纬崇一起把陈清夹在了中间, 到此,廉君这顿老友聚餐算是彻底被搅黄了。

    确定廉君基本安全了之后,时进见好就收,十分识趣地安静下来, 还把向傲庭的羽绒服还给了他, 然后借口给哥哥们加餐具独自摸出了包厢, 找上了卦二。

    卦二靠在圆桌边上,见他一脸严肃地靠过来, 挑眉问道:“怎么了,被你哥欺负了?”

    “不是。”时进凑近他, 压低声音说道,“刚刚我去接人的时候发现四周几个包厢里好像有人, 但服务员却说今天二楼三楼都是空的,我觉得有点奇怪, 咱们最好多注意一下。”

    卦二眼神一闪,说道:“今天这里二楼三楼确实没人,陈先生说考虑到君少身份特殊, 所以提前把二楼三楼给包场了。你看到哪间包厢有人?怎么发现的?”

    时进觉得他反应有些不对, 太淡定了, 狐疑地看着他,回道:“隔壁两间好像都有人, 刚刚我闹着玩把我三哥的帽子和围巾在走廊上摘了下来, 然后我听到本来是空的包厢里传来了一些模糊人声……”

    他说着说着, 见卦二表情越来越奇怪,渐渐回过味来了,伸手揪住卦二的衣服,压低声音咬牙说道:“你知道隔壁两间包厢有人?”

    “知道啊。”卦二摸了摸鼻子,想笑又憋住了的样子,伸手指了一下地面,“一楼大堂里坐着的还全是官方的人呢,不然君少怎么可能答应让你过来,所以放宽心,该吃吃,该喝喝,天塌下来了有高个的顶着呢。对了,你哥怎么一个个全来了,你喊来的?还有,你刚刚那么夸你那几个哥哥,是看出陈先生不对,故意的?你这也太敏锐了吧,脑子怎么长的。”

    “……不是,我就是夸着玩玩。”时进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松开他,突然觉得心好累,在心里喊小死,“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

    小死短暂沉默,苍白安慰:“没关系,我比你更傻。”

    时进:“…………”

    时进生无可恋地带着餐具回了里间,瘫在廉君身边不说话,彻底蔫了。

    “怎么了?”廉君询问。

    时进瞄他一眼,又瞄一眼陈清,摇了摇头,默默把椅子往向傲庭那边挪了挪,决定暂时和廉君单方面绝交几分钟,缓解一下今天过于波动的情绪。

    廉君看一眼两人之间拉大的距离,敛目没再多问,按铃把卦二喊进来,又要来了菜单,添了几道菜,其中有一道是时进曾经说过想吃的烤全羊——的幼年版,烤羊羔。

    时进已经深陷自我厌弃深渊不可自拔,并没有注意到廉君报的菜单。

    向傲庭同样注意到了时进情绪的变化,心里十分满意他和廉君的“保持距离”,伸手帮他把餐具也往这边挪了点,问道:“饿了?”

    时进摇头,抬眼看着他,幽幽问道:“四哥,我刚刚介绍你们的时候,是不是显得特别傻?”早知道廉君对这次出行是有准备的,他又何必闹这一场,老老实实坐着蹭饭就行了。

    千言万语一句话,他果然还是太年轻。

    向傲庭见他蔫蔫的,眉眼软化,刚准备开口安慰,坐他旁边的容洲中就开了口,语气古怪:“你什么时候不傻了?有些人虽然身体长到了十八岁,但智商却还停留在十年前,不傻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多大人了还显摆哥哥,羞不羞。”最后一句话声音比较小,几乎只是在唇边嘀咕了一下。

    时进恼羞成怒,怒目而视,朝他扬起了拳头。

    容洲中瞪他一眼,不理他了。

    向傲庭夹在中间,有些无奈,还有些想笑——太久了,这种兄弟之间打打闹闹温情相处的画面,已经太久没有出现过了。

    今天这顿饭毕竟是廉君的主场,时家几位兄长算是不请自来,所以在等菜上齐的功夫,时纬崇识趣地以有事想和几个弟弟单独说的借口,喊来服务员在外间另开了一桌,带着几个弟弟去了外面。

    时进也跟着去了,廉君没有阻止,只嘱咐卦二一会让服务员把后面加的几道菜都送到时纬崇那桌去。

    本来热闹的包间迅速冷清了下来,廉君亲自给陈清倒了杯茶,放到桌盘上转到了他面前,没头没尾地说道:“时进对危险的感知特别敏锐。”

    陈清被“危险”这两个字刺地心脏一跳,伸手接下了廉君转过来的热茶,干巴巴应道:“是、是吗,他看起来年龄不大,是你收的新人吗?”

    “是的,他成长得很快。”廉君靠在轮椅上,又给自己舀了一碗汤,边慢慢地搅,边状似闲谈般地说道,“时进很懂分寸,也很贴心,从不会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过于无礼。”

    陈清听着听着,额头慢慢出了汗。

    两人相识多年,陈清自诩对廉君没有七分了解,五分也总该是有的。廉君从不会在不恰当的场合说些没意义的废话,但现在廉君却突然没头没尾地夸起了一个新收的属下,并表明这个刚刚处处显得高调咋呼的属下平日里是很懂分寸的,再结合之前那句“时进对危险的感知特别敏锐”,陈清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廉君的意思——我知道你的不对劲,不仅是我,甚至连我新收的属下都看出了你的问题,所以趁我还没撕破最后一丝温情的面具,你最好抓紧机会主动坦白。

    “廉君……”陈清开口,想说什么,嘴张了张又闭上,像是被人抽去了精气神一般,瘫软在了椅子上,苦笑了一声,“廉君,你还是这么……我记得你以前是不喝汤的。”

    “人都是会变的。”廉君终于抬眼看他,问道,“当年我送你的那盆富贵竹,长得还好吗?”

    陈清一愣,咀嚼着这个太久没听到的暗号,眼神恍惚一瞬,眼眶突然就红了,抬手抹了把脸,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坐正身子,紧紧看着廉君的眼睛,回道,“挺好的,发了三根新芽,可惜被猫抓烂了一根,另外两根被我太太挪到新盆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救活。”

    这话的意思翻译过来就是:自我们分开,我有了三个新的家人,其中一个被伤,另两个被抓,被伤的是我太太,被抓的是我孩子,请救救他们。

    廉君拢眉,见陈清满眼期盼紧张地看着自己,朝他点了点头,温声回道:“会救活的,喝点汤吧,今天这汤不错。”

    得了许诺的陈清身体陡然放松,脸上露出一个想哭又想笑的表情,像是长久以来压在心里的石头终于松动了一点,无声对廉君说了声谢谢,主动扯起了其他话题。

    外间,时家几兄弟的饭桌气氛也不太平静。

    时进独坐一边,三位兄长坐他对面,中间是陆续上齐的各色美食,菜香弥漫,却没人动筷,阵势如同三堂会审。

    时纬崇开门见山,说道:“小进,这次我们过来,是想和你、也和廉君谈点事情。”

    时进已经猜到时纬崇和容洲中多半是向傲庭喊来的,只是不知道他们是为什么过来,见时纬崇表情这么认真,不由得有些头皮发紧,问道:“你们想谈什么?”

    “谈你的去留问题。”时纬崇回答,眉头微皱,语重心长,“廉君说你的去留全由你自己决定,小进,我希望你跟我回家。”

    原来是要谈这个。

    时进稍微放松,依然狠心拒绝:“大哥,对不起,我不想回去。”

    “小进。”时纬崇面露不赞同,说道,“我以为我们已经解开了误会。”

    时进早就想和这几位已经排除了杀人凶手嫌疑的哥哥们好好谈谈了,见此时时机正好,于是整理了一下语言,认真说道:“大哥、三哥、四哥,我以前确实对你们有些误会,这段时间也太过任性,害你们为我担心了,对不起。我不想骗你们,以前我不想回家,确实有一部分你们的原因,但现在我不想回家,却只是因为我想留在夜色,我喜欢这里。”

    时纬崇三人齐齐皱眉。

    “咱们家的情况毕竟和普通家庭的不一样。”时进继续解释,语带叹息,“你们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和事业,有各自需要照顾的亲人,我身份尴尬,跟你们回去,也不过就是重新住回那栋空荡荡的大房子,一个人上学放学,等你们偶尔有空和我联系一下……我这么说不是在指责你们什么,只是想让你们明白,比起以前那种生活模式,我更喜欢现在的生活。呆在廉君身边,我一样可以学很多东西,不比在学校差,卦一他们都在很用心的教我,我很喜欢他们。你们就当我是在廉君这里上大学,只不过学的东西比较另类……我已经成年了,你们就信任我一次,好不好?”

    时纬崇眉头紧锁,向傲庭表情紧绷,就连容洲中都摆着一脸“你在说什么傻话”的表情,无声告诉着时进他们的答案——不好,怎么可能好,哪有哥哥会同意弟弟去黑社会那里上什么狗屁“大学”,嫌日子过得太痛快了吗。

    向傲庭摇头说道:“小进,这不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而是你呆在廉君身边,随时可能会遇到危险的问题。”

    时纬崇补充问道:“小进,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未来?你这是在断自己的后路。”

    “我知道,我都想过。”时进看向他们,坚定回道,“可即使危险,我也想留下。四哥,如果我现在跟你说,开战斗机很危险,想让你退下来选一个更安全温和的部门,你会愿意吗?”

    向傲庭皱眉,不说话了。

    时进又看向容洲中,问道:“三哥,如果我说当明星很危险,时不时要被私生饭骚扰,还得面对无处不在的狗仔,想让你过回普通人的生活,或者退居幕后,你愿意吗?”

    容洲中冷笑:“你爱作死就作死,拿我类比什么,再把‘明星’这种花瓶头衔安在我头上,我把你头拧下来。”

    时进:“……”

    时进选择无视他,又看向了时纬崇。

    时纬崇抬手打断了他准备问出口的话,眼神有些复杂,像是又重新认识了他一次,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虽然我有一万种方法告诉你呆在廉君身边的危险,和其他职业可能遇到的危险有着本质的区别,但你估计也不会听。我现在就只问你一句,你真的非呆在廉君身边不可?”

    “对。”时进毫不犹豫回答,还不忘拍马屁,“我也相信我不会没有后路,你们就是我的后路。”

    这马屁拍得那是相当到位了,时纬崇和向傲庭表情几乎是立刻就缓和了下来,就连容洲中都稍微舒展了眉眼,轻嗤一声,没有反驳他这句话。

    “为什么一定是廉君不可?”时纬崇问。

    当然是因为进度条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啊。

    时进心里回答,面上却说得真情实感,情深意切:“因为他很好,我想跟着他。哥,你们就依我一次吧,我就想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

    时纬崇沉默,过了好一会才问道:“你就这么喜欢廉君?为了他连命都可以不要?”

    时进:“……啊?”

    容洲中唰一下坐起身,表情变得超级难看,问道:“老大你说什么?谁?谁喜欢谁?这小兔崽子毛都没长齐,你说他喜欢谁?”

    时进也是一脸懵比,看着时纬崇一脸看着失足少年的沉痛表情,心中陡然反应过来了他说的是什么,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噎死自己,先扭头看了下里间的门,确认门好好关着之后松了口气,压低声音解释道:“大哥,你乱说什么呢,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我就是、就是崇拜君少,崇拜你知道吗?我也想变成他那么厉害的人,你、你……你思想太不狭隘了!”

    时纬崇愣了一下,皱眉看向傲庭一眼,定定看向时进,确认问道:“你不喜欢廉君?”

    时进崩溃反问:“你怎么不说我喜欢你呢。”虽然廉君确实长得好,性格也好,对人也好,哪哪都好,但、但是……命还悬在钢丝上,谈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胡闹!”时纬崇皱眉呵斥,也终于反应过来大家似乎闹了个乌龙,再次确认问道,“你真的只是崇拜廉君?”

    时进用力点头,点得像是要把脖子拧下来。

    向傲庭憋不住了,忍不住问道:“那你干什么那么在意他?”

    “他是我老板,他死了我就没地方吃饭了,我当然要在意他。”时进回答得理所当然,答完用一种“你居然是这种人,我看错你了”的眼神看着向傲庭,一脸的痛心疾首——不用想了,今天时纬崇这出误会绝对是向傲庭弄出来的!

    向傲庭尴尬地避开他的视线,表情略显狼狈。

    容洲中则慢慢靠回椅背,视线在众人脸上滑过,表情恢复正常,扯起嘴角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声,说道:“你们这一天天的可真会折腾,这么会玩,干脆都跟着我来混娱乐圈吧,保证天天头条。”

    时纬崇沉默,还是沉默,最后憋出一句:“所以你说的想做的事,就是想成为像廉君那样的黑社会老大?”

    “什么黑社会不黑社会的,大哥,我们这可是合法组织,做正经生意的。”时进认真反驳,板着脸反问,“就许你们又当老板又当明星又开飞机的,就不许我心怀天下,以帮助合法暴力组织老大洗白,做一个背后的救国英雄为人生目标?你们怎么能这样扼杀一个年轻人的梦想呢。”

    时纬崇&向傲庭:“……”

    容洲中一脸看智障的眼神看他,嗤笑出声:“不,你那不叫梦想,叫妄想。”

    时进再次怒目而视,朝他举起了拳头。容洲中脸一黑,在桌下伸腿踢他。

    ……

    等廉君吃完饭和陈清一起出来时,外间已经只剩时进一个人了,时纬崇等人都不见了踪影,而且时进的表情还有些奇怪,眼神闪闪烁烁的,一看就不对劲。

    廉君拢眉,问道:“你哥哥们呢?”

    “有事走了。”时进回答,想起时纬崇走前坦白的和廉君的谈话内容,只觉得没法直视廉君的脸,心里尬得要升天,想解释一下,又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廉君见他不看自己,眉头皱得更紧,却暂时没说什么,只示意他跟上自己,滑动轮椅把陈清送出了饭庄。

    饭局有惊无险地结束,等众人坐上回程的汽车,彻底离开饭庄范围时,廉君的进度条迅速降回了500,彻底安全了。

    时进松了口气,侧头看一眼坐在身边的廉君,犹豫了又犹豫,纠结了又纠结,还是觉得早点解释一下比较好,于是主动起了话题,说道:“那个,君少,听说我大哥今天和你谈了点事……?”

    廉君放在膝盖上的手指一动,收回看着窗外的视线,侧头看他,示意开车的卦二把挡板升起来,确定环境绝对封闭之后,才接话说道:“确实谈了点事,你想说什么?”

    时进觉得自己要窒息了——居然升了挡板,廉君肯定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了!

    真是再没有比现在更尴尬的时刻了,他的哥哥,跑去跟他的老板,说他对老板有企图,还用这个和他的老板谈判,而他现在还得硬着头皮和老板解释自己并没有对老板起歹心。

    真是猪一样的哥哥!

    “……对不起!”时进低头道歉,虽然尬,但还是要解释,“我大哥他是乱说的,君少我保证,我对你忠心耿耿,绝对没有起什么不敬的心思,你信我!”

    廉君放在膝盖上的手一顿,慢慢收拢,交叠放在了腹部,又侧头看向了窗外,低低应了一声。

    时进等了等,又等了等,没等来下文,抬眼看廉君,试探问道:“君少你不说点什么吗?”

    “说什么?”廉君依然不看他,露出来的侧脸上一片淡漠之色,反问道,“说你的不敢不敬就是吃饭时逼我喝汤,醉酒时喊我宝贝,出任务前占我便宜?时进,对我不敬的事情,你做的还少么。”

    “……”

    时进无言以对,这些他还真的都做过。

    这次换时进不说话了,廉君侧头看他,问道:“还想再说点什么吗?”

    时进张了张嘴,含泪辩解:“君少,我那是关心你。”

    “嗯。”廉君点头,扭回头再次看窗外,“那我也会关心你的。”

    时进:“……”

    小死弱弱出声:“宝贝是生气了吗?”

    时进默默靠回椅背,看着廉君完美的侧脸,满心沧桑,反问道:“你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是否定的吗?”

    小死沉默,在心里回答:不可能。

    ……

    回到会所后,廉君立刻把卦一等人全部召集了过来,吩咐下去一件事——全力追查陈清家人的下落,查清今晚埋伏在饭庄里的人是哪路人马,尽快把陈清的家人给救出来。

    时进这才知道陈清这次约廉君出来其实是身不由己,在见到廉君之前,陈清一直处于被控制的状态,这次和廉君见面,也全程戴着窃听器,根本不敢乱说话。

    如果不是廉君和陈清之间有一套他们才懂的暗语,陈清可能还没法告诉廉君真相。

    时进听得皱眉,终于明白了陈清全程不安的状态是所为何来,心里有些发沉——居然能够挖出廉君的朋友,通过朋友来给廉君下套,这次躲在背后想伤害廉君的人,能量似乎不小。

    “……卦九负责信息搜集,都散了吧,抓紧时间。”廉君吩咐完毕,示意众人尽快行动。

    卦一等人一一应是,领着各自的任务散了。

    时进回神,见书房里转瞬间就只剩下了自己和廉君两个人,疑惑问道:“君少,那我呢,我要做什么?”

    “你跟着我。”廉君回答,滑动轮椅准备离开,路过他身边时停了停,又补充道,“好好休息,手上的伤记得去医务室看看。”说完直接走了。

    时进目送他离开,看一眼自己手上已经从红肿变得发紫的伤痕,有点纠结——怎么现在看,廉君又像是没有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