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557章 逮捕
    独孤紫一张娇俏的脸蛋焦急苍白,半边脸肿了起来,一个的红色巴掌印子清晰可见,而独孤信身体却是轻微地颤抖着,眼眸中有一道骇然的精芒一闪而逝,又化作了茫然,手掌上青筋纵横,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周良若有所思。

    刚才的一切,实际上都在他的灵识监视之中。

    那叫做荣嬷嬷的老妪实力不俗,在道宗境界,要出手剜掉独孤紫眼睛的瞬间,一直傻乎乎的独孤信却突然像是醒了一样,猛地双掌拍出,和荣嬷嬷对了一掌,爆发出了强横的力量,竟然将那荣嬷嬷击退。

    只是独孤信毕竟是神志不清,似乎不能完全驾驭自己的力量,所以被反震之力,连同独孤紫一起被震飞落了下来,自己的手掌也受了一点点的皮外伤,后背上的衣服,也被震碎了一大片……

    这个独孤信,身上隐藏着秘密。

    下一瞬间,人影闪烁,劲风勇气,六个人影从环廊上跃下,正是荣嬷嬷和那狠毒女子一行。

    荣嬷嬷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妪,脸上横肉纵横,身躯壮硕,一双扫帚眉下的小眼睛里,闪烁着凶戾的光芒,身边其他四个老妪也和她一般打扮,身穿软甲,都是横眉竖目的悍妇。

    为首的却是一位不到二八年华的妙龄少女,锱铢满身,容貌俏丽,只是满脸的冰冷淡漠之色,双眉饱含戾气,明显是平日里被骄纵惯了,是一位无法无天的主,否则也说不出那种狠毒无所谓的话。

    客栈里的人见到这一伙人的,似乎认出了什么,顿时都收声吃饭,显然是极为忌惮这几个女人。

    “你救了这两个小家伙?你是他们的主人?”荣嬷嬷目光阴狠,走到桌子跟前,冷笑盯着周良。

    “周大哥,我们不是故意的……”独孤紫急的快要哭了出来,道:“大哥不小心碰了她一下,真的不是故意的……”

    周良微微一笑,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座位,道:“小事而已,不要管它,坐下来先吃点儿东西。”

    独孤紫一怔。

    在看到周良那熟悉温暖的微笑的瞬间,她心中的惊惶和恐惧,在一瞬间全部都消失无踪,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宁静,低下头拉着重新变成了傻子的独孤信坐到了周良侧面的长条椅上。

    这样的态度,激怒了荣嬷嬷。

    这位彪悍的老妪一呆,然后连连嘿嘿冷笑了起来,指着周良,骂道:“小事?嘿嘿嘿嘿,小家伙,只怕你还不知道你惹得是什么人,敢包庇这两个小家伙,今天你也难逃……”

    啪!

    有点儿安静的大堂里突然响起了一道响亮干脆的耳光声。

    一个肥壮的影子,像是被攻城锤击中的稻草人一样,直接倒飞了出去,黄色的碎牙从口中飞了出来,伴着鲜血……

    正是荣嬷嬷。

    这个凶悍狠毒的老妪,话还没有说完,被周良像是驱赶苍蝇一般,漫不经心地反手拍出一巴掌,竟是没有丝毫的挣扎反应余地,直接拍飞了出去……

    嘭!

    荣嬷嬷的身影从窗户里被拍飞出去,撞在了外面街道的墙壁上,留下一个肥硕的人形印记,然后缓缓地顺着墙壁滑落下来,如死狗一样瘫软在街道上。

    整个客栈大堂里死一般的寂静。

    然后是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很多人用一种见了鬼一般的目光看着周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温润年轻人,出手竟是如此凌厉,以荣嬷嬷的实力,竟是直接被碾压了。

    之前那些看到周良出手阔绰,动了心思的人,此时也一个个都将头深深地埋地,后背一片冷汗,幸亏他们还未来得及动手,否则只怕像是死狗一样躺在街道上的人,就是他们自己了。

    “你……”那狠毒倨傲的少女,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指着周良,暴怒地道:“你竟敢打我的人?你知不知道……”

    啪!

    又是一声响亮的巴掌声。

    这一次飞出去的是狠毒倨傲的少女。

    周良没有因为她秀丽出色的容貌而有丝毫的手软。

    清晰的耳光声之后,一声嘭地闷响,少女从窗户里被拍飞出去,撞在了街道墙壁上,半边脸颊肿的像是刚蒸出来的馒头一样,牙齿碎裂昏死在了街道上。

    这一次整个客栈大堂里出现的一张张几乎快要张裂了的嘴。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一个词瞬间从所有人的脑海里崩了出来——辣手摧花。

    这个温润英俊少年当真是铁石心肠啊!面对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竟然出手如此重,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心,像是拍苍蝇一样直接将她拍飞了。

    “你竟然敢打我家小姐……”剩下四个悍妇中,有一人如下了蛋的母鸡一样见着嗓子吼叫了起来。

    周良眉毛一掀,平静地道:“你们四个也想飞出去?”

    顿时那悍妇的尖叫声戛然而止,面色惊惶地看着周良。

    “滚。”周良不耐烦地挥挥手。

    四个之前趾高气昂嚣张跋扈的悍妇,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灰溜溜地离开大堂,在外面扶起昏死过去的少女和荣嬷嬷,分开围观的人群扬长而去,连一句场面话都没有敢留。

    “饿了吧!先吃点儿东西,早点回去休息。”

    周良微笑着对身边的一对兄妹说道。

    看他和颜悦色的样子,还哪里有刚才那出手无情辣手摧花的狠辣?

    客栈里的人,看着周良的目光就像是看着怪物杀神一般,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喧哗,原本距离周良桌子很近的人,也都一个个把头埋低,连吃饭都不敢发出声音,生怕引起这位煞星的注意。

    很多人也都偷偷地将桌椅挪了挪,距离周良更远一些。

    因为经常来这里的人,都知道刚才那位狠毒淡漠的女子的身份,知道这件事情并没有结束,很快就会有人来找周良的麻烦,生怕靠的近了,被当做是周良的同伙,那可就麻烦了。

    周良也察觉到了众人的异样,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不过他并未放在心上。

    这是大堂里寂静了下来,不像是之前那样喧哗,想要再通过人们的议论收集到一些信息,却是不可能了,周良心中叹了一口气,低头吃饭。

    “周大哥,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独孤紫像是惊魂未定的小百灵鸟一样,一脸的歉意。

    显然外面的世界,对于这个自从出生以来就从未接触过“迷雾森林”之外的事情,刚才的这一幕,对于她震动不小。

    “是她们太跋扈,与你们无关。”周良笑着安慰了少女一句,然后想了想,又道:“这样吧!从今天开始,我教你一些修真功法,世界何其大,弱肉强食,你要变得强大起来,才能好好保护大哥,才没有人敢欺负你。”

    独孤紫眼睛一亮,连连点头。

    这些日子创出“迷雾森林”的过程中,周良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实力,深深地震撼了这个单纯的小姑娘,如果能够跟随周良学艺,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正说话之间,客栈的老板一脸苦色,犹犹豫豫地走过来,张口想说什么,却又有些畏惧。

    周良抬头看了他一眼,笑道:“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想要让我赶紧离开,免得那女子的援手到来,打起来拆了你的客栈,对吗?”

    老板陪着笑脸,连忙小鸡啄米一般地点头。

    “已经来不及了。”周良指了指窗外的街道,道:“他们已经来了。”

    老板面色大变,顺着周良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数百个身穿黑色软甲的黑甲士兵,气势汹汹地从远处走来,为首一个壮硕的悍妇,一脸阴狠怨毒之色,正是之前被拍飞的荣嬷嬷。

    “就在这里,把这客栈给我包围了,不要放走那个恶徒。”荣嬷嬷恢复了嚣张的模样,大喝道。

    客栈老板顿时面色苍白,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周良用纸巾擦了擦嘴,低声对阿紫说了几句什么,小姑娘犹豫了一下,乖巧地点点头,连忙起身,拉着大哥顺着楼梯返回了房间。

    然后周良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不会连累到你的。”

    话音未落。

    他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客栈之外,站在门口台阶之上。

    客栈里人的所有目光,瞬间都随着周良的身影看了出去,他们没想到,眼看黑甲军到来,周良非但不赶紧逃跑,还主动走了出去,难道这人疯了不成?

    要知道黑甲军代表的可是至高无上的仙庭啊!

    难道这年轻人竟然要与仙庭对抗不成?

    “你还敢主动出来?太好了,就是这个恶徒伤了小姐,快把他抓起来……”看到周良,荣嬷嬷眼中闪烁阴狠怨毒之色,大呼小叫了起来。

    身后黑甲军呼啦啦围了过来。

    这些士兵实力最低也是道皇级境界,手持战戈,为首三个兵长模样的人,修为不俗,都在道宗级巅峰水准,表情阴森肃穆,煞气缭绕,显然都是经历过沙场锤炼、战斗经验丰富的高手。

    这样的修真者,从修罗战场之中走出来,搏杀经验丰富,相比修真界许多门派弟子要强悍很多。

    “嘿嘿,小杂碎,看你还往哪里跑,得罪了我家小姐的人,会后悔来到这世上,你死定了!”荣嬷嬷往前一步,一脸的得意,几乎是指着周良的鼻子在骂了。

    “看来你还不长记性。”周良摇摇头,抬手又是一巴掌拍出。

    荣嬷嬷只觉得眼前一花,原本还未消肿的脸又是一麻,感觉像是被巨型铁锤狠狠地砸在了脸上一样,咔嚓声中,脸颊骨碎裂开来,眼前一黑,整个人半边脸塌陷了下去,飞了出去。

    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

    三个兵长都吃了一惊,想要阻拦时,荣嬷嬷已经飞出去撞在街道墙壁上生死不知,周良的实力之强,超乎他们的想象,刚才那漫不经心的一挥手,以他们的实力,竟然无法捕捉轨迹。

    客栈内关注着外面的人群,再度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

    这年轻人真的是胆大包天。

    “大胆,黑甲军之前,还敢伤人!”为首兵长大喝。

    锵锵锵锵!

    数百黑甲军士兵都刀枪出鞘,森寒的刃芒对准周良,将他围了起来。

    周良微微一笑,道:“有些恶狗,不给她一点教训,下一次还会乱咬人。”说到这里,他看了看三位兵长,道:“黑甲军是仙庭最忠心的战士,有守疆护民之责,居然会为了区区几个悍妇兴师动众,真是叫人意外呢!”

    兵长语气一窒。

    周良不慌不乱的态度和卓然不群的贵族上位者气质,再加上之前展露出来的强横实力,让三个兵长都有些忌惮,也在暗中猜测着周良的身份,如果他真的是出身于某个仙庭贵族,那凭他们三个,还真的惹不起。

    顿了顿,其中一位兵长语气稍微缓和地道:“阁下伤了城主府的六小姐,有人报案,黑甲军不能置身事外,还请阁下和我们走一趟,事情或许是一场误会。”

    周良微微一笑,道:“好。”

    旁边有黑甲兵立刻取出了特制的道纹手铐脚镣。

    周良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三个兵长。

    其中一个兵长一个激灵,转身批头喝道:“不长眼的东西,还不赶快滚开,这位公子身份尊贵,岂能镣铐加身……”说完有转身对周良笑道:“军令如山,我等职责在身,不敢徇私,希望公子能够配合一下,不要让我们为难。”

    周良哈哈大笑,也不说话,伸出双手。

    咔嚓!

    道纹金属手铐扣在了他的手上。

    三个兵长这才齐齐舒了一口气,心中一松,同时又在想着,如果周良一旦真的是某个仙庭贵族的后代,那回头就得好好道歉赔罪了,只是眼前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吩咐士兵将昏迷不醒人世的荣嬷嬷抬着,黑甲军带着周良离开。

    一直到黑甲军消失在远处的街头,客栈内外围观的人,才算是缓缓回过神来。

    “就……就这么被带走了?我还以为会有一场大战呢!”有人觉得不过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