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后悔了, 我不过是看那家伙太蠢, 才发生了那样的事居然还敢大晚上就出门。"

    爆豪像是被陡然按了什么开关, 脸上的无措顿时一扫而空, 迅速转换为某种厌弃意味十足的神情, 与之相对的是僵直无比的背脊,像是颗冷傲的孤松, 倔强地杵在原地。

    爆豪光己无可奈何地叹气,这原本不是她该插手的事,不过小胜的表现实在是太蠢了:"本来的话,我是会告诉你‘担心就去追’,但是现在这已经是别人专属的权利了。"

    她以语重心长的口吻难得开始认真教育,比起以往的"铁拳制裁"不得不说是柔和万分, 可惜的是这番话换言之大概等同于往爆豪心口上插刀子。

    爆豪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去, 到最后是什么样子却也无法清楚辨认,毕竟他一甩头就回了房间,门框在他关上门的动作下发出哀怨磕碰的声响,然后是那句掩盖在杂乱下的低语:

    "……烦死了。"

    "儿子大了管不住咯。"

    深知爆豪当下的纷杂思绪,爆豪光己倒不会在口头之争上继续计较,实话说自家儿子如此别捏的性格算是随了她,这点上虽然诟病坡多却也无话可说就是了。

    此时此刻,身处店内的花濑刚刚吃完一块甜点,在大晚上来说实在是再罪恶不过的恶劣行径, 不过在此过程中不止是花濑独享,而是时不时会以纯熟自然的姿态送到轰的嘴边就是了, 轰当然不会拒绝女友的喂食,两人的行为在店内几乎造成了独领风骚的喂狗粮操作——"不管怎么说比不上高中生都太过丢脸",怀抱着这样的心态,带着情侣的顾客们纷纷做出反击。

    不过身为当事人的两位一无所觉就是了。

    花濑抱着轰的手臂,难得露出显然的依赖与留恋:"我不想放你回去。"

    "……"

    轰好歹以为自己能够适应花濑的直球风格,但很多时候仍然会猝不及防,"明天还要上课。"

    花濑真挚地看着他:"今天我想和你一晚上都待在一起。"

    "咳咳咳……"

    轰别开脸,刚入口的水差点呛到他的气管,这发言倒是一句比一句来得震撼,即便方才才反省过自身的不够主动,他在现阶段怎么也说不出这样的话来,"不行。我待会儿就送你回去。"

    "不可以陪我吗?"花濑失望地垂下眼,"……我今天特别,特别不想和你分开。"

    "……"

    这是考验。

    近十六年来所遇到的最大考验。

    轰觉得大脑中浮现出了两个小人,红色的叫嚣着答应,白色的则坚持拒绝。

    没等他考虑好,花濑就开始一束一束地往外变着花,乖巧又小心翼翼地往他手上递,满脸都是可怜兮兮的祈求。不说话,只是那么看着他。

    "……"

    白色的瞬间被红色的打倒在地。

    轰开口将将发出音节前缀,橱窗外的街道上陡然响起巨大的喧哗,混乱一片的喊声与尖叫透过建筑源源不断地传过来,引得店内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有几位女生紧张地询问着:"发生了什么事?"

    花濑和轰差不多同时站起,由于轰在外侧,率先迈出步子,花濑更快地握住他的手:"先不要动手,静观其变。"

    这是上次事件后两人的共同默契。

    轰略一颔首,反手紧握住花濑的手带着她走出去。

    就算让她好好待着都不可能,还不如他先抓住她。

    踏出店门就听到警车的声音,街边有人混乱地喊着断续的句子,花濑凝神听了会才大概听懂,顿时惊讶地抬眼与轰对视——

    [前面店内有人犯案,在瞬间杀死了四个人,死者皆被损坏躯体而亡,犯人却消失无踪。]

    轰将花濑往身后藏了藏,这下意识的动作还是没能忍住:"犯人不知所踪,很大可能还在附近,你不要……"

    "我不会乱动的。"花濑捏了捏他的手背,示意他安心。

    似乎是担忧于花濑短短时间内再次遇到这类现场,轰不免担心她会引起什么不快的回忆,没有过多犹豫便将花濑拉得离自己更近了些。

    警局人员已经赶到现场,对于这类[个性犯罪]还是要联系英雄那方,毕竟这是个仅凭使用后果就能看出能力强大的个性。死者身上被接触过的地方都出现了不可逆转的毁坏,联系在现场的幸存者这应该是瞬间发生的事,推断得出对方应当是‘毁坏’这类直接触摸型发动的个性。同时这位罪犯是在眨眼间便消失在眼前,据称"只能大概看到有团紫色的雾气,其他的由于太害怕躲起来没有看到",这信息的不全加上店内监控的毁坏使得警方单方面的行动受到限制,由资料总部传过来的信息并没有相同的案件记录在案,这与先前所发生的几起事件同样都是"全新的作案手法",正说明了有数个新出现的、具有优势的罪犯正逐渐向外界伸出黑手。

    黑雾将死柄木强行带离现场后狠狠地喘了好几口气:方才局势实在太过危险,他没想到死柄木能在那种闹市断然出手造成命案,如果不是他在场后续将如何发展还是未知数,起码死柄木绝对无法简单地全身而退。

    这做法有失理智,但黑雾却连劝阻的话都说不出来。从死柄木在店内看到对街的场景后,黑雾就发现他的表情开始逐渐往扭曲、失去理智的方向迅速奔去,顺着死柄木的视线只能看到对面店内有对靠窗的情侣,少女正依偎在少年怀里送花给他,这场景到底哪里有问题,直到黑雾将他带回隐蔽住所、看着死柄木突然伸手将宝贝了许久的几瓶干花全部捏得粉碎时方才明白。

    ……那个女孩子,不会就是死柄木喜欢的人吧?

    "谁允许你插手我的事!?"

    死柄木突然直直地朝他伸出手来,黑雾毫不客气地发动个性将他的手带往另一方向,同时脑子里急速思考着该如何让这件事被利用到最大化的地步。不消片刻,在死柄木疯狂摧毁行为下,黑雾终于开口:"我没猜错的话,是那个送花的女孩吧?!"

    这话换来的是死柄木更凶残的视线与毫无理智的攻击。

    黑雾辛苦躲避着,不断引导道:"这种事生气有什么用,就算我刚刚强行把你带回来也只是为了不让你在闹市被抓住——你想让大人的一切都功亏一篑吗?!"

    特意放大的喊声与捏住死穴的发言终于让死柄木的攻势缓了些许,黑雾趁机道:"既然她背叛了你,趁机把她抢回来就好了。我们有自己的优势,死柄木,你明白吗?"

    死柄木的动作迟滞,被黑雾擒住手臂后厌恶地甩开:"滚开!"

    "你难道……"

    "我会把她抢回来。"死柄木沙哑的声音里透出某种歇斯底里,那些被他彻底毁坏的花瓣变为粉末掉落在地,"……然后亲手毁了她。"

    ……

    引起足够的重视后,这条街道分布往附近尽可能远的地区全都在一夜之间加强了巡逻和守备,警方甚至还联系了附近的两所英雄事务所派人支援帮助维持,将这个夜晚照映得愈发等火通明。就在警方分别疏散人群护送回家时,紧跟着轰身边的花濑听到了久违的提示音:

    "本世界已有三人好感度达到满值,检测系统正式激活。目前好感满值人物:轰焦冻,绿谷出久,渡我被身子。"

    花濑愣了愣,数秒后方才迟钝地问道:"所以是有三个人好感满值后检测才会激活吗?"

    这也就是说并非所有人都是同时满好感,只不过是先前没有通知罢了。

    "是的。在渡我被身子事件后开始升级,现已完毕。"

    花濑不禁看了眼拉着她的轰,轰很快地回应了她的视线,用眼神安抚她不用害怕。

    系统继续播报:

    "权限提高,本世界可获得一个提示。正在随即抽取……‘亲爱的宿主,正确的攻略对象已经成功相遇,请在目前认识的人中仔细寻找’。"

    "您有两次询问正确人物与否的机会。在将正确人物攻略满值后,请宿主向其求婚,得到对方心甘情愿的回应后,则判定为攻略成功。"

    花濑稍加思索,提出了谨遵此规则回路走下去的疑问:"如果我不询问第三次,直接向我认为可能的人求婚,对的话会成功,错的话就没有反应是吧?"

    "……"

    "这个方法有些危险,请宿主谨慎考虑。"

    发现不对就毁约,绝对是妥妥的作死预定,再怎么说这可是求婚啊。

    花濑没有理会系统的委婉建议,掩盖在长睫毛阴影下的眼睛不安地转动着:"欧尔麦特,请问他是本世界的正确攻略对象吗?"

    "宿主确认启动判断机制?"

    "是。"

    "请稍等……"系统的机械音在脑海中回荡,"结论得出,欧尔麦特,本名‘八木俊典’,并非本世界的正确攻略对象。"

    "我明白了。"

    花濑状似无意地说,"连NO.1的英雄都不是正确者,难道正确对象会在新生代中吗?"

    系统没有回答,再次陷入了死寂。

    "花濑?"

    轰偏头看着她。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此时分拨护送的人员已经走到他们面前,询问他们家的方向是哪边,接下来才好分配该怎么护送离开。

    花濑紧紧地盯着轰的眼睛,反应极快地朝着那人道:"我们是一路的,西区。不用分开。"

    轰侧过视线,到半路便被花濑截了下来踮脚亲了口。

    "……"

    完了。

    妥协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花妹先问欧叔是因为觉得他真的很强(又出现在了周围)但没丝毫攻略,索性现在问一把赌赌看,是就专心攻他,否就不用费心

    变相来说也算是花妹想要多获取信息的小心思

    这里对轰不止是因为今天晚上发生一切,还有突然得知"原来轰的好感早就满了"

    ps:存稿点错了,以后还是八点QAQ

    顺便正确攻略对象第二章作话说过,到底是谁全看作者咋想,ky别选择性眼瞎质问(买股随意单指糟心者,其他小可爱们都是我的天使!!),解释了那么多次还是会出现"不就是久么""找错了那就不会攻略久""男主就是久"此类断言,作者逆反心理来了什么线都敢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