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六零好时光 > 第41章
    这会儿已经上班了, 工人们都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忙活。工厂的院子里基本上没啥子人走动了。林干事和苏瑜端着搪瓷杯子在院子里走动, 还惹得别人多看了几眼。

    林干事一连着喝了两口水才开了口,“苏瑜, 你最近工作很忙吧。”

    苏瑜舒服的好了杯水,“那可不, 比赛刚结束,我这边还要负责写总结, 还要准备下个月的比赛呢。而且还要出报纸你说这事儿都堆在一起了。不过我觉得挺充实的。总比没事儿做的好, 你不知道,我今天去厂委那边啊, 田干事他们脸都是黑着的。所以啊, 人还是忙点儿好。我喜欢忙碌的生活。”

    她一番话说的流利, 林干事听着心里却开始堵塞了。等后面招人进来之后,她也要闲下来了。

    “苏瑜, 你要不要我帮忙啊, 我可以帮你的。你看我平时也没啥事儿做。”

    苏瑜摇着头道,“不用啊,你已经帮我很多了。我能做得来的。再说了, 你还要给孙主席干活啊。总不能不做了吧。难不成,你还因为孙主席要找男同志过来的事情觉得没法面对他?”

    林干事叹气, 想着昨晚上和自家男人分析过的事儿,最后还是要从苏瑜这边下手了。她绝对不能够坐以待毙的等上面安排工作的, 以工会现在的情况, 主要的事情都在苏瑜手里捏着了, 就算自己以后会被分配工作,那都是跟着苏瑜后面转,就和严小芳一样的。

    “哎,我实话和你说吧,我最近心里挺难受的。我现在连看着孙主席,我都觉得尴尬了。一看这他,我就想着我的工作能能力差。所以我希望能够和你们一起工作。”

    苏瑜一脸吃惊,“那孙主席的工作咋办啊,你总不至于想让我去顶替你做几天吧?先说好,我可不行,我也怕孙主席。”

    林干事眼睛一亮,对啊,她咋就没想到呢。只想着过来帮忙,咋就么想着让苏瑜帮她的忙呢,这样不就好办了吗?“是啊,你先帮我做几天。等新人找到了之后,你还是能回来做你的事情啊。孙主席人挺好的,没啥好怕的。”

    苏瑜顿时犹犹豫豫的,“我能成吗,我啥也不会啊。我就会做我自己的工作。再说了,胡委员不一定同意啊。”

    “胡委员会同意的,我会和胡委员说的。反正就一阵子,不影响工作的。好不好?你放心,你的工作,我肯定帮你做好。”

    苏瑜想了想,“行吧,这事儿还是我去和胡委员说吧。免得到时候胡委员误会你。上次她就有些误会你了。”当然得把老胡这边给稳住。回头自己要是没被老孙给看上,那可就损失了。

    两人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胡委员和张委员都来了。苏瑜刚坐下,严小芳就用眼神示意,看了看林干事那边,问她两人说了了啥。

    苏瑜笑了笑,然后摇头。

    又对着胡委员道,“胡委员,我想和你汇报一下工作。”

    胡委员笑着点头,起身端着杯子走到外面。

    苏瑜跟着后面和她汇报了昨天的总结工作,和今天的工作计划,一条条讲得很有调理。胡委员满意的不得了。

    苏瑜这个人办事就是妥当,而且会时不时的和她汇报工作进度,让她这个当领导的心里有数。

    看着胡委员心情好,苏瑜才开口道,“对了胡委员,林干事这边今天和我说了一个事儿。”她将林干事说的那些话和胡委员说了一遍。当然,语言方面侧重的说了林干事和她换工作的想法。

    胡委员听了一笑,“小林啊现在是心思越来也多了。别理她,啥没脸见孙主席啊。让你去顶替算啥?”

    苏瑜道,“胡委员,其实我挺同情林干事的,我很理解她的心情,女同志面皮薄。所以她和我提了这个要求之后,我心里还是希望能帮助她的。再说了,不管林干事是否真的有其他想法,你还是我的领导,等我回来了之后,该我的工作,那还是我的。只要你这边不松口,她也不能咋样啊。所以我想着咱们一个办公室的,还是不要伤了和气了。而且我自信,这些事情都是我和胡委员你这边一手做出来的,谁也没有咱们两个熟悉,她不可能比我做得好的。”

    胡委员到底也念着林干事来了几年的时间,听到苏瑜这么说,心里就开始松动了。

    事情是自己手里管着的,自己说给谁做,那就给谁做。

    “行吧,那到时候孙主席这边让你回来之后,你就来我这边做事情了。我可习惯和你一起工作了,谁也比不上你的。”

    苏瑜顿时笑了,“我跟着胡委员,也觉得越来越自信了。觉得自己干啥都挺顺利的。“

    过了一会儿,胡委员就把张委员找出来商量了一下,也不知道两人咋说的,又把林干事叫出去谈话。

    严小芳担心的看着苏瑜,“到底啥事儿啊?”

    苏瑜叹气,无奈道,“有些事儿没定下来不好说。毕竟和林干事个人私事有关系,”

    “苏瑜姐,反正你自己警醒点儿。可别被人骗了。”

    两人正说着话,三人进来了,林干事眼睛红红 ,显然刚刚又诉了一番苦,打了个亲情牌。

    不过有了苏瑜之前打了铺垫,胡委员这边信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下午,林干事就请了病假了,说是不舒服,要去看大夫。然后和孙主席请了假。说让苏瑜这边代替一下工作问题。

    孙主席平时也很少用到她,对于她的安排也没重视。

    她这边一走,胡委员就点名让苏瑜这边暂代林干事的工作了。

    严小芳听到之后,赶紧儿道,“那苏干事的工作咋办啊。她这边工作很多啊。”

    张委员道,“暂时这么安排吧,你先帮着做点儿,苏瑜这边也在我们办公室里面,估摸着孙主席这边用到她的地方也不多。”

    严小芳也不好再多说了,就是朝着苏瑜这边多看了几眼。只不过当着领导的面,也不好再抱怨。

    一直到下午下班的时候,严小芳这才找着机会和苏瑜好好说这事儿,“苏瑜姐,咋回事啊?”

    “林干事这边有点儿难处。”苏瑜就将林干事的事情和她简单的说了一下。“你说人家都哭着和我说了,我能咋办啊。先办着呗。这几天你要积极的把我那些重点工作给接过去啊,我也不知道做多长时间才能回来。”

    “嗯,我肯定好好的把你这边的工作给护着,谁也抢不走的。”严小芳道。

    苏瑜看着她,脸上笑了。

    作为一位干事,严小芳同志还觉得她自己只是个办公室文员的角色啊。没有林干事的小心思,也没有自己这样的步步为营,这样的同志,以后很难当领导的。

    所以要是真的成了,她这工作交给严小芳倒是好事。

    在这个人才匮乏,人人竞争上游的年代,不当领导,以后咋出头啊。这个年代不出头,以后的大时代里面就更没有竞争力了。

    小芳同志,以后你们家子孙要感谢我的。

    为了为明天工作做好准备,苏瑜先是去了一趟厂里门口,和守门的张大爷聊天,打听了孙主席平时上下班的时间,以及中途出门的频率。打听到了消息之后,又赶紧儿领着苏大志一起回去,找了附近的理发店,找大师傅理个发。

    “剪短点,到耳朵上,一定要精神。”

    ……

    第二天大清早,苏瑜就神清气爽的去上班,比平时上班要早了二十多分钟。先是去了一趟孙主席的办公室。

    孙主席办公室很小,之前是个小仓库,也不知道是为了摆官架子还是真的不想和工会娘子军混在一起,就搬出来在这里办公。平时除了早上来坐一会儿,就经常跑出去开会。很少用着办公室。

    苏瑜先是拿着水杯把地上撒了点儿水扫了一遍,然后拿着准备好的抹布擦了桌子,最后拿着孙主席用的杯子去洗干净了,泡好了茶放在桌上。

    她把时间给压的很紧,茶水刚上桌子,孙主席就进了办公室了。

    看到苏瑜在办公室,他还挺惊讶的。

    “小苏啊,你咋在这边啊?”

    苏瑜一本正经道,“孙主席,林干事生病啦,所以这几天我顶替一下她的工作。今天刚上任。帮着您这边做做工作前的准备,再看看今天有啥安排的。”

    孙主席这才想起了之前林干事和他提了一嘴的事情,也没放在心上。

    毕竟他也没想到苏瑜这么积极。一早就过来报道了。

    看看这打扫干净的办公室和办公桌,还有桌上的热茶,孙主席心里一阵舒坦。

    还别说,当了工会主席,这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待遇啊。

    孙主席四十多岁才当上工会主席,快五十岁的人了,多少有点儿稀罕自己的位置。稀罕自己的位置,自然是因为这位置能带来权利。

    这会儿小苏办的这些小事,就让他感受到权利的重要。有人给他记得这些小事,是因为把他当领导看啊。

    心里这么想的,嘴里当然不能这么说,他和蔼的笑道,“小苏啊,辛苦你了,其实你平时不用做这些的。我自己可以做的。”

    苏瑜认真道,“这可不行,孙主席你平时是要干大事的人,咋能够为了这些小事浪费时间呢。这本来就是当秘书的做的。对了孙主席,你这边今天啥时候出去,我帮你提前和后勤那边说一声,省得厂长那边到时候要用车提前用了,咱们这边可以提前约好。”

    在这个物资匮乏的年代,省城纺织厂是有车的,一辆破的不能再破的吉普车,已经处于快要淘汰的状态,却是整个纺织厂的面子了,哪个领导要是出去能用这个车,那就是倍儿有面子的。

    听到苏瑜的话,孙主席点头,是要提前预约,有时候他要用,就被厂委那边给用走了。去开个会,还要骑自行车去。关键是有时候自行车都被人用了。还要走去。

    “行,我这边今天上午十点要去市里工会开会,下午三点还要去矿场那边去和那边的兄弟工会开会。今天就是这些安排了。”

    他边说,苏瑜边在本子上面匆忙的记录,做出自己很重视这件事情的模样。写完了之后,认真的复述道,“好的,孙主席您今天的行程有两个,上午十点去市工会开会,下午三点去矿场开会。待会定好了车,我提前半小时给过来汇报一下。”

    “行,”孙主席笑着点头。

    “那孙主席,我先过去定车了,您先忙,有啥需要就打电话到办公室,我这边马上过来。”苏瑜也不打扰他的工作了。

    孙主席满意道,“行,去忙吧。”

    苏瑜这才抱着本子就走。

    走到外面,她就叹气,哎,等以后自己至少要请两个助理。一个给自己干活,一个给自己拍马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