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剑仙 > 第一千八六七章:双宿双飞
    江心月闻言,稍松一口气,而后意识到自己此时浑身不挂丝缕,俏脸腾的一下红了,连忙矮身,将如玉的胴体藏入水雾之中,贝齿咬着下唇,甚是紧张窘迫难为情。

    虽然分身和肖丞已经那样了,可她心中还是有很重的包袱,在她看来,分身毕竟是分身,真身和分身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分身可以一时不顾一切的放纵,真身却不能,尤其是现在呆在太乙宫中,她难以克服心中的障碍。

    可偏偏肖丞在她洗浴的时候出现在她身后,分身此时还在和肖丞的分身翻云覆雨,这种尴尬难以形容,令她不知该如何面对,甚至希望像鸵鸟一样将脑袋埋入沙土之中,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你……你怎么来了,我……我此时洗浴,很不方便,可否容我更衣!”江心月尽量保持平静,保持以往的仪态,可声音依旧有些发颤,显得没有任何说服力。

    而这个时候,分身那头肖丞还刻意作怪,开始更猛烈的冲锋,江心月感同身受,一双美眸变得有些迷离,按捺不住发出一声轻哼,尽管刻意压制,还是收不住。

    肖丞大略猜到江心月的心思,他已明白江心月的心迹,哪里会有半点顾忌,真气一震,身上的衣物偏偏碎裂,赤身落入温泉之中,霸道的将江心月娇躯拢入怀中。

    “心月姐,何必太克制自己,何必言不由衷,我们一起鸳*鸯浴吧!”肖丞邪气笑道。

    江心月被肖丞拢入怀中,只感觉一股浓郁的阳刚之气将她包裹,浑身提不起半点力道,如丝的媚*眼迷的打不开,经过分身之间的“高强度”长时间亲*热,真身早已溃不成军了,稍受刺激,便难以自己。

    即便如此,江心月依旧保持着几分理智,试着挣扎摆脱肖丞,却根本逃不出肖丞的怀抱,江心月垂首喘息软语道:“好弟弟,你不要这样,这里是太乙宫,若被人看见,今后没脸见人了,何况我毕竟是灵儿的师傅,这样不合适的,分身在一起难道还不够么?”

    江心月虽然尽力说服肖丞不要这样,可娇*媚的模样温柔的软语反而令肖丞更为意动。

    “当然不够,岂能让心月姐独守空闺,放心吧,刚刚我已经放开神识查探过,周围没有人,何况有大阵护持,只要心月姐不开阵,没人会进来,这里只有我们二人……”肖丞紧紧搂着江心月雪白的娇躯,凑在江心月耳边轻声笑道。

    耳边传来肖丞的吐息,江心月娇*躯变得酥*软如泥,最后那份抗拒被消磨殆尽,尽管没有顺从,却也没有半点反抗,轻轻闭上双眼,面红如霞,等待着暴风雨的降临。

    江心月心中其实极其矛盾,她是有血有肉的人,并非无欲无求的木偶,分身长时间和肖丞欢好,已经让她理智变得极为薄弱,怎么会不想要,当理智彻底被肖丞消磨之后,就彻底失去了那份坚持。

    肖丞早已浴火焚身,见江心月没继续坚持,心中大喜,那股按捺了近一天的邪火瞬间如火山般爆发,呼吸变得粗*重,双手尽情游走,爱不释手,长龙上扬,从大后方缓缓挺进,紧窄炙热的包裹,令他欲*罢不能。

    “嗯……啊……”江心月发出一声略带痛苦的轻呼,娇*躯一颤,便感觉空*虚已久的地方被肖丞全部填满,整个人仿佛漂浮在云端。

    温水环绕,两人在水中尽情欢愉,可谓水乳交融,而另一边,分身之间也在爆发激烈的肉*搏大战,极尽男女之欢,“双宿双飞”的快*感不足为旁人道哉,其中不可言的妙处只有他二人知道。

    这夜注定是个疯狂而荒唐的夜晚,二人从水中到岸上,到石桌上,到蒲团上,江心月甚是都已经记不清浑身痉*挛了多少次,更记不清怎么来到了秀榻上,那极*欲两重天的感觉让她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翌日清晨,天色大亮,一轮红日东升,太乙玄界被镀上了一层光晕,宛若仙境。

    一夜未睡,二人大战三千回合,哪怕江心月乃半尊强者,也有些吃不消,身体软绵绵躺在秀榻上,浑身无力,连动一动指头的力气都没有,美眸半眯,眼神如水般温柔。

    倒是肖丞,一夜疯狂之后反而神采奕奕。

    肖丞含笑看着江心月含着幸福女人微笑的泛红俏脸,说真的,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能在江心月身子上肆意妄为,这一切仿佛跟做梦一样。

    见肖丞起身穿衣,江心月知道肖丞肯定要离开了,尽管满心不舍,可她十分清楚肖丞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办,耽搁不得,连忙准备起身打算侍奉肖丞穿衣。

    肖丞见状,伸手摩挲江心月的侧脸,笑道:“昨晚累了一整晚,你还是歇着吧,穿衣服这种小事,自己来就好了,哪里用得着麻烦心月姐。”

    一夜疯狂,两人之间早已失去了最后那点距离,变得极为随意,江心月闻言也不强求,安然躺下,千娇百媚万种风情的白了肖丞一眼,微嗔笑道:“都怪你,不知节制,不知怜惜,弄的人家浑身无力,嗓子都有点嘶哑,下身都快没知觉了!”

    江心月一个白眼白的肖丞口干舌燥,不禁又有些冲动,江心月平日里端庄婉约沉着冷静,颇有大家之风,就像一个女强人,但行男女之事后却是风情万种温柔娇媚,着实让人流连忘返。

    见肖丞又想做,江心月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掩住诱*人的部位。

    肖丞哈哈一笑,在江心月丰腴的臀*尖上用力一捏,才恋恋不舍的离开秀榻,坏笑道:“对了,心月姐,你如今便能够练就分身,能练就几个分身,不如多练几个分身,那样岂不是更带感!”

    肖丞话虽含蓄,江心月何常听不出话中的意思,白了肖丞一眼:“美得你,做梦!”

    “嘿嘿!不说了,我走了,要去观澜一趟!”肖丞没继续耽搁,整理一下衣冠便走。

    江心月看着肖丞打开房门,泛起一阵不舍来,柔声道:“好弟弟,若是想姐姐了,就去找姐姐的分身,以后分身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那怎么行,分身岂能代替你,我有时间会来找心月姐的!”肖丞笑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