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九零年代的渣男(19)完
    易芷兰这一胎生的很顺畅, 她自从发现怀孕以后一直吃得好睡得好, 平时又被照顾的妥妥帖帖, 想要什么不用自己开口, 卫明言就送到了眼前。

    没有经济压力, 也没有感情不顺,就连之前的孕吐, 都在易婶婶来了之后得到了缓解,每天有丈夫陪着散步,还有一屋子的书可以看,因此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易芷兰都称得上是十分顺遂。

    很快,伴随着剧痛, 她能感觉到孩子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一双温柔的手颤抖着抚摸着她的脸, 卫明言的声音慌乱极了,却又努力的想要安慰她:"兰兰,还疼吗?没事了,没事了……"

    易芷兰知道是刚才自己的叫声吓到了丈夫,她露出一个笑来,虚弱问,"是男孩还是女孩?"

    卫明言这才发现自己忘了看孩子性别,好在这时孩子已经被打理干净裹在了舒适柔软的棉布里,易婶婶脸上满是笑容, 抱着怀中婴儿软软的小身子,喜气洋洋的道, "是男孩。"

    易芷兰苍白的唇勾出一个笑来,"我想看看孩子……"

    孩子被卫明言小心翼翼的接过来,放在了易芷兰旁边,她微笑着,满足看着这个小小的婴孩。

    易婶婶笑着问,"想好要叫什么名字了吗?"

    易芷兰听见丈夫磁性的声音温柔的说着,"大名还没起好,小名就叫维维,取唯一的谐音。"

    "唯一?"易婶婶愣了愣,"你们以后不生了吗?"

    "不生了。"男人珍惜的摸了摸孩子软软的小手指,带着无限的爱意柔声道,"生孩子太受罪了,芷兰又要上学,就这么一个孩子也挺好。"

    听的解释,易婶婶明白过来,原来还是为了自己的侄女。

    她脸上露出了满意又羡慕的笑,等卫明言出去拿给易芷兰早就准备好的毛巾时,对着侄女道,"之前你是没看见,你肚子疼的受不了,明言也急的一脑门汗,一个劲的握住你的手,还想着送去医院,被我给拦住了,这么远去,医院就算有医生也是小猫两三只,在家里好歹还有接生婆呢!"

    "明言是真的爱你,刚才孩子出生,他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就先来安慰你,兰兰,你能找到这么好的男人,我心里也跟着高兴,你的福气啊,真是婶婶见过最好的了!"

    易芷兰听着婶婶的话,脑海中浮现出男人紧张握住自己手给她加油鼓劲的模样,以及他担忧关怀的神情,脸上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出来。

    "婶,我相信我会一直幸福下去的。"

    四年后

    易芷兰毕业了,她没有去学校分配好的单位,而是来到了自家的总公司。

    四年后的她,知性,优雅,脸上总是带着浅浅的笑意,不是礼貌,而是由心而发出来的开心。

    她没什么不开心的,丈夫四年如一日的疼爱让她还像是以前那个小女人一般甜蜜,因此虽然她处理公司事务的手段越来越熟练,性情脾气却还如当年一样。

    她进驻公司很顺利,因为卫明言擅长开拓公司,却不擅长管理,易芷兰之前还在上学的时候就要时不时的来帮他解决各种问题,从第一次开始,公司员工就知道了这个年轻的漂亮女人就是董事长夫人。

    没有人能说两人不般配。

    帅气多金的男人,漂亮优雅的女人,再加上他们每日的甜蜜,所有人都觉得他们合该是一对。

    当然,也有想要勾引一下这位A城首富,但最后的结果往往都不如人意,丢了面子又没了工作,凄凄惨惨的离开了公司。

    能够进入卫氏集团,对他们来说本身就是一种幸运,自从走了几个出头鸟之后,没人再敢冒险,开玩笑,他们的月薪已经是同行业最高了,要是离开了卫氏,上哪里找这么好的工作。

    卫氏集团旗下的各种公司多种多样,往往是卫明言看中哪个行业,就开始大刀阔斧的进军,然后等到建立起来,发展的蒸蒸日上时,他又对这个行业失去了兴致。

    因此卫氏可以说一年四季都在招收新的血液,源源不断。

    这一天,又是卫氏的招聘会,公司大厅里早就挤满了人。

    易芷兰快速接受了副总这个职位,虽然干的活还是和以前一样的,但现在员工们也终于能叫她一声易总了。

    她脸嫩,因为一直过得很平顺,脸上一点岁月的痕迹都没有,去公司上班生怕被底下员工嫌自己年龄下,特意买了黑色的职业装穿在身上。

    前天晚上,当她穿着自己新买的黑色衣服站在镜子面前问身后男人,"看起来严肃吗?"

    卫明言笑着回答,"严肃,你肯定能把他们吓破胆子。"

    一听这话就是假的,易芷兰没好气的推了他一把,到底还是穿着这身衣服上了班。

    现在,她又穿着这身衣服,远远望着楼下大批量求职的人们。

    这场招聘持续到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听说录入了一批人,却还有更多的人需要面试。

    只是望了一会,她突然想起来被卫明言拉在办公室的文件,对丢三落四的男人有些头疼,反身准备去拿。

    黄苗是以高中生的学历来到卫氏集团的。

    她当初把易晴晴打的流产,弄出了一条孩子的命,被关了半年,等到出来,学校已经将她退学,家里也觉得她这个进过监狱的女儿丢人,不肯让她待在家里,黄苗没办法,在监狱的半年已经彻底磨平了她的性子,她去打工,一开始去那些小商店,因为过的困苦,忍不住偷了店里的东西,被老板发现后暴打一顿赶了出去,工资也没给她。

    黄苗自知理亏,再加上老板威胁再不走就报警,她只好就这么狼狈的离开,重新找了一份工作。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四年,她还是不甘心,到处找大公司应聘,可她的脾性实在不好,干了几天便会和同事闹矛盾,关键是每次错都在她,闹到最后也只能选择离职或者被开除。

    黄苗不甘心啊,她曾经是大学生,她是天之骄女,她的生活本来应该过得很幸福才对,怎么能是现在这个样子呢!

    她无数次的后悔,后悔为什么要因为易芷兰有钱就一直针对她,后悔当时在商场,为什么要那么抹黑易芷兰的男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和那个女人打架,以至于进了监狱。

    明明只要她好好和易芷兰打好关系,就会像是安勤那样,得到漂亮的手表,可这一切,都被毁了。

    这么多年来,橱柜里面的好看手表一直都不停出现在黄苗的脑海中,几乎已经成为了一个执念。

    她迫切的想要得到那样漂亮的手表,可也只能远远的隔着橱窗渴望的看着。

    黄苗应聘来了卫氏集团,她的学历在现在来说算是很可以的,但她没有经验,一丁点都没有,将她招进来的人也十分讶异,明明简历上面写着待过那么多的大公司,结果居然连最基本的都不会。

    忍着开除她的欲望,黄苗被暂时安排了跑腿这个角色,对此她很不满,可现在的她早就不是当初那个说发飙就发飙的任性学生了,只能忍着一肚子的气,楼上楼下的送文件。

    这是她在公司的第二天,却已经不想干了。

    说什么待遇好福利高,可她为什么一点都没感受到!

    从没想过是因为自己什么都不会还不肯费心去学才导致的下场,黄苗阴着脸,脚步怒气冲冲的抱着文件走在走廊里。

    正要上楼梯,却见楼梯上下来一个小小的男孩,他长得玉雪可爱,眼睛大大的像是盛满了星星,配合着白皙皮肤,如果不是男孩的标准发型,黄苗几乎要以为这是一个小女孩。

    小男孩仰着小脸,奶声奶气的礼貌道,"阿姨,你让一让呀……"

    他的声音带着小孩子特有的含糊,软软糯糯的,能让听到的人心都化了去,这里面并不包含黄苗,因为她看到了小男孩白胖胖手腕上带着的精致手表。

    它很小,款式却十分漂亮,分针正在快速的走动着,像是走到了黄苗心里去。

    她心中升起了一个阴暗的想法,谨慎的四处看了看,不仅没有给男孩让路,反而还慢慢蹲下了身,很久没有笑过的脸上挤出了一个笑来,"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男孩大人般的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不喜欢面前这个怪怪的阿姨,但想到妈妈教导要有礼貌,还是用着松软的小奶音回答道,"我叫维维。"

    "维维啊?你爸爸妈妈呢?"

    "在上班。"

    上班,是这家公司员工的孩子吗?难不成所谓的福利好就是可以带小孩子来上班?

    黄苗只来得及想到这里,目光便死死地定在了男孩手腕上戴着的精致手表上了,她眼中是掩饰不住的贪婪,一边说着话,一边伸出了手,"维维,你这个手表戴错了,阿姨帮你重新戴好不好?"

    卫维不高兴的抿起唇,抬起自己的小胳膊将手腕放在身后挡了起来,"我没有戴错,这是爸爸给我戴的!"

    "爸爸也是会戴错的嘛,来,听话,阿姨帮你摘下来……"

    黄苗没有将孩子的反抗放在眼里,她以前在家的时候见过这么大的孩子,都傻兮兮的好骗,只要说给颗糖就什么都愿意干。

    "维维,阿姨给你买糖吃,你把手表拿下来给阿姨好不好?"

    哪知道男孩根本就不像是她想的那样欢欢喜喜答应,而是皱紧了小眉头,带了点生气的喊,"我不要!你让开,我要去找我爸爸!"

    "那一袋糖怎么样啊?"

    "你走开,你真讨厌,我要告诉我爸爸你欺负我!"

    对于他的话黄苗没有放在心上,一个孩子的话谁会当真,再说了,她和这孩子的爸爸都是卫氏集团的员工,那人肯定也不愿意把事情闹大,大不了她打死不承认就是了。

    打定了主意,黄苗手下不由得用了几分力,触碰着梦寐以求的手表,她眼中多了几分兴奋。

    "维维听话,乖,手表摘下来……"

    "我不要不要!!"

    一名员工刚出门就听到男孩带着怒意的稚嫩声音,心里一惊快速的跑了过去,一过去就看到一个女人在背对着他去扯男孩手腕上的表,连忙怒斥道:"你做什么!哪个部门的!"

    黄苗被吓得浑身一僵,忍不住松开了手,卫维推开她,迈着小短腿躲在了这人后面,他认识这个人,刚才受到的惊吓化为了委屈愤怒,巴巴的开始告状,"高伯伯,她欺负我!"

    黄苗认出来这是隔壁部门的经理,心里顿时慌了起来,但面上却保持着淡定站起了身,轻描淡写道,"我见这孩子手表带歪了,想帮他重新戴好来着。"

    戴手表?

    高经理一脸不相信的看着面前这个眼神犹疑的女人,"你是哪个部门的,叫什么名字?你经理是谁?"

    黄苗心里慌得要命,又偏偏看到躲在大人身后悄悄探头看过来的小孩,咬牙恨得要死。

    不就是拿他一块手表吗?

    这么小就这么奸诈,还知道搬救兵,要是落在她手里……

    "高伯伯!她瞪我!她又想欺负我!"

    正这么想着,那讨人嫌的男孩又喊出了声,"我不喜欢她,她欺负我,我要告诉爸爸!"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嗤,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遇见事情只知道找爸妈。

    黄苗心中不屑,正想着要怎么把这件事糊弄过去,高经理却已经看透了她脸上的漫不经心。

    他皱了皱眉,冷声问道,"你知道维维是谁的孩子吗?"

    黄苗摇了摇头,却见面前的男人眼中透露出了些许怜悯,"董事长的。"

    "卫董很疼维维,你既然敢欺负他,就应该知道后果。"

    黄苗瞳孔猛地缩小,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躲在男人身后,只有几岁大的男孩。

    董事长的孩子……

    怎么会这么巧!

    正当她被打击的没有回过神来时,突然见刚才还像是一个小老虎一样的男孩眼睛一亮,甜甜叫着妈妈冲她身后跑了过去,黄苗恍惚回头去看,却见漂亮的女人温柔笑着抱起了男孩,宠溺刮了刮他的小鼻子,"你又偷偷溜出来玩!"

    是……易芷兰……

    怎么可能是易芷兰!

    卫氏集团的各种产业在她脑海中不停地闪来闪去,报纸上面说的估值,还有各种对卫氏老总的资产分析。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是易芷兰的丈夫。

    不,不对,一定是易芷兰为了钱嫁给了一个老男人。

    卫氏集团不是凭空崛起的吗?一定是一个老男人的产业!@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黄苗不停地安慰着自己,对,就是这样,亏得易芷兰当初还对她男朋友一副情比金坚的样子,结果怎么样,还不是为了钱另外找了别的男人!

    她在心中不停地贬低着易芷兰,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重新冒出来的嫉妒被安抚。

    易芷兰长得好看又怎么样,成为了卫氏集团的夫人又怎么样!还不是嫁给了别人!说不定还是个又老又丑的人。

    "维维,你又溜出去!"

    正当黄苗在安抚着自己时,男人磁性温柔的声音从楼梯间响起,长相比起四年前英俊不减反而平添了几分成熟的卫明言迈着修长双腿下来,一脸宠溺的从易芷兰怀中接过男孩,像是刚刚妻子做的那样,没好气的刮了刮他的小鼻子。

    高经理连忙恭敬打了声招呼,"卫董。"

    卫明言没有发现黄苗,冲着他微笑点头示意,接着又将注意力转移在了儿子身上。

    "怎么总是趁爸爸干活偷跑啊?"

    小小的男孩依赖的抱住了父亲的脖子,软糯声音撒娇道,"维维想下来玩嘛。"

    "爸爸你总是没空陪我,我就自己玩了……"

    "爸爸这不是忙吗?明天一定带你去游乐场,我们和妈妈一起去好不好?"

    "好!爸爸你最好了!我好爱你!"

    易芷兰温柔笑着注视着这父子两个,眼中满是爱意。

    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样子让黄苗整个人都陷入了迷茫。

    那张脸,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害得她成为学校的笑柄的男人,易芷兰的男朋友。

    当初那个男人拥有一座商场,而现在,他居然是卫氏集团的董事长……

    黄苗呼吸几下,到底还是支撑不住,眼前一黑,摔在了地上。

    高经理大惊,"卫董!她晕过去了!"

    正听着儿子委委屈屈告状的男人冷漠垂眼,目光落在这个似曾相识的女人脸上,冷声道,"打120,等她醒了通知她,试用期结束,她被解雇了。"

    易芷兰一颗心都放在孩子和丈夫身上,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躺在地上的那个女人,是曾经让她非常困扰的室友。

    "明言,你明天不是有工作吗?"

    "早就推了,工作哪有老婆孩子重要,咱们也好久没出去玩了,趁这个机会明天好好地去玩一次。"

    "嗯,我都听你的。"

    几十年后,电视上正在播放着卫氏集团创始人夫妻两同一天逝世,其儿子按照他们的遗嘱,将两人一起火化,葬在了一起。

    两人从结婚到过世,一生和和美美,听说卫夫人去世的时候,脸上甚至都挂着笑容。

    她是幸福的,因为她有一个爱她的丈夫,这个男人疼爱了她一生,就连死去,都要陪伴在她的身边。

    生当同衾,死亦同穴,在易芷兰看来,这是丈夫给她的,最后的浪漫了。

    电视里正播放着卫明言易芷兰夫妻两个在世时做了多大多大的贡献,病床上,一个布满老人斑的手敲打着床铺,护士看见了,连忙上前询问这个将死的老人,"您有什么需要吗?"

    龙哥眼直勾勾的看向电视,嘴唇蠕动着,吐出一句话来,"老子……真是倒霉……"

    娶了个懒婆娘,一辈子没给他留下后代也就算了,到死了,都还要跟那个煞星头一天走。

    ***

    【任务完成:100,请宿主选择,度假或继续跳转世界。】

    "跳转世界。"

    卫明言再次睁开眼,是在一个明亮的病房里,电视上正在播放着一档时下最火的一档娱乐节目,野外求生。

    【本次世界任务:找回暴风雨,守护宋琪】

    他接受了记忆,这里还是一个小说世界,他果然又是一个恶毒男配,而女主宋琪就是他的任务对象。

    依旧虐恋情深,但这次不虐心了,虐身,宋琪就是那个被虐身的对象。

    这个世界的影业发展非常好,一旦成为明星也就意味着大量的金钱,宋琪是孤儿,被星探挖掘后入了演艺圈,她肯吃苦,演技也给力,但因为没什么后台外加性格有些倔强的缘故,一直都不温不火,混的非常一般。

    直到一次与影帝卫明言的合作后,两人产生了恋情,很快同居在了一起,因为是孤儿的原因,宋琪一直都没什么安全感,数次提过想要结婚,哪怕是隐婚也行,但卫明言一直推脱,两人的矛盾越来越深,直到在一起吵架后,宋琪临时有了通告匆匆出门,卫明言却因为余怒未消,将她养的一只叫做暴风雨的狗扔了。

    那是宋琪从一个暴风雨的天气捡回来的小奶狗,一点一点亲手喂大,她与暴风雨在一起的时间甚至比与卫明言在一起的时间都要长,对于孤儿的她来说,暴风雨就是她唯一的亲人。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回来后发现狗不见了,宋琪几乎是崩溃着戴着口罩四处去找,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回来。

    两人的恋情彻底玩完,甚至决裂,宋琪搬离了这个家,却还没放弃找狗,她雇了人,贴了告示,想尽办法找回自己的暴风雨,后来又在参加【野外生存】时因为意外砸断了腿,暂时参加不了任何活动时,真正的男主上场,还牵着宋琪丢失的暴风雨。

    她惊喜交加,求男主将暴风雨还给自己,结果遭到了拒绝,理由是男主也很喜欢暴风雨,并不舍得。

    虽然很失落,但只要狗活着就好,宋琪满心欢喜的带了狗粮与罐头去看望自己的狗,然后就被强/暴了。

    看到这里时,卫明言特意又看了一遍,是的,是强/暴没错。

    接着就是惯常的照片威胁,宋琪性子刚烈,不怕鱼死网破,却被男主用自己暴风雨威胁,最终,她经历了,强/暴,小产,事业滑到最底端,被这位男主的"未婚妻"啪啪打巴掌,"未来婆婆"各种羞辱都忍下来后,暴风雨被"未来婆婆"毒死了。

    这本小说并没有以惯常套路he,暴风雨死后,宋琪干脆利落的点燃了煤气,炸死了"未来婆婆"与男主,当然,因为她是被男主锁着的,所以也一起被炸死了。

    可以说,影帝没虐她,但他是这一切的□□。

    看完后,卫明言沉默了几秒,才终于确信,这就是一本报社文。

    现在世界线已经进行到影帝接受不了自己被分手居然是因为一条狗,他愤怒的放下狠话,结果刚刚挂了电话就发现自己与一个奖杯失之交臂,他越想越生气,喝了一晚上的酒,硬是把自己喝进了医院。

    而这个时候,女主正在满天下的找狗,而她的经纪人也为她接了【野外生存】这期节目。

    放下屎一般的剧情,卫明言揉了揉眉心,门推开,他的经济人带着饭盒进来,一进来就看到他这疲惫的神情,又望了望电视上的野外生存,脸上顿时露出了了然的神情。

    "又在想宋琪了?这样吧,野外生存那边也打电话来问我了,你答应下来,到时候找个机会和宋琪复合。"

    原本的影帝一口回绝不说还训斥了经纪人,但现在换成了卫明言。

    阳光下,长相英俊的男人抿唇笑了,"帮我答应下来吧,我还是想追回琪琪。"

    经纪人看着他这个笑半天没回过神来。

    这小子,越长越帅了,怪不得网上那些小姑娘每次看见他都嗷嗷叫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下个世界涉及到综艺节目,所以就去找了一些综艺节目取经,结果看极限挑战,挑着据说最精彩的看了一集,打算瞅瞅设定是啥样的,结果看着看着……还想看,又想看,怎么就这么想看呢……

    等我想起来我看极限挑战是为了写文的时候,满脑子都是神算子在那嘚啵嘚啵,其他人就一脸懵逼的看着

    本故事圆满完结!本章随机二十位小天使发红包,下一章新故事,八一八那个渣影帝,随机一百位小天使发红包,今天的我,依旧日万成功,夸我!请大力夸我!给小天使们献上么么哒呀o(*////▽////*)o

    以及,上一章小天使们的捉虫看见了,谢谢大家,先抱住咪啾一个,我当时就想改来着,但是不知道为啥文章待高审了,待高审不允许改文【捂脸】,只好等到高审结束再改了,给小天使们撒花花,爱你们!(^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