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九零年代的渣男(18)
    易晴晴找到了易芷兰的学校, 可她只知道易芷兰考到的学校名字, 根本不知道她的班级, 她的宿舍, 于是只能随手抓住一个女生问, "你知道易芷兰在哪吗?"

    学校里每天来来往往那么多人,除非同班, 谁会费心去记其他人名字,因此她这么一问,当然是得不到答案的。

    易晴晴没想到会是这样,按照她的设想,她只要找到易芷兰,肯定能找到父母, 那么以后穿金戴银的好日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但为什么第一步就遇到了差错。

    等到了晚上, 学校开始准备封校,学生们陆陆续续的回了寝室或者去自习室自习,易晴晴没办法,只好带着满脸的怨气,向着学校外走去。

    路上,她与一个死死低着头匆匆跑过的女孩撞在了一起。

    "诶呀!你看点路啊!"

    本来白忙活了一下午易晴晴心情就不好,现在还被这么一撞,火气顿时点燃了起来。

    那个同样也摔倒在地的女学生红着眼睛恨恨抬头,看向易晴晴的目光中满是怨毒, "没长眼睛啊你!"

    易晴晴顿时愣了,接着怒火冲上了脑袋。

    她以前在村里的时候, 虽然是女孩,但易叔叔易婶婶都宠着她,想要什么只要哭一哭求一求,也都咬着牙给她买了,这也造成她的童年是在村中其他小孩羡慕的眼中度过的。

    等到长大了,易晴晴不爱看书,非要闹着不肯上学,易叔叔为此还打了她一顿,最终她还是哭着去上了学,但也只是在课上玩而已。

    等到上完初中,她的成绩根本就考不上高中了,易家无奈,只好顺着易晴晴的意,让她没再继续上下去。

    她没有去易婶婶给安排的工厂,虽然那是易婶婶费了很多得劲,甚至还送了礼才帮她找到的清闲工作。

    就这么在家中吃住,也不帮着干活,村中哪个女孩没有羡慕过她易晴晴,易叔叔易婶婶都爱女儿,虽然对她又不去上学又不去上班的行为不理解,但也舍不得将人赶出去,易晴晴自私的性格越来越重。

    现在眼看着明明是这个女人撞了自己,还说话这么冲,她想都没想,直接冲上去抓住了她的衣领,"明明是你撞得我!不长眼睛的是你吧!"

    撞了易晴晴的女学生正是黄苗,她哪里想得到易晴晴居然就这么上手,脸上顿时露出了几分慌乱。

    自从易芷兰搬走后,安勤也申请了走读,黄苗没了恨的人,却也还是天天臭着脸,甚至说话都比以前冲了不少。

    她以前虽然说话不好听,但大家无视也就算了,可都住在一个寝室里,有这么一个人每天阴沉沉的黑着脸,剩余留在寝室的几个女孩都有些害怕。

    胆子最大也最不怕黄苗的安勤走了,她们几个商量来商量去,要么去申请了换寝,要么就是跟安勤一样选择了走读。

    到了最后,就连唯一一个剩下的舍友也受不了黄苗,住到了家里去。

    偌大的寝室,居然只剩下了黄苗一个人。

    辅导员不是没想过再往这个寝室里塞人,但黄苗现在每天阴沉沉的样子太可怕了,没有人愿意和她一个寝室,于是,她就这么被人排挤了开。

    准确的说,是她单方面的,将自己与其他人分了开来。

    黄苗本来心眼就小,上次在商场晕倒被一群学生抬回来的事虽然在学校流传了一阵谣言,但很快就被新的谣言盖了下去,可她不这么想。

    每次出去,只要一有人看着她,她就会开始幻想这些人是不是在嘲笑自己,眼中便露出了几分凶戾来。

    班里的人都觉得她脑子有问题,慢慢地也就远了,黄苗却觉得这样更好,她们都怕她,那么也就没人敢笑她了。

    可今天,她虽然撞了人,却还是像往常那样骂骂咧咧的先发制人,按理来说那人应该会灰溜溜的离开才对,可没想到这个眼生的女人竟然敢抓她的领子。

    她今天,其实是去找柳文表白的,想当然的那个男人没有答应,现在心里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此刻被抓住衣领,顿时全部爆发了出来。

    "你个**,你抓睡呢!"

    易晴晴对于黄苗表现出来的凶狠当然是没什么感觉的,她出生在村中,村里的泼妇打架可不是黄苗这种程度能比的,想也没想,她一巴掌甩了上去。

    黄苗先是捂着脸懵了一瞬,接着更加凶狠的冲了上去,两个女人很快扭打在了一起,伴随着尖叫声,吸引了学校保安的注意。

    易晴晴流产了,龙哥的孩子。

    她从没想过自己居然已经怀了孕,龙哥到的时候,她坐在病床上,满脸的恍惚。

    看见自己跟着的男人,连忙告状:"龙哥,那个贱女人打我,你一定要帮我报仇啊龙哥!"

    她满脸的愤恨,完全没有一点失去孩子的哀伤,但渐渐地,易晴晴发现了龙哥脸上神情,他冷着脸,丝毫没有为她担忧出气的意思。

    易晴晴顿时慌了起来,"龙,龙哥……"

    这个她跟了半年的男人身后,慢慢走出来了一个男人,他相貌英俊,唇角噙着笑,一派温和。

    易晴晴脸白了,"混子……"

    ***

    易叔叔跟新认识的老头下完棋回家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易婶婶在厨房忙活着,脸上满是笑容。@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刘春花就在旁边给她打下手,她只要将菜放进锅里翻炒就可以,两个年龄相近的中年女人互相八卦着,时不时伴随着几声笑。

    易芷兰现在应该是在花房看她的那些花。

    她喜欢花,卫明言便建了个花房,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现在女孩每天都要去里面看看自己的宝贝花草,浇浇水,查看一下有没有新开花的。

    易叔叔坐在舒适的沙发上,拿起桌上的报纸看了起来,他其实认识的字不怎么多,但半读半猜的,也能顺畅看下去。

    一年前,他怎么能想到自己居然也有这样的一天,像是个老太爷一样,每天只需要溜溜弯,和人下下象棋,这要是被村里的老头们知道了,肯定羡慕的眼睛红。

    想着想着,他又想起了自己那个抢了家中钱离开后生死不知的女儿。

    那时候恨她,恨不得她死在外面才好,可到底是自己的骨肉,又是养到这么大,心里怎么可能不挂念呢。

    想着,明明年龄不到五十,头发却已经染白的易叔叔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几分忧虑来。

    正想着,卫明言进了家门,将手中信封递给了他,"叔,有晴晴的信。"

    "谁??"

    易叔叔震惊的站起身,不可置信又带了一些惊喜的看向了信封,"晴晴的?"

    "对。"英俊男人点头,"是从C省寄过来的,我还没拆开看过,上面说了,是给你和我婶的。"

    易叔叔颤抖着手接过信,看着上面熟悉的字迹,抖着声音道,"是她的字,是她写的字……"

    易婶婶恰好也从厨房出来,见丈夫激动的样子有点疑惑,知道是女儿来信后,她比易叔叔还要激动起来。

    "快,快拆开看看这死丫头说什么了!"

    此刻的她无暇去想为什么易晴晴会有家里的地址,也忘却了之前有多么恨她夺走了这个家的希望,满心只想知道这个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过的好不好。

    卫明言看着两老拆开信,脸上神情是恰到好处的关怀。

    "叔,婶,坐下看吧,晴晴既然能寄来信,过的一定也不错。"

    他扶着易叔叔易婶婶,看着他们坐下,对着信中的内容欣慰的掉泪。

    信里,易晴晴说她已经和龙哥结婚了,还说知道了之前自己有多么任性,现在她和龙哥已经定居C省,日子过得很好,特意来寄信给家里,让他们不要挂念。

    "这死丫头,谁挂念她!"易婶婶抹着眼泪,嘴上嘴硬,心里这一直吊起来的石头却落了下来。

    天底下哪个当妈的舍得看子女受苦,现在知道女儿不禁没受苦,还过的挺好,这心里也安定了下来。

    易芷兰下来时,也得知易晴晴来了信,她看着双眼都红着,神情却都是欢欣的叔婶一眼,脸上也露出笑来。

    "晴晴安定下来就好。"

    卫明言看着女孩眼中真心的笑意,晚上就问了,"易晴晴抢走了你上大学的钱,你就不讨厌她吗?"

    "那钱本来就是叔叔婶婶的,再说了,叔叔婶婶就她这么一个女儿,晴晴一天没消息,他们就算日子过的再好,也开心不到哪里去。"

    男人故意逗她,"你就不吃醋?"

    床上,轻柔捂着凸起小腹的女孩笑盈盈的,"我有你嘛。"

    卫明言宠溺的笑着点了点易芷兰脑袋,掏出一本书来,轻咳两声,"好,现在是胎教时间。"

    易芷兰目光柔柔的,看着这个男人一本正经的对着肚子念书,自从卫明言不知道从哪里得知还有胎教这个词后,便往家里搬回来了一堆书,还特意开了一间书房来放,无论忙不忙,都要每天抽上一本来读给她听。

    虽然总觉得孩子可能是听不到的,但每次看着恋人读书,她都觉得很幸福。

    【叮!任务完成度:80】

    卫明言神情不变,继续温柔的读着书。

    对于易芷兰来说,她的幸福,就是看到自己爱的人幸福,易叔叔,易婶婶,这些都是她的亲人,看到他们幸福了,她也会觉得幸福。

    而易晴晴也的确像是信中说的那样,跟着龙哥去了C省,她如同原本剧情中的易芷兰一般失去了孩子,没有父母的帮衬,只能在养好身子后上班挣钱。

    以后过的好不好,也只会看她自己。

    ***

    陈北不肯回去了,死活要留在医院照顾父亲,可他一个孩子又能做什么,卫明言去探望陈家人时知道了这件事,干脆将陈北接到了自己家。

    老陈头知道了卫明言不仅帮着儿子撑腰还把赔偿款要回来的事,在电话里好好地感谢了他一番,等挂了电话,更是将这件事添油加醋的在村里说了一遍又一遍。

    如果说以前大家还怀疑卫明言到底有没有改好的话,那么从这以后,混子就真的不再存在了。

    在电话里乖乖应下爷爷听话的叮嘱,陈北挂了电话,见卫明言正在花园里面种花,连忙殷勤的上前帮忙。

    他以前最崇拜的人是他爸爸,但现在,这个最崇拜的人换成了他卫叔叔。

    自从亲眼看到卫明言带着人吓退了那些坏人后,陈北就在心中悄悄地许下了愿望,他希望自己也可以成为卫明言这样的人,于是,这个小小的少年从住进了卫家开始就已经在自认为不着痕迹的观察自己的偶像了。

    卫叔叔一般早上七点会起床跑步,他会围着花园上的小路一圈圈的跑,直到八点为止,在有一次被发现后,陈北也加入了这个跑步的小行列。

    一开始,他还觉得没什么,他在学校也经常跑步,但随着时间过去,跑了一圈又一拳,陈北都累的跟个死狗一样了,前面那道修长身影还在不急不慢的一圈圈跑着,好不容易结束,陈北瘫在地上,对卫叔叔的敬仰又多了一层。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八点,这个时候刘春花已经做好了早饭,很普通的饭菜,一家人谁也不是赖床的性子,都准时坐在了桌前,这个时候卫叔叔便会上楼,将怀着孕的女孩小心翼翼扶下来,两人坐在一起。@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一顿饭的功夫,陈北就看着卫叔叔细心温柔的帮妻子夹菜,等到吃完饭,他还会搀扶着妻子,去小花园里面慢腾腾的遛弯消食。

    等到做完这些,他就该工作了,这也是陈北最佩服卫明言的地方,他总能快速而又顺利的完成工作,往往这个时候,男人就会去帮着在厨房忙活的易婶婶做事,或许也会去看看易叔叔下棋,间或指点两下。

    在陈北看来,这个已经是A城首付的男人生活是十分节俭的,他从不吃那些山珍海味,也不会是什么奢侈的地方消费,但对于妻子,卫明言总是那么贴心又大方。

    他会带着易芷兰满城的找好玩的地方,易芷兰喜欢浪漫,他便制造浪漫,陈北在卫家住了一个多月,就没见女孩什么时候不高兴过。

    后来,在卫叔叔的建议下,他开始在城里上学,平时易家奶奶疼他,也总叫着来吃饭,等到易芷兰怀孕到最后,她肚子像是装了一个西瓜,弯腰都困难,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而那个被外界吹捧羡慕的英俊男人,却一脸心疼的帮她按摩浮肿的脚。

    看着他应该叫婶婶的那个年轻女孩脸上舒适而又幸福的神情,陈北突然明白了,什么叫□□情。

    这一晚,卫明言照常抱着女孩入睡,突然听到耳边细碎的□□声,他猛地睁开了眼。

    易芷兰要生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更!估计还会很晚,小天使们不要等了早点睡吧么么哒(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