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如声的生日不知怎么被他同事知道了, 大家都要为他庆祝, 还给魏如声准备了礼物, 魏如声也不好拒绝, 所以最后只能把这几个人叫出来一起吃了顿饭。

    "师父, 祝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和师母越来越恩爱, 我这先干了。"魏如声在公司带的小徒弟唐海站起来先喝了一杯酒。

    "谢谢小海。"魏如声回敬了半杯,然后佯装喝的难受说道,"行了大家,别喝酒了,我们这又没有客户,别为难自己了。"

    大家哈哈笑了起来, 看到魏如声确实不想喝后就没再劝酒了, 轻松的聊了起来。

    沐清翘坐在魏如声身边,看着魏如声皱起的眉头,推了推对方的胳膊,"声哥,你难受了?"他可记得声哥的酒量不高,几瓶啤酒就晕晕乎乎的了。

    "还没,不过快了。"魏如声加了几筷子菜放到沐清翘的碟子里,回答。

    "那你别喝了。"沐清翘有点愁,他的酒量比声哥还小, 就算是有心帮对方挡酒也挡不了几杯。

    "嗯,不喝了。"桌子下, 魏如声的手捏了捏沐清翘的手,沐清翘转头看去,对方眼神清明,放心了不少。

    饭后,魏如声和沐清翘回了家,沐清翘还以为对方没喝醉,然而刚进家门,魏如声就在背后抱住了沐清翘,将下巴放在沐清翘肩上,声音慵懒,"翘翘……"

    "我在,声哥你要先洗澡么?"沐清翘被魏如声抱住,他走一步对方跟一步。

    "不想……"魏如声盯着自己眼前这个人仿佛白玉雕刻的耳朵,小巧可爱的耳垂,咽了咽口水,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一口。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沐清翘感觉到耳朵上的温热感觉,差点没软在地上,"声哥,你别闹……"沐清翘侧头躲着,耳朵却红了起来。

    魏如声看着对方突然发红的耳朵看的稀奇,身后就要去捏,却又被沐清翘躲过。

    "翘翘……"魏如声的声音委屈了起来,"你还没送我生日礼物……"

    "那你手腕上是什么啊?"沐清翘知道对方醉了,无奈又好笑的将对方按在沙发坐着,想给对方倒一些冰果汁清醒清醒。

    "表。"魏如声看了一眼,抬头回答。

    "谁送的?"将果汁拿出来,沐清翘又问,眉眼间全是笑意,喝醉了的声哥就像是小孩子一样。

    "翘翘送的。"魏如声搂住沐清翘的腰,将对方拉到了沙发上,拉进了他的怀里。

    "这不就是生日礼物。"沐清翘没挣扎,坐在魏如声大腿上,亲了亲醉鬼声哥的脸。

    "翘翘说过要把自己送给我的……"魏如声说着说着手里就不老实了起来,动手扒起了沐清翘的衣服,"还说要帮上蝴蝶结……"

    沐清翘:"???"我说过?

    "翘翘真乖。"沐清翘愣神的时候,对方已经把沐清翘的上衣脱下来了,带着几丝酒气和灼热的气息一路吻了下去……

    ……

    "绑上这个。"魏如声兴奋的声音。

    "你什么时候偷买的!"沐清翘崩溃的声音。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翘翘,你真好看。"魏如声惊叹。

    "声哥,别……"奇怪的呻.吟闷哼。

    ……

    "翘翘……"喘气。

    "救、救命……"气若游丝。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翘翘,你怎么不叫了?"魏如声疑惑不安。

    "……"累死了,谢谢。

    ……

    毫无疑问,第二天沐清翘和魏如声都起晚了,沐清翘起来的时候身体上都是红痕,除了平日总是出现的小草莓,还有一道一道的丝带勒出来的痕迹,看上去十分激烈。

    "翘翘。"魏如声将在床上装死的沐清翘抱在怀里,伸手揉了揉对方的脸,"睁眼。"

    "我觉得自己已经被撞飞升了。"沐清翘被蹂.躏的不得不睁眼,哑着嗓子小声感慨。

    魏如声有些不好意思,"昨天翘翘太可爱了。"

    "我只有一个问题。"沐清翘挣扎着坐起来和魏如声面对面,身上露出的地方都是事后留下的痕迹,"那一卷丝带你什么时候买的?"

    "就是和你说完这件事的第二天。"魏如声看着对方身上的绳印也十分心疼,"我下次不玩了。"

    沐清翘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红痕,有看见低着头认错的魏如声,恢复了活力,抱住对方,沐清翘一咬牙小声的道,"你要是想的话……我记得有特制的……"声音越来越小……

    其实昨晚他也爽到了,声哥的动作其实也很温柔,就是他的体力最后没跟上,才显得太惨了一些。

    听见沐清翘的话后,魏如声明显眼睛一亮。

    沐清翘顿时觉得仿佛被狼盯上了,紧张的看着魏如声补充,"不能太过分!"

    魏如声笑了一声,亲了亲紧张的沐清翘的额头,"放心,我舍不得,下次我喝醉时绝对不会动这些东西,容易掌握不好力气。"

    "嗯。"沐清翘放下心,在魏如声怀里蹭了蹭。

    这天他们俩都没上班,在家也没做什么有意义的事,两人就在家里搂搂抱抱温存了一整天,第二天,沐清翘身上的痕迹淡了不少,再抹一点遮瑕就完全看不见了,这才出去上班.

    魏如声的作品被通知通过了JPK珠宝大赛的初选,下一个环节就是在两月内交实物到举办方。

    这次大赛的主题是绽放,魏如声设计的是一款开口手镯,两株缠绕在一起的藤蔓,一粗一细,浅绿色的藤蔓,上面点缀着月光石打磨成花骨朵,只有开口处才有一朵微微绽放的花,花朵朝向藤蔓,每瓣花片尾部都是淡粉色,好似在努力绽放,又似对新世界的羞涩……

    魏如声看着手镯上那唯一一朵含苞待放的玉兰花,眼低是温柔的笑意,用手指轻轻碰了碰这个好不容易打磨出的花朵,真可爱,像他的翘翘。

    灵感、创意、草图、手绘、扫描数据生成3d几何体、设计镶口和镶爪、蜡膜再到铸造,魏如声看着这个手镯从从一闪灵光成为了一个美好的作品,心中满是满足。

    "暮翘。"魏如声看着手心的镯子,脑中灵感一闪就决定了它的名字,赶在夏季尾巴开花的广玉兰,和他的翘翘一样可爱,幕夏的翘玉兰。

    "声哥,出来吃饭啦。"沐清翘轻快的声音从客厅传来,魏如声放下了这个刚刚成型的"暮翘",去找他的真翘翘了。

    "声哥,别总工作,累了就歇歇。"沐清翘把饭放到魏如声眼前,有些心疼的嘱咐道。这些天魏如声总是在书房忙到半夜,沐清翘有时还能听见对方脖子扭动发出的咯咯声。

    "我忙完了,到时候把作品交上去等结果就行了。"魏如声拉着对方的手,"吃饭吧,吃完去看看我的作品去。"

    "好啊。"沐清翘眼里闪过好奇,虽然看过手绘图了,但是他还没见过成品。

    "如果能得奖的话我的工资就又要涨了。"魏如声戳了戳沐清翘的脸蛋,"到时候想要什么就和老攻讲。"当然,魏如声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得奖。

    "涨工资啊。"沐清翘歪了歪头,神情梦幻,"羡慕……"

    "我的不就是你的。"魏如声笑笑,"快吃饭吧。"

    "嗯。"沐清翘笑着应了一声,虽说他们现在也不缺钱,不过涨工资还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饭后,两人一起刷了碗,然后魏如声就带沐清翘进书房看他的"小翘"了。

    "好美……"沐清翘拿起这个不规则的浅绿色手镯,感叹道。

    两只藤蔓一粗一细交缠着,有着一种凌乱又交融的和谐美感,上面小巧的白玉色宝石花苞在绿色藤蔓中显露点点柔和与生机,左面开口处的藤蔓巧妙的弯回,显得柔韧契合。

    当然,最巧妙的还是右方开口处的白色小花,微微张开花瓣,仿佛下一秒就要完全绽放,释放出玉兰的清香,生机盎然。

    "声哥,你太厉害了!"沐清翘小心的拿着这个美丽的镯子,满眼崇拜爱慕的看着魏如声,"特别特别特别厉害!"

    "我家翘翘也特别特别特别可爱。"魏如声从沐清翘手里拿过镯子,一只手把住对方的手臂,然后经手镯戴在了沐清翘的手腕上。

    沐清翘手腕处的皮肤细嫩白皙,带上这个浅绿色的藤蔓手镯更显的纤细美好,两条浅绿色的藤蔓仿佛缠在了沐清翘的手腕上,美丽自然。

    "声哥,这不是你要参赛的作品嘛。"沐清翘被魏如声带上手镯后都不敢动了,生怕磕到碰到它,抬手僵在空中不敢动,求救的看向魏如声。

    "就是因为你设计出来的,最适合带它的就是你了。"魏如声笑眯眯的说道,"对了,翘翘,我给它起名叫‘暮翘’,暮夏的翘玉兰。"

    "啊,是么……"沐清翘脸上微红,看看手镯又看看魏如声,"声哥,这个‘翘’字……我怎么觉得是你的私货呢。"

    "对呀,它是因为翘翘才出现的嘛。"魏如声毫不掩饰,轻轻吻了沐清翘饿额头,看着对方认真的道,"你就是我的灵感。"

    我这一生最珍贵的灵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都是存稿箱君在吭哧吭哧的更新,有虫的话我过几天再改,作者卡文卡到掉毛,幸好有存稿箱君帮我维持日更的样子

    蠢作者:啊啊啊卡文怎么办!【炸毛】

    存稿箱君:慢慢写,还有我【温柔笑】

    存稿箱君(背后):无视作者的抽风,她已经把大脑卡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