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钢铁界 >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步入虚空之前(下)
    最大一次集会之后,幽天和冥渊的战争继续进行,杜南却意外地闲了下来。在现今这种时期,杜南只需要当成一尊大佛镇在这里就行了,完全不需要亲手做些什么。这时候九凤也没有多话,没让杜南马上带着混沌的遗骸赶往东之位庭什么的。反正混沌的遗骸找到了,九凤也放心了,目前这情况也能理解杜南暂时留守的做法。

    蛇母闭关修行了。

    隐灵也不见人影,估计一时半会都不出现身。

    另一边。

    冥渊一重的地方,李银足,洛青和艾伯利翁也隐匿不现,将战争事宜交给宝宝和其他的指挥者。

    太古神器血界一役影响太大了!

    凡是有点上升心的武者都在回放观摩,一点一滴分析,试图将这场大战解译领悟吸收。此时包括一些种族的智者们也在研究,看看这一场大战对自己的种族未来能否提供什么帮助。神化兽之陨也有极大影响,不禁让人思考到底是豪强迸起好,还是一枝独秀更好?

    杜南静修期间只有两波人来访。

    一是雪老和玉珀神祖。他们被西之位庭的长老们共举上位,成为西之位庭最新的5个中位神祖之二。其余三人没有过来,毕竟他们跟杜南没什么关系。雪老和玉珀神祖不同,雪老是杜南的老朋友,玉珀神祖是微姬的母亲,杜南的丈母娘。他们过来只打了个招呼,稍稍说明一下西之庭的现状,然后就告辞了。

    现在西之位庭有6个中位神祖,蛇母也是其中之一。

    只不过。

    所有人都知道,蛇母前往虚空是一定的。最终西之位庭还是会跟南北两庭一样,只剩下5个中位神祖。

    第二波人就是诅咒之母。

    “本来不想打扰你的,杜郎。不过我最近感觉有些奇怪,似乎死国被分离了一丁点。杜郎,你最近做了什么?”诅咒之母是本源神属,原初状态并不算生命体。现在与厄神灾神合化归一,诅咒之母也拥有完完全全的生命躯体了。

    既然来了,自然要跟杜南没羞没臊亲热一番。

    折腾没劲了才开始正经事。

    “我打算将一切非空间类的力量暂时封印起来。”杜南搂着软面条似的诅咒之母,轻声道。

    “为什么?”

    “成为中位神祖有四个条件,除了使用源点创印就剩下‘万界之主,无限之主,吞噬之主’三种方法。无限之主和吞噬之主我已经具备条件了,万界之主嘛……我拥有9999个位面之主,只差一个数量。只不过经历血界一役,我不想再创建一个位面之主,而是直接将我本尊位面之祖变成第一万个。所以,我必须在万界之主之外建立一个新的力量体系。”杜南解释道。

    “听不懂。”诅咒之母扭转身子,在杜南怀里找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

    “没有你想得那么复杂,只是我想将大部分力量封存起来,只使用一种空间力量。封印其它力量对我本尊没有影响,只算一种空间隔离吧。就好像我一直不用的战躯那样沉眠起来,那些力量仍然存在。这样做会方便我修练空间技法,详细点说其实是我从战斗中得到某些启示。上次我不是从混沌那里继承一种神术‘无限空间’吗?现在我打算将自己的神权复制传播。例如林神,酒神,食神等等等等,我打算用无限空间复制,让其他人也可能修习获得。”杜南说道。

    “你这是想让出神权吗?”诅咒之母微微惊讶。

    “不是,只是不同空间位面的复制。我举一个例子,例如酒神。现在在混沌宇宙是没有酒神的,因为酒神的神权在我这里。一旦我复制扩散之后,混沌宇宙就可能诞生第二个酒神。当然,我本身的酒神神权不变,酒神星界也在我手中。第二个成为酒神的人会拥有酒神的特殊能力,也可能再造一个新的酒神星界。万果酒鼎这件超神器他不会获得,它还是我的,第二个酒神仅仅只是懂得酒神的技能和权限。”

    “噢,就好像五轮剑那样子,让其它人都能够学习对吧?”诅咒之母听懂了。

    “差不多是这意思。除了混沌宇宙,其它的位面宇宙,例如雪老和玉珀,你的,或者银叶团其他成员的位面宇中,同样可能诞生第二个第三个酒神。我用无限空间将‘酒神’复制扩散,让每一个空间都可能诞生相同的东西。这不是从我这里要,而是他们自己努力产生一个新的神权。只是在作用,它刚好跟酒神一模一样。”杜南解释说道。

    “懂了,这跟位面之祖和位面之主的关系一样。酒神在你这算是蜕变成‘始祖神权’,其他人也可以跟着修习。”

    “这个嘛……可以说是始祖神权,但是我并不能干涉其他的酒神。如果按照实物对比,酒神在我就是一本书,而我将书上的内容传播到各个位面宇宙,供由其他人学习,就这么简单。”杜南不想神权太过受限,想让其他人也有点机会学习。毕竟自己拥有神权太多了,平常也没有怎么使用。

    “嗯。现在我只想知道,第二个死神,可能分享死国吗?”

    “不能。第二第三第四个死神都可能建立自己的全新的死国,然后慢慢扩张增长它。但是,他们绝对不会掺合到我们的死国来。同样的道理,他们也无法分享我们灵魂系九种太古神威……嗯,算起来,其他人成为死神的机会并不大,除非拥有其它跟灵魂有关的太古神威。好像酒神这样无要求神权,反而比较容易获得。”杜南解释,表示自己的东西不会改变,其他人只能获得‘知识’而不是‘实物’。

    诅咒之母听完满意了,躺在杜南怀里静静睡去。

    现在她知道,为什么死国会有被分离了一丁点的感觉。这不是真正的分离,只是被杜南复制了一份‘知识’。

    另一方面。

    听到杜南打算暂时封印所有力量,只留空间一种。

    这表示,这可能是他新一轮的飞跃。

    暂时放弃之前一切,只用一种……这需要极大的决心和无比的自信才敢做。诅咒之母不觉得自己做得到。她被封印过,那时候的无奈和凄苦有多少只有她自己才清楚。如果现在突然失去‘死劫’力量,诅咒之母真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倚仗。

    内心,诅咒之母也打算拼命努力了,不想落后自己的爱郎太多。

    几天之后。

    诅咒之母离开了。

    一直躺在杜南的怀中是很喜人的日子,可是,这对修行毫无帮助。诅咒之母不为了自己,也要为杜南留一些自由空间。看到连艾伯利翁也闭关修行了,诅咒之母不可能闲得下来。

    外界。

    冥渊和幽天一直在乱战。

    一年一年过去,神化兽的抵抗力量也越来越弱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神化兽忽然决定放弃冥渊,集中所有力量据守幽天。雪老稍稍前来报告,讲述在虚空世界九首神宵曾经被几个仇敌势力联手进攻过。为此九首神宵更需要集中力量自保,根本没空救护幽天了。

    南之位庭的上峰势力,星兽种族的虚空世界总基地,万兽神宵,它也在暗中做手脚,资助小势力不停侵害九首神宵。

    这样做自然是不让九首神宵闲下来。

    要抢幽天,谁都不惜手段。

    “雪老,神化兽是不会灭绝的。”杜南经过一年年的修行,整个人跟以前完全不同了。封印一切力量,只留空间一种,这时候他更有一种‘融入混沌’的感觉。

    “我们全体长老都知道,也确信神化兽不会灭绝。放弃冥渊,因为它们知道虫族不容易对付,勉强对抗下去只会死伤越来越大。集中到幽天,神化兽反倒是想保护自己的地盘。现在幽天就好像数百万条大河一齐涌入,无论我们还是神化兽,大家都不想断流。”雪老也同意这种看法,神化兽灭不了。

    “它们反攻幽天一重了?”

    “是的,雷神长老,而且它们成功了。从幽天一重到幽天九重,它们都保留了一些不中断的通道。虽然过半地盘被我们抢了,神化兽仍然保持‘不断流’的路线。如果是其它种族我们还可以合力歼灭,神化兽有融合特性,一群神化兽打到最后很可能剩下一头超级强大的疯兽。如果死拼到底,我们可能会没有力量稳守幽天。”

    “守比抢难。”杜南也知道打江山容易,坐江山更难。

    “对。我们知道雷神长老想要前往虚空世界,我们也不想拖太长时间。所以,对神化兽种族不能拼尽,必须保留一些守护地盘的力量。无庭种族联系了虚空世界的上峰势力,这对我们守护地盘非常有利。不得不说,光凭三大位庭还无法‘独食’幽天。”雪老成为中位神祖,知道的事情更多,眼界也更高了。

    这一次过来。

    雪老代表大家表明一个态度:我们不会拖延你太长时间的,麻烦再耐心等一等。

    “没事,我正在修练呢,不着急。”杜南很理解。

    如果自己现在离开,九首拼了命也会派几个类似硫皇和魇皇的好手下来救场。因为自己的存在,九首就不敢了。就算勉强派下来分分钟也是送菜的份,这种蠢事九首自然不会做。

    “谢谢。对了,冥渊的进度还是很慢。虽然神化兽全员撤离,虫族仍然在慢慢清除疯兽。”雪老提了一嘴冥渊。

    “艾伯利翁办事,我没理由怀疑。雪老,我对军团和种族发展并不在行,这些事情交给专业人氏去做就行了。我想艾伯利翁是担心神化兽中途捣乱,所以一步一步稳打稳扎吧。是什么做法无所谓,我们不缺时间又不缺力量,没必要一口鲸吞。你们也不用着急,慢慢来,我在哪里修练都差不多效果。”杜南最后表示,雪老听闻也退下了。

    既然杜南不担心被夺权什么的,雪老也没兴趣谈论冥渊的事情。

    也许,银叶团成员有着别人无法理解的羁绊,同伴与同伴之间根本不担心谁会坑谁吧。

    雪老回去与一众长老商议。

    算了算时间。

    差不多,在虫族完全掌控冥渊之时,大概就是杜南前往虚空世界的时候吧。

    另一问题:空间力量是什么?

    长老们下意识回避不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