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恶毒女配自救指南[快穿] > 校花是女王蜂(十九)
    温博容在和秘书耳语,众人自然而然把视线对准了陈嘉伟。陈嘉伟这压轴的也不含糊,笑笑就拿了个礼盒过来。

    礼盒不大,包装也是极简。王昭文忍不住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笑,这么小的礼盒能装什么?豪车他已经送过了,陈嘉伟就算再送一辆那也是落了下成。

    “我拆了?”

    见陈嘉伟笑着点头,钱浅浅这才开始拆礼盒。陈嘉伟的笑容已经让她明白这绝对是件有意义的东西,所以她没有不安。她现在只是好奇,好奇陈嘉伟这样的人会选什么礼物给自己。

    包装三下五除二就被钱浅浅拆了个干净,里面的黑色锦盒看起来依旧质朴。然而钱浅浅一打开锦盒人就呆住了。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带着愕然转向了陈嘉伟。

    陈嘉伟还挺喜欢这样子的钱浅浅的。钱浅浅平时太过稳重,有种超越了年龄的成熟。她现在满面惊讶,这才真有几分十八岁的天真可爱。

    “我帮你戴上?”

    钱浅浅喉头滚动了一下,还是“嗯”了一声。其他人被锦盒的盖子挡住了视线看不到里面装了什么,见钱浅浅错愕,愈发心如猫抓的好奇陈嘉伟的礼物。

    阮滢、李青箐和喻天娇就在钱浅浅身侧,她们倒是把陈嘉伟的礼物看了个分明。这下子就算是喻天娇也不得不感慨陈嘉伟真是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吓死人。

    众人只在博物馆和女王、皇妃头上见过的钻石头冠被陈嘉伟戴到了钱浅浅的头上。

    几百颗钻石密铺镶嵌,最小的有60分,最大的有三克拉。其闪亮程度真是看得人心脏病都能突发。

    网络上一时寂静,有那么一瞬间,守着直播的人都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什么掐架撕逼这个时候都不重要了,这时候众人眼里只有满满的钻石、钻石和钻石。

    精工切割的裸钻一克拉就是好几万,这几百颗钻石,还有好几颗三克拉的大钻……这到底要多少钱啊?!

    别说网民们瞬间疯狂了,就连戴着头冠的钱浅浅都开始催眠自己:我戴的不是钻石,我戴的是玻璃……

    “款式是我设计的,没有名家设计的那么精致。不过……”

    陈嘉伟给钱浅浅顺了顺额发,其温柔能把石头雕的神像都给融化了。钱浅浅心头一跳,讷讷地发不出声音来。她想低头装羞涩,偏偏下巴被陈嘉伟轻轻抬起,被迫迎上他的双眸。

    “这是我想着你设计的。”

    “——————”

    四周一片抽气声,就连音乐声都停了一停。网络直播上的弹幕又是一顿,数秒过后网络直播直接中断——网络平台被瞬间激增的几千万条弹幕给炸了服务器。

    “愿意和我跳支舞吗?”

    陈嘉伟对着钱浅浅伸出手来。钱浅浅愣了一愣,方才把手递给他。

    这个陈嘉伟真是奇怪,哪里会有人对刚认识几个月的小姑娘这么上心?原身是长得挺漂亮的,可要是漂亮就有用原身也不至于惨死。要说陈嘉伟是被她的人格吸引……别闹了,她穿到这个世界来就忙着密谋不让渣男和小三日子好过,哪里有什么人性上的光辉可言?

    陈嘉伟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他究竟想怎么利用她?

    钱浅浅分析了半天也没能分析出个所以然来。对着她充满探寻的双眸,陈嘉伟又只是回以柔情的笑。

    心中打了个寒颤,钱浅浅决定不思考了。横竖系统对她说过,等她完成了任务就能从这个世界里出去。不管陈嘉伟有什么目的,那都和她没关系。

    思及此钱浅浅定了定神,迎着陈嘉伟的目光看了回去。陈嘉伟这皮相是真好看,趁她还没走,先多看两眼提高下审美水准也是不错的。

    见钱浅浅愿意和自己对视了,陈嘉伟的心情也不错。两人翩翩起舞了一阵子,看得旁观的众人纷纷鼓掌外加吹口哨。

    一曲舞毕,温博容和秘书耳语完了,网络直播也重新开始。带着慈父的笑容走到钱浅浅的面前,温博容向着众人道:“今天是个值得铭记的好日子!我的女儿浅浅在今天就成年了!”

    “浅浅,爸爸今天就要送你一份成年礼。”

    温博容慈眉善目地一打眼神,秘书马上把一个文件夹摊开在钱浅浅的眼前。

    “各位,我在此宣布,我将把我名下百分之十五的股份送给我的女儿浅浅!”

    “我的女儿将成为温氏第二大股东!”

    温博容此话一出,场面顿时骚然。网络上有人用温氏现在的股价计算了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价值多少钱,得出的结论是温大小姐直接能登上国内女富豪名单前一百。

    “来,浅浅,收下爸爸的礼物吧。”

    从西服胸袋上取下钢笔递给钱浅浅,温博容已经能看到温氏股价的上涨了。

    果然上钩了。和温博容的秘书相视一笑,钱浅浅双手接过钢笔,对着温博容笑得灿烂无比。

    “谢谢爸爸!”

    龙飞凤舞地签了字,钱浅浅这一声“谢谢爸爸”为原身的十八岁生日趴拉下了帷幕。

    再度与钱浅浅共舞的陈嘉伟能感觉得到钱浅浅这次是打从心底的开心了。

    两人在舞池里旋转着,陈嘉伟忍不住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问:“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

    “为什么你一口断定我做的是坏事呢?”

    “因为你只有做坏事的时候才会笑得像只小狐狸。”

    陈嘉伟说罢还看看钱浅浅身后:“看,九条尾巴都摇个不停了。”

    钱浅浅花枝乱颤,随口敷衍:“哪里有长九条尾巴的小狐狸啊?你分明是把我贬成了狐狸精。”

    “我觉得狐狸精是夸人的话。”

    陈嘉伟一本正经。

    “哪里有你这么夸人的。”

    外人只道温大小姐和陈大男神气氛正好,谁都不会去打扰。

    想去打扰的任雪枫被父母抓着回了家,王昭文则借口还有事先回公司,准备和团队开会看如何找下一个炒作对象。何珊珊和何琴琴被人晾在角落里无人问津。

    何琴琴破罐子破摔,想借着道歉的~名头再在人前演一出小白菜被恶毒贵妇欺负的戏码。早被钱浅浅叮嘱过的阮滢和李青箐把喻天娇护在中心,不给何琴琴半点作妖的机会。

    温大小姐的生日趴结束后不到一个星期的功夫,钱浅浅带着人去了温氏的办公大楼。

    她是第一次参加董事会,只不过她不是以温博容给的第二大股东的身份去出席董事会的。

    “浅浅?你怎么来了?”

    温博容不明白女儿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董事会上。虽然名义上女儿是第二大股东,但是持股的很多股东都是他这一派的。有这些股东在,公司需要股东表决的日常事务还是由他做决策。女儿不必出席股东大会,只要拿着股份数钱就行。

    “我来是因为我有必要来。”

    钱浅浅意味不明地笑了笑,随口说了一句:“毕竟今天是任免董事长的大日子。”

    不等温博容细问钱浅浅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钱浅浅举手道:“我提议解除温博容董事长的职务。”

    董事会集体哗然。温博容的秘书没有替温博容说话,倒是一反常态地移步到了钱浅浅的身边,代替钱浅浅道:“温小姐已经是本公司的最大持股人,还请各位谨慎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