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六百八十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新筑小学之中,传出阵阵的读书声,李休走在教室外的走廊里,脸上也带着满意的微笑,本来三字经还没有出现,不过为了帮助孩子们启蒙,他还是把三字经给提前搞了出来,做为学堂的标准启蒙教材使用。

    新筑小学在上元节后正式开学了,经过一段手忙脚乱的适应期后,学堂也终于走上了正轨,每天上午和下午各三节课,现在主要学习语文与数学,毕竟这两科是学习的基础,只有将基础打好了,才能学习其它的科目。

    这段时间李休也很闲,大唐灭掉了最大的敌人突厥,外界再也没有可以威胁到大唐的敌人,内部更是休养生息,随着玉米与红薯这些高产作物的推广,相信用不了多久,粮食就不再是困扰大唐的主要问题,甚至现在朝堂上已经有大臣建议放开禁酒令了。

    朝廷无事,李休家中更是安逸,唯一的问题就是衣娘生下乐安后,平阳公主也想要个女儿,不过生孩子这种事实在无法控制,李休也只能尽量努力,另外月婵也被正式纳为妾室,而且私下里也表示想要孩子,这让幸福又烦恼,最尽甚至不得不吃点补品补身子。

    上午的课程很快结束了,随着一阵急促的放学铃声响起,各个教室里的孩子在向先生行礼后,也是欢呼一声冲了出来,毕竟好运是孩子的天性,哪怕是再喜欢学习的人,在教室里坐了一上午也会感到无聊,更何况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时也早都饿了,所以出了教室之后,这些孩子几乎是一窝蜂似的全都冲向食堂。

    食堂是学堂里规模最大的建筑,毕竟这里要容纳几百名师生的用餐,有时还可以充当大会堂,不过食堂里只有桌子没有椅子,所有人吃饭都必须站着,这并不是李休扣门不舍得买椅子,而是站着吃饭其实比坐着吃饭更健康,另外也会让人吃的更快,同时也节省了空间,可以说一举数得。

    对于吃这方面,李休从来不会吝啬,学堂里的伙食标准也很高,几乎每餐都会有肉,这几乎是军中骑兵的标准了,对于这点,甚至连学堂的山长田筹都觉得太奢侈了,不过李休却觉得很正常,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他甚至想做到每个孩子一天一杯奶这样的标准,不过大唐可没有奶牛场,就算他有钱,也买不到那么多的奶。

    不过虽然舍得在吃的方面花钱,但却有一个要求,那就是禁止浪费,在学生们吃饭的时候,食堂的走道上就会有几个一脸剽悍的男人在巡视,他们以前都是王府的侍卫,因为受伤或是年纪等原因退了下来,被李休安排进学堂做体育老师,毕竟学生不能只知道学习,也必须有一个好的身体,所以体育课也是必须的。

    除了教体育外,这几个体育老师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在吃饭时巡视,如果现有学生浪费食物,或者是没有吃完的话,立刻就会被他们一顿训斥,严重的甚至会被禁止用餐,当然学堂里大都是穷苦人家出身的孩子,哪怕是五指庄比较富裕,以前也大都是穷人,所以这些孩子都知道粮食的富贵,轻易不敢浪费。

    事实上在大唐这个时代,上到帝王下到百姓,都对粮食带有一种敬畏的心态,孩子在懂事后的第一课,几乎都是被教育禁止浪费粮食,哪怕是一粒也不行,这主要是因为这时的粮食产量不高,饥荒也时有生,这时粮食就是救命的东西,所以任何人都不敢轻易浪费,像后世很多学生吃一半倒一半,放在大唐不用别人动手,光是他爹娘就得打死他。

    自从后世从学校毕业后,李休就再也没吃过学校的饭了,这时看到学生吃的都很香,一时间他也是心血来潮,干脆也给自己打了一份,不过刚吃了几口就有些后悔了,倒不是说难吃,实际上学校的饭几乎都是一股大锅饭的味道,这点和军队里很像,李休才刚从北方回来没几个月,现在吃着学堂里的饭,一下子让他又想起了在草原度过的那些苦日子。

    不过食堂里的规矩是李休自己定的,既然打了饭,那就得吃完,幸好他虽然嘴巴刁,但也不是娇生惯养的人,三下五除二就把这些饭菜给塞到肚子里,然后这才向田筹告辞离开。

    李休刚回到家里,月婵立刻送上茶来问道:“夫君怎么回来的这么晚,有没有吃饭?”

    “不用了,我已经在学堂里吃过了,不过学堂里的饭和军中的饭还真像,一下子让我想到了当初咱们在草原的日子。”李休端起茶水喝了一口笑道。

    听到李休提到当初在草原的日子,月婵也露出怀念的神色,虽然那些日子很苦,但却让他们两人有单独相处的机会,也是在那里,两人终于突破了最后一步,想到这里,她也不由得有些害羞,毕竟那天可是她主动的。

    “对了,我听说你们想打学堂的主意?”这时李休忽然想到一件事,当下笑呵呵的向月婵问道。

    “看夫君说的,什么叫打学堂的主意,学堂本来就是咱们家开的,而且咱们家的生意上也一直缺人,普通的伙计倒也罢了,关键是能写会算的人才实在太难找了,刚好咱们学堂里有一些年纪比较大的学生,他们学成之后本来也需要一份事情做,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便宜了咱们自己。”月婵听到李休的话却是白了他一眼道。

    原来新筑学堂开学之后,月婵和衣娘一下子看到了机会,立刻派人从学堂里招募了一批学生,当然现在他们还需要在学堂学习,但是学成之后,却可以进入到李休家中的生意中做事,相当于月婵她们提前把这些学生给定了下来,这下以后生意上就不怕无人可用了,而且这些人全都是李休家中的佃户出身,也是知根知底,用起来也更加放心。

    “哈哈,你们招人我不反对,不过你们也不能太心急了,如果他们愿意多学几年的话,你们也不要催这些学生。”李休听到这里大笑一声,随后又开口叮嘱道,他担心月婵急于要人,会催促学生们早点离开学堂,这对学生可不是什么好事。

    “夫君放心吧,我们可不会做那些杀鸡取卵的事,而且我们提前招募的都是学堂里年龄比较大的学生,大都在十四五以上,以他们的年纪,恐怕大部分人也不可能去考进士,估计学个几年就会出来做事,这也正合了我们的意。”月婵当即开口保证。

    李休听到这里也是点了点头,其实据他所知,学堂里有相当一部分的学生也都是像月婵说的那样,在学堂学个几年就打算外出找事做,特别是那些年龄比较大的学生更是如此,现在月婵提前将他们预订好,倒也解决了他们日后就业的问题。

    就要李休和月婵谈着学堂的事时,忽然只见一个下人快步进来禀报道:“启禀老爷,宫中传来消息,陛下诏您火进宫!”

    “哦?”李休听到这个消息却是一愣,李世民让他火进宫,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可是这段时间大唐内外都十分的安静,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他火进宫?

    虽然心中十分的疑惑,不过李休也不敢耽搁,当下让人立刻备车进宫,结果等到他来到两仪殿时,却现不但李世民在这里,连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也都在这里。

    “参见陛下!”李休进来立刻向李世民行礼道。

    “不和多礼,这是北边刚刚送来的奏折,你看看吧!”李世民这时将手中的一份奏折递到李休面前道。

    李休这时也现李世民眉头轻皱,看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好事,当下接过奏折打开,结果当看到上面的内容时,他也不由得眉头一皱道:“这些突厥人还真是大胆,在押送时没有武器,竟然还敢造反,简直就是在找死!”

    原来这是北方的邢州送来的奏折,据当地官员禀报,第一批南迁的突厥人在走到邢州时,竟然有一部分突厥人暗中串联,并且企图造反,其中包括浑水部、山南部等六个部落,总人数过两千余人。

    这六个部落在暗中联络,然后寻找机会造反,终于在一天晚上冲击押送军队的营地,幸好并没有成功,反而被押送的军队杀死近千名叛军,现在剩下的突厥人已经被控制住,邢州当地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才送来奏折请示。

    “虽然这些突厥人的造反没有成功,但是这才刚刚开始内迁,就生这样的事,恐怕会让人抓住这件事做文章啊!”这时只见长孙无忌开口道。他的话一出口,李世民和房玄龄等人也都是脸色一沉,这也是他们最担心的问题,所以才找来李休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