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张宝相
    前段时间下的雪主要集中在草原东南部,越是往西走,地面上的积雪就越薄。颉利无精打采的骑在马上,身上披着一件刚剥下来没多久的马皮,皮毛冲里,外面的马皮上满是血迹与碎肉,哪怕已经被寒风冻的硬邦邦的,但至少可以保暖。

    而在颉利的背后,仅剩的突厥人也一个个面带疲惫,相比刚逃出来时,这些突厥人显得更加狼狈,有些人连马都没有了,只能与别人合骑一匹,因为他们的马已经变成食物填充他们空荡荡的肠胃,毕竟在这种天气里,根本打不到什么猎物,只能以马肉充饥。

    “马上就要到达沙钵罗设的领地了,到了那里,不但有大块的羊肉等着我们,还有皮肤如同牛奶一般的婆娘,而且你们都是与我同患难的兄弟,我颉利在此立誓,只要等到度过了这个难关,日后保证大家荣华富贵!”颉利这时看到队伍的士气低落之极,当下也高声鼓舞人心道。

    “多谢大汗!”听到颉利的保证,这些突厥人总算恢复了几分生气,而且这里距离沙钵罗设也的确不远了,估计最迟明天就能到达,一想到沙钵罗设那边准备好的食物和女人,更让他们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对于他们这些在雪原上苦苦挣扎了数日的人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比食物和女人对他们更有吸引力了。

    当天晚上,颉利他们一行人就在距离沙钵罗设数十里外的一座土山下露营,这座土山南面有个直立的陡坡,刚好可以替他们挡住了北边来的寒风,而且土坡下也没什么雪,反而长满了半人高的荒草,现在这些荒草枯黄,即可以当成燃料又可以铺在地上保暖。

    随着夜幕的降临,火堆也生了起来,之前杀的马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为了鼓舞士气,颉利让人又杀了一匹马,随后大块马肉架在火堆上烤了起来,只是颉利最后啃着没有任何盐味的马肉时,心中却不禁有些凄凉,谁能想到他堂堂突厥可汗,竟然会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不过颉利能够在草原上做了这么久的可汗,自然也是心性坚韧之辈,很快他就从负面的情绪中摆脱出来,然后开始在心中筹划着日后翻盘的计划,以他现在的情况,哪怕是与苏尼失会合,也不可能正面与唐军对决,所以现在最要紧的还是避开唐军的锋芒,实在不行的话,还是要逃到漠北去,等到唐军离开草原再做打算。

    当然如果大唐真的不计成本,非要在草原上驻军的话,颉利也有对应的办法,草原毕竟是他们草原人的天下,以前他虽然招惹了不少仇敌,但他们突厥人在草原上的根基还在,因此只要他不死,总有办法将唐军从草原上赶走。

    另外实在不行的话,颉利也有另一条退路,那就是占据着西域的西突厥,当初他们东西突厥分裂,但本质上都是突厥人,而且前段时间西突厥内乱,内部也是争斗不休,所以颉利打算如果在草原上呆不下去的话,那他就杀到西突厥去,统合了西突厥之后,到时再杀回草原。

    脑子里想着自己东山再起的计划,这也让颉利越来越兴奋,直到半夜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而在梦里他似乎又梦到了自己率领无数骑兵南下抢掠的美好画面。

    第二天太阳还没有升起来,颉利就催促着所有人快点上路,毕竟早一点到达苏尼失那里,他们也能早一点安心,而其它的突厥人这时也十分兴奋,当下草草的吃了点昨天剩下的马肉,随后就在晨光中匆匆离开了这里。

    经过一上午的赶路,颉利他们终于进入到沙钵罗设的领地,这也让所有人更加兴奋,加快速度往苏尼失驻扎的地方赶去,如果颉利没有记错的话,苏尼失驻扎的地方就在前方不远。

    不过看着属下这些人兴奋的表情,颉利却反倒露出紧张的神色,当即吩咐所有人做好警戒的准备,因为之前苏尼失就受到唐军的攻击,所以在这里很可能会遇到唐军,他们也不得不小心。

    说起来也该着颉利倒霉,就在他们刚进到沙钵罗设的领地内,前方就遇到一支约有千人左右的骑兵,虽然因为距离太远分不清敌我,但是颉利依然十分小心的调转马头就跑,毕竟他不敢冒险。

    不过对方显然也看到了他们,竟然率兵就追了上来,这让颉利吓的更加亡命奔逃,可是他们的马匹经过这段时间的赶路,早就已经疲惫不堪,自然跑不过对方,而随着对方越来越近,颉利也终于发现追赶自己的正是一支唐军。

    看到这里,颉利也是吓的魂飞天外,当下拼命的拍打马匹狂奔,幸好他骑的是西域的汗血宝马,虽然现在也十分的疲惫,但依然不是普通的马匹可比,而且这时颉利拼着把马跑废,一刻不停的拼命催促马力,结果最后他的马越跑越快,连身后的突厥人都被他甩开一大截。

    “妈的,这支突厥人肯定有鬼,给老子快点追!”与此同时,后方追赶的唐军将领也感觉不对,当下大声疾呼道,只见这个将领身材矮壮,相貌十分丑陋,旁边立着的一杆大旗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张”字。

    这个张姓将领不是别人,正是李道宗的副手张宝相,他们与苏尼失的大军打了几仗后,虽然没有占到便宜,但也没吃亏,反而在颉利大败的消息传来后,苏尼失也有些动摇,如果颉利都被灭了,那他再抵抗也没有意义,只是对于投降他还有些抵触,所以暂时也没能拿定主意。

    李道宗虽然年轻,但却对战场上的形势十分敏感,也发现苏尼失心中有所犹豫,所以一边用大军相逼,一边派人试图劝说苏尼失投降。

    张宝相这次率兵主要是为了清剿苏尼失派出来的小股骑兵,以此来打掉苏尼失与外界的联系,增加苏尼失身上的压力,却没想到刚好遇到逃亡的颉利,只不过他并不知道自己追的是颉利,只是觉得对方见到自己就逃,肯定是心中有鬼,所以才打算抓住对方审问一下,当然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活捉颉利这个天大的功劳就这么掉在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