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

    薇奥莉塔一大早就从病床上爬了起来。

    她受了伤不假, 但最严重的伤口在翅膀上, 根本不妨碍薇奥莉塔到处走动。而刚好爸爸在第二次检查完薇奥莉塔翅膀上的伤后, 就离开了医院去工作了。

    趁着他不在的功夫, 薇奥莉塔兴致勃勃地跑到了住院部的五楼,托尼·斯塔克所在的病房。

    “斯塔克先生——”

    薇奥莉塔推开门,话还没说完, 险些被地板上遍布的电线活活绊倒。

    她手动无措地停在门口。

    整个病房几乎被托尼·斯塔克布置成了另外一个实验室,无数平头百姓闻所未闻的先进机器和各色资料与钢铁零件堆得遍地都是。

    而托尼本人,仍然是AC/DC的主题T恤配上休闲裤,裤腿还挽着, 一副我在干活别来骚扰我的架势。

    他左臂打着石膏绑在胸前,右手拿着一沓资料站在仪器中央,听到开门声连头都没抬:“关门,谢谢, 冷气都要跑光了。”

    薇奥莉塔:“哦。”

    她关上门,左瞧瞧右看看,勉强找了个缝隙落脚,像是走机关一样跨过乱七八糟的电线走进房间。

    托尼:“真是风光啊, 大明星。”

    薇奥莉塔:“哎?”

    没穿盔甲的钢铁侠迅速地扫了一眼薇奥莉塔, 见她还是那副茫然又困惑的神情时笑出声。

    “我说, 现在网络和新闻中全是你,”托尼说着, 把手边的显示器转了个方向,“昨天的事让舆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大反转, 天使小姐。”

    屏幕中显示的是一张照片,昨日参加纽约大学讲座的学生偷拍下来的,清晰度不高,却足以看清一切。

    正是大教室中一片狼藉,薇奥莉塔站在她的父亲汉尼拔·莱克特面前,拼尽全力挡住哨兵机器人致命一击的画面。

    早在几个月前,薇奥莉塔刚炸平了曼哈顿街区不久,她就把自己父亲的基因检测结果公开到了社交网络上。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心理学业界著名的莱克特医生,身为人类却有着一名变种人的女儿。

    所以当这张照片传到网络上时,一个可怕的事实也随之扩散至了全球——哨兵机器人极其危险,它们不仅屠杀变种人,必要时也会对普通人类下手。

    这甚至比薇奥莉塔想要的结果还要好。

    解决矛盾的最好办法就是直面矛盾,薇奥莉塔原本只是想着,这场战争打完,矛盾自然会消失,善恶便会重归平衡。

    她可没料到眼下的矛盾还引出了更大的矛盾,哨兵机器人成为了人类和变种人的共同敌人。

    如此这般,事情就简单的多了。

    “那么,”薇奥莉塔眨了眨眼睛,“是不是解决了特拉斯克和哨兵机器人,这场战争就会结束了?”

    “差不多。”

    托尼看似满不在乎地回答。

    “无非是多喊几句和平口号再开开会,政治上的东西。”

    薇奥莉塔见识过很多战争,甚至在人类文明步入民啊主社会之前还参与过几场宗教战争的策划,她明白政治是怎么回事。利害趋同的时候,待到战争结束,变种人和人类的关系会缓和好一阵子。

    那么她的目的也就能暂时达成了。

    “至于你,天使小姐,”托尼说着又看了一眼薇奥莉塔,“短时间内就别再抛头露面了,一次两次幸免于难,谁知道你的好运气能不能支撑到第三次呢?”

    薇奥莉塔扬起笑容:“好,谢谢斯塔克先生关心。”

    托尼:“谁关心你……算了。”

    他放下了手中的资料,随意地往椅子上一靠:“下一步你打算做什么?”

    薇奥莉塔:“啊!”

    黑发姑娘顿时来了精神,虽然穿着病服,但薇奥莉塔明亮的眼睛依然明亮灵动。听到托尼的问题,她想也不想便开口:“我和爸爸说好了,等有空的时候,要去蒙大拿州的牧场去亲自挑选小羊羔!”

    托尼:“……”

    薇奥莉塔:“还有,还有差不多也快到感恩节了,可以趁着假期出去玩。爸爸一直说带我回法国看看,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去了,差不多有、有七八年左右了吧。”

    托尼:“…………”

    薇奥莉塔:“斯塔克先生?”

    “我算是明白了,”托尼抽了抽嘴角,“你的脑子里除了吃喝玩乐根本没别的,丫头。”

    “……”

    好吧,原来问的不是这个。

    薇奥莉塔也不尴尬,她反而也坐了下来,就近往桌子上一趴,小声嘀咕:“可是最近真的很累,还不让人想想怎么休息嘛。”

    托尼:“我以为这得问加百列。”

    这才是托尼·斯塔克真正想问的。

    提及加百列时,他漫不经心的神情中浮现出几分锐利的色彩,但那很快就消失了。

    薇奥莉塔的心底本能一紧。

    可是再开口时,托尼的语气仍然很是随意:“毕竟他是你的上司,难道你没别的任务?”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薇奥莉塔思忖片刻,加百列半强迫地要她做事,可没说需要保密。反正是天堂的内部工作,出现问题和她这个恶魔也没关系。

    “有任务,”于是薇奥莉塔直接开口,“加百列要我寻找一名失踪了很多年的天使。”

    托尼一顿。

    他似乎没想到薇奥莉塔如此坦诚。

    趴在桌上的姑娘,黑发散落在关闭的仪器旁边,深色的布景之中唯独她雪白的皮肤和浅蓝的眼眸拥有色彩,那张精致的小脸中写满了真诚和认真,反倒是让托尼心生一种是他把单纯姑娘的心思想复杂了想法。

    然而二十一世纪最为天才的发明家可没忘记那根挂在他身上的黑色羽毛。

    托尼只是挑了挑眉:“所以?”

    薇奥莉塔:“加百列只说大约四十年前那名天使就和天堂失去了联系,这无异于大海捞针啊,除非……”

    托尼:“除非?”

    薇奥莉塔:“嘿嘿。”

    ; 托尼懂了。

    “想要我帮忙是吗,”他半是嘲讽道,“就知道你不会如此坦率,天使小姐。”

    “斯塔克先生。”

    薇奥莉塔站了起来。

    她跨过脚边的电线,磨磨蹭蹭地凑到托尼身边,清脆的声线放缓,双眼里写满了苦恼和纠结:“我也是有苦衷的呀,加百列不让我轻易说的事情,我哪儿能轻易说给别人?”

    “这件事就能说?”

    “按理来说也不可以的,”薇奥莉塔委屈巴巴,“但是我一个人找,不知道要找到哪一年了,斯塔克先生。”

    薇奥莉塔拽了拽托尼的衣角,小心翼翼地用蓝眼睛看着他:“既然你能用仪器分析出天使的魔法痕迹,能不能帮帮我?”

    托尼·斯塔克是什么人,要是每个姑娘同他撒娇都要让步的话,他也不用干其他事了。男人只是抬手拦住了还要拽他手臂的薇奥莉塔:“我很忙的,天使小姐。”

    薇奥莉塔:“那、那说好了我向你提供研究数据的呀?”

    托尼:“数据呢?”

    薇奥莉塔:“……”

    如果不是此时托尼脸上的得意过于明显,薇奥莉塔会因为自己没帮上多少忙而愧疚不已的。但现在,斯塔克集团的CEO,一手绑在胸前,一手放在下巴处,就差把“来啊,继续求我啊”一行字写在脸上了。

    薇奥莉塔才不要他如愿呢,年轻的姑娘稍一思考,便重新扬起灿烂的笑容。

    她拽着托尼衣角的手猛然松开,滑落进男人的掌心里。

    女孩的手指温暖却柔软,她轻轻握住了托尼的手,男人看向薇奥莉塔的目光微微一顿,然后便直接开口:“先让我套出点信息,我就答应你。”

    薇奥莉塔得意地松手:“哈,我就知道!”

    托尼:“该死!”

    他猛然回神,没想到又着了这姑娘的道。

    不怪托尼·斯塔克松懈心神,而是小丫头极其擅长突然袭击,就像是刚刚,她一脸为难又纠结的神色,好像全部身家性命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了,谁会猜到在薇奥莉塔心底又是另外一幅模样。

    她哪有天使的模样,简直就是个邪恶的小恶魔。

    并且不等托尼懊恼,薇奥莉塔再次做出哀求的架势:“没关系,你想问什么信息都行,我都告诉你,就帮帮我吧,斯塔克先生!”

    托尼叹了口气。

    这丫头哪儿是天使,简直是个魔鬼。他揉了揉额角:“天使失踪是怎么回事?”

    薇奥莉塔立刻回答:“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不过与天堂失去联系无非就两种结果,要么是她无法与天堂联系,要么不想与天堂联系。”

    虽然薇奥莉塔不知道天使是如何与天堂沟通的,但仔细想想看,失去联系,无非就是出现意外,或者像路西法那样干脆翘班了两种可能性。

    “你找到那名天使后会怎么样?”

    “看加百列如何处理吧,”薇奥莉塔摊开手,“四十年左右没联系,惩罚估计会很严重。”

    “处以极刑?”

    薇奥莉塔的表情变得很奇怪:“你想哪儿去了,顶多通报批评再扣薪水而已,都是二十一世纪的公务员,谁还那么野蛮啊。”

    脑补了一连串中世纪宗教传说的托尼甘拜下风。

    不过没想到现在的天堂竟然如此接地气,就算是聪明如斯塔克,也难免来了兴趣:“我还以为会出现什么大天使审判,把犯了错的天使判下地狱之类的桥段。”

    薇奥莉塔:“怎么可能,想去地狱当公务员也得经过考试。”

    想当年她为了一个办公室文员的位置背书背到生无可恋,知道地狱考申论有多难吗!并且薇奥莉塔上岗没多久路西法就跑路了,想想她都委屈。

    托尼:“……那天使堕天?”

    薇奥莉塔:“你说跳槽?还蛮少见的,严格来说我们之间是竞争关系,入职前得签竞业协议,真这么干得交不少违约金呢。”

    本质资本家、手底下千万员工的托尼·斯塔克无话可说。

    “这样够了吧,”薇奥莉塔见他没的问,忍不住继续小声恳求,“帮我找一下那名天使嘛,斯塔克先生。”

    “你手上的线索太少了,天使小姐。”

    不是托尼不帮,而是确实很困难:“除了四十年前之外,还有什么线索?这位天使是男是女?”

    “是女性,”薇奥莉塔如实答道,“应该是三十年到四十年之间。”

    鉴于加百列说的是“大约四十年”,薇奥莉塔觉得还是放宽搜索条件为好。这么一个“大约”足以证明他并不知道这位天使是不肯联系天堂,还是出了意外。

    但薇奥莉塔觉得,失联这么久,完全可以先从出现意外的情况着手。

    她犹豫片刻,试图用不暴露身份的方式继续说道:“每个天使身上都有一些凝聚成形的善良——就是之前斯塔克先生检测到的魔法物质,即便是转生后也是如此。假设那名天使遭遇不测的话,她的善良会散落在周围,没有其他天使去收集汇报,证明根本没人发现她。”

    托尼:“所以,我只要帮你查一查三十到四十年前的魔法痕迹。”

    薇奥莉塔:“谢谢你!”

    托尼:“我还没说帮忙呢。”

    然而话都说到这里了,他还能拒绝不成?薇奥莉塔知道托尼·斯塔克是个体恤人的资本家,比路西法和加百列那种剥削基层干部的大混蛋不知道好到哪儿去了。

    因而她只是灿烂一笑:“斯塔克先生最好了!你要是帮我,我就亲自做甜甜圈给你吃!”

    托尼一哂:“免了,我怕被毒死。”.

    尽管嘴上不承认,可是三天之后,可以出院的薇奥莉塔,仍然收到了护士小姐转交的一组文件。

    托尼·斯塔克还是顺手帮了薇奥莉塔一把,她打开文件夹,上面详细地列着整个美国境内,三十年至四十年间遗留的魔法痕迹。

    并且托尼还很好心地筛去了不属于天堂的数值,特地标红了几个可能性最大的地点。

    薇奥莉塔的目光首先就落在了地图西北部的一个点上。

    蒙大拿州,正是爸爸准备带薇奥莉塔旅行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