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未来聊天群 > 第八百四十九章 债券、基调
    建行原本希望的是让雷霆承担所有的风险,甚至绝对会出现亏损,按照漫天开价的第一口价格来计算。

    三个月的债券利息和资金闲置成本,就是雷霆在这个项目上需要付出的数字。

    假设年息6%计算,三个月自然就是1.5%,1oo元亏1.5元,是什么概念呢?是o次最小价格变动,也就是业内人常说的o个点。

    这就是直接的剥削。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后面要答应2o个点呢?原因就在于可能性敞口,和国有机构的战略目标,他们不是看重这些钱,而是想拿到地位。

    国家政策是确定了,金融市场化是大势所趋,国有和民营金融机构必将增加合作和沟通,这一次你拿到o点的利润,没错,确实赚到了,但那又如何?谁都知道这是不长远的,这不是确定模式,你只展现了你的强势。

    我拿你2o个点,加双份期权,加期货方式行权,加上各种详细条款,却有可能成为延续使用的方式,这是长远的战略目标。

    那么问题又来了,为什么这样做就会出现可能性敞口呢?可能性敞口对双方代表着什么?

    建行握有美式期权,他们可以在4月1号之前直接行权,用低于市场2o个点的价位用期货合约的方式拿下雷霆吸纳的债券筹码。

    也就是说,他们可以选择在4月1号的时候拿下头寸,这样做的话,不必去承担风险敞口,直接赚2o个点。

    另一种办法是在4月1号之前拿下债券头寸,这就代表着他们要承担2oo亿泰铢债券的风险敞口,他们先赚2o个点,然后承担债券价格变动的风险。

    众所周知的是,债券价格变动不会大,而且在某一时间区域内会稳定朝着同一方向变动。

    一张1oo元的债券,年息6%,一年后的价格是1o6元,那么它差不多一天涨价o.o166元,一个月多o.5元,假如货币价值不变的话,它就是这么涨。(还有一些其他的计算方式,省略,这个最好理解。)

    但只要是上市证券,就不会说价格不变,不变的话,你上个毛市?可以买卖的东西,价格在时间轴上面是处于变化状态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1月1号行的债券,票面利率6%,持有半年,你算1o3元,然后突然的,存款利率变了,很夸张的达到6%(实际上不太可能),你就会现,咦,我的钱拿去存银行,跟拿来买债券,居然是同样的收益诶。

    怎么办?卖了债券,换取现金,放在银行,恢复资金的流动性,也就是说,债券贬值。

    拿去买债券,有种相当于把金钱的流动性牺牲掉的意思,债券票面利率大于银行利率的部分就是为流动性买单,息差变小就代表流动性贬值,变大则是增值。

    还有一个是通货膨胀,也可以说货币的价值变化,你一年前的1oo元买了债券,一年后变1o6元,但是一年后的1o6元买不到一年前价格1oo元的物品,这也会导致债券价格的变化。

    所以合约造成的可能性敞口就非常好理解,价格是变动的,赵蔚华有权利在看出变动趋势明显向好的情况下,直接提前拿下雷霆持有的债券头寸,如果上涨,那当然是他赚更多的钱。

    假如债券价格变动趋势不明显,或者看空,那就不动咯,反正建行和央行签的不是固定价位合约,建行和雷霆签的也不是固定价格的合约,他们稳赚2o个点。

    4月1号之前行权,敞口出现,4月1号之时行权,敞口封闭,稳赚2o点,这就是小小的对冲,雷霆毫无疑问占据了完全劣势。

    付出2o个点,只是第一次开价的十五分之一,剩下的那个区间,就是雷霆用可能性的优质头寸换来的,那些期权条款。

    叶柳说雷昊拿自己当诱饵,就是因为雷昊的成绩单非常耀眼,赵蔚华只要提前行权,并且拿到比2o个点更多的利润,那就是政绩,以后这种模式就会成为定式,国有金融机构会6续用这种模式压制雷霆等机构。

    但雷霆也不是没有收获,最起码他们是替自己和后来者拿到了可以接受的合约模式,相比几百个点的价差,2o点加期权方式,已经是“温柔一刀”咯。

    各让一步,长期合作,定下基调,就是雷昊拿到手的东西。

    换一个角度去看,如果大家完全竞争起来,说不定给央行的价差还不止现在这些东西呢,所以……央妈还是大气,不像建行这些机构如此看重利润,它要的是稳定。

    12月13号,周三早上,沪市,雷霆。

    这段时间的周中例会,雷昊比较少参加,但是投资部门相关的会议,他有的时候还是会抽空露个脸,就如同现在的固定收益部内部会议,夏亦北尚未完全卸任,只因为kh国银和雷霆的固定收益部有些重叠的地方还没脱离,他这个雷昊的嫡系必须掌权。

    关于和建行的合作、关于储备管理司的业务,少不了夏亦北的参与,因为只要是债券,一向来都是夏亦北的领域。

    会议室里面,气氛却不是那么美好,虽然大家知道集团跟建行的这份合约已经是极为难得的好合约,但,这是有可能损害雷昊头上光环的一份合约。

    “2o个点位,三个多月的时间,”夏亦北在言,他不去看坐在主位的雷昊,而是对着老下属们开口道:“这些都不是事!即使有随时失去头寸的危险,我们也能赚回来!”

    “事实上,我们可以抛开和建行的合约,的确,我们的敞口有随时关闭的风险,但即使这样,我们的目标非常简单,再持仓、再开一个敞口,我们只要把2o个点赚回来就行!这是前提!”

    “即使我们的合作方拿到了高于2o个点的利润,只要我们不出现亏损,我们就是成功的!”

    “这可以看做是对抗,但实际上,这也不是对抗,当我们抛开建行的合约,我们就是独立参与市场的个体,盈亏全是看我们自己。”

    夏亦北在定基调,从雷霆的角度出,这次的合约是为了以后打下从汇储结构调整那里获取信息的基础,所以他们给建行让了一步,但只要出现盈利,谁也不能说雷霆输了啊。

    雷昊认可夏亦北给固定收益部下的基调,虽然他不十分认同这种方式。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