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未来聊天群 > 第八百四十七章 双簧
    以雷昊的身份,他不需要下场跟赵蔚华这个等级的人谈生意,以赵蔚华现在的条件,他也不需要跟雷霆谈判。 .

    现在赵蔚华要求见雷昊,其中就已经代表了某种意味,而且无论是雷昊,还是赵蔚华,都默契的拖了两天时间,才发起会面。

    12月7号周四,雷昊选择在雷昊于沪市的分公司见赵蔚华,从对方答应这个地点的心思来看,其实谈判双方的地位隐隐有些调换。

    当然,雷昊的地位比较高,对方过来雷霆见面也是应有之意,但如果硬是不见面,雷霆其实也没什么办法。

    这一点,从赵蔚华的第一个观点,就可以看出来。

    “只是让出点位和设立期权,我们双方绝对没有推进合约细节谈判的基础。”

    办公室里,雷昊会见建行汇储业务部的来人,其实就是赵蔚华加上两个必须带上的建行工作人员,前者负责和雷昊沟通,后两人则是预防赵蔚华和雷昊达成有损建行利益的私下协议,属于掩耳盗铃的摆设。

    赵蔚华四十岁出头,从他干净到一丝不苟的着装上面,可以看出来他是非常重视这次的会面。

    事实上,雷昊不知道的是,赵蔚华心里七上八下的,作为建行汇储业务部的经理,在接到泰铢国债的业务指令、并且知道要和雷霆打交道的时候,他是激动的。

    雷昊是个传奇人物,两年时间创立雷霆,从一个开户小弟,成长为外国财经传媒也承认的中国金融巨子,这是十分励志的事情,放眼世界金融圈,雷昊值得被崇拜。

    即使是像赵蔚华这样的中资国有金融机构的实权人物,他对雷昊也没有看不起的意思,反而是有些过度敏感。

    也正因为这份过度敏感,才让赵蔚华在和雷霆沟通的时候过度强势。

    我是跟雷昊在谈判啊,我要是能压他一头,我岂不是牛上天了?这就是赵蔚华原本的心态,但这个心态是建立在自家企业对雷霆有天然优势地位的基础,并非他赵蔚华有多么厉害。

    这又让赵蔚华有些不甘心,金融国企的一线精英,也是自视甚高的,他们渴望证明自己,而从雷昊手里占到便宜,就是一种证明自己的方式。

    雷昊猜不出赵蔚华的复杂心理,但看得出对方有些紧张。

    “赵经理,你应该知道,雷霆还有另一条路。”雷昊开口顶了回去:“我们可以找其他机构合作,同为上市企业,四大行应该是不会拒绝利润才对。”

    “不可能的,这件事由我们接手,这是已经说好……”赵蔚华下意识的想反驳回去。

    “咳咳。”跟随赵蔚华一起来雷霆的随行人员马上咳嗽了一声。

    “雷霆都够资格参与汇储业务了,这些小事用不着隐瞒。”雷昊玩味的看着一脸紧张的建行工作人员,随口道:“反正说不说也就那么回事。”

    “也行,我换一个说法。”雷昊看着紧张兮兮的建行工作人员,开口道:“拼成本,雷霆没有怕过谁,我有理由相信,只要我们一直压在成本线上去承接汇储业务,外汇局是不可能排斥我们的。”

    “那么,雷总为什么不试一试?”赵蔚华也是反问回来。

    “因为在我的眼里,无论国有还是民营,我们都是中资金融机构。”雷昊摊开手,开口道:“你们看到的是利益,我看到的是方向。”

    “既然如此,雷总为了大方向战略,做一些小小让步也应该是理所应当才对。”赵蔚华道。

    “有一就有二,这边让一点,那边让一边,赵经理觉得有可能吗?”雷昊对赵蔚华也开始有些好奇。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谈判这种事,总得有来有往才好玩,唱独角戏的话,就不是谈判,而是下达通知。

    “三十点!加价位范围内的十点期权。”赵蔚华竖起三根手指,看着雷昊,眼里却闪烁着一种别样的光彩。

    “一个点差不多是每百元0.005美元,也就是说0.15?即使是带多十个点的期权,相对于原先的条件,还真是好了不少。”雷昊戏嚯的说道。

    “0.2%而已,连一个月的利息都达不到。”赵蔚华开口道。

    “我要是把0.2%的差额放出去,其他机构会不会感兴趣呢?”雷昊开口道。

    赵蔚华也没有犹豫:“只要不是跟我们达成合作,最终拿到储管司业务的,就绝对是建行。”

    “我可以理解为这是一个威胁吗?”雷昊脸色一变,道:“我不相信建行愿意把雷霆树立为敌人!”

    “雷总何必以大欺小呢?您这样做,只会是让我们换一个人来谈判而已,于事无补。”赵蔚华眨了眨眼睛道。

    两个人的交谈,听得建行随行的两个工作人员心惊肉跳,也让跟在雷昊身边的李颖峰和叶柳感到莫名其妙。

    怎么看,这俩人都不是在谈判啊,仿佛有点是把事情摊开来讲,然后……各自表达一下强硬态度?

    随着交谈的深入,表面上,赵蔚华似乎愈加强硬,态度也显得咄咄逼人,但雷昊也所有的应对措施摆出来,每一种方式都可能会导致两败俱伤。

    但是除了叶柳,在场的其他三个人都看不出来,这其实就是雷昊跟赵蔚华在没有沟通的前提下演绎的一场戏。

    雷霆不强硬,赵蔚华怎么答应大方向上的条件?不答应条件,他怎么获得一个后期给自己展示能力的舞台?

    要的就是你强硬,要的就是让你强硬给相关人员看看,从这场没有沟通就发起的谈判中释放的信息,赵蔚华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东西,而他想要的东西,也是雷昊想要的。

    也可以说,这就是一封战书,雷昊下给赵蔚华,赵蔚华接了,然后两人默契演双簧,共同把事情推到一个大家都希望的方向上。

    “优势尽占,我不信我赢不了你。”赵蔚华心里有一团火在燃烧,但表面上却表现得像一个看不起雷霆的国有机构实权领导那样,就是不肯答应雷霆的条件,还适时的冷嘲热讽几句。

    “只要肯给我弹性条款,我就陪你演这场戏。”雷昊表面上摆臭脸跟建行的工作人员看,实际上也读懂了赵蔚华释放出来的信号。

    国企就是这么麻烦,即使是某部分人绝对看得出来的状况,但加上一层掩饰,大家就会装作看不到,或者说,四大行也未免没有在这个领域秤一秤雷昊分量的想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