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七零章 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苏照当即顺她所指看去,只见所排队伍怕有数百人,有买到东西的离去,又有前来买的顾客加入排队行列,来客可谓络绎不绝。

    苏照颇为惊讶,亲眼见证了秦眠所谓的生意火爆,仍免不了感慨道:“黄豆所做的吃食竟能卖这么好,我们这般排队要排多久才能买到?”

    需知这明湖边上已经算是比较偏的地方,还能把生意给做这么火爆,真正是令她对所谓的‘豆腐’有了浓厚兴趣,倒是有点迫不及待想尝尝究竟是何美味,竟能吸引这么多人。

    秦眠笑道:“队伍看似排的长,但消化的也快。东家看到他们手上拿的碗没?都是自己带器皿来,付了钱装了东西就走,很快的。当然,来客不绝,所以排队的人看着一直都多。这家店的生意,可是能从开门做到打烊关门而客一直不断的,真正是罕见的火爆生意!”

    苏照奇怪道:“难道不给客人提供坐下吃的地方?”

    秦眠:“我也好奇打听过这个,刚开始,是设置了,后来生意实在是太好了,若是容客慢慢坐下吃喝的话,只怕把场地放在我们‘白云间’也容纳不下这么多人。最后没办法了,弄出了个这样的规矩。当然,里面容纳客人坐下慢慢品尝的地方还在,不过却设置了门槛,需一枚银币方能入内慢慢品尝。如此一来,除了不愿麻烦的有钱人会入内,一般人自然是宁愿排队。”

    苏照颔首,明白了,又问:“东西卖的贵吗?”

    秦眠摇头:“贵不贵分人吧,说贵也贵,说不贵也不贵。不贵是一份才十枚铜钱,大多数人想尝鲜的话,还是吃的起的。若说贵,就是份量少了些,捣出一勺给你,其实也就一小盅的量,就要十枚铜钱。听说刚开业的时候,只有五枚铜钱一盅。”

    苏照笑了,“倒是一家黑心店,见生意好,价钱一下就翻了一倍。”

    秦眠:“店家的解释也不是没道理,说是量大了,搞的城中黄豆的价钱都涨了,本钱涨了,卖价也就涨了。”

    “哦!”苏照点头,“倒是个理,种黄豆的人好像本来就不多,这样一卖,自然是要涨价。不过生意做这么好,就不怕有人要染指吗?”

    秦眠:“背后的靠山是呼延家!没点背景的话,生意做这么好肯定要出事,不说什么捣乱、伸手的,稍微蛮横点的也不会这般老老实实排队,现在能这般规矩,自然是有人能镇住场面。”

    苏照惊讶:“呼延家会在这么一个偏僻地方开这么一家店?”

    秦眠:“我当时也觉得奇怪,查了一下,真正的靠山是上将军呼延无恨的小儿子呼延威,这处馆子连同后面的大宅院是呼延威打招呼拿下来的。听说之前有某个官衙的人前来索取财物,结果被闻讯而来的呼延威打成了残废!”

    这里说话间,船已经靠岸了。

    秦眠问道:“东家,咱们是花钱坐进去尝尝,还是让人排队买了拿来。”

    苏照犹豫了一下,本想进那豆腐馆看看的,不过最终还是叹道:“还是拿上船吧。”

    秦眠能理解,凭这位的姿色,在这种地方露面,太引人注目了,被一群男人盯着,怕是也吃的不自在,会坏了雅兴、坏了胃口。

    这种花船上不缺吃喝的器皿,秦眠取了只带盖子的白瓷汤钵,到了舱门外,吩咐了一名婢女去排队购买。

    如同秦眠所说的那般,队伍看似排的长,消化的也快,没等太久,婢女便端了汤钵回来。

    然而变故就在当下,有三名年轻人在湖畔纵马快跑而来,这一字排开冲来,端着汤钵的婢女前后躲闪都不是,吓得尖叫。

    船舱内的苏照和秦眠霍然回头看去,船舱外的四名下人则霍然看向船舱里面,盯着秦眠的反应,一旦有示意,自然会立刻出手阻止。

    然而秦眠却并未有任何动作,不想在这种场合暴露身边修士的身份。

    一匹骏马紧急勒停立起,马蹄几乎踢到婢女的脑袋。

    啪嗒!一声脆响,婢女吓得手上的汤钵落地砸碎,豆腐脑也溅了一地,踉跄后退。

    另两匹左右冲过的骏马亦急停。

    竖立的马蹄落地,马背上一手提着酒壶持缰且满身酒气的年轻人看看婢女,又看看停在边上的花船,注意到了挂着‘白云间’标示的灯笼,顿时呵呵一乐,跳下了马,伸手在婢女粉嫩下巴上捏了把,“这么水嫩的妹妹,以前在白云间怎么没见过你?”

    婢女后退一步,转身就走,却被另两匹马上跳下的青年伸臂拦住了,被三人围住了调戏。

    秦眠指了指外面,对船舱外的下人示意了一下,又摆了摆手,示意不要惹事。

    两名下人立刻上了岸,前来为了那婢女解围。

    “这妹妹我看上了,今天我要了,明天再给你们送回去,钱不会少你们的。”提着酒壶的青年摘了只钱袋子,直接扔给了那下人。

    一下人双手奉还钱袋,客气道:“这位公子,这丫头还没调教好,暂时不接客,请公子报上府邸在哪,回头从坊里挑个好的给您送去。”

    “那些涂脂抹粉的就算了,我就看她青嫩,没调教好没关系,我喜欢就行。”

    青年不接钱袋子,张臂抱了那婢子就要架上马带走,那婢子又惊又怕,已经吓哭了。

    两名下人又被另两名年轻人拦住了,两名下人不得不回头看向船舱窗户方向,要下一步的指示。

    就在这时,路旁一名高大青年走了过来,伸手拦在了马前,不让抱人的青年将那婢女放上马,沉沉一声,“把人放下!”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袁罡。

    袁罡突然露面,慑于袁罡的气势,倒是将那青年唬住了,下意识放下了婢女。

    不过一看袁罡的穿着,土布衣裳,还挽着衣袖,身上还有灰,明显是个干力气活的,青年顿时火了,“哪冒出个不长眼的东西?”

    袁罡平静道:“你这是强抢民女!”

    三个青年愣了下,旋即一起哈哈发笑。面对的青年拿着酒壶的手指了指身边拽着不放的婢女,“她算哪门子的民女?她是‘白云间’的婊?子,就是出来卖的,我花钱找乐子,怎么就成了强抢民女?”

    袁罡问那婢女,“你愿意跟他走吗?”

    婢女惶恐摇头,想把胳膊缩回来,却被那青年拽死了不放。

    袁罡道:“你也看到了,人家不愿意,这种事情不能勉强。”

    青年乐了,“你跟我说对这种出来卖的贱人不能勉强?”

    袁罡:“人人生而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她也不是什么贱人,若有得选择,她也不会干这行。她既然不愿意,就请公子高抬贵手放过她!”

    船舱内的苏照正漫不经心地端茶慢品,些许小事对她来说,解决起来也不算什么难事,并未放在心上。

    然而船舱外的话却令她心弦莫名颤了一下,怔住,慢慢扭头看去,明眸目光正儿八经地盯在了袁罡的身上。

    “哈哈……”纵马的几位年轻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袁罡的话对他们的观念来说,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人生三六九等,谁敢说芸芸众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能说出这种话的必定也是贱民!”青年手中酒壶指向了袁罡,哈哈大笑不止,忽又挥臂喝道:“让开!”并拖着婢女靠近马匹,欲推开袁罡。

    袁罡突然上手一捉,抓了他的手腕,捏的青年疼的呲牙咧嘴,下意识松开了婢女。

    扔开青年的胳膊,袁罡顺手将那婢女拉了过来,护在身旁送往花船。

    见袁罡动手了,青年的两名同伴哪能坐视,立刻提了马鞭冲来,挥鞭狂抽。

    袁罡顺手将那婢女挡在了身后,任由啪啪鞭打,却没还手。

    那甩着捏痛了的手腕的青年怒了,冲了过来,手中酒壶怒砸在了袁罡的脑门上。

    酒壶啪啦碎开,酒水淌了袁罡一脸。

    袁罡突然反臂一砸,没打对方,却挥臂砸在边上立于河畔的一株胳膊般粗的柳树上。

    砰!嘎嘣一声,柳树应声拦腰折断,半截哗啦倒入一旁的湖中。

    船舱内的秦眠嘀咕了一声,“好大的蛮力!”

    还要继续动手殴打的三名青年惊呆了,举起的手不敢动了。

    “不要逼我动手!”袁罡冷冷一声。

    就在这时,一阵隆隆蹄声传来,十余骑驰骋而来,冲到这边全部勒马停下了,为首一名看似年轻却体格魁梧长满了络腮胡须的青年对袁罡喝道:“安兄,怎么回事?”

    船舱内的秦眠对苏照提醒道:“呼延威来了!”

    勒马而停的一群人气势明显不一般,三名青年似乎也认识,见来人居然对眼前这不识相的家伙以兄弟相称,顿时慌了,扬起的手放下了,强抢婢女的青年慌忙拱手道:“呼延公子,误会,一场误会!”

    看三人刚才的动作,再看袁罡一身被抽的衣裳破烂开了的鞭痕,呼延威那双豹眼一瞪,管你什么误会不误会的,也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手一指,怒喝道:“给我打,往死里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