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72章 人生如此讽刺
    淮南省委大院,省纪委书记祝海洋一早就来到省委书记办公室,向殷开朗汇报宝邮县大火案的处理决定。

    殷开朗让秘书泡了一杯茶,祝海洋象征性地润了润嘴唇,主动语气沉重地说道:“事情已经查明,项明涛对操纵火灾的始末供认不讳,但他拒不承认在振兴街掩埋炸药,是自己的命令。情况比较复杂,牵扯到洛水迁、姚红丽这两位省管干部。”

    一般来说,市委常委都是省管干部,市纪委已经无权对他们进行调查,所以祝海洋委婉地询问殷开朗的意见。

    “洛水迁和姚红丽的问题,必须要慎重调查。作为政府的干部,怎么能涉及到草菅人命的案件中呢?”殷开朗异常果断地命令道,“此事必须要追查到底,无论背后是什么大来头,都要找到真正的凶手。”

    祝海洋低声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殷开朗皱了皱眉道:“我对你这个纪委书记的工作非常不满意。为什么事情发生了之后,才想到亡羊补牢?纪检工作一定要有预见性,要把工作做成常规化,而不是救火队员。如果我们早一步发现洛水迁等一些干部变坏的苗头,岂不是能避免造成这样的灾难呢?”

    祝海洋讪讪笑道:“纪检工作还是要服从大局,我们偶尔得综合考虑问题。。”

    殷开朗重重地挥手,冷声道:“从现在开始,你要放手去做。什么叫做服从大局?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得管起来,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我不希望纪检工作是个摆设,官员在放纵的氛围下,变得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在洛水迁和姚红丽的定性上,要严格处理。俗话说,杀人者偿命,如果他们当真是手染鲜血,那么我们要将他们当成刽子手,狠狠严惩。”

    祝海洋表面不动声色,但内心震撼不已,殷开朗的决定,其实等同于宣判了洛水迁和姚红丽的死刑,不仅是仕途的死刑,还是生命的终点。

    殷开朗很清楚,如果不是洛水迁在背后给项明涛出谋划策,同时介绍打手,项明涛是绝对不会以六条普通生命作为代价,用来破坏宝邮县振兴街征拆工作的平衡。

    洛水迁和姚红丽等人,不仅是帮凶,还是共同的主谋。

    祝海洋从殷开朗身上嗅到了怒火,尽管这个封疆大吏,已经将制怒练到很高的境界,但这一次他还是很明确地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祝海洋暗叹了口气,这洛水迁可是燕京王家的人,如此一来,殷开朗算是和王家正式宣战,尽管王家实力雄厚,但淮南省委书记一把手的怒火,他们还是得掂量一番的。

    主要是因为王家在这件事情上,触犯了殷开朗的底线。他们不仅试图坑害自己很欣赏的市委书记章平,还让六条普通百姓无辜死去,这让殷开朗极为震怒。

    祝海洋离开之后,殷开朗给章平拨通电话,沉声道:“我已经与老祝下达指示,对洛水迁和姚红丽进行彻查。”

    章平连忙道:“谢谢殷书记的支持,我早已对两人进行过了解,等待省纪委工作人员进行交接。”

    殷开朗没好气道:“你小子,倒是学会抢答了啊。”

    章平讪讪笑道:“主要是这次的案件真相已经浮出水面,与洛水迁和姚红丽两人逃不了干系。”

    殷开朗点了点头道:“趁着这次机会,你要将汉州上下各级的人事关系梳理一遍。”

    章平沉声道:“洛水迁和姚红丽是汉州地方干部,经营多年,如果梳理关系的话,只怕会伤筋动骨。”

    殷开朗皱眉,沉声道:“你知道我为什么看中你吗?因为你很年轻,有魄力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不要让我失望。”

    章平心领神会,重重点头道:“请殷书记放心。”

    殷开朗这个电话,其实是给章平吃定心丸的。

    章平挂断殷开朗的电话之后,拿起桌面上的一份名单,总共有七八页之多。第一页,上面记录者此次参与宝邮县大火案的直接人员,比如乔荣、顾林等人,名单后面写着处理意见,给予处分与警告。

    章平皱眉想了许久,用钢笔写道:“免职,追究刑事责任。”

    第二页记录着与洛水迁、姚红丽有关系的副处级以上干部名单,后面几页则是科级以上的干部名单。

    “没想到跟洛水迁和姚红丽关系密切的党羽这么多。”章平在处理意见,添加了自己的处理意见。

    ——“先调整岗位,根据不同的情况,对一些存在违纪行为的人员进行劝退。”

    这些人的名单中,自然包括靠着姚红丽胜任汉州电视台副台长的黄希钊。

    将处理意见写完之后,章平又让秘书催促组织部那边赶紧送交干部名单,这么多萝卜坑,自然要选择信得过的人员进行顶替,如此一来,就完成政府从上而下的人员大换血。

    等忙完这一切,章平呼出一口气,准备给杜平拨个电话,对于这个跟自己同名的秘书,章平还是很满意,此次宝邮纵火案,他表现得很沉稳,不仅扭转败局,还让自己铲除常委班子中的劲敌。

    这时秘书突然走了进来,低声皱眉道:“章书记,外面有人想见你。我劝了他很久,但他还是很坚持。”

    章平皱眉道:“谁啊?”

    秘书道:“是电视台副台长黄希钊,他声称自己掌握了姚红丽违法乱纪的证据。”

    卑鄙小人。

    章平心中冷笑一声,对黄希钊这样的人,他还是很了解,当发现自己的靠山垮台,第一反应就是倒打一耙,这样可以让自己免受波及。

    不得不说,黄希钊对章平的心态很了解,此刻他需要掀翻姚红丽的证据。

    片刻之后,黄希钊走了进来,章平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身高在一米七八左右,长相清爽,乍一看算是个帅哥,外表还是颇为出众的。

    一般来说,政府官员大部分长相都不错,因为有严格的面试流程,干部长得好不好,影响政府的脸面,所以形象好的干部,也会受到器重,前途也更光明。

    不过,黄希钊那一双眼睛,章平很不喜欢,看一个人的眼睛,可以看出这个人的内心世界。

    “请坐。”章平淡淡吩咐道。

    黄希钊还是有些紧张,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有些不安地坐在沙发上,“章书记,我这边有一份材料,想给您看一眼。”

    章平戴上黑框眼镜,道:“嗯,拿过来吧。”

    黄希钊连忙弓着背,将材料放到章平的手边介绍道:“这上面都是姚部长的关系户,电视台的广告一律给三折优惠,而这些企业每年都会给姚部长广告回扣,不出意外,每年会有三四千万的灰色利益。”

    章平目光凌厉地望了一眼黄希钊,淡淡道:“资料是如何得来的?”

    黄希钊早已想好措辞,道:“我的一个远房亲戚是姚部长的保姆。”

    章平微微一怔,淡淡道:“你也是有心,竟然让你的远方亲戚把姚部长的日常记得如此详细。”

    黄希钊讪讪笑道:“并不是我指挥她这么做,而是她自发这么做的。姚部长在公共场合表现得很有亲和力,私下生活对人特别苛刻。我这个远房亲戚,被她经常责骂,所以心中有些怨愤。加上这次姚部长出问题,她就主动找到我,交出这份资料。”

    章平认真地看了一眼黄希钊,轻声道:“嗯,这份资料如果真实,你和你的亲戚都有功劳。”

    黄希钊连忙道:“章书记,我只是表明自己的立场,很多人都觉得我能够这么快升任电视台副台长,这与姚部长的提拔有关。这其实不是真相,我之所以受到提拔,完全是靠我自身的努力,及台领导的重视和认可。”

    章平有些不耐烦地点头,道:“你的情况,我已经了解。市纪委不会纵容一个犯错的干部,也不会诬陷一个举报有功的好同志。”

    黄希钊竟听不出章平话中有些揶揄的意思,他连忙朝章平鞠躬,激动地说道:“谢谢章书记的理解,我就不打扰您,先离开了。”

    黄希钊虽说没法猜出章平内心真实的想法,但他现在是破釜沉舟,孤注一掷,如果自己不主动反水的话,那就无法得到宽大处理。

    卖掉姚红丽的话,黄希钊就有希望继续自己的仕途之路。如果听之任之,什么事都不做,黄希钊注定只能成为陪葬品。

    黄希钊刚走出办公室,迎面走来一人,他连忙低下头,对方却是认出了他,“咦,这不是黄台长吗?”

    其实黄希钊早就认出杜平,但他此刻只想隐身。

    杜平冷眼望着黄希钊,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虽然自己老婆卫素素已经有了新工作,但他对这个试图给自己戴绿帽子的黄希钊是恨之入骨。

    “啊?杜县长,您好。”黄希钊面部肌肉抽搐地说道。

    “我一点也不好。”杜平冷笑,望了一眼黄希钊,“我差点被纪委带走调查,我老婆刚刚失业,你说我的心情能好吗?”

    黄希钊低下头,连忙道:“您先忙。”

    望着黄希钊离开的背影,杜平嘴角浮出冷笑,他虽然是一个有准则的人,但现在如果痛打黄希钊这只落水狗,应该算不上公报私仇吧?

    在黄希钊的眼中,姚红丽是落水狗。

    在杜平的眼中,黄希钊则是落水狗。

    人生啊,就是如此讽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