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43章 借刀杀人之计
    除了小妖之外,其他几人都喝了酒,所以小妖坐在驾驶位置上,小心翼翼地开车。坂本奈月坐在倪静秋的身边,一直低着头,等前方出现了她熟悉的场景,她连忙低声道:“我到家了,谢谢你们今晚对我的帮助,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到我家中喝一杯茶?”

    这片区域属于京都比较荒僻的地段,小妖对坂本奈月有些好奇,笑道:“既然奈月姐姐盛情邀请,我们就进去坐坐吧?”

    苏韬与倪静秋无奈对视一笑,两人都在想,坂本奈月不过是嘴上谦虚而已,这两人还真打算去叨扰,还真是让人无言以对。

    虽然有些意外,不过坂本奈月并没有露出丝毫的不悦,表现得很兴奋,因为自从从事这份难以企口的职业,自己家中已经很久没有客人到来,包括自己的那些亲戚都刻意与自己保持距离。

    偶尔有人愿意来做客,这让坂本奈月很激动。所以她进了屋子之后,就开始忙碌起来。

    苏韬打量着这个房子,纯木式结构,打扫得非常干净,空气中透着一股清新的花香,壁橱上的摆件也透着一股轻松的氛围。坂本奈月的父亲坂本圭右走了出来,与众人打招呼。

    坂本圭右的气色不大好,不过谈吐风雅,看得出来,并非一般人。

    苏韬通过只通过望诊,就看得出来他的肾病很严重。

    “奈月很少会请朋友来家中做客,欢迎你们的到来!”坂本圭右谦和的笑道,“我很为奈月自豪,如果不是她的话,我早就离开这个世界了。她也是我活着,唯一的寄托。”

    古丽微微一怔,好奇道:“叔叔,你为什么这么悲观?”

    坂本圭右叹了口气,苦笑道:“几年前我得了很重的病,奈月的母亲觉得生活太苦,所以跟我离婚,嫁到了国外。随后我就和奈月两人相依为命。奈月为了给我挣够医药费,不仅休学,还……为此,我特别的愧疚。你们是她的朋友,帮我劝劝她,不要再这么辛苦。人生死有命,我早就已经看开了。”

    倪静秋低声将坂本圭右的话,翻译给了苏韬。

    苏韬没想到坂本奈月竟然还有这么一段身世,对坂本奈月倒是多了些许敬意。

    很多像坂本奈月这样的女人入行,目的并不单纯,有些人是想通过这一行作为跳板,成功进入演艺圈,成为明星。还有些人则是单纯的想赚钱,但坂本奈月为了自己的父亲,这让人足够升起敬意。

    别人或许不信,但苏韬能从坂本圭右的身体,看得出来,他所言不虚。

    从大夫的角度来看,坂本圭右的肾病非常严重,如果不是服用了足够多昂贵的药物,早已病入膏肓。即使经过了各种治疗,但坂本圭右的病情依然不容乐观。

    “爸,你跟我的朋友,说这些做什么?”坂本奈月托着木盘走入,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精美的糕点,已经香气四溢的煎茶。

    坂本圭右似乎很尊重女儿,尴尬地朝她笑了笑,道:“我又糊涂了,口不择言,对不起!”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借口去卫生间,偷偷地写下了一个药方,转而回到饭厅,将纸条递给了坂本圭右,微笑道:“这是我家里祖传留下来的药方,对于治疗一些慢性疾病有很好的作用,伯父,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尝试一下!”

    坂本圭右微微一怔,等倪静秋翻译完毕之后,淡淡摇头,纸条上写着汉字,他也看不太懂,心道这个年轻人倒也挺冒失的,药是随便能吃的吗?

    不过,坂本圭右还是接下了药方,笑着感谢道:“谢谢你的好意!”

    苏韬从坂本圭右的表情看出来,他并没有太重视自己开的药方,心中暗自唏嘘一番,作为医不叩门的原则,总不能主动为他治病,只能用这种比较间接的办法。不过,他猜想,如果坂本圭右走到绝境,万般无奈之下,还是会选择尝试,只要敢于尝试,那就知道药方的妙处了。

    在场众人,只有倪静秋知道苏韬的真实身份和惊人的医术,不过她见苏韬没有直言自己的身份,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心中暗叹坂本圭右父女运气不错,竟然能遇到苏韬,对于他们的人生而言,无疑会是一场巨大的转折。

    在坂本奈月家中又呆了片刻,几人便告辞离开,临走的说话,坂本奈月主动与古丽互相留下电话号码。

    苏韬暗自分析,这恐怕与古丽的性格有关,她本能地觉得自己和坂本奈月都属于那种游离于社会边缘的人物,不能被社会和世俗所理解,所以才会有种惺惺相惜之感。

    回到酒店之后,苏韬正准备进房间,倪静秋突然感慨道:“在你看来,坂本奈月这种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苏韬笑了笑,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问题?”

    苏韬刚才就发现倪静秋很不对劲,望向自己的眼神很古怪。

    倪静秋自嘲地笑道:“我不过是突然感慨而已。你回答我的问题!”

    “好人和坏人,是得分情况的。如果他们跟我们是一个立场,那就是好人,如果站在对立面那就是坏人。坂本奈月和我们没有利害冲突,所以她不算好人,也称不少坏人。”苏韬笑着解释道,“你要问,为什么要帮她?我是一名医生,治病救人是医者的义务,如果见到疾病不去医治,就像你们商人嗅到投资商机,不去伸手把握机会一样。”

    倪静秋认真地看着苏韬,不得不说这样的男人真的特别帅,她突然发现自己有些失态,转移话题道:“明天你有什么安排?”

    苏韬无奈耸了耸肩,在岛国举办的汉药研讨会还有一段时间才能举办,他突然发现自己有些无聊,“我得等越智浅香的消息,看明天能不能见小泉冶平一面,给他检查一下现在的病情。”

    倪静秋点了点头,道:“那明天再联系吧,我回去休息了!”

    苏韬朝倪静秋摆了摆手,然后转身进了房间。

    倪静秋走到房间内,拐进了卫生间,对着镜子,用力地拍打自己的面颊,努力地让自己狂跳的心脏平复下来,她发现自己在一步步走入歧途,明知道要和苏韬保持距离,但不自觉地被吸引,越陷越深。

    苏韬洗完澡之后,给夏禹拨通了电话,道:“上次请你帮忙调查的资料,如何了?”

    夏禹沉声道:“初步筛选了三个人选,他们都是极有资历的汉药研究员,而且按照你的要求,对于现在的生活状态不太满意。不过,我得提醒你,像他们这种人性格也比较固执,如果想要劝说他们辞去现在的工作岗位,然后前往汉州生活,难度比较大。”

    苏韬点了点头,道:“你把资料发给我吧。我相信一个道理,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墙角挖不倒!”

    帮助越智浅香,给小泉冶平搞什么造人计划,那不过是苏韬的次要任务,他关键得找到能对自己投建中成药企业有所帮助的合适人选。

    夏禹哈哈大笑,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三十秒钟之后,苏韬收到了夏禹的资料,共有三人,都是岛国人,年龄在三十五岁以上,分属不同的汉药研究所。因为跨国调查资料,夏禹的情报不算太详细,所以苏韬对三人只有大致的了解。翻阅完所有的人资料之后,苏韬用笔在一张白纸上勾勾画画,最终在其中一个人名上画了一个圈,这将是他重点挖掘的人才。

    ……

    青狼组,社团组长高杉淳面色铁青,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样貌清秀的女子,不过他一点不敢懈怠,因为能突破重重保安禁制闯入到自己的办公室的人,如果想要自己的小命,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高杉淳面色凝重地说道:“你想怎么样?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与酒吧那边打过招呼了。”

    女子手里摆弄着一把精致小巧的飞刀,轻声望了一眼地上昏迷不醒的高杉岬,道:“你的弟弟,我已经帮你安然无恙地带回来了。如果不是我出手相助的话,他现在恐怕已经被人做掉了。”

    女子倒也没有说谎,如果不是她及时干预,高杉岬恐怕早已落到暗地里保护古丽的那些人手中。对于高杉岬这种狼藉不堪的人,他们绝对不会大发慈悲,让他安然无恙地回归。

    高杉淳面色缓和不少,额头上的汗珠直冒,轻声道:“你想要我为你做些什么!”

    “我想你帮忙做一件事情!”女子淡淡道,“帮我杀一个人!”

    “杀人?”高杉淳眼神变得惊慌起来,他手上的人命不少,但不知为何从这么一个漂亮的姑娘口中说出这个词,会觉得瘆得慌。

    女子将一张照片推给了高杉淳,沉声道:“他会在岛国留一个月,如果你在这段时间解决不了他。那么我会找到高杉岬,收回我现在施舍给他的性命!”

    高杉淳恍然大悟,这女子是打算借刀杀人!

    照片上的人像,正是刚刚抵达京都第二天的苏韬。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