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60章 燕隼死而复生
    尽管苏韬已经回到琼金,但他的警花师父江清寒,还在燕京参加国际刑警的选拔培训。让江清寒有些失望的是,尽管自己非常努力,但最终还是被刷出了名单,这让她非常沮丧,也很不解。

    不过,江清寒经历过很多,她知道有时候实力不能代表一切,社会关系太复杂,幕后肯定有一些暗中操作,自己未能成功入选,一定是遇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变故。

    出租车司机自从江清寒上车之后,一张嘴巴,就没有闲下来。没办法,虽然燕京人多,美女的比例也很高,但像江清寒这样相貌优秀,气质出众的女人,也算得极其少见。

    江清寒付完车费之后,出租车司机等了半晌才发动轿车,暗叹了一声可惜,若是自己的婆娘长得这么好看,他肯定不上班,整天就在家里陪着媳妇了。

    江清寒上了咖啡厅的二楼,古洋远远地就朝江清寒摇了摇手,江清寒凑近一看,古洋的座位靠墙的位置放着好多个袋子,一看就知道都是国际奢侈品牌。

    “清寒,你明天就要回淮南了吧?这些都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古洋热情地将礼物塞到江清寒的手边。

    “不行,太多,太贵重了,我不能要!”江清寒连忙拒绝道。

    古洋故意板起面孔,异常坚持地说道:“不行,你必须收下,这里面有我和皓楠的心意。不只是给你的礼物,还有我给燕莎和你公公准备的。”

    江清寒还是为难地说道:“你和皓楠一直帮助我,我实在过意不去。”

    古洋突然握住江清寒的手,露出笑脸,低声道:“谁让我们是好朋友,好姐妹呢?不要斤斤计较,如果我去汉州的话,你肯定一定更加热情地招待我,不是吗?”

    江清寒点了点头,暗忖古洋表面上很温婉,其实骨子里很要强,自己若是拒绝了她,指不定还得惹出其他事情,无奈道:“那东西我就收下了。”

    “你好像不高兴嘛!”古洋故意撅起嘴,生气地说道。

    “好啦!”江清寒只能挤出笑容,“我真的很高兴,谢谢你的礼物。”

    古洋这才心满意足地朝服务员打了个响指,开始点餐。之所以没有提前点餐,因为她担心江清寒不肯收下这些礼物,两人若闹得不欢而散,这咖啡、点心岂不是要浪费了?

    半个小时之后,服务员送上来两杯咖啡和几份甜点,古洋搅拌着咖啡匙,苦恼道:“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和皓楠的婚礼已经很近了,但他最近一直找借口,说自己特别忙,已经三四天没有见到他的人影了,每次打电话,只是几分钟。虽然他之前也有过这样的表现,但这次让我感觉很不对劲。你说,他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你就别胡思乱想了!”江清寒白了古洋一眼,微笑道,“最近皓楠的确很忙。”

    古洋遗憾地说道:“我听他说了,好像你此次并没有顺利通过国际刑警的选拔。其实我觉得是好事,燕莎虽然比较懂事,但正在青春期,如果你长期不在她身边,对于她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事业固然重要,家人一定要放在首位。”

    江清寒淡淡一笑,“按照我的想法,如果我真成了国际刑警,那就将燕莎和我公公接过来。但是,现在又回归原点,我回去之后,还是继续当一名地方的刑警人员吧。”

    古洋唏嘘道:“有点可惜!如果你真的来到燕京,恐怕皓楠会特别开心吧!”

    江清寒微微一怔,困惑地看了一眼古洋,不解道:“你怎么会这么说?”

    古洋自嘲地笑了笑,耸肩道:“清寒,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主动和你成为好朋友。因为舒浩楠心中一直住着一个女人,那就是你。”她一边说着,一边眼角溢出泪水。

    江清寒连忙摆手,蹙眉道:“你千万别乱想,皓楠和燕隼是战友和兄弟,他对我照顾,主要是可怜我们孤儿寡母。你和他相处这么多年,必须得信任他。”

    “正是因为这么多年相处下来,我才会如此确定,你一直住在他心中。有一次,他在外面应酬喝多了回家,躺在床上时候,竟然喊着你的名字。”古洋脸上带着笑,泪水从面颊滚落,“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

    “你肯定特别恨我!”江清寒微微叹息道。

    “不,我不恨你,我羡慕你。”古洋深吸一口气,“我知道你对皓楠一直保持距离,否则,我也不会把你真心当成姐妹。”

    江清寒只能目光落在咖啡上,苦笑道:“谢谢你的谅解。”

    古洋撩了撩发丝,盯着江清寒看了许久,深吸一口气,道:“因为把你当成姐妹,所以有件事我不能瞒你。”

    “什么事?”江清寒反应很快,她大脑中的那根线立即紧绷起来。

    古洋似是非常犹豫,沉默了足有半分钟,徐徐道:“其实燕隼还活着!”

    “啊?”江清寒不可思议地望着古洋,惊愕地说道,“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古洋重重地点了点头,沉声道:“皓楠其实早就查到了燕隼的行踪,只不过是故意隐瞒事实。”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江清寒有些愤怒地说道。

    古洋轻叹了一声,道:“原因简单。燕隼不仅是皓楠的战友和兄弟,也是他的竞争对手和情敌。所以如果燕隼消失的话,那么舒浩楠就能获得燕隼的一切。”

    江清寒眼中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摇头道:“他不像是那种人!”

    古洋微微叹了口气,道:“没错!只能说他掩饰得太好,无论亲戚、同事,还是只与他见过一次面的陌生人,都会觉得他是一个礼貌、温润、谦逊的绅士。但,在虚伪的外表下,他其实也有罪恶。”

    江清寒捏紧了粉拳,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道:“我需要证据,我想知道他现在究竟在哪儿!”

    古洋复杂地看了一眼江清寒,似乎在进行痛苦的煎熬和挣扎,最终还是从包里取出了一份资料,“这是我在整理新家过程中找到的,偷偷地复印了一份。你看完之后,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江清寒颤巍巍地接过那份文件,喉咙沙哑地说道:“谢谢!”

    “我想,你现在需要一个人静静!我先走了。”古洋豁然起身,走到前台,支付了刚才产生的费用。

    江清寒慌乱地打开文件的第一页,右角区域有一张照片,是自己丈夫燕隼的照片。比起多年前,这张照片上的燕隼显然经历了风霜,额头上多了皱纹,嘴角满是胡渣,唯一不变的是,那一双鹰一样的眼睛。

    无数个为什么,从江清寒的心头升起。

    既然你没有死,为何不回国找到自己。

    国内不仅有你的妻子女儿,还有你年迈的父亲。

    难道像电视剧中的那样,你失忆了吗?

    又或者你在国内有强大的敌人,只能伪装死亡,不敢露面。

    即使你有各种各样的理由,也不能抛家弃子这么多年,音讯全无。

    古洋走出咖啡厅,不远处停车场驶出一辆黑色的轿车,司机迅速下车,拉开车门,古洋重心微微靠后,钻入了后排。等轿车驶出停车场后,她嘴角泛出一抹得意的笑容,然后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未婚夫舒浩楠的电话。

    “什么事儿?”舒浩楠语气不好地问道。

    “老公,今晚什么时候回家,我给你煲点汤吧?”古洋嗲嗲地撒娇道。

    “我跟你说过了,最近我一直很忙,没时间回家!”舒浩楠不耐烦地应付道。

    古洋眉头微微一皱,深吸一口气,道:“看来你还在为我搅黄了江清寒参选国际刑警的事情生气!你得谅解我,不会容许自己的情敌,在眼皮子底下到处乱晃。”

    “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跟你一般计较!”舒浩楠语气冰冷地说道,“如果没事的话,就这样吧!”

    古洋被舒浩楠的不理不睬终于激怒了,她声调瞬间飙高,激动地说道:“既然你这么漠视我的存在,那么我必须还击才行。就在刚才,我将燕隼的资料,已经交给江清寒。她的反应跟我想象中一样,无比沮丧和失落。”

    “你就是个疯子!怎么能将这件事告诉江清寒!”舒浩楠愤怒地说道,“如果事情闹大了,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这可是牵扯到很多人的事情。”

    古洋不屑地笑道:“江清寒不过是个女人而已。怎么?你怕她调查此事,会遭遇无情的抹杀吗?没错,我就是要让江清寒去死,那样你就只属于我了。”

    “即使她死了,我也只爱她。而且,我绝对不会让她死的。”舒浩楠沉声坚定地说道。

    “别忘了,燕隼的事情,你也染指了。你不会觉得江清寒知道事情的始末之后,还能对你有好感吧?”古洋突然疯狂地笑了起来。

    “那你去死吧!”舒浩楠愤怒地摔掉了手机。

    古洋听着手机忙音,抹掉了眼角的泪痕,她对舒浩楠的性格很了解,即使自己再怎么折磨他,他也不会里开自己,因为他早已与古家站在一条船上,虽然没有感情,但也会因为利益,选择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