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鸳鸯琉璃梦 > 第136章.暴政
    拿到这个锦帕就能到官府领赏?那个难民见林元旦的信心满满,似乎真的就是那么回事,当即就起了贼心。

    可最大的问题是,他不识字,看不懂上面写的什么。更何况,林元旦将锦帕牢牢捉着手心,他得想个办法骗取。

    “兄弟,你识字吗?你怎么知道里面写了什么东西?”

    林元旦一愣,唐墨染写的字虽与他们的有几分相似,却又大有不同。如果不是之前她亲口念了一编,林元旦压根就懂不懂那是什么诗词。

    “这是一首记录着小公主心事的诗,里面表达得很清楚,她就是惦记着君王殿下,就是想跟他在一起。为了孩子,她才迫不得已苟且偷生的。”

    好吧!林元旦没办法说出那是唐墨染想要出家,让轩辕沛楠放过她的话。要是被这些轩辕国的旧民知道,他们君王殿下的遗腹子没有报仇的心,他们所寄望的小公主对轩辕战没有情,一经出事,她就了断红尘,那些在外面打拼的人,又岂能不寒心?

    那个难民自然是相信了林元旦的说词,联合几个人闹事,把唐墨染的书信弄到手里。

    “没有看到小公主的字迹,我们怎么能轻易相信啊?君王殿下死了,大不了她就重新嫁人嘛!凭着她百里小公主,浮云山后人这些,别说她只是怀了身孕,就算她快死了,也有很多人抢着要娶她。”

    “就是就是,传闻小公主可是一直爱慕着当今皇上的。她跟君王殿下还闹了很多次不愉快的事,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想笼络轩辕国旧部,才传出来的假消息。”

    “不过,小公主怀孕这个事,是当今皇上传出来的。你们说,皇上那么着急找她,对她跟轩辕战的事也完全不在意,是不是因为?”

    后面的话,他们不敢继续说下去。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就是想骗取林元旦手上的诗词,让他同样对小公主产生怀疑。

    磨叽了半天,终于从林元旦的手里得到了传阅的机会。

    “来,给我看一下。”

    “你不识字,看什么看?”

    锦帕在他们中间不断传递,最后,也不知道到底落到了何人的手里。林元旦佯装捶地,囔囔着要等官差来为他做主。

    多亏了唐墨染的妙计,跟他们想的一样,有林元旦一直盯着这里,那个拿了锦帕的人并没有对这里的官差传递消息。

    他走了很久,避开印月井这个庵祠,隔了个县,才将消息交给了官府,并传播出去。

    清水河畔,奈何桥旁,深深呼唤,浓浓情长。

    三生华发,一世牵绊,陌路轮回,花开彼岸。

    红尘搁浅,似水流年,泪染葬花,柔情相依。

    岁月迷离,锁心几时?青灯佛前,彻悟菩提。

    尘埃落定,莫忆过往,白驹过隙,两两相忘。

    昔日相思,如梦一场,再度相遇,各走一方。

    轩辕沛楠很快就得知这个消息,他拿着锦帕细细打量。虽然,从来没看过唐墨染的字迹,可从上面简体清秀的文字可以断定,那便是唐墨染的意思。

    除了他们这两个穿越过来的人,谁又可以将这个简体书写自如?

    “青灯佛前,彻悟菩提?很好,你以为这样朕就会放过你吗?传令下去,所有庵堂佛寺,不能再有出家人。朕要他们全部还俗,喝酒吃肉,为我南宫帝国繁衍生息。”

    哪里有暴压,哪里就有反抗。

    轩辕沛楠诱导他们,这都是因为唐墨染才酿造出来的恶果。可是,出家人心境澄清,并没有对唐墨染发恨。宁愿饿死,都要保持佛心。

    这一行为,惊动了不少隐世高人。他们不再忍气吞声,为了天下苍生,纷纷加入到了推翻轩辕沛楠暴政的行动之中。

    帝为红颜勒还俗,僧为佛心露白骨。轩辕沛楠的暴政,就由这一刻,正式拉开帷幕。

    唐墨染得知此事,骤发觉现在的轩辕沛楠特别陌生。她不想去做这个罪人,也不想那么多百姓因她赔上性命。既然早晚必须一战,何不趁着现在笼络人心。

    她挺着大肚子走到人前,公然承认自己的身份,“在场的各位,如今暴政如云,我敢肯定,那些被收留的孕妇及孩子,都被他们玩弄于手心。

    脱离了轩辕国的关系,就真的能加入南宫国的队列之中吗?当你的孩子和仇人的孩子抢食时,你会不会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分到半杯羹?

    听闻,官府诏令五岁以上,十岁以下的孩子入宫侍奉,你们可曾听说过聋哑人?为了保住秘密,为了不被打扰,他南宫沛楠根本就是没安好心。

    我知道你们不相信我的说辞,我只希望,你们给我机会证实自己。只有我们大家团结起来,才有机会推翻暴政。

    最后,我想跟大家说一句,君王殿下,他并没有死。他不会放弃我们母子,也不会放弃你们。如今我临盘在即,希望,你们也可以救救自己的孩子。”

    唐墨染趁着那些孩子巡礼参拜之时,让人在远处点燃炮竹,制造出轰天巨响,可惜的是,那些孩子没有一个回头侧望,似乎对这哥声音充耳不闻。

    到底,是怎么样的修养,才养成他们不关注那么轰动的事情?难道,进宫培训的短短数月,甚至只有短短几天,就可以将一个孩子彻底变了样?

    为了证明这些孩子被刺聋了双耳,毒哑了声音,唐墨染派人从中制造混乱。

    趁着那一声巨响爆发的时候,一个声音响彻了街头巷尾,“不好啦!不好啦!陛下试炼新武器,不小心把自己炸死,南宫国又要乱了。

    作为轩辕国的子民,我们还是赶紧逃命吧!没有新武器,南宫国的战争打不下去。”

    各个高官都乱了阵脚,只有那些孩子,乖乖地愣在原地。这下,他们再也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他们的孩子,是真的变成聋哑人了。

    天杀的轩辕沛楠,个个挥着手指向那个住着轩辕沛楠的宫殿位置,“暴君啊!没良心的东西,难道我们就不是人了吗?我们的孩子,怎么就连畜生都不如?”

    唐墨染慢慢地挑起大家对轩辕沛楠的恨意,结合他过去所做过的事,终于将轩辕国的旧部团结在一起。

    更重要的是,唐墨染给了他们保证,给了他们协议,更不会像轩辕沛楠那样出尔反尔。

    “才签订好的和平共处,南宫国对邻国的战争已经发起,他根本就不百姓的性命当回事。看清楚真相,站好你们应该坚守的位置。

    那一声声炮轰,一声声惨叫,一声声救助,下一个,也许就会轮到你。

    想想看,哪天你熟睡的时候,突然一个炸弹砸了进来。想想看,那些你曾耕种过的土地,再也无法种出你想要的东西。

    难道,我们轩辕国旧民,就应该活活饿死?就应该去给别人当奴隶?你们还在犹豫什么?想想那些孩子,想想你们的过去。

    我不能保证,这场战争会一直顺利,可是,只要我们坚守,这丧失民意的东西,最后都会活不下去。”

    唐墨染一个姑娘家,她不关注军事时势,可是,她却对舆论造势颇有兴趣。

    她相信,只要鼓动起大家的情绪,引发大家对轩辕沛楠的仇视,便已经足以。至少,在她生产之前,轩辕沛楠不会再有闲心将她收拾。

    轩辕沛楠忙着与邻国开战的同时,也发现了唐墨染的踪迹,知道她所策划的事。只不过,他非但没有制止,反而觉得游戏才刚刚开始。这两个穿越过来的人,较量着互相的实力。

    唐墨染撑着肚子居住在庵堂里,不停搜寻轩辕战和其他人的消息。与此同时,轩辕沛楠对别国的吞并也正式开始,他的势力日渐强大,成为了这个游戏里面的最终BOSS。

    待我平定天下时,必要有卿长相依。凡尘俗世一辈子,神仙眷侣两不离。

    让人诧异的是,轩辕沛楠对唐墨染的狂迷,已经不是他们能评头论足的事。他公然承认自己的唐墨染的感情,道出他们曾经恩爱的往事。

    夜半三更听君语,侧卧无眠是相思。娇儿花泪湿衫衣,玉帛相见承欢意。

    他就那么肯定唐墨染会跪地求饶?他就那么肯定唐墨染会牺牲自己?凭什么认为最后的胜利的人,一定是你?

    此时,轩辕战已经慢慢恢复了感知,他听着霍清风和陈平细细报道外面所发生的事。

    蓝瓷青肌白流云,红莲紫竹观世音。墨染山河战天下,百里清风逸凡尘。

    没想到,在面对轩辕沛楠的挑衅时,唐墨染竟然如此回应。轩辕战细细品着最后那句,得知他最深爱的女子,此时正在庵堂里,苦苦坚持。

    “墨染山河战天下!墨染山河战天下!有点意思…霍清风,本王恳求你,尽快帮本王治愈伤势,恢复本王原来的样子。这个模样,会不会把染染活活吓死?”轩辕战第一次介意自己的样子,在一次偶尔的时机,他知道,那是霍清风心里有气,故意不给他脸上换皮。

    被烧坏的脸,他自己都不敢面对,不敢去照镜子,更无法说要去见自己心爱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