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二十四章 滚
    冯先生通知完,强调了今次宴会的重要性,便匆匆去了。 .

    许易不敢怠慢,唤来手下的五名百人将,分派了任务,便急急朝晋阳宫的正殿赶去。

    他赶到时,那边已经忙活开来了。

    轩敞而奢华的宫殿内,上千人在有条不紊的忙活着。

    一排排宽大的暖玉条案,被摆了出来,色调和头顶的沧海玉珠极为吻合,显然是刻意摆弄的。

    暖玉条案上,鲜花瑞草,名点佳酿毕集,更让许易惊掉下巴的是,有好几盘鲜果,竟然是宝药一级的,这哪里是在吃鲜果,分明是在吃着一把把的灵石。

    他自问是开过眼界的,也被眼前的阵仗,深深震撼了。

    他是此次的接引使者,说穿了,干的就是迎来送往的活计。

    冯先生虽催的急,事实上,现在只是准备阶段,根本没有客人到访。

    许易寻了张设在僻静处的软座,在上面倒了,不多时,便有侍女送来果盘,酒水。

    许易漫不经心地品尝着,灵气和绝味,在口腔中跳跃着,他的心绪也越发澄澈了。

    事已至此,他断定徐公子和那位吟秋郡主,有非比寻常的关系。

    否则,徐公子不会有如此大的权势,连这晋阳宫的差遣,也能随意安排,毕竟,这晋阳宫上下,就只一个主人,便是吟秋郡主!

    原本,他对徐公子的身份,抱定了好奇却不瞎打听的心态,为的只是不刺激徐公子,快快解了双方的梁子。

    偏偏徐公子送来了灵犀珏,又分派了这接引使者的身份,摆明了要他在此次宴席上搞事。

    许易不往深了想都不行。

    可徐公子到底是吟秋郡主什么人呢。

    当今副尊貌似性余,徐公子并非余姓,显然不是副尊的家人。

    不是家人,那是……糟了,姓徐的这是要干什么,不会是想把我往火坑里推吧。

    许易大急,赶忙取出灵犀珏握在掌中,传过一道念头。

    他原以为,要等上一会儿,徐公子才会发现灵犀珏的异样,传过消息,却没想到,灵犀珏立时有了感应。

    “叫我做什么?”

    徐公子的念头传来。

    许易便是打破头,也绝想不到,此刻的徐公子,距离他不过百丈开外,端坐在大殿正中的御座上。

    只是御座隔了特制的帷幔,虽轻薄如纱,外间的神念,视线却不能透入其中分毫,内里的人,却能清楚地看清外面的一切。

    许易更不会想到,那位冯先生将他早早唤到这大殿中来,正是帷幔中御座上那人的主意。

    他更不知道,自己正享用的佳酿,鲜果,也是郡主大人授意,才送上的。

    二人隔着区区百丈,却如隔在天涯,却要靠灵犀珏来互通心意。

    “徐兄,你想干什么,我大概知道了。”

    许易传心道。

    帷幔中的玉人面色陡然一白,随即胀红,“你,你都知道了。”

    许易的聪明,她早有领教,可她绝想不到这人竟心细如发,猜出了自己的心意。

    顿时,羞赧之意,如潮水袭上心头,她羞不可抑,更多的却是欢喜。

    她知道这份感情,必定无疾而终,可即便她的这份情谊被辜负,她终归是希望对方知晓她心意的。

    “徐兄,冒失,太冒失了,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这不是拉我下水,将许某往火坑里推么?”

    许易干脆说白了,免得遮遮掩掩,空耗时间。

    徐公子红如火烧的俏脸,刷的一下雪白,纤细的青筋在雪白细腻的肌肤中起伏,赤红的美目,顿时蓄满了湖水,她想过所有的结局,唯独没有想到这个。

    她自以为即便是许易拒绝,也绝不会如此无情,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腔情丝空自牵挂的竟是如此一个无情无义,贪生畏死之辈。

    哀,莫大于心死。

    她低垂着脑袋,恨不能将脑袋揉进身子里,肩头不住的耸动,嘴角咬出血来,才强忍住悲戚之意。

    许易握着灵犀珏,陡然感觉到一股丰沛而狂乱的情绪传来,冲得他心神剧震,他赶忙松开双手。

    灵犀珏传来的反馈,也惊醒了徐公子,她赶忙镇定心神,默运法诀,平息心神,清空遐思。

    便在这时,灵犀珏又传来许易的心意,“做什么,你到底在想什么疯狂的事,怎生灵犀珏传来如此大的震动,徐兄,我劝你别犯傻。吟秋郡主这等人,天然就和咱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你换个人惦记成么。话我就跟你说白了,你若真铁了心要打和吟秋郡主私奔的主意,许某最多当不知道,绝不会跟着你往火坑里跳。你若要翻脸,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许易心意方传过去,一个巨大的“滚”字,瞬间充塞满他的心房。

    下一瞬,灵犀珏变了颜色,显然那边切断了通讯。

    徐公子倒在御座上,捂住脸,抽抽噎噎,最终终于没忍住,笑出声来,以至于在御座上打起了滚儿,心中顿时千百遍地骂起了“呆子,蠢货,笨蛋……”

    她便是再有想象力,也没想到,许易竟是这么理解的“徐公子”的身份。

    一念至此,她停止了欢乐,心中脸上,又忍不住流露羞涩。

    她伸手在自己脸上,不轻不重地拧了一下,啐骂道,“余吟秋啊余吟秋,你就这般的不要脸么,他不过是误解了身份,你就要这般地宽慰,而至雀跃么,你想男人想得发疯了么……”

    许易哪里知道百丈外的帷幔中,徐公子正上演着人生的大喜大悲。

    他只知晓他自己的情绪,是一悲到底,甚至越发低沉了。

    在他看来,徐公子被自己说中了,恼羞成怒了,这该死的家伙,根本没有丝毫放弃疯狂行动的打算。

    最麻烦的是,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举报徐公子?别开玩笑了,这没影的事,光靠嘴巴,有什么说服力。

    况且,徐公子还有权势滔天的吟秋郡主为后盾,想要灭他许某人,更是眨眨眼睛的事。

    况且,这等丑闻,他戳破了,有罪无功,弄不好就得被恼羞成怒的副尊大人灭口泄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