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逍遥侯 > 第786章 征服者
    李中易负手立于船头,默默的注视着庞大的船队渡过江华湾,浩浩荡荡的驶入礼成江口,直奔开京城外的官船码头.

    “爷,您只穿了件单衣……外面怪冷的。”叶晓兰从舱内跑出来,气喘吁吁的赶到李中易的身旁,二话不说的就将手里捧着的那件精美皮裘,披到他的身上。

    李中易望着喘气如兰,粉颊红扑扑的叶晓兰,怜爱之心顿起。他抬起右手,食指尖轻轻的掂起叶晓兰弧线优美的下颌,和煦的一笑,缓缓的说:“小兰儿啊,你今儿个的叫唤声,可比昨儿个的不行了,更加勾人呐!”

    叶晓兰微微一楞,紧接着,雪白无暇的粉颊之上,布满了比胭脂更胜数倍的朵朵红云。

    “爷,您坏死了!”叶晓兰羞不可抑的一头扎进李中易的怀中,将螓首拱进他的肩窝,扭动着水蛇腰,借着撒欢遮羞。

    “爷,您猛得令人喘不过气来……奴婢……奴婢……其实很喜欢的……”如果不是近在咫尺,李中易险些错过了叶晓兰如诉如泣般的低喃。

    李中易不禁哈哈大笑不止,怀里的文艺女青年没经历过人事之前,被家族训练成了淑女味道极浓的大家闺秀。可是,这所谓的名门仕女,一旦被充分开发,并且食髓知味后,却比潘金莲还要潘金莲。

    叶晓兰的变相献媚,隐含着说不清楚又道不明白的挑和逗,李中易这个花丛老手,自然心知肚明。

    问题是,李中易即将在整个高丽国的官民面前盛大露脸,他不想给人家一种酒色之徒的坏印象。

    尽管高丽国的三十万大军,已经被团灭,可是,李中易素来知道高丽人畏威而不怀德的民族秉性,他十分乐意通过铁血手腕,始终保持着征服者居高临下的凛然高压姿态。

    叶晓兰敏感的察觉到,李中易并无回舱马上“吃”了她的念头,仅仅穿了单衣薄裙的她,立时承受不住凛冽的寒风侵袭,禁不住连打了好几个寒战。

    李中易意识到女人的窘况,随即摆了摆手,吩咐叶晓兰:“外面风大,当心受了凉,还不赶紧回舱去把身子烤暖和了?”

    叶晓兰明显感受到了李中易的格外关爱,她的芳心不由猛的一甜,赶紧蹲身敛衽,眉花眼笑的说:“爷待奴婢真好,奴婢这就回舱里去把自己收拾干净喽……”

    李中易忍不住笑了,顺手捏住叶晓兰的俏脸,宠溺的骂道:“小浪蹄子,且去把小pp洗干净喽,等着爷狠狠的收拾你。”

    眼前的女人已经完成了从名门闺秀,到李瓶儿的蜕变,她对李中易那是肆无忌惮的既挑且逗,偏又不明说。这其中千回百转的韵味,令人回味无穷。

    良好的家族教育,在叶晓兰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此时的她仿佛一只花间美蝴蝶一般,姿态优美,背影翩跹。

    李中易瞥了眼叶晓兰离去的方向,不由高高的翘起嘴角,笑意盎然,咳,只有合理的引入竞争才是王道呐!

    叶晓兰本就是个冰雪聪颖的名门之女,当品貌才华绝不输于她的韩湘兰,悄然出现在李中易身旁之时,显然让她意识到了巨大的危机感。

    李中易确实是个好色之徒,也并不介意人家说他是大种马,事实也是如此,围绕在他身边的漂亮女人,已经很是不少。

    但是,李中易绝不承认他是个见女人就走不动道的下流色鬼,准确的说,他是一个拥有独特品味的美女鉴赏和收藏家。

    所以,叶晓兰隐晦的撩拨,顶多只是让李中易有一心动而已,远不至于像个急色鬼一般,马上冲回舱里去,狠狠的收拾她。

    李中易双手抱胸,眯起两眼,以铁血征服者的姿态,居高临下的欣赏着江景。

    礼成江,是高丽人共同认知的母亲河。如今,这条母亲河已经在实质上,成了大周水师监护之下的一条域外内河。

    自从,江华岛被建成了李中易控扼整个高丽国的军事堡垒之后,毫不夸张的说,所谓三千里锦绣河山,已经尽在李家军的俯瞰之下。

    只要高丽国内有变,常驻于江华岛的镇压大军,完全可以做到朝发而夕至,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将祸患剿杀于星火初起的阶段。

    江面上空气潮湿阴冷,一阵寒风突然拂过船头,李中易情不自禁的裹紧皮裘,小声骂道:“鬼天气,真冷。”

    就在这时,帅舰的桅杆上,突然传下清脆的铜钟嗡鸣声,李中易抬头向上一看,却见一只系着红稠的竹筒,正沿着粗大的缆绳,迅速的滑入指挥舱室的窗口。

    嗯哼,看来是江面上有新情况了,李中易不动声色的立于原地,他倒要看看遇见意外情况的水师,将如何应对?

    在李中易的亲自参与下,名义上隶属于大周的水师,其实已经被彻底的改造成了他的私军。

    客观的说,李中易并不是万能的上帝,不管是冷兵器时代的水师,还是现代化的舰队,他都知之甚少。

    尤其是针对冷兵器时代的水师,李中易有限的知识,基本上来自于他曾经看过的几部西方出品的海盗电影。

    就在李中易绞尽脑汁的努力回忆海盗们,是怎么抢劫的全过程之际,帅舰上的各个舱室门突然打开,一群群或持弩提弓或手举大盾的水军官兵们,蜂拥而出。

    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已经提刀在手的竹娘,领着全副武装的侍女以及贴身近卫们,冲到了李中易的身旁,将他团团的保护在了盾牌阵的正中间。

    “爷,江面上有情况,请您回舱。”竹娘一把拽住李中易裹在身上的皮裘,语气不容置疑。

    李中易含笑捏了捏竹娘捉住皮裘的小手,温柔的说:“不妨事的,目前只是传下了警戒信号,还没到近舷搏战的时候。”

    他很担心,竹娘不管不顾的将他拖回舱去,那可就太丢面子了。

    以李中易如今的身份和地位,已经绝少有人敢在他的面前放肆,偏偏竹娘是个特殊的例外,为了保证他的安全,竹娘霸蛮起来那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滴,李中易也拿她没招。

    “爷,奴家先把丑话说在前头了啊,作战令下达之后,您必须马上回舱。”竹娘的态度异常之坚决,丝毫没有和李中易商量的余地。

    “好吧。”李中易无奈的叹了口气,谁叫他摊上了这么个既忠心又体贴的小妾呢?

    不过十几个呼吸的功夫,李中易便发现,帅舰的船弦两翼,已经被官兵们用巨大的盾牌,遮挡得密不透风。

    “起火把,巨弩准备。”李中易注意到,从指挥舱里传出的号令声,在水军官兵们口口相传之中,很快传遍了整个甲板。

    “你……你……不要犯浑……”没等李中易回过神,他已经被竹娘拽紧胳膊,硬往舱室里边拖了过去。

    ps:今天至少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