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掌门压力很大 > 第273章 番外-谢扶舟 下
    最近被秒盗,生气,开防盗,%,请看不到的朋友谅解自尊心受到严重伤害,甚至有一丝怀疑明玉说自己是天才是不是真的。

    是天才怎么会输成这样?

    明明自己的力量远胜过他们,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卑鄙,明明发现他了也装不知道,各种暗手黑手,装死装失败。

    一点武者尊严也没有!

    正悲伤的时候,他视线里突然出现一个人。

    那个让他仇视无比,恨不得杀之后快的人。

    从远方走来的少年神情轻松,眉目清秀,风姿优雅,和他现在的狼狈姿态天差地别。

    默默的,心中那丝嫉妒又冒上头,叶寒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嫉妒什么,明明现在的自己比他更天才,地位更高。

    叶寒很快精神抖擞,决定抢他的口袋。

    之前是有约定绕他走,但为明玉……不,为了明玉也不行,娘亲说过,答应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否则最终后悔的总会是自己。

    哼,放你一马。

    叶寒准备转身离开,看了方向,决定走和风青秀相反的方向。

    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整个密境天空原本是晴空无云,十余个宛如小太阳的光源笼罩天空,是以也没有黑夜。

    此刻,光源却突然间熄灭了。

    整个世界一片黑暗。

    没有一点光亮。

    叶寒只能摸索着前进,一路上不知摔了几次,被尖锐的叶片割得浑身是伤。

    然后被一个人拉住。

    身后一人拿出一块灵石,光源微弱,却足够他看清前方。

    之前看到的明明是草原,但眼前的,分明是一道深不见底的绝渊。

    饶是叶寒胆大包天,也不由得有一丝心惊。

    虽然明玉说不会死,但他也不想掉下去。

    “拿着这个。”风青秀将灵石递给他。

    “我不用你好心,看你也只有一个。”叶寒冷冷道,“以后我也会救你一次,还这次的情,但我不会……”

    “我们有仇吗?”风青秀终于抬头看他。

    “当然,我们——”叶寒骤然一顿,发现自己还真找不到什么理由,“是你强娶阿萝……”

    “我不和她订婚,你能认识她吗?”风青秀问他。

    “……”叶寒一怔。

    当然不能,若不是风夫人经常接白姑娘去郊游踏青,他一个马奴,是怎么也不可能认识白家小姐的。

    “你若不认识她,我就已经娶她了,虽然不熟悉,但我觉得自己应该会好好对她的。”风青秀看他一眼,“她是为了谁死的,她父亲真的想杀她吗?”

    “……”叶寒说不出话来。

    当然不是,她父亲当时威胁她不回去就杀了自己,愿意回去就放了自己,她已经同意了,只是自己不服,主动拿剑扑了上去,但那时的他差得太远,阿萝把他推下河,挡了她父亲含怒的一刀。

    “现在是密境里,我们都有危险,也是同门,我救你,很让你丢脸吗?”风青秀又问。

    “……”叶寒怒道,“反正不会死,谁要你救。”

    “这个啊,密境已经出不去了。”风青秀突然说,“我的符纸已经在找出口了,之前的,已经不见了。而且边缘正在崩塌,你看面前的深渊。”

    叶寒低头,发现刚刚离他还有一步的深渊已经到他脚边,周围的土地仿佛正在被那片黑暗吞噬。

    急忙退开。

    “好了,走吧。”风青秀转身。

    “去哪里?”叶寒跟上他。

    “去告诉其它人,这里很危险,大家在一起更安全。”风青秀解释。

    叶寒于是不说话了。

    一路过去,风青秀似乎长了眼睛一样,很快就找到同伴数名,并且在他的指点下,大家分头又开始寻找。

    不一会儿,便有十数人聚集在他们身边。

    然而,拿灵石当灯的只有叶寒一个,其余人在黑暗里如鱼得水,并没有太大损伤。

    于是叶寒悄悄找风青秀问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们在外门时经常有各种学习,不止是法诀道术,也有演练,这种无光环境在矿区是常见之事,我们都有学过。”

    “那他们能轻易埋伏我,也是学的?”叶寒把之前被打败的事情说出来。

    “是的,寻找敌人的各种小技法有专门的老师教,毕竟外域危险无数,各种妖兽凶兽都是好猎手。”

    正说着,一名师弟过来说想要几张空符纸,问有没有多。

    风青秀均了两张给他,他道谢后走了。

    “哼,你倒是会做人。”想到之前和他一起那堆有说有笑的人,叶寒语气有一点酸。

    “哈,”风青秀微笑了一下,突然间拍拍他的肩,带头走开,“其实做人,也是一种修行。”

    ----------------------

    “还是不能进去吗?”山外,严厉女子眉头紧皱,看着青年导师。

    “没有办法。”青年导师头上见汗,心头却是阵阵冰凉,“符宗太易峰的师兄们已经在通知太易峰主了,但这是大玄的密境,会有这种变动他们一时间无法破解。”

    “能不能强行进入?”严厉女子问。

    “不行,强行进入,入口一旦崩塌,弟子们就再难出来了。”一名符宗的弟子急忙阻止。

    “那谁可以解决?”女子皱眉道,“他们根基还弱,必不能久待,越拖一分,危险就越大一分。”

    “这……恐怕只有掌门了。”弟子苦笑,这世上若说符文天下第一,非掌门不可。

    “那我去。”女子转身就走。

    “掌门还在闭关不能……”有人阻止道。

    “那么多弟子性命,担点关系又有何妨!”女子化光而去。

    到掌门仙居时,那大阵豁然阻了她前路,她素来性子火爆,直接闯了进去。

    -

    姬云来正在生闷气。

    他遇到一件非常坑的事情。

    数据恢复是可难可易的,和硬盘储存不同,硬盘删除其实是删除文件地址,具体的文件还在原地,只是不知道地址,就好像快递没有地址就不能主动到人家里取东西一样,这个时候需要的是圈一个大约的范围,然后去那一家一家地找,找到那地方为止,就算恢复了。

    玉符这东西更像一个黑板,写多少东西都在上边,删除就是把写了的字擦掉,能不能恢复就要看擦字员动作大不大,有没有擦得很干净了。

    很遗憾,那位擦得很干净,找不到一个字残留的。

    花了三天时间只能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实在让他很不开心。

    但这给了他一个提示,是不是自己身边的其它玉符里有没有删除的?

    于是他找遍了周围房间的每个角落,还真发现床头有一处符纹不对。

    在解开了几个普通的逻辑问题后,他得到了一个玉匣。

    兴致勃勃地打开后,发现是一本书。

    什么书要藏得这么深?而且不放网上备份?

    翻开书页。

    白纸。

    姬云来几乎想丢出去,然而,他心中一动,伸手抚摸上白纸书页。

    细微的电流跳动在指尖,居然是密码本。

    前面都是各种不同的密码,而最后,是几行潦草的字迹。

    “一梦千年,身历百劫,大限将至时,竟还有一人忆我。”

    “前尘若忘,我本是我,我本非我。”

    “太上九天,渡尽前劫。”

    什么云里雾里的,姬云来吐槽,怎么不知道我自己是一个这么神棍的人?

    “蠢货你别找从前了,找到了再忘一次你看能不能麻烦死你!”

    “简单说我遇到一个渣男了,上赶着找虐,然后幡然悔悟,杀了他再重新成家立业。”

    “……”

    “我坚持不了了,我以为可以的。”

    “我没留下什么麻烦,都收拾好了。”

    “九天渡厄剑不用练了,我们可以想出更好的杀法,那是我当时无奈之选。”

    “修道的路很难,走上了,就停不下来。”

    “我已经忘记了当年对知识的渴求与向往,但你还可以。”

    “想念最开始的我。”

    “对了,这里可以做出人工智能,想起来你可就不想做了,别说我没提醒过,反正我已经做出来一次了。”

    “别问我手稿在哪里,数据删除我比你更在行!”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123987的2个深水鱼雷!

    谢谢二猪、软软、一个箱子、精分、红薯、乐之渊、盼兮、小云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