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走进修仙 > 第三百九十章 交锋【其二】
    黑暗之中,一群修士打着火把,在石林之中穿行。和其他的可燃物一样,这里的火把也因为灵力提升了释放的能量而产生了剧烈的爆炸声。但是这些家伙没有丝毫隐藏的意思。

    “该死的……给我慢一点!”队伍当中,有人在叫骂:“太快了!太快了!”

    “不快一点的话,那边的那些家伙说不定就会站稳根脚了。”为首的修士转过头,怒骂道。他的脸隐藏在火把投出的影子里,看不清表情。但是,他的声音却十分急切:“那是个要命的地方,也是个有机遇的地方!你也看到了吧?天君是怎么使用那个神奇之地变强的!万一他们也找到了那个方法不,不是这样的。按照已知的逻辑来说,只要我们怀着这样的恐惧,进入了那个神奇之地,他们就会因为这个恐惧而得到增强吧?”

    “看到了方法”,他是这么说的。实际上,他们所有人都见识过那个神奇之地“化恐惧为现实”的本领。

    梅歌牧的做法也非常简单。他只需要在一些弱小的凡人面前扮演一个“强大的魔头”,给他们一种高深莫测的印象,然后将他们丢进去,接着自己利用神瘟咒法屏蔽自己的意识,用最简单的机械操控自己的动作。

    这样子,“恐惧”本身就会强化梅歌牧的身体。

    只不过,由于“未知的恐惧”不会被心想事成实现的机制存在,所以普通的凡人能够为梅歌牧提供的强化非常有限。而梅歌牧每次进去的时候,反而会担负一定的风险比如他自己的恐惧,将对面的弱者直接强化成他抵抗不了的怪物。

    而且,直接使用强者的恐惧,反而有些难办。仙盟的修士,尤其是能够参与尔蔚庄论剑的核心弟子,多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如果他们心中那个“万一”的恐惧太过巨大,梅歌牧也有可能驾驭不了这种过度的“强化”尽管对于仙人来说,什么样的“力量”都不一定算“过度”,但是本着循序渐进的原则,梅歌牧还是选择一点点的强化自己。

    而到了后来,梅歌牧甚至通过神瘟咒法洗脑弱者,控制他们的恐惧,然后将他们丢进去,用那份被创造出的恐惧建设心想事成的区域。

    而这个过程,他甚至允许部分“投诚”的仙盟修士过来观看。

    “那么……”

    “我们跑得越快,心中的恐惧就越小……”为首那人道:“这不是和他们赛跑,这是和我们自己心中的恐惧赛跑!”

    另一人嘀咕道:“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等他们出来之后再做决定的……”

    而另外一个修士则嗤笑:“哈?你说‘等’?那位前辈可是一出来就不由分说杀掉了好几个不能参与这个任务的人,然后让我们赶着去杀掉里面的人。你说……等?”

    一个仙人,哪怕只是残魂,他想要阅读一般修士的记忆而不伤他们原本的魂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个无名谪仙在阅读了诸多投诚者的记忆之后,就直接杀掉了几乎所有万法门来的人,然后将他们赶了出去。

    这还是这些仙盟修士第一次见到那些“神仙”失去淡定。

    有人不忍:“喂,你想清楚啊……我们真的要杀了那些……同门?”

    “呵呵,多好笑。”为首那人怒了:“仔细想一想你做过什么事情吧,师弟,现在大人撕破面皮要和仙盟怼,你觉得仙盟还有你的容身之处?”

    “我……我只是……我只不过是接受了一笔来源不明的经费,经手了一批去向不明的物资!我……”

    “行了,他不是那个意思。”另一人出来打圆场:“毕竟,那边的人里面,可是有好几个都被认为是百年一出的……天才。”

    “哼。”为首那人哼了一声:“这里的人,哪一个是没有天才之名的?别忘了是在庞阵构筑的稳定灵气环境中修炼了数月,而他们则是一路战斗过来的,本身的法力早就消耗了个七七八八。我们要对付的,不过是一群快要累死的人罢了。”

    众人就这样一边前行,一边舒缓心中情绪至于那情绪是“不安”还是“怨恨”,这“怨恨”又是冲着哪边,就很难说了。

    “好了,都小心一点吧。剩下的木材都拿出来,举高,布置火油,做好照明,不要给敌人……”

    为首修士的声音渐渐停住了。

    “……偷袭我们的机会……”

    因为他看到了高墙。

    一道贯穿了视野,上下都不留一丝缝隙的巨大墙壁。墙壁本身光洁如新,没有一丝伤痕。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一堵墙?上次来看还没有的……”

    众人面面相觑,但是也有人悄悄松了口气至少不用面对昔日的同道了。

    或许如果真的面对面,他们依旧会毫不犹豫的斩杀那些已经形同陌路的同道了吧?但是,会增加自己心理负担的事情,能少做还是要少做……

    为首者思考:“难道说……是因为他们恐惧‘永远也走不出去’,所以那个神奇法度就以这种最直接的方式让他们……走不出来?”

    “不管怎么样,到这里我们就没法接着走了……”

    “砸。”为首的修士竖起一只手臂,制止了后面的队友“后退”的言论:“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尽快杀掉王崎,不然的话不光是我们,恐怕这方天地甚至这个宇宙都有危险。就算不是为了我们自己……我们也要以我们的方式回报天地。”

    这话倒称得上相当“无耻”,但说的人却不这么认为。他是认真的。

    其他人虽然心中嗤笑不已,但是却还是跟着他动法砸墙。一时间,灵光纷飞,墙面却纹丝不动。

    为首的修士不死心,喝道:“缥缈宫的上前!用大象相波功试一次!”

    大象相波功在宏观世界突显物质波性的功能,在这个充满了失控仙力的环境里异常的强大,几个原缥缈宫修士用手和肩膀抵住墙面,运转大象相波功,却毫无收获。

    他们并不知道,这面墙是“心想老哥”为了避免包括路小茜在内其他修士进去的方法,无论是天剑还是大象相波功,只要是那群修士能拿出来的手段,这面墙都可以进行有效的防御。

    体内的法力剧烈的消耗着,墙面却纹丝不动。在体内法力消耗了大约三成左右之后,为首的修士终于停止了尝试。他叹了口气,道:“我们是没办法破开这面墙了,我看不如先回去……”

    “不,我觉得我们回不去了。”一个冷静的声音说道。这一声虽然没有颤抖,但是却包含了莫大的恐惧以及一丝丝解脱。

    为首的修士眉头一皱,刚要说些什么,那个修士就指了指地面,道:“纹路不对,这不是火成岩正常的纹路……”说着,他轻轻在地面敲了敲。

    啪,啪。

    清脆的响声。地面是空心的。

    仿佛触发了某种地雷一般,地面支离破碎,巨大的藤蔓瞬间从地面之下破出,如同狂龙一般舞动。

    地面上不知被何人挖出了一条条的壕沟,然后,有人运转法术,在这壕沟之上形成了一道薄薄的石质壳层。

    能够达成这种效果的法术,已知范围内只有一个……

    豌豆藤上绑满了符纸。这些符文都是能够在这种环境下运用的特殊符篆。

    符篆在这种灵气环境下劣化速度惊人,这分明是刚刚写好的东西……

    轰鸣,强光。众人的视线在一瞬间被夺走。

    偷袭……伏击……

    而是策划者是……

    “师妹!是你!”为首的修士大声叫着。突如其来的轰鸣与强光夺去了他的视觉与听觉。而这个灵气环境又变相的封锁了灵识,他没办法察觉到外面的状况。但是,这个修士也是一方人杰,一手剑法将自己护的滴水不漏。七八声刀剑碰撞声接连响起,但他没有受伤。

    可随即传来的痛呼却没办法掩盖了。

    他张开眼,却正好看见最让自己胆寒的一幕。一个无法同时观测到位置与速度的身影借助墙面和地面飘忽。她的“目标”早已确定,似真又似幻的剑光所向披靡。数个同门瞬间倒地。

    石子破空而来,恰到好处的打灭了这一群人的火把,照明的主动权完全把握在了对方手上。某个万法门弟子身如鬼魅,每每于致命之处现出身影。而最早出现的巨大藤蔓则在空中编织,形成一道强大的禁锢之法,切断了这一干修士的退路。

    “师兄……”路小茜停了下来,将身体固定在墙壁上,冷冷的看着为首的修士:“还真是不想看到你啊……”

    然后,剑光再现。

    两道飘忽的身影,一个陡然进击,一个暴退三丈。两人都处在一个“无法确定”的状态之下。

    通常,对付叵测身法,以大范围的法术冲击就能解决。但是,很遗憾的,这个环境同样不可能存在那种法术。

    “怎么,明明背叛了,却还在使用本门的法度护体吗?”路小茜讥讽道:“刘括。”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