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明士 >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警告
    听到这里,王翠翘神色便是一变,腾的站起来道:“将他秘密拿下。”

    “没问题!”

    午夜。

    十几条人影,轻盈地在暗影中奔行,远远地停在了暗影中,为首的一个黑衣人打了一个手势,一个黑影便奔掠而出,悄无声息地靠近了任五的窗户底下。手指蘸了涂抹,在窗户纸上轻轻一桶,便将窗户纸捅了一个窟窿,然后取出了一根管子,伸进了窗户内,轻轻地吹出了一股烟。

    任五睡得很香,他没有住客栈,而是住在这样一个胡同内,他相信不会有人发现他。

    过了大约十息的时间,窗外的那个黑影站了起来,朝着后面挥了挥手,十几条黑影便在夜色中奔掠而来,径直冲进了胡同,然后从墙头跃进了院子里,一个人用一把匕首探进门缝,将门栓划开,推开房门之后,十几个人并没有立刻冲进去,。而是等里面的迷魂香消散了之后,才走进了房间。

    先是将任五用绳子给绑了起来,然后便开始搜查,果然搜查到了弓箭。

    “将这里守好,我去通知统领。”一个黑衣人下了命令之后,立刻出门离去。

    王翠翘得到了消息,便立刻去寻找罗信。罗信听了之后道:

    “先睡觉吧,等天明了,我们便服去看看。”

    “为什么?”

    “如果这件事真的是景王所做,我们还必须把这件事压下来。不能够揭开盖子。”

    “那……难道就怎么算了?”

    “怎么会就这么算了?不过眼下拿景王还真是没有什么办法。”

    “杀了他很容易。”王翠翘恨恨地说道。

    “杀他是很容易,但是善后就很难了,会把我拖下水的。不过,这个仇我终究会报的。”

    第二日。

    上午。

    罗信和王翠翘两个人吃完了饭,这才一身便衣离开了总兵府,在大街上溜达。当发现没有人跟踪之后,这才来到了任五的房间。

    这个时候,任五早已经苏醒了,被绑在椅子上,看着罗信走进来,眼中闪过了一丝绝望,不过随后又立刻表现出冤枉之色道: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罗信走到桌子旁,看着放在桌子上的弓和箭壶。将那把弓拿了起来,如今他的肩膀伤势hia没有痊愈,只是用手指弹了一下弓弦道:

    “好弓!”

    将弓放下,从箭壶内抽出一支箭,仔细地看了看,脸上现出笑容道:

    “果然是你。”

    任五不说话了,也不再装了。他知道罗信认出来他的箭了。

    “景王派你来的?”罗信放下手中的箭矢,轻声问道。

    任五身子就是一震,不过却紧闭着嘴巴。罗信也没有再问他。而是望向了王翠翘道:“

    “这个人的底细查出来吗?”

    “查出来了!”王翠翘凝声道:“这个人叫任五,原来是一个军户,射的一手好箭。后来因为不服上官欺压,将上官杀了,逃亡的途中,便做了绿林。去年流寇泛滥的时候,他便带着他攻打县城,算是一股较大的流寇。不过,最终还是被剿灭了。从此他便失踪了。没有想到,却是投奔的景王。”

    “老爷,您放心,我一定会将他肚子里面的话都审出来。”

    罗信便摆摆手道:“他的口供无所谓,他也只是一个杀手,了解的也不可能多。把他杀了,然后把他的脑袋给我扔进景王的府中。”

    “老爷……”

    我要让景王知道,他做的那些勾当我都知道。今天我能够斩下任五的脑袋,明天我也就能够斩下他景王的脑袋。让他对我忌惮一些。而且这件事也就我和景王知道,他也不敢高官。

    “饶我,我都说……”这个时候,任五满脸的慌急。

    “杀了!”罗信转身向着外面走去,他根本就不是吓唬任五。

    杀了任五这个神箭手,让罗信紧张的心略微松弛了下来。他不敢肯定如今在自己的周围还有没有景王派来的杀手,但是却能够肯定,等着景王收到了任五的人头,就应该消停一阵子了。

    罗信在大同安心养伤,时不时地出席个文会,小日子过得美滋滋的。

    但是,有人的心情却恶劣到了极点。

    这个人便是景王!

    此时的景王正坐在椅子上,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拜访这一颗人头。这颗人头是刚刚从外面扔进来的。看到这个人头,景王的心就在哆嗦。

    这个人头他自然认识,因为这个人就是他派出去暗杀罗信的杀手。结果罗信没有死,任五的人头却摆在了他的桌子上。

    任五死了不要紧,要紧的是为什么会有人把任五的人头扔进了他的府中?

    这个人是谁?

    景王了一声,这个人还用猜吗?一定是罗信啊!想必是罗信将任五给抓住了,然后任五把什么都给招了,如此罗信便知道是自己派人暗杀他。

    但是……

    罗信并没有揭开盖子,只是将任五的人头扔进来是什么意思?

    “警告!

    景王的眉头一样,他终于反应了过来,罗信这是对他的警告。

    景王最先反应的是愤怒,罗信竟然敢威胁他这个皇家子弟,敢威胁他这个王子,敢威胁他这个未来的帝国统治者。

    随后便是恐惧,既然罗信已经知道了他是背后的主谋,而且敢将任五的人头扔进来,罗信要想杀他,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可以,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可能。

    如果他死了,这天下就一定是他三哥裕王的了,没有人再和他争了,从这一点上讲,罗信是有杀他的理由和目的。

    景王局促不安地在书房内来回走动,这件事还不能够和徐阶,袁炜等人商议。他虽然桀暴,但是却并不傻。他知道这些文官最憎恶的是什么,就是这种暗杀的手段。如果要让徐阶和袁炜知道了,他曾经派任五去暗杀罗信,恐怕徐阶和袁炜对他就有了疏离之心。

    这件事不能够找任何人商议,只有自己来想清楚。

    景王安耐住暴躁的心,缓缓地坐了下来,细细地思量。慢慢地便理出来一些脉络。

    *

    *